章节08: 香茅子的机会
李写意2017-02-28 13:573,282

  辛茂丢了!

  这是香茅子唯一能想到的念头,她当时就觉得脚软了。从小到大,她听过无数的故事,无一例外的是,某某孩子不听话,就被拐子拐走了,从此再也没有人见过他。

  她小时候还奇怪,被拐子拐走了怎么会再也看不见了?

  直到紫菀被嫁给山神再也没有回来后,她才第一次清晰的认识到,这个再也不见,有可能是死了。

  香茅子慌乱的拎起篮子,她把茶壶和云糕都放在篮子里,匆匆拢了几把苦黍。然后开始四处寻找着辛茂的痕迹。

  她本能的往镇子口走去。

  如果有人是想拐走辛茂,那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把他藏在镇子里的某个房子里,等待时机再卖了;另外一种是弄到镇子外面的什么地方,慢慢卖。

  香茅子不怕第一种,因为她相信自己一定有办法找到。她现在就怕辛茂被人拐到远远的,连她都不知道的地方,那就没办法了。

  所以她想第一时间去镇子门口守着,万一拐子会路过呢?!她能拦下。小小的香茅子完全没有考虑过,就她那矮小干瘦的身材,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她急匆匆的跑着往镇子口的方向跑去,心下着急,唯恐自己去迟了一步。

  回到了最初进门时候的街道,两侧热闹的人群已经消散了好多,刚才还灯火通明的店铺有不少已经熄灯关门了。

  夜色逐渐浓郁,黑暗仿佛一口藏匿在深处的猛兽,正在一口口吞噬着光明,也吞噬着香茅子的勇气!

  辛茂,到底在哪里啊!

  刚刚走近,就听一阵熟悉的嚎哭。那声音刺耳又难听,带着无数的憋屈和窝囊的伤心。

  这个声音香茅子听了无数次,极其耳熟。

  她顺着声音跑过去,果然看见辛茂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张大嘴哭,嘴角有鲜血流下。周围却没有什么人。

  看见辛茂,香茅子先放了一半心。

  她走过去,蹲下来,先用袖子擦了擦辛茂的脸。

  闭着眼睛大嚎的辛茂略微掀开眼睛,见识香茅子,就抽噎的说,“姐,姐,呜呜,呜呜,有人打我!”

  辛茂这个人很怂,一贯喜欢欺软怕硬。比如他平时就总喜欢告状,让后娘揍香茅子。但是在村子里,他却是怂蛋一枚,经常被村子里比较壮实的孩子欺负,欺负了他也不敢还手,总是哭着来找香茅子为他出头。

  跟辛茂不一样,香茅子的性格倔强不讨喜欢,但她很是能打,村里有一多半孩子都吃过她的打。就算打不过,她也要在对方身上咬几口。

  香茅子这种势若疯虎的打架气势,导致很多人不敢去撩拨她。以至于后来香茅子跟人打架,到有九成是因为辛茂的缘故。

  “人为什么打你?”香茅子问。这也是习惯,辛茂这个怂蛋一贯喜欢告黑状,香茅子不是没有受过他的骗,急匆匆去替他出头,打完了才知道,是辛茂先抢了人家的鸟蛋,人家气不过才揍了他。结果这家伙瞒下原因,只说自己被打了,害得香茅子很不好意。

  不过香茅子也不好惹,当她发现打错了,往往会回去把辛茂又揍一顿。当然这种做法,会导致她自己也会倒霉,因为辛茂这个熊孩子又会变本加厉的去后娘处告状,说香茅子揍他。后娘往往会不问缘故拎着柴禾胖揍香茅子一顿。

  事后香茅子虽然会再寻机会把辛茂揍一顿,但毕竟自己还是会挨打。

  挨打次数多了,香茅子也有了记性,遇到辛茂告状,她必要再三查问。

  果然,辛茂开始支吾起来,“就是有人抢我的包裹,我不肯给他,他就一拳揍到我脸上,把我牙都打掉了,还抢走了包裹。”辛茂指着自己肿胀的半张脸,手里举着一枚小小的乳牙。

  香茅子自己褪过牙,对乳牙掉了这种事不太在意。她还记得前两天辛茂就跟她说过,自己牙齿痒痒的,有点松动了。

  香茅子盯着辛茂,仿佛一只猫头鹰盯着老鼠,“人家干嘛抢你的包裹,你的包裹又不显眼?”

  辛茂的眼神开始漂移了,“那,那我怎么知道。他抢之前又没告诉我。”

  此刻,辛茂好好的在自己面前了,没有丢,香茅子的心情大定。智商全部回归,她开始盘问辛茂了。

  “那个人在哪里抢了你的东西?”

  这个问题好答,辛茂气势汹汹的指着前面十来步的地方,“就在那里!冲上来就打,好疼的。”

  香茅子瞥了一眼前方不远处,她继续问,“奇怪了,这里距离我让你等着的地方好远,那个人怎么会在这里抢的你?!”

  辛茂明显愣了一下,他完全忘记了这茬。

  于是他的眼睛转来转去,“呃,你好久不来,我,我出来寻你!”

  香茅子抱着胳膊,一直脚尖轻轻拍打地面,“我去找水的地方明明跟这个方向相反!”这是香茅子一个很不耐烦的标准动作。

  看到这个,辛茂更慌了。

  他囫囵推诿着,“我迷路了,走反了!”

  香茅子才不相信这个。她大喝一声:“到底是怎么回事?!再撒谎就吃打了!”

  辛茂又饿又累还被人揍了,而爹娘又不在他身边撑腰,委屈害怕之下,他哇的大哭起来,“你坏!等娘来了,我让她打你!呜呜呜,我要吃油炸鬼,不要吃你的苦黍。我就是要吃油炸鬼,呜呜呜,你坏!”

  说到这里,香茅子已经全明白了。

  辛茂十有八九是惦记入口处卖的油炸小鬼吃。于是趁着自己去找水,偷偷摸摸的就跑去买来吃,结果镇子里的各村逃荒流民很多,看到他一个小小孩子拿了那么多铜子儿,顺手就抢了!

  辛茂,真是一贯的自私和不懂事。

  香茅子看着他在地上打滚大哭的样子,身上的衣服已经脏的不能看了。她叹息了一声,用脚尖踢了踢打滚的辛茂,“快起来!我有好东西给你吃。”

  听了香茅子的话,辛茂止住了哭声,这种干嚎本来也有一半是怕香茅子揍他的缘故。

  然后他就看见香茅子从篮子里拿出了一种从未见过的糕点。

  它被绿色的叶子包裹着,里面捏成一个个近似三角的形状,而露出来的部分,像云朵一样白白的、软软的,带着一股诱人的香甜气息!

  看起来就好好吃的样子,比刚才见过的油炸鬼还要香浓漂亮啊!

  “姐,这是啥?”辛茂的口水都流了出来,他胡乱的用手背擦擦,更脏了。

  香茅子只能从篮子里扯过布巾,勉强给他擦擦手、脸,这才把云糕递给他,“叫做云糕,是一位公子给的。”

  辛茂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好吃啊!

  嘴巴里迅速被甜甜的糕点塞满了,软软的好弹的感觉,仿佛一口口把天上的云朵都吃了下来。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啊!辛茂感喟着。

  “那,那公子尊猴!”辛茂嘴巴里塞满了云糕,嘀嘀咕咕道。他说的是,那公子真好。

  香茅子听懂了,点点头,“是的,公子真好,他就像传说中的神仙一样。”

  看着辛茂狼吞虎咽,香茅子把茶壶举起来,对着嘴喂了辛茂几口,怕他噎着。

  辛茂大口大口的吃着,香茅子只是站在旁边,安静的看着他。偶尔抽空会强行灌几口水给他。

  公子伴当给的云糕不算少,差不多有成年人的一捧,如果放在精致的盘子里,也能摆出两盘出来。

  可是公子伴当忘记了,他所谓的不少,是按照女修们的份量估计的。修士本来就少有食欲,除非是极品难得的灵食,其他的多是吃上一口半口,也就放下了。

  而辛茂,则是一个正在长身体,有饥饿的乡下少年。

  别说这么点云糕,就算再来同样多的,他也能一顿都吃下去。

  很快的,云糕一块快减少,就剩了最后一块。

  辛茂拿起来后,忽然停了一下,他举着云糕送到香茅子的嘴边,“姐,你还没吃呢吧?”

  香茅子确实一口都没吃,但她也同样没有想到,辛茂居然会留一口给她。要知道,辛茂这个自私的小气鬼,那是宁可在自己碗里吐唾沫,也绝对不会把食物分享的人啊。

  香茅子点点头,就着辛茂的手,吃了一口云糕。

  真好吃啊!

  云糕真香啊,又甜又软,入口即化,那香气仿佛能从嘴巴一直淌到肚脐中去。这辈子,香茅子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一块云糕,也只有两口的份量。

  她三下两下就吃完了,然后她问辛茂,“你吃饱了吗?”

  辛茂点头,其实也没饱,可他满足了。特别满足。

  香茅子想着不饱也没办法,她自己就着茶壶,把剩下的水都喝干净。倒是灌了个水饱。

  接下来怎么办呢?

  香茅子想了想,她领着辛茂说,“跟着我!这次不要再乱跑了。”

  辛茂点头,然后他又喏喏的说,“那包裹咋办?都被抢走了。”

  香茅子叹息一声,“都跟你说了别乱跑,这种世道,别说让人抢了,就算杀了恐怕也是白赔了性命!”

  ”这种世道“只是香茅子随口一句感喟,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无意中说出了一个预言。

继续阅读:章节09:找到落脚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夷于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