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07:公子的云糕
李写意2016-10-22 21:153,284

  香茅子不太会用什么词汇来表达现在的感受。

  当她蜷缩在角落里,看着白马上的公子潇洒利落的从马上跃下,也只能用贫乏的一个“俊”字来形容公子的模样!

  酒楼的小二已经殷勤的举着灯笼上前,跟香茅子不一样,资深的黄石镇跑堂小二可是目光如炬,点评三角九流的人物。

  他一眼就看出了公子的不凡之处。

  先不说那白马的神骏不凡,但看公子身上披着一件白色锦文的斗篷,斗篷的周边嵌了一圈黑色的貂毛。那毛又黑又亮又顺滑,一看就不是凡品。斗篷也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在马上也夜路里折腾这么久,竟然一点灰尘都没沾上,特别贴服干净的垂下来。

  等到公子轻轻仰头看向酒楼,斗篷的帽兜自然顺着他的动作滑落下去。

  公子的一张脸就露了出来。

  小二这才在心里念了一句:俺的娘,这别是个神仙吧!

  无他,公子长的实在是太好了!

  剑眉秀目,一双清亮的丹凤眼,眼角微微上挑,让他看人的时候,顾盼生辉极有神采。偏偏他生的极白,整个人就好像是一座上好的白玉雕出来的,只在双眉正中,有着红豆大小的朱砂痣。

  公子整个人站在那里,就好像一副从天上掉下来的画。

  见多识广的小二,也没见过真么精致、俊雅的人物,他傻乎乎的站在那里,一时间看呆了。

  公子没在意小二,他自己举步往前走,姿态从容,那走路的动作说不出的好看。

  如果香茅子有点文化,大概就明白,这种姿态应该用: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公子走了两步,大概感受到香茅子的目光,他忽然微微侧头,就看见一个瘦瘦小小的黑丫头站在远处,一脸傻呆的看着自己。那个小丫头身材矮小,头发枯黄凌乱的绑成一个辫子,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都是补丁,但还不算太脏。

  一个乡下小女孩儿。公子心里了然。

  他继续往前走。

  这个时候,跟在公子身后的伴当们也都跳了下来,大声粗鲁的张罗着,“小二,别傻站着!赶紧把马牵进去,再给爷爷十间上房!水草要足,记得拌好豆料,不可克扣!”

  小二被喝回了神,连忙牵着公子的白马,又挽着另外一个伴当黑马的辔头,往后院马棚走去。

  公子进入了酒楼,他的样子和气势太过和这里格格不入。

  瞬间,原本嘈杂的酒楼竟然安静了下来。

  掌柜的亲自给公子收拾出来一张桌子,请他坐下。公子没有说话。倒是跟过来的伴当狗腿一样跟在后面,指挥掌柜的赶紧打热水热毛巾来,然后用热毛巾,仔仔细细把公子周围的桌椅板凳都擦了又擦。

  这才从身上掏出一条雪白雪白的毛巾,沾了热水绞好帕子,躬身递给公子。

  公子接过来,也只是擦擦手,就放下了。

  众人都不说话了,被这公子一套作派震得不行。

  直到伴当一样又一样的从身上掏出各种东西,有酒壶、有茶盏、有香炉,众人才轰然意识到,这个公子绝对不是寻常人,他们身上一定有乾坤袋!

  所谓乾坤袋,那是仙家手段。

  据说那些真正的仙人,是拥有乾坤袋的,能装一切东西,这世上的金银财宝、屋舍车马,人家仙人只要用乾坤袋一装,随身带着就走了。想用的时候拿出来,那酒还是温的,菜还是烫的!

  往日,黄石镇的人也就是口口相传,相互吹嘘。

  可是他们没想到,自己今日竟然真的有缘分看见这般神奇的手段了!

  众人再也忍不住,开始切切私语,讨论起刚才的事情。

  那公子似乎有点不快,但也只是轻微皱了皱眉。

  倒是那伴当,有吆喝着掌柜赶紧给腾上房。掌柜的不敢啰嗦,忙着去安排,好在有刚才的手段,众人到是不由的配合,在这样住宿紧张的条件下,愣是给他们腾出了五间上房出来。这不得不说,仙人对于普通人来说,太遥远,也太稀罕了些。

  众人忙着观察和讨论公子的一举一动,这让他有些无奈。公子暗自皱着眉,向四周探勘,结果就看见在酒楼外的香茅子,她依旧呆呆傻傻的站在原来的位子,傻乎乎的盯着一个茶壶看。

  大概香茅子,是整个酒楼内外,唯一没有盯着公子看的人。

  难道一个茶壶,竟然比自己还好看?!公子有些奇怪,不由顺着香茅子的眼光看去,伴当是个极其伶俐的人,看到公子的眼神,立刻狗腿一样的拎起茶壶过来,“公子,您想看看这个?都是人间普通的玩意,你当个野趣看看得了。”

  公子内心无奈,可是又不想把事情弄大,于是点点头,示意手下把茶壶放在桌子上。

  然后,他快速的瞄了一眼,发现那个黑丫头果然又盯着桌面瞅了。

  公子终于恍然大悟:那小丫头不是渴了吧,怪可怜的。

  想明白的公子,就忽然抬手,对着门外摆摆手。

  香茅子要在公子第二次招手才反应过来——这是叫自己过去?!

  她惊讶的瞪圆眼睛,直到公子略带笑意的对她点头,才确定了。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正在犹豫中。

  那伴当大声呵斥:“磨蹭什么呢?!没听见我家公子叫你。赶紧过来,不要等我出去抓你!”

  如果换一个胆子小的,估计这会儿已经转身逃了。当然,逃不逃得掉是另外一回事。

  香茅子的胆子一向很大,听到这句话,她反而泛起了倔强,去就去。

  她拧着眉毛,缓慢却没有停顿的走到桌子面前。

  公子已经无数次的在内心叹息了,因为一些缘故,这个公子在修真界原来的名声,不太好。故而身边的人,也多是一群狐假虎威的狗腿子。而公子还来不及处理这些事情,就赶来黄石镇。

  他轻轻举起右手,修长素白的手指,简直没有一丝瑕疵。这个简单的动作,却让伴当的瞬间消声。

  而香茅子,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公子看着这个紧张不安,眼神却又倔强的乡下小丫头,有些好笑。他问,“你一直看这个茶壶,是想喝水吗?”

  香茅子第一个反应是:他的声音也好好听啊。

  然后她才摇摇头,想想觉得不对,又点点头,“我是想问掌柜的讨些热水,给我弟弟泡苦黍吃。”

  苦黍?那是什么。公子皱了皱眉,听起来就不像能吃的东西。想了想,公子跟伴当说,“给这位小姑娘两张饼,外加十个大钱。”

  伴当看着公子,要愣了一下,才从乾坤袋里掏了半天。

  像他们这种修真的人,几乎各个辟谷,去哪里找什么饼子?!伴当掏了半天,也只找到几块云糕。云糕是公子门派里的一种特色零食,平素最受女修们的喜欢,它只是形状好看,像一朵朵云朵一样,却没有什么灵力。以前伴当留着是为了讨好公子看上的女修,没想到在这里用上了。

  伴当拿了两块云糕递给香茅子,又捏了一块银子出来。他能有银子就不错了,其余的都是灵石和云币。铜板那种东西,伴当又怎么可能随身带着。

  公子看见伴当掏出银子,立刻拦了过来,顺手拈起来递给站在一旁看热闹的掌柜的,“这个给你,换100个大钱。”

  那锭银子至少能换50贯铜钱,但此刻公子竟然要换100个大钱。

  掌柜的简直是喜从天降,立刻答应着,连忙亲子跑到柜台数了100个比较新的铜钱出来,双手捧着递给公子。

  公子看也没看的,从袖子中抽出一条素色的锦帕,顺手裹住,递给了香茅子,“送给你。”

  香茅子呆住了,她半张着嘴看着公子。

  公子微笑着看着她,“拿去买饼子吃吧,那个苦黍应该不好吃。”

  香茅子没有拒绝,她想了想,接过来后,跪在地上给公子磕了个头,然后问,“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这句话问的其实挺直接的,因此显得很无礼。

  伴当瞪着眼睛,正要呵斥。却见公子笑着回答,“我姓庄,名字上天下瑞。”

  妈呀!伴当不由把下面的话咽下去了。公子这是怎么了,难道看上这小丫头了?!不能啊,以往公子喜欢的,那都是貌美如花皮肤胜雪天资过人的人中龙凤啊。这小丫头黑不溜秋的,当丫鬟都嫌寒碜。

  香茅子听到了,在心里默默记诵,庄天瑞,庄公子。这名字也好听。

  她又毕恭毕敬的谢了公子,这才站起来。

  公子把桌上的茶壶拎起来给她,“一起拿去给你弟弟吧。”

  想着自己出来半天,辛茂肯定饿坏了。香茅子也没废话,接过茶壶转身就走了。

  她还没有跨出酒楼呢,就听见周围好多人议论纷纷的声音,都是讨论这个公子的来头和背景什么的。

  可是香茅子没时间听了。

  她还要回去喂弟弟。

  按照来时路,香茅子拎着茶壶和云糕,一路小跑的回到那个台阶上。

  结果,辛茂不见了。

  只有篮子歪歪的倒在地上,里面的苦黍撒了一地。也不知道是被风吹的,还是被野猫翻的。

  香茅子,傻眼了!

继续阅读:章节08: 香茅子的机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夷于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