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06:抵达黄石镇
李写意2016-10-21 23:143,638

  香茅子曾经无数次的在脑子中想象过黄石镇的样子。

  可她的见识太过贫瘠,在她荏弱的想象力里,只能勾画出黄石镇有很多很多房子,很多很多桥。

  其实她整天在村子里,连楼长成什么样子,也并没有见过。只是当初紫菀曾经在地上用树枝给她画过,紫菀自然也是没有什么绘画天赋的,她简单粗暴的把两个尖顶的近似三角形的图案摞在一起,然后用力点着自己的大作:“诺,香茅子,这可就是黄石镇的屋子,好高的,有两三层呢!”

  于是在香茅子的想象里,那就是她家的茅屋两个叠在一起的模样。曾经,香茅子还歪着头想过,茅屋的房顶是尖的,那两个茅屋叠在一起能稳便么?!

  可当香茅子牵着辛茂走近黄石镇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所有的想法都是错的!

  黄石镇,真的太漂亮,太大了。

  香茅子和辛茂四处张望着,半张嘴,两双黑亮的眼睛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惊讶和感叹。

  假如是平日,恐怕还要有人会笑话他们一下,可今天,几乎没有人有闲暇关注着两个小小的身影。

  黄石镇是一座南北狭长的小镇,当中有一条小河贯穿其中,可以说是一座非常便利安逸的边陲小镇,只是今天这座小镇充满了慌乱和嘈杂。

  香茅子拉着辛茂一路往小镇里面走。

  她的内心,不是不忐忑的。

  要去哪里?接下来怎么办?

  香茅子一点想法都没有。

  现在的她跟辛茂两个人,正处于极度的震惊中,恨不得长出四个眼睛去观察所有的事物。

  从镇子门口的大门进来,脚下就是平整、光滑的石板路。干燥清凉,特别好走。跟乡下沾满泥巴的土路一点都不一样。在这样的路上走一天,鞋子也不会脏的。香茅子不由低头看了一下,她和辛茂两个人的脚下,都沾满了黑黄的泥巴,连带着迸溅到小腿上都是。

  香茅子小心的看了看周围。

  跟她一样来避难的人,,大家都差不多。但是原本就住在镇子里的人,那就要干净许多了。观察到这点,香茅子抿了抿嘴,暗自记了下来。

  青石板两侧的都是小楼。那可是楼啊!一座座,一排排的连成整齐的一片。香茅子的内心特别被震撼着,小小的她还不明白这种心情,被叫做震撼!

  香茅子牵着辛茂,一步一拖的往里镇子里面走。

  其实香茅子是茫然的,她不知道要到哪里去,但是她不敢停下来,她怕别人问,更怕别人撵。

  天色已晚,往日的黄石镇,这个时候早已经窗上板,门上拴。可今天不一样,太多的人进来了,投亲寻友的,来来往往的。今天涌入黄石镇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来自几个村子避难的人群,正在四处打探和寻找落脚之处,有人去投奔亲属,有人要去寻找客栈和民宿。还有人舍不得花钱,又不认识什么人,正在四处寻找可以避风遮雨的落脚处……

  为了方便行人,街道两侧的商铺都没有关门,而是开着门,点着灯笼和蜡烛,把屋子都照得亮亮堂堂得好借光给行人。

  也是黄石镇人的善意和大气。

  香茅子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小小的村落里,珍惜任何物品,蜡烛这种奢侈品更是闻所未见,只有村子里的大户人家,才会在孩子读书的时候,略点上么一点,也是睡觉既熄。

  可这里,到处都是烛火灯笼,天上人间,照得白昼一样的灯火通明。

  太漂亮了!

  太气派了!

  香茅子和辛茂被这种排场震慑的连话都不敢说。

  街道的两侧都是各种商铺,门口还摆放着一些日间在出售的炊饼、胡汤或者其他的吃食。都是香茅子叫不出名字的,油光四射,隔着街道都能闻见香气。

  肯定很好吃,香茅子努力咽了咽吐沫。

  从早晨到现在,一整天,她跟辛茂也就啃了一张饼子,而那饼子她还把大份的给了辛茂。

  “姐,我饿。”辛茂小声的跟她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店铺里的吃食。

  辛茂想吃那些食物,香茅子也想。可是,他们拿什么买?!家里一共才37个大钱,都装在辛茂背着的小包裹里。

  可不敢动!

  这是他们唯一的钱了!这钱,是要用在救命处的。

  香茅子安慰辛茂,“咱不吃那个,不好吃。”

  这种明显的谎言显然欺骗不了小小的辛茂,他扭着身子,“不,我要吃!”

  香茅子对辛茂可不像其他的姐姐那么温柔耐心,她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吃屁吃。赶紧的跟着我,一会儿我去想办法要点热水,给你泡苦黍吃。”

  苦黍,本来就干涩难咽,就算放在锅里煮半个时辰,入口还是觉得喇喉咙,这种食材太硬了。香茅子这可好,竟然打算只是讨要热水泡泡就让辛茂吃。

  辛茂一听,更不乐意了。

  可是他很聪明,他看出香茅子的不耐烦,知道自己如果再反抗,香茅子真的会揍他!

  于是他默不作声了,只是歪着头看着那个摊子上油汪汪的喷香的食物。

  有乡民来买,问了多少钱?摊主大声的吆喝着,“香的咧,甜的咧。好吃又管饱,一个油炸小鬼只要两个大子儿!只要俩大子儿!”

  乡民听见了,就摸出两文钱递给摊主,摊主就捡了一个油炸食物,还用晒干的叶子包好了递给买家。

  辛茂看到这一幕,心里不由一动。他开始并知道这个东西要怎么买,不过他现在看到了,只要给出两个圆圆的铜钱就可以了,而他背着的小包裹里,有一把呢!

  于是,辛茂扭转头,默不作声的开始盘算起来。

  香茅子没心留意辛茂。

  她正努力四处探看着,盘算着接下来要怎么办。

  往镇子里走了 有短路了,在路的尽头,有一座小桥。小桥的后面是连绵的民居。不过这里小巷就更加狭窄和安静了。很多门都已经紧闭,显然已经闭户落锁的休息状态。

  黑黝黝的小巷仿佛是一只沉睡的巨兽。

  香茅子不敢往里面走了。她没有过桥,而是牵着辛茂像东走,那边有水声。

  月夜下,一湾清亮的溪水安静温柔的流淌着。在小溪的旁边,有一个很大的石台,非常的安全、平缓、有一半是沉在水中的。

  这种平台都是镇子里特别修建出来为方便居民洗衣用水的。

  香茅子看见了,连忙牵着辛茂,跑到溪边开始清洗起来。

  辛茂不愿意,扭着身子说,“姐你干嘛啊,你赶紧去找热水啊,我饿死了。”

  香茅子不理他,先利索快速的给自己洗干净脸,洗干净手,然后她小心的把小腿和鞋子也泡在水里,用力搓洗。

  在月光的映照下,一路上踩到的泥水纷纷落下,被溪水带走了。

  洗干净自己,香茅子又不顾辛茂挣扎反对,甚至捏着他胳膊内侧的嫩肉威胁他,也同样把小辛茂洗得白白净净的。

  香茅子有自己的道理,黄石镇这么漂亮,镇子里的人都很干净体面,如果自己两个人这么脏,肯定让人讨厌和瞧不起。那么万一被人驱逐出去可怎么办?

  以前紫菀就跟她说过一些道理,比如先敬衣冠后敬人,香茅子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如果一个人穿的跟她一样,然后说些道理,那肯定不如村长那样的人有信服力。

  所以小小的香茅子,竟然已经十分懂得,要干净整齐才能让人尊重的道理。

  对于她的这点喜好,后娘十分不满意。因为香茅子太喜欢洗衣服了——废布啊!好好的衣服,让她不到三个月就洗烂了补丁上打补丁!气得后妈三番五次的骂香茅子。

  可她依然坚持。

  给予这个道理,她才第一件事就是找个地方,把自己和辛茂洗了个干净。

  又吹了一会,把脸上的水都吹干后。

  香茅子领着辛茂这了一家人的台阶上坐着,叮嘱他等在这里,不要乱跑!

  辛茂看着篮子,抱着包袱乖乖的点头。香茅子自己拿着那根柴火棍,准备出去讨口热水。

  香茅子沿着溪水,从另外一条路向南走。

  刚转过一个转角,就见一家很气派的酒楼,正熙熙攘攘的迎客中。香茅子从门口就看到,小儿给每个桌子上都放了一个大大的瓷茶壶,里面装满了茶水。

  而在一旁的炉子上,还有铁壶里装着满满的滚水,正在不停的冒着白汽。

  香茅子觉得这里就是她想要找的地方,可是乡下少女胆怯了,她不敢开口问人。

  她只能站在门口偏僻的角落里,呆呆的看着里面,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始。里面的人自然有人看到了香茅子,可是她站的远,也安静,只是有些呆。那部分人不知道她要干嘛,大部分都是瞥了她一眼,就丢开了。

  香茅子干脆蹲在门口,她准备看一阵再说。

  酒楼的食客们分成了几种,有的是已经吃完正在聊天的本镇居民,也有的是从别的村落逃难而来的村民,他们没地方投奔,就来这里吃点东西。

  无论是贫穷和富贵,大家关心和讨论的,都是山上凶兽伤人的事情。

  说出来的内容却跟在王家老铺没什么区别,大家都在猜测山上的凶兽什么时候能被赶走,他们好能够回家继续自己生活。

  香茅子一面侧着耳朵听,一面内心盘算着怎么才能弄到热水。

  正在抓头挠耳的急切中,却听见隐隐有震动的声音,接下来由远及近急促的马蹄声越来越清晰,声音也越来越大!

  有一群人正在骑马快速奔来!

  这声音惊动了酒楼里的小二,他也奔了出来,在手里还高举着一个灯笼张望。

  马蹄声很快就跑了到了近处,一行十来个人都骑着高头大马,领头的是一匹极其神骏的白马,咴溜溜一阵嘶叫,马队停在了酒楼门前。

  看着来人这种排场,就知道非富即贵,小二热情谄媚的上前,“客观,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

  来人翻身下马,在灯笼的映照下,香茅子才看清楚,那个从白马上下来的人,是一个极其好看的年轻公子。

  他,可真俊啊!香茅子想着。

继续阅读:章节07:公子的云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夷于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