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怕死的蠢货
枇杷花开2016-12-01 09:552,270

  “远点怎么检查?”,纪纤云笑眯眯伸出手,往人家脑门去,可惜,偏了,嬉皮笑脸一顿抓,终于找到地方,“哈哈,不热……。都是汗,怎么不开空调…。。没有电吗…。。”

  醉鬼!

  十足的醉鬼!

  齐凌霄终于忍无可忍,“清风,把她给我弄走!”

  “走了,快去睡一觉。”,男女授受不亲,清风不能上去拉扯,无奈,拿剑鞘把人往后推。

  纪纤云晃了晃,半眯着眼噘嘴,“不要碰我,讨厌,真讨厌!…。。我…。。自己走…。。呵呵……冥王你个王八蛋、你嘚瑟什么你……长得凶了不起啊……。”

  这……

  扫一眼主子要杀人的眼神,清风决定做件好事,剑尖一点哑穴,那些大逆不道的话,终于没了源头。

  怎么不能说话了!

  纪纤云一脑袋浆糊,急的就去摸声带,蠢蠢的如丢了尾巴的猫,让人不忍直视。

  “快去睡一觉,睡醒就能说话了。”,把人逼疯也不是办法,清风决定好事做到底,蛊惑的指了指隔间的帘子。

  “…。。奥……。睡觉…。。睡觉…。。”,竟然很管用,纪纤云如得神旨,牵线木偶般的嘟嘟囔囔走了。

  解决了一个,清风松了口气,又奔向另一个,“主子,她这是醉话,胡说八道的,您不要往心里去。”

  “酒后吐真言。”,亓凌霄肃穆着一张脸,哼了哼。

  等他康复的,这丫头有多远给他走多远,他可不要留个心里把他骂翻的在跟前碍眼。

  至于那个毒?薛太医都没能解,这个小丫头肯定更没可能。

  ***********

  月过中天,夜深沉。

  翻了几个身,纪纤云还是抵挡不住汹涌的尿意,闭着眼一脸痛苦状的爬起来。

  脚尖刚落地,站起来还没迈步呢,她差点又被吓瘫回地铺上。

  “……。什么人!”

  “拿命来!”

  “啊………!”

  “这边……”

  “有刺客!有刺客!…。。”

  ……

  寂静的夜,男人们的吼声分外刺耳,更让人无法忽视的,‘噼噼啪啪’,兵器撞击声。

  杂乱的,震的人心尖震颤。

  所剩无几的那一点醉意,瞬间消散。

  纪纤云陡然睁大眼睛,全身的细胞都清醒过来。

  有刺客!

  刀光剑影的,弄不好就脑袋搬家。

  感受过战争残酷,她更加爱惜小命,屏气凝神的从枕头下摸出金针锦囊塞在腰间,再不敢动弹。

  刺客应该是冲着冥王来的,可,万一人家得手了来个不留活口?

  有这个傍身,也能增加点活下来的概率。

  一墙之隔,清风拔剑立在床边,警惕的杀气腾腾。

  亓凌霄淡漠的眸光,无波无澜,几天都等不得,皇后想看他死的心还真是急。

  “咔咔咔…。。”,几声响,几道柳叶飞刀透过窗纱破窗而入。

  清风不是吃素的,耳听八面,剑气如虹,不费吹灰之力,飞刀就改了方向。

  “咔哒”的刺耳碰撞声、“次悢悢”利器落地声,夹杂的却是不和谐的窗户被猛烈踹开声。

  一黑衣蒙面人轻功了得,旋身飞入,手里的剑寒光闪闪,直逼清风而去。

  清风并不慌乱,剑身斜劈,迎战。

  一时间两人上下翻腾,打个难解难分。

  清风的招式密不透风,略占上风。

  黑衣人渐显颓势,肩膀头被剑锋扫到,“啊!”的低叫一声,虚晃一招纵身就跑。

  清风哪里让,提剑运功飞刺过去。

  “清风,回…。。”

  亓凌霄一直观战,清风追去那一刹那疾声制止,却晚了一步。

  逼近那一刹那,黑衣人迅捷的一甩手,清风知是暗器,拆招躲避。

  可那是一包石灰粉混着迷、药。

  太近,弥散开的雾还是波及到他。

  历时,眼睛睁不开。

  闭气之前吸了进去一点,头晕如酒醉,功力瞬时提不起来。

  死命撑着扶上窗台,还是禁不住下坠。

  亓凌霄心头一急,无能为力的同时,只能把目光投向窗户。

  昏暗的气死风灯光线里,交叠的人影让人眼花缭乱,刀光剑影里,没有刺客再闯入的迹象。

  至少,院子里的人把刺客拖住了。

  松一口气的同时,他是真气,师傅呢?

  用到他的时候,影子都没有!

  干什么都咋咋呼呼,没听到声音,那肯定不在。

  纪纤云一直大气都不敢出,直到隔壁没声了,她才拍着心口张嘴呼几口气。

  据她判断,那个清风应该胜出了。

  刺客死了?跑了?

  反正,暂时她也安全了。

  清风武功高,这也壮了纪纤云的胆子,她摸着腰间,贼溜溜就蹭到了帘子边。

  掀开一点缝隙往外瞧。

  黑乎乎的一片,人呢?

  与此同时的,亓凌霄觉出不对来,冲着窗户疾呼,“来人!屋里有刺客!……”

  外间有脚步声,可不说话,不可能是自己人!

  那一声喊,吓的纪纤云一个激灵。

  要不是怕暴露,她就要骂了。

  屋里有刺客?哪呢?

  她又不瞎,明明鬼都没有。

  想让人进来保护,直说就好,狼来多了,以后再出事,就没人信了好不好?

  这怕死的蠢货。

  窗外鏖战正烈,没有人能进来,外间的脚步声渐近,亓凌霄深知,只能靠他自救了。

  咬牙拔下发髻上簪子握在手里静等。

  身体虚的很,搏杀是不能了,所有的力气灌在簪子上,能不能一招毙命?

  就看他的命了。

  人已经步入内间,那人并不急躁,一步一步像床逼近,软软的语调透着志在必得,“冥王,红袖来送你上路了。”

  亓凌霄也不说话,紧抿着唇,待到人近了,手腕一番,簪子带着风飞出。

  红袖敏捷的很,闪身躲过,哼了哼,满是轻蔑,“呵,病成这样了还折腾呢!妾身劝你,还是留点力气好上路。”

  张狂的叫嚣着,手臂抬起,手里的短剑如毒蛇,只待发力刺出。

  亓凌霄平静的闭了眼,只等剑尖刺破皮肉。

  再挣扎也是徒劳,来个干脆的吧。

  打开密道的玉佩竟然没在手边,这就是天要亡他啊。

  “啊!…。。谁!……找死!……”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睡个大头鬼的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