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她是狐狸精
枇杷花开2016-11-30 12:412,618

  亓凌霄冷眸无波,惜字如金,“说。”

  摆明了不乐意管的样子,纪纤云无计可施,还是舔着脸决定试一试,“找人帮我把嫁妆里的产业卖掉,房契地契就是一张纸,东西在人家手里管着,要是再去官府补一张红契,我就什么都没了。”

  “我活着一天,相府那些人就没有那个胆子。”

  纪纤云挑眉正色,“嫁妆诶,就算入了你的门,那也是我的私有财产,没你的份吧?”

  “你觉得我会贪你那点东西?”,亓凌霄眸光微凛,脸顿时沉下来。

  不觊觎她的产业就好,纪纤云心里狂松了口气,一脸讨好,“呵呵,那是我小人之心了。不过呢,还是想让你帮忙把它们换成钱。等你病好了,我拿了休书就跟你没干系了,到那时候,那些产业眨眼就得成别人的。我下半辈子还得指望那些过活呢,看在我帮了你,你就帮我一次吧?”

  没关系了?莫名的,亓凌霄心头涌起一丝恼。

  就那么急着跟他撇清?

  躺着的人一脸莫测,也不知在想什么,纪纤云权当人家在犹豫,添油加醋,“你手下那么多人,也就动动嘴皮子的事,没那些钱,我以后就要流落街头食不果腹了,你就当积德行善了,行不行?”

  积德行善!在这丫头眼里,他恐怕不近人情冷血的可以。

  亓凌霄心头火气,沉声答应,“可以。”

  “谢谢谢谢,好人有好报,冥王大人,您会长命百岁的。”,纪纤云抑制不住的欣喜,怕人家后悔似的起身就往隔间走,“我去拿房契地契啊。”

  翻腾出来那一叠纸,她又迟疑了,眼珠转了转,最后遵从本心。

  没有笔,估计拿了毛笔也用不来,索性省事了,柳叶小刀拿在手。

  一面墙就成了她的纸,照着契书上的字一顿刻。

  虽然不认识几个字,有点证据在手,总也心安嘛。

  省的到头来人家给她一壶醋钱,她连发飙都没有底气。

  小人之心就小人之心吧,人生地不熟又是文盲一个,不得不加小心啊。

  等她忙活完,抖着发酸的手出来,才发现专注的过了头,一墙之隔什么时候多两人,她楞不知道。

  一白胡子老翁在桌边坐着,和顾神医说道着什么;床边椅子上还坐着一个,只能看见背影,看穿戴是个年轻男人。

  可,隐约听见的说话声?

  女扮男装无疑了,那一声声‘锦年哥哥’,简直甜的要掉牙。

  这些都不重要,纪纤云原地站着,纠结的是,她该以什么角色出现。

  受气王妃?大夫?

  长此以往,离人格分裂也不远了。

  顾西风发现了挑帘子出来人的凌乱,俊逸的脸笑意盈盈,“自己人。”

  那就好了,纪纤云淡定的走了出来,很有眼色的没有去床边,决定先去窗户那边站会儿。

  哥哥来哥哥去的,冒冒失失过去,没准就成了大电灯泡。

  想躲个清净,床边的人却没让她如愿,刹那,那人已经到了近前。

  审视的打量着,看的纪纤云很是不舒服。

  就是个娇小的丫头,看着也没有三头六臂,明月个子高不少,昂着头垂眼皮发问,“病是你治的?”

  “明知故问。”,纪纤云最讨厌眼睛长在头顶的,嘴里也就没了好话。

  礼貌还是有的,笑容可掬。

  竟敢这么跟她说话,明月略显英气的五官更加凌厉,趁人不备,劈手就把那叠契书拿在手里。

  翻了翻立马阴阳怪气,“呦,进门上交嫁妆,真贤惠呢!没想到啊,年纪不大,手段不少。可惜啊,你那点心思在锦年哥哥跟前就不够看,我劝你,还是歇歇吧。”

  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立体的五官有种英气的美,就是说话,真够讨厌。

  纪纤云不怒反笑,“呵呵,你想多了,你的什么哥哥,还不值得我用心思。不信,你去问问他啊。”

  “你敢把锦年哥哥不放在眼里!”,明月气急,那叠子契书带着风招呼了过去,之后大步到床前告状,“锦年哥哥,她竟敢藐视你。纪欣妍不是好东西,她这个妹妹更甚……”

  距离太近,纪纤云脸躲开了,还是被扫到了肩膀,还好就是一些纸片,没什么伤害。

  纷纷扬扬飘散,撒了一地。

  都是钱啊,她也顾不上生气了,猫腰就去捡。

  明月也太过分了!

  顾西风很是看不过去,一大男人又不方便去教训个姑娘家,摇摇头,帮着捡契书去。

  即便是明月找茬,亓凌霄还是不忍责备,缓了缓闭上眼睛,“我累了,你回去吧。”

  锦年哥哥竟然赶她走,看来她猜对了,锦年哥哥的心已经被那个狐狸精收去了。

  明月又急又气, 一屁股坐在椅子里赖着不走,“锦年哥哥,你娶了王妃就不管我了吗?锦年哥哥,你不要上她的当,她就是狐狸精,装贤惠,就为了笼络你……”

  就这暴脾气的,纪纤云实在听不过,蹭蹭几步就到了床前,“我说你能不能搞清楚谁死了再哭?我可不稀罕你的什么年哥哥,这些房产是我让他帮忙去卖掉的。等病好了给我休书让我走,你的什么年哥哥答应的,不信,你问他。”

  “锦年哥哥,她说的是真的吗?”,明月刹那从悲戚中跳脱出来,深邃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床上的人。

  满眼的希冀。

  扫一眼那丫头怒目而视的模样,亓凌霄轻声承认,“嗯。”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锦年哥哥不可能上那样人的当!”,得到肯定答复,明月欢快的像个孩子,之后对着纪纤云哼了哼,“哼,我知道了,你这是在玩欲擒故纵。假装看不上我锦年哥哥,还拿卖宅子的破事遭扰,这不是想着法子接近是什么!”

  无理取闹也不能这么过分!

  挺好看一姑娘,怎么就不说人话呢!

  纪纤云被气乐了,“这位大小姐,别因为你瞎你就觉得世上的人都瞎,好不好?你拿他当宝,别人看他就是路边一颗草。要是实在不放心,你就和他睡一起好了,黑夜白日的在一起,方便你随时监视。”

  “你…。。!”,明月被说个大红脸,“你……你真不要脸!…。。”

  “都住嘴!”,亓凌霄被吵的不胜其烦,“龙伯,快把明月带走。”

  锦年哥哥真的生气了,明月恹恹的闭嘴,狠狠的瞪了那可恶的人一眼,恋恋不舍离去。

  “给。”,地上的契书整理好,顾西风就递了过去,很是无奈,“明月脾气一向刁蛮,你多担待。”

  “我也懒得跟她计较。”,接过东西,纪纤云摊摊手,“这不她误会了嘛,解释解释是必须的。女人的嫉妒心很强,要是被她当情敌对付,我岂不是很惨。”

  “换个人,肯定没你淡定。”

  纪纤云爽朗的拍拍心口,“我这是心怀宽广。对了,你不是说你平时四处行医嘛,以后能不能带上我?银子我有,而且我不娇气,结伴还能说说话,没什么不好的,是不是?”

  “……”,一个姑娘家,突然要跟他结伴,顾西风一时,蒙了。

  “还是冥王妃,现在就找人私奔,你不觉得有点早!”

  被晾在一边的亓凌霄,气血上涌,低沉的声音如地狱修罗。

  很是瘆人。

继续阅读:第九章 生米煮成熟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