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那就是杀猪
枇杷花开2017-05-28 16:003,499

  纪纤云站直身体,顶着那道饱含希冀又稍显冷厉的目光,平静的说出结果,“你肚子里的确有个东西,不过,不是你怀孕了。是个寄生胎,确切的说,是你的兄弟姐妹。”

  屋里的人都被说蒙了,亓凌霄也是大惑不解,拧眉追问,“说清楚一点。”

  “你母亲一开始怀的是双胞胎,其中一个是你。当你还是一团血肉的时候霸道强势,把你那个兄弟姐妹给吞了。你呢就长成一个小孩出生了,被你吞下去那个就留在你肚子里。你长它也长,它个子大了就挤着你的肠子和胃,然后你就越吃越少。现在它太大了,你的肠胃就容不得你吃东西进去了。这么说,应该明白了吧?”

  刚升起的一点希望,又破灭了,亓凌霄眸光瞬时暗淡下去,“肚子里还是一个孩子。”

  肚子里只要还是个孩子,就是说出花来,也依旧什么都改变不了。

  肚子里怀个孩子,还算什么男人!

  纪纤云摇头,“不能说是个孩子。它只是包在你体内,不可能发育成一个完整的孩子。可能是颗头,也可能是胳膊腿,总而言之,不能算个人。”

  这回,亓凌霄脸色更难看了。这回可是把传言坐实了,他肚子里的确是个怪物。

  一旁,神医顾西风却展颜一笑,急切的如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你讲的头头是道,肯定知道如何医治吧。薛老的后人就是不一般,顾某自愧不如。”

  薛老的后人?可是,她现在好像明明姓纪来着。

  纪纤云也没工夫纠结这个,实话实说,“说白了,他肚子里就是多出来一团肉,只能开膛破肚拿出来。”

  “开膛破肚?”顾西风咋舌,俊逸的脸上全是震惊,“那人恐怕也活不成了。”

  纪纤云点头赞同,“对,还没法麻醉,一刀下去,疼也疼死了。  “你来给我拿出来。”亓凌霄紧抿的唇瓣松开,沉声道。

  谁?纪纤云扭头,和床上的人目光相对。

  亓凌霄平静的重复,“你给我拿出来。你知道的如此清楚,肯定有先例的。”

  “不,不,不……”纪纤云把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你肚子里那个个头很大,要是拿出来得在腹部开个大口子,一刀下去,估计一眨眼功夫,你就得疼死了。”

  没有麻醉没有各种医疗器械,哪是做手术?

  那根本是杀猪。

  亓凌霄不为所动,“昏迷过去人事不省正好,你怎么切我也觉不出来。”

  “对,我这里有药!吃下去,可以昏睡一天一夜。”顾西风附和。

  “那也不行。”纪纤云可没有头脑一热,“得用专用的刀子,又不是西瓜,可不是拎着菜刀砍上去就行的。开那么大口子总得缝上吧?现在天又热,感染化脓了怎么办?”

  “我有上好的金疮药,至于刀子,刮骨剜肉我都做过,等着,我把药箱拿来,刀子随你挑选。”

  一阵风刮过,美男子飘走了,又一阵风,敞开的药箱已经送到眼前。

  大大小小一套雪亮的长柄小刀,闪着寒光,精致锋利。

  “你的装备很不错嘛!”纪纤云打量一下,摸起一把柳叶刀,她顿时满眼惊艳,叹为观止。

  那就是可以了!

  顾西风松了口气,“还需要什么?你说,我去找,找齐了尽快动手。”

  “就算把你这最好的刀都用上,也不见得成功。反正我只管说,要动手你来,把人治死了,也不要赖我身上。”纪纤云摊摊手,表示她不掺和。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当然,次米脏水破锅,也难成一碗能入口的饭。

  毕竟这里条件这么差,没麻醉没止血药,连无菌手术室都没有,万一把人弄死了,还不得把她大卸八块?

  这锅,她可不背。

  顾西风语塞,“……我……我不会啊。”

  “你来!”,亓凌霄挣扎着坐起,倚靠在垫起的靠垫上,眼神凌厉看着她,不容置喙,“做了,成与不成,你都不用死。不做,你就等着给我陪葬。”

  不用点名,纪纤云也能听出是让她来。

  亓凌霄地狱修罗般森冷的声音,听得她如芒在背。

  只一刹那的低头思考,纪纤云目光一闪,慢慢转过身,昂头挺胸,气势十足,“我还有条件。要是成了,你给我休书放我走;要是失败,你得把这个宅子留给我。”

  亓凌霄眯眼,终于正眼端详了一下面前的女人,随即点头,“可以。”

  死了,宅子就是身外之物,他没有子嗣,给了谁又有什么关系;活着,留着一个背叛者的女儿做王妃,对他也毫无用处。

  只是,一个十几岁的闺阁小姐竟敢不卑不亢的和他讲条件,是他始料未及的。

  似乎,纪欣妍嘴里的草包懦弱妹妹,和眼前这个女人,一点也对不上。

  成功达成协议,纪纤云就勾了唇角,“你的身体拖不得,等到肠子被压迫坏死就完了。”她说着指了下顾西风,“我让他帮我尽快准备好要用的,最好明后天就动手。”

  ************

  “……你会个屁的医术!瞧瞧把王爷气的!滚!快点滚!……”

  “别拽我,我自己会走……喂喂喂……我好歹是冥王妃!你个下人给我老实点!……”

  “我管你是谁?我们当奴才的就只听王爷的……三脚猫的医术还敢蒙人,赶快滚!……”

  ………

  又过了一刻钟,纪纤云被连推带搡的轰出屋子。

  挣脱也挣脱不掉,很是吸引了院子里下人的目光。

  尤其是一直候在外头的王嬷嬷几个,不屑的捂着嘴笑。王嬷嬷是宰相夫人身边得力的助手,这次绑着纪纤云来顶替大小姐纪欣妍嫁给病秧子王爷,就是她全程负责的。

  “快跟我回去收拾东西,王爷让我搬过来伺候他呢。”纪纤云哭丧了脸,招呼王嬷嬷等人哀哀怨怨的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腹诽,冥王真是个狡猾的狐狸,也不知道是为了防着谁,怕自己动手术的事被传出去,偏要她保密,还要她按着他安排好的戏码来演。   看着纪纤云受气,王嬷嬷几个对视一眼笑的更欢实。

  明摆着的,那个病秧子冥王生气了,要把人弄到身边慢慢折磨。这简直是她们最想看到的状况了!

  回到先前的梧桐苑,纪纤云根本指使不动那帮丫鬟婆子。

  她也懒得浪费口舌,亲自上阵整理被褥。

  卷好了铺盖卷刚扛起来,却见那个胖成球的王嬷嬷在桌上铺好了包袱皮。

  肆无忌惮地开了两个红漆箱子,挑拣了东西,往那包袱皮里堆。

  打底的是一叠盖了红章的纸,之后是亮瞎眼的金玉珠宝。

  纪纤云又不是傻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卷了她最值钱的东西要拿走。

  她历时过去一拍桌子,“喂,那是我的嫁妆!”

  “小贱蹄子,哪个是你的!别捣乱,我还得拾掇了东西给夫人送去呢。”王嬷嬷头都没抬,猪蹄似的手不停忙活着,“就是给你也白搭,还能背到阎王殿去不成?好心给你指条明路,乖乖伺候冥王去,呵呵,没准到时候还能让你死的舒坦点!”

  “嬷嬷您可真心善!”纪纤云皮笑肉不笑。

  “死之前当上王妃了,哎呦,这可是走了狗屎运了!”

  旁边两个打下手的丫鬟也是丞相夫人派来刁难纪纤云的,此时,一唱一和地落井下石,笑的肆无忌惮。

  纪纤云懒得理这几个贱人,可属于她的钱她得留住。

  当她好欺负可就大错特错了,她穿越前可是特战军医!纪纤云勾着一侧唇角冷哼一声,抓起桌上一空的木匣子迅疾不及掩耳的就抡向胖球的眉骨。

  “啪”的一声撞击,随之而来的是冲破房顶杀猪般的嚎叫,“啊!杀人啦!……”

  眉骨处就是一层皮,挨了那么狠的一下子,王嬷嬷的脸上顿时裂了口子,鲜血如泉涌。

  王嬷嬷再一捂一抹,一脸的血,狰狞的可怕。

  瞬时的变故,令那两个原本跟着王嬷嬷一起欺负纪纤云的丫鬟吓白了脸。

  纪纤云深谙兵家之道,乘胜追击,趁那俩丫鬟愣神的当口,一人往脑袋上抡了一下子。

  “滚!还不快滚!”

  纪纤云痞气的怒吼一声,那仨个欺主的刁奴眼冒金星,踉跄着如丧家之犬。

  瞧着她们的狼狈模样,纪纤云嗤之以鼻,几个战斗力为零的渣渣还想欺负她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特战军医?

  真是可笑!

  王嬷嬷几个在院子里还没缓过神来,就见平日被她们欺负死死的人,背着包袱大摇大摆扬长而去。

  那包袱,明晃晃,就是她们先前塞满房契地契珠宝那个。

  见此,几人差点晕过去。

  哎,回去怎么和夫人和大小姐交待啊!

  背上包袱不轻,纪纤云哼哧哼哧出了梧桐苑,就被一大群燕瘦环肥的美女挡住了去路。

  “给王妃姐姐请安!”

  “给王妃姐姐请安!”

  ……

  齐刷刷的一片请安,把纪纤云都整蒙了,“你们谁啊?”

  “妾身是王爷的妾室刘氏。”

  “妾身是王氏。”

  “妾身是……”

  ……

  “停!”,刚自报家门到一半,纪纤云就叫了停,“你们姐姐我很忙,改天再聊啊。”

  一绿衣圆润女子笑意盈盈,“姐姐,妾身们闲来无事,正好给姐姐帮忙。”

  纪纤云看着这帮人假模假样的脸,真是烦不胜烦,于是目光一转,轻咳一声道,“冥王让我搬过去伺候他,你们要是想去,我可以保举你们。”她说着拽了拽包袱,一副好心的模样,“冥王说了,哪天他没了就带我一起上路。妹妹们要想去伺候,冥王一感动,到时候指定也会带上你们一起到地府享福的。”

继续阅读:第三章 单相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