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扔去乱葬岗
枇杷花开2016-11-30 12:402,935

  敛眸思忖片刻,亓凌霄破沉声开口,“让六子跟着,快去快回。切记,不要乱说话。”

  “那你放心,我嘴严的很。拿了东西就回来,绝不耽搁。”,能去就可以了,纪纤云态度很好,赶紧保证。

  人欢欢喜喜的走了,侍立一旁的清风一脸莫名,“主子,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

  齐凌霄闭目养神,“无碍。她做事机灵有分寸,应该不会自找麻烦的。”

  “……主子,您很少这么夸人。”,任凭清风一贯寡言,禁不住还是说起了和差事无关的。

  破天荒啊,主子平日谨慎的做派,放那女人跑出去,万万不可能。

  “你想让我夸你吗?”

  听声音,主子已经不悦,清风忙摇头,“没,没有。”

  亓凌霄也不再多言,闭目休息。

  能在老七面前耍花招,这丫头的确有勇有谋,就是,和回报来的消息相当不符。

  六子跟着去,也许会有些新发现吧。

  *********

  丞相府西北角,一破落的院子里。

  循着原主的记忆,纪纤云很快就找到了她此行的目标,一盒子牛毛金针。

  避免太突兀,又搜罗了一些衣裳,打个包袱背着。

  前后不过一炷香功夫,已经出了冷冷清清的屋子。

  没走几步,却被浩浩荡荡冲到院子里一群人挡住了去路。

  为首的一雍容华贵的妇人,珠翠满头,保养得宜的脸岁月风霜并不重,可以想见,年轻时定是姿色过人。

  身侧相伴的是个青葱少女,眉目和妇人有几分像。华丽的粉色波光锦衣衫,细眉妙目,肤如凝脂,娇俏的一个美人。

  只是,美则美矣,两人都是目光不善,盛气凌人。

  纪纤云扫了一眼,牵动一侧唇角蔑视一笑。

  呵,丞相府夫人钱氏和丞相府大小姐纪欣妍。

  正要找她们呢,挺好,送上门来了。

  纪欣妍上上下下把面前的人打量过,捂嘴嘲笑,“丫鬟服,哈哈,还真适合你呢。纪纤云,你就是小姐的身子丫鬟命!”

  “欣妍!”,钱氏拍了拍女儿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之后扭头露出一丝平和的笑,“纤云啊,当娘的就不跟你绕弯子了。带过去那些房契地契,你也用不上,就还回来吧。秦嬷嬷为了你的事急火攻心闭了眼,为娘知道你和她主仆情深,你把东西送过来,为娘派人厚葬她。”

  “人…。。死了。”,对于这个消息,纪纤云也猜测过,实在的摆在面前,还是有些不想接受,迟疑一下,便怒目,“你们!肯定是你们!刽子手。想要钱?门都没有。”

  原主唯一相依为命的人,得了人家身体,秦嬷嬷的事,她责无旁贷。

  “纤云,你想,反正你也没多少日子了,搂着钱做什么呢?还不如拿出来,让秦嬷嬷入土为安。扔到乱葬岗,没准就被野狗叼了,你对的起她这么多年忠心耿耿伺候吗?就是你不给,等你没了,大不了再去官府补一个,相府的产业,也没人敢抢去不是?”

  钱氏满脸堆笑,悠哉哉劝说道。

  好似,她的主意极好,很是为人着想。

  纪纤云不怒反笑,痞气的歪着头,“哎呦,你也知道我没几天的命了啊。反正我现在是冥王府的人,你不敢扣下我,等会儿出去到大街上,我就把你们怎么把我塞上花轿的事好好宣扬宣扬。遮羞布一扯,你说,谁还会娶你的女儿?”

  关系到切身利益,纪欣妍即刻面目狰狞,“你敢!”

  “我怎么不敢?”,纪纤云挑眉反问,“比起你们母女犯下的欺君之罪,我这点算的了什么呢?”

  平日软弱无能的小蹄子突然发难,钱氏出乎预料的同时也是乱了阵脚,“你别乱来!欺君之罪抖落开,你也跑不了,一样没命。”

  “哈哈……你们忘了吗?我本来就要死了啊。死之前,拉上几个垫背的不好吗?黄泉路上,丞相府的人一起上路,一家人,还能聊聊天不是?”

  纪纤云摊手,笑嘻嘻的探过头去询问。

  钱氏母女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看见了惊恐,还是钱氏老道一些,故作镇静开口,“你…。。你怎么样才能闭嘴?已经进了冥王府大门,万岁爷都不追究了,你怎么闹,都改不了什么。”

  人都死了,再计较也没意义,纪纤云更懒得看那两个的嘴脸, “给秦嬷嬷风光大葬,谁动手要的她的命,就去坟前磕一百个响头。”

  这么简单?

  钱氏恐怕听错了,“……就这样?”

  “花心思对付你们,简直浪费功夫。”,纪纤云不耐烦的撇撇嘴,“三天之内把丧事办好,否则,就让你们好看。”

  不得不低头了,钱氏忙应下,“纤云你放心,为娘一定办好。”

  “嗯。”,纪纤云从鼻子里出气应了,之后对着身后招招手,“走了。”

  一旁看戏看的愣愣怔怔,被惊动,六子终于缓过神来。

  眨巴眨巴眼睛,快步跟上。

  气场好强大啊,他都要竖大拇指了。

  就看和相府人对峙,的确是相府二小姐,可这性情?

  难道这些年都是装出来的软弱可欺?

  唯一近身伺候的老仆人还死了,这个谜团恐怕很难解开。

  ***************

  刚踏入思梅园的门,纪纤云就嗅到了难缠的气息。

  那个色胚七王爷带着捧臭脚的五王爷,正大模大样的出了正厅。

  躲也来不及了,人家已经发现了她。

  局势变了,她也没什么惧的,泰然自若背着包袱就走过去行礼“见过五王爷,见过七王爷。”

  亓凌昊潋滟的桃花眼续满笑意,收了扇子,伸手去扶,“弟妹,免礼。”

  可惜,没占到便宜,人家轻巧的往旁边挪了一下,衣裳都没摸着。

  摸不到才心更痒,光天化日的,又不能强来,亓凌昊摸了摸鼻子,扇着扇子做玉树凌风状,“弟妹,这是回娘家了?对了,三朝回门。弟妹可是委屈了,只能一个人回去,这嫁了人跟嫁给鬼一样,都指望不上。”

  “就是回去拿些衣裳。”

  亓凌昊故作惊诧的瞄了瞄那包袱,“弟妹嫁过来那可是十里红妆,衣裳恐怕不少。何苦留着新衣,回去拿那些旧的呢?九弟让你殉葬的日子恐怕不远了,好东西不用,不就撇下了?”

  “谢谢王爷好心提醒。”,纪纤云脊背挺直,一脸云淡风轻,“等那一天,先把那十里红妆烧了。有钱铺路,阎王爷一高兴没准让我投个好胎。那些衣裳,可以收买地府的女鬼,鬼也喜欢新衣裳,王爷您说是不是?”

  还是那张脸还是笑眯眯的,可亓凌昊感觉,这女人跟昨日判若两人了。

  明明昨日一心攀附来着,今天怎么?

  稍一愣怔,他又恢复如初,“弟妹,瞧你说的,本王怎么晓得鬼怎么想。”

  “也是啊。”,纪纤云后知后觉的扯了扯唇角,行礼告辞,“翼王交待了要速去速回,晚了我就有苦头吃了,失陪。”

  “等等。你昨天说九弟沐浴更衣不吃不喝了,今天他怎么又开始进食?是谁这么高明,给劝好的?”

  纪纤云假装想了想,一脸坦荡,“桂嬷嬷和那几个侍卫轮播劝来着,我就管干活,谁劝好的,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吧,可能是翼王睡一宿觉,自己想通的。”

  “奥。”,亓凌昊有些精神不济了,若有所思的摇着扇子离开。

  比起勾女人,还是除掉这个九弟更重要。

  绝食等死的人,转天又反悔了,拖着不死,不是诚心给他添堵嘛。

  出了思梅园,亓凌烨狗腿的笑着低声问道,“凌昊,别着急。谁不怕死?那女的迟早乖乖的任你摆布。”

  “滚一边去,我在想正事!”,亓凌昊一扇子扇过去,毫不留情。

  亓凌烨摸摸脑袋依然赔笑,“凌昊你别生气,别生气。我一脑袋浆糊,想给你分忧,没那个本事……”

  这边,纪纤云已经回到屋里,第一件事就是到床边去检查病人。

  依旧一切正常,她就放下心来,往椅子上一坐打起了商量,“你看我也算救你一命,你能不能帮我一点小忙?”

继续阅读:第八章 她是狐狸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