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停!不用说了!
枇杷花开2017-05-31 09:572,368

  纪纤云又一次把手放到床上人的脑门上试过,微笑着摇头,“没事的,再等等。到现在了,人还活着,也没发热,手术算很成功。”

  人还有气就算成功?

  桂嬷嬷心里更打鼓了,额头皱纹更深了几分,叹口气点头,“……那就等着吧。”

  没别的法子,她只能多念几遍‘阿弥陀佛’了。

  搭了脉,身体只是比较虚弱,等着无聊,纪纤云索性帮着按摩胳膊促进血液循环。

  没有发热就是没有发炎感染,古代这个医疗条件,能达到这效果,实属不易。

  这个冥王还真是命大呢。

  恰逢此时,亓凌霄蹙着眉头睁了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床边坐着个丫鬟。

  手正捏揉着他的胳膊。

  低头侧颜,长长的眼睫毛好似一把扇子,轻轻颤着,美人图有了灵动。

  这是……

  转瞬,惊异的眸恢复如初,他记起了身旁的人。

  “主子……啊!您醒……”清风发现变动,高大的汉子喜的像个娃娃。

  欢喜的呼出,后知后觉又捂住了嘴,压抑的兴奋,让他整个人憋红了脸。

  桂嬷嬷谢着满天神佛,泪流满面。

  顾西风如释重负,软软的窝在椅子里,抿唇笑着,一双朗目欣慰地看着床上的冥王,一直紧绷的神经,此时此刻才真正放松。

  屋里的人一个个都欢喜傻了,纪纤云的喜悦也是洋溢在眼角眉梢,下意识就攥紧了冥王的胳膊,喃喃,“成了,我成了,我真的成了。”

  亓凌霄才一清醒就感受到腹部袭来的疼痛,又添了胳膊上的,他虚弱的嘴唇翕动着痛苦状,“放……放手。”

  迎接到嫌弃的目光,纪纤云才反应过来,讪讪地把人家胳膊放下,程序化的笑着问诊,“恭喜王爷醒来,可感觉哪里有不舒服?”

  “疼。”

  “伤口疼?”

  “嗯。”

  “锐利的疼?还是可以忍受的疼?”

  亓凌霄额头渗着汗,咬牙,“可以忍。”

  “好,一切正常。”纪纤云点头,展颜一笑,“毕竟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要不要拿来给你看一看?”

  笑话他!

  亓凌霄眸光冷凝,咬牙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不必!”

  好心问一句,得来的却是冷脸,纪纤云摸了摸鼻子,也不在意,“不看就不看呗,反正是你的自由。好了,让他们搀扶你下床溜达溜达吧。”

  他这个样子下床溜达溜达?

  亓凌霄深感耳朵出了毛病,“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下床溜达溜达。”纪纤云耐心的又重复了一遍,“疼也忍一忍,手术后不尽早下床,会肠粘连的。说简单点,就是肠子会长到一起去,影响消化,一辈子的病,很严重的。”

  亓凌霄听不太懂,却也没有异议,挑眉看向清风,虚弱地吩咐,“扶我下床。”

  开膛破肚他都听信她了,只要是能治好他的病的,他照做就是。

  清风上前来,满脸忧心的不敢下手,“王爷,动来动去,伤口开了怎么办?”

  “动作幅度小一点嘛,我缝的很结实,开不了的。”

  纪纤云笑呵呵事不关己似的,反正不是她疼。清风对纪纤云的态度很不满,不过,还是小心翼翼把自家王爷扶下床。

  亓凌霄腿软的很,佝偻着腰,伤口撕拉拉拉的疼,双脚站到地上,已经是汗水连连。

  桂嬷嬷心疼不已,扭过头去,抹着眼泪根本不敢看了。

  清风和顾西风搀扶着,俩大男人都不免心慌慌,肚子上那么大个口子还非要让人下地走路,这可真是史无前例的事,这女人实在是太残忍了。

  被属下默默心疼的亓凌霄,除了牙关紧咬,疼的嘴角都抽搐外,目光竟然是欢喜的。

  一步一步,脚步虚浮,他不叫疼也不退缩。

  纪纤云看在眼里就赞了一句,“嗯,不错,有个男子汉样子。不要急,慢慢走,什么时候溜达到排气了才能躺回去。”

  “排气……什么时候?”亓凌霄不太懂,挑眉。

  “就是放屁之后,放屁就是排气成功了,就可以停了。”

  “……”亓凌霄无语透顶。

  一个闺阁小姐怎么能说出这么粗俗的话,而且如此坦坦荡荡?

  不光他,屋里其他几个人也是一副如遭雷劈的模样。

  纪纤云一头雾水,“说成这样,还不懂吗?那我怎么跟你说呢……”

  “停!不用说了!”即便虚弱,亓凌霄还是咬牙打断了那些可能更不堪入耳的话。

  那就是听懂了,听懂了怎么那种表情?

  管它呢!纪纤云耸耸肩懒得追问,“听懂就好。排气之后呢,可以喝一点小米粥,嬷嬷您准备好。顾兄,伤口换药和汤药,你来负责。看了他一宿,我很困,先去眯一会儿。”

  纪纤云理所当然的吩咐完大伙,打着哈欠大大咧咧进东边隔间去了,看的亓凌霄气结。

  谁给这小丫头的权利,一副主人的姿态!

  咦,王妃,好像,的确是主人。

  可,这丫头明明说了要休书的啊。

  *********

  轰的一声,临时搭建的战地医院帐篷被炸的分崩离析,睡梦中,纪纤云“啊!”的大叫一声,猛然坐起。

  她急促喘息着,待看清周遭,才惊觉是梦。

  她抹一把额头冷汗,放纵躺倒,哎,噩梦啊,太逼真了。

  她这也算是战争创伤吧,估计得很久才能彻底摆脱阴影了。

  “怎么了?”

  帘子外,传来一声略带担忧的询问,是那个神医顾西风的声音,纪纤云反应过来,应答,“哦,没事,做噩梦了。”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大白天做噩梦,肯定做了亏心事了。”

  是六子的声音。

  六子那货一直看她不怎么顺眼,当然,纪纤云对六子也没好印象。

  斗鸡眉老鼠眼,尖嘴猴腮大龅牙,作为颜控,纪纤云觉得多看一眼六子那货,都是对眼睛的伤害。

  纪纤云呼吸平稳了,再也睡不着,她索性爬起来,简单整理一下,出去查房。

  “病人”已经躺下了,看来排气成功。

  纪纤云把手背放到亓凌霄脑门上试了试,没有发烧,她就没什么担心了,“这三四天一定要多注意,不舒服就说。对了,我去丞相府拿点东西,这个可以吧?”

  亓凌霄偏头,剑眉微挑,“用什么和奶娘说。”

  那就是不同意喽,纪纤云据理力争,“不行,我要回丞相府一趟。你也知道,我是被人打蒙塞花轿里送来顶缸的,梧桐苑那些东西不是我的而且我也用不惯。”

继续阅读:第七章 扔去乱葬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