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单相思
枇杷花开2017-05-28 16:332,414

  前半句出来,一帮美女还跃跃欲试,后半句一出,一个个就笑的很难看了。

  欣赏了美女们变换如翻书的表情,纪纤云笑着摇摇头,“哎,看来你们没人乐意,那快让路,姐姐我先走一步。”

  人群倏地分开成两排,纪纤云如接受检阅的将军般,挺直腰杆,雄赳赳向前走。

  没走出几步,突的背后一声含羞带怯的喊声,“王妃姐姐,妾身……妾身红袖,乐意去伺候王爷。”

  纪纤云震惊了,真爱啊!死都要跟去,可不真爱嘛!

  她顿住脚步,扭头看向那位情圣小妾。

  一粉衣女子正跟上来,柳叶弯眉樱桃口,水汪汪一双含情目,身段婀娜柔柔弱弱我见犹怜。

  靠,这病秧子冥王艳福不浅嘛!

  即便是女人,纪纤云对美女也舍不得拒绝,“想来,就一起走吧。不过呢,我过去就是干活的,你能不能留下,还得冥王说了算。”

  两人聊着天,很快就到了思梅园。

  那位情圣小妾红袖就在院子里候着,纪纤云扛着包袱帮着进去通报。

  “……走,在下这就走……”

  “……冥王息怒、息怒……”

  ……

  刚进外间,耳膜就受到了一阵阵冲击。

  听说话的人声音,好像很害怕,而且不止一个人。

  怎么了?

  弹指间,她就被內间涌出来的人流挤到了一边。

  七八个花白胡子老头,服装统一,背着箱子,狼追似的,跑的那个麻利。

  看的她是叹为观止。

  应该是大夫吧?这帮倒霉大夫。

  反正跟她无关,纪纤云耸耸肩大步往里头,穿过內间,隔着一道帘子,就是她的新窝。

  看着像书房又像储物间,反正就不像能住人的。

  破床都没有一张,只能打地铺。

  她撂下包袱,往外走,想起院子里还杵着那个情圣小妾,她端着笑脸就走到了床边,“冥王,您那个小妾红袖要进来伺候您,托我进来说一声,您看?”

  多管闲事的!

  亓凌霄目光不善的瞟了地上的人一眼,略一思忖就道,“让她进来吧。”

  都把老大夫们清场了却给红袖通融,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心里叹一句,纪纤云就点头,“那我告诉她去,她肯定很高兴。”

  捎了口信,看着红袖一脸喜色的进了屋,纪纤云又去做了苦力。

  等她扛着铺盖卷气喘吁吁再回来,眼前的一幕直接把她惊呆了。

  靠,不是眼花了吧?

  耳朵也跟着错乱了?

  院子里,那红袖正趴在长条凳上,被家丁牟足了劲头用棍子打呢。

  情圣小妾嗷嗷叫着,惨的不忍听。

  更近点,能看到她衣服上有血迹,触目惊心。

  纪纤云暗叹,真是禽兽啊,这才多会儿啊,就把个娇花儿模样的女孩给打成这样。哎,看来情圣对那禽兽王爷是单相思。

  打仗看的多了,这种小阵仗,纪纤云惊是惊,怕是没有的。

  扫了几眼,她又扛着铺盖没事人的离开。

  她人微言轻的,如今自顾不得呢,这情圣只能自求多福了。

  亓凌霄正躺靠着强打精神看信,余光中一怪物飘过,他难得扭头瞧了瞧。

  几层被褥卷成卷,看着很是壮观,看那娇小的人儿被压弯了腰,估计分量也不轻。

  相府小姐,做这样的粗活,怎么如此淡定?

  被人强逼着顶替大小姐来跳他这个火坑,肯定在府里不受待见,但不管怎么不受待见毕竟也是二小姐,应该也不至于沦落到粗使丫鬟那般吧?而且她不止做活淡定,连外面那个小妾被打,她看见也都依旧淡定,竟然没有圣母心泛滥地为那小妾求情。是她铁石心肠还是知道那小妾是被人有心派来的眼线?   一瞬的走神,亓凌霄收回目光,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

  纪纤云麻利的打好了地铺,趴到上头试了试,很宣软,与此同时的,肚子咕噜噜抗议不断。

  这副身体昨天晚饭都没吃到,已经虚的不行了。

  她又一骨碌身爬起来,人是铁饭是钢,先找点吃的填饱肚子再说。

  刚站起来没往外走呢,就听帘子外有个上了年纪妇人的声音,“王妃,您的衣裳好了,我能进来吗?”

  挺客气,还王妃?

  她算哪门子王妃?王妃有她这么惨的吗?

  实际就是个下人吧?可不管怎么不受待见,她也得接受安在她身上“王妃”的名头,纪纤云就应声,“进来吧。”

  桂嬷嬷挑帘子进来,笑意盈盈的把一摞叠的整齐的衣裳送了上去,“王妃,这些衣裳都是新做的,您试试看,若不合适,我再去换。”

  “谢谢了。”看颜色和质地,就是府里丫鬟统一的衣裳,纪纤云接过,抖开衣裙比了比,挑眉就笑“长度刚好,应该合身。还有事情问您,我肚子饿了,到哪能找到吃的?”

  桂嬷嬷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穿戴不华丽却也是绸缎,慈眉善目看起来很和气。纪纤云猜测她肯定不是一般的下人,应该有点权利,能给她指条明路的吧。

  “奴婢现在去准备,不过,得委屈您换了衣裳到灶房来吃。”

  换了衣服到灶房去吃?看来还真是下人的待遇。不过,她现在扮演的可是“出气桶王妃”的角色,有的吃就不错了,纪纤云态度更好了,“不委屈,您给我拿几个包子馒头的就可以,能填饱肚子就行。”

  桂嬷嬷就摇头,“您得吃好,还有大事等您做呢。”

  听话听音,这人肯定是冥王心腹喽,纪纤云也就不客气了,“那您随意吧。”

  等她换好了丫鬟服到院子里,桂嬷嬷已经等在厢房门口了。纪纤云装着谨小慎微的跟着桂嬷嬷进去,食物的香气让她瞬间开心起来。

  燕窝粥、蒸蛋羹、包子,还有两个切得细碎的小菜。

  无疑,这些是征用了冥王的饭。

  纪纤云风卷残云的把食物统统塞进胃里,摸着鼓囊囊突出来的肚皮,这才注意到桂嬷嬷惊诧的眼神,她讪讪一笑,“呵呵,不好意思,几顿没吃,太饿了。”

  这位千金小姐的吃相和饭量可真是让她大开眼界,桂嬷嬷毕竟训练有素,很快把表情调整好,依旧笑道,“王妃要是不够,饭还有。小厨房里做了不少备着,王爷胃口不好也吃不了几口,您尽管吃。”

  再吃下去胃就爆了,纪纤云腆着肚子摆手,“已经很饱了。对了,吃了也是吐,这些饭不要给他了。先弄一碗糖盐水我给送过去,您紧着熬一锅鸡汤。浮油撇干净,只要浓汤。”   一炷香之后,亓凌霄接过小茶杯往嘴里送一口,扭头就给吐掉了。

  挑眉黑脸瞪着眼前娇小的人儿,“ 你故意的!”

继续阅读:第四章 命比脸皮重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