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睡个大头鬼的觉!
枇杷花开2016-12-01 16:592,971

  预料中的疼痛没有如约而至,取而代之的却是冲破耳膜的尖利叫喊。

  掩饰不住的痛苦。

  怎么回事?

  齐凌霄差异的猛的睁开眼眸,黑暗中,只见床前的黑影转向了斜后方。

  顺着望过去,一个娇小的身形立在那里。

  是那个丫头!

  冒失的跑出来,不要命了吗?

  纪纤云眼见人冲她来了,又惊又怕,不过,她理智还在。

  抽出腰间剩下的金针,猛地都甩了出去。

  神啊,原主这唯一的技能,救她一命吧。

  继承的不到位,两次,两次,应该也行了吧。

  可,她还是高估了她的水平。

  红袖使出浑身解数还是中了几根针,手腕的锐痛迫使她扔了剑,嘴角冒血却踉跄着没倒。

  敢坏她好事!

  登时,眼里续满嗜血的光,使出浑身力气向那娇小的人扑去。

  这个倒霉王妃,她观察过,根本不会武功,她还是有机会的。

  还是不行!

  金针用光,就算那边要用拳脚,纪纤云还是慌了,她现在的体格很渣啊。

  人家攻来,她只有摆着格挡式躲开的份,恰巧,身体撞上靠墙的一个架子。

  也不管什么瓷器什么摆件了,摸了就扔过去。

  命不该绝,里头有个熏香炉,甩出去,香灰又呛又迷眼。

  那人咳嗽着成了没有方向感的困兽。

  纪纤云还是不敢怠慢,机械性的抡圆了膀子,找东西砸。

  “霹雳普隆”的重物落地声,把红袖的叫喊都淹没了。

  恰逢此时,终于有两人冲进来,大叫着“保护主子”护在床前。

  纪纤云似乎已经魔杖了,根本停不下来,还是找东西砸砸砸。

  齐凌霄笃定那丫头是吓傻了,忙下令护卫把刺客结果了。

  一道寒光划过,被砸那人真的一动不动了,纪纤云才虚脱的喘着气跌在地上。

  吓死她了!

  不消片刻,外边的刺客死的死跑的跑,打斗告一段落。

  火把灯烛亮起,灯火通明的,止余打扫战场的声音。

  屋里也点了灯,那俩侍卫给清风找菜油洗眼睛去了,亓凌霄无力的冲着依旧木木呆呆的人招招手,“来,起来,过来。”

  对待救了他命的人,亓凌霄难得的透出一丝温柔。

  纪纤云惨白着脸,嘴唇翕动了几下才发出声响,“……腿……腿软。”

  她是军医,不是军人,真到生死关头,她承认,胆子真心不够。

  桂嬷嬷颤颤巍巍而来,进来就看见那么一幕,先到床前确定人没事,心急火燎的就去拉地上的小丫头,“哎呦,吓坏了吧?王妃,来,起来。”

  借着力,纪纤云总算站了起来,屋里狼藉一片,桂嬷嬷就把人扶到床前椅子上坐。

  “奶娘,您去看看师傅他们怎么了?”,还不见人,亓凌霄有些担心了。

  “哎呦,这么大动静,怎么不见人呢!”,桂嬷嬷也是一惊,扭头便走。

  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啊。

  床边的人腿明显在抖,亓凌霄费力的伸出手搭上去,安抚的话没出口,余光就扫到六子在挪动地上的尸体。

  “六子,先把她身上的暗器都收了,她就是被剑刺死的,不能有别的说辞。”

  反正死了,怎么死的难道有什么说道?

  六子不明所以,主子吩咐了,他也不废话,蹲身下去细细搜罗,很快就抽出一根未完全没入的金针,放到眼前打量过不禁生疑,“这…。。兄弟们没有用这个的啊?”

  就算惊魂未定,纪纤云脑子是可以活动了,一看那针,再回想一下冥王的话,她如梦初醒的窜了过去,“我的,给我。”

  这要是传出去,刺杀冥王那些人还不把她恨之入骨。

  恐怕,她离见阎王爷不远了。

  事已至此,只能尽量弥补,奥,是掩盖。

  “你?你的?”,六子小眼睛瞪的溜溜圆,缩了缩脖子明显不信,“你会暗器?”。

  “六子,别废话,快做事!”,这事不容闪失,亓凌霄口气严厉起来。

  主子发话了,六子好奇心灰飞烟灭,赶紧忙活起来。

  不光尸体上,更多的在地上,纪纤云腿也不抖了,手也不颤了,为了以后的平安,飞快的开始搜寻。

  望望地上忙碌的人,亓凌霄更奇了。

  这丫头肯定明白了他的意图,而且她很怕,可,为什么要冒险救他呢?

  纪丞相家几代文官,怎么出了个会暗器的小姐?

  待到六子把尸体上能拔出来的针都拔了,清风眼睛红彤彤的回来了,一同 来的,还有逍遥散人和顾西风。

  逍遥散人理着湿乎乎的胡子气的像个蛤蟆,“肯定是哪个王八蛋给我的酒添了料!要不一坛酒怎么能让我睡死过去!让我查出来……”

  “被下了药都发觉不了,也不怕被江湖人笑死!”,那俩一看就是被水泼醒的,师兄好说,师傅这个老江湖都着了道,亓凌霄很是接受不了。

  逍遥散人是觉得很丢人,可更受不了徒弟的数落,历时插着腰昂头分辨,“一开始没有,肯定是趁着我喝的差不多了才下的!再说了,在你家,是你眼瞎,看不清人好不好!都是你害的,害我丢人!…。”

  “少说两句!”,顾西风忙拉了拉逍遥散人袖子,“看看这一地狼藉,屋里肯定进了人,冥王大难不死,您不关心就算了,大呼小叫算什么事!”

  俩徒弟,一个训他,另一个也训他!

  平日里,逍遥散人早翻了天了,瞧瞧屋里那惨样,他也不闹了,历时换了一张脸,“呵呵,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命硬,阎王爷都不收。”

  帮不上忙,只能添乱,反正师傅人没事,亓凌霄没好气的顶回去,“师傅,我还忙,您睡觉去吧!”

  来了就赶人,让他很没面子好不好?

  “…。。”,逍遥散人撅噘嘴,斜了徒弟一眼,嘟嘟囔囔走了,“你以为我乐意管你!哼!……”

  路过纪纤云身旁,他以为小丫头被使唤收拾地上的狼藉,气哼哼把人拉起来,“不用管,睡你的觉去!”

  针太细小,很难找,纪纤云正急着,一下甩开老头,“您去睡吧,我还要忙。”

  “……。这么凶,吓傻了这是…。。”,又碰了钉子,逍遥散人吸吸鼻子,戚戚焉抱怨着走了。

  一地狼藉里拔来拔去,找针找的都要魔杖了,扎了手就不好了,亓凌霄扫一眼地上开口制止,“别找了。统统扫出去埋土里,出不了纰漏的。”

  声音不大,加上纪纤云找得实在专注,一点作用没有。

  还是桂嬷嬷走过去,把那话重复两次,才把人从垃圾堆里拽出来。

  就算不被发现,这针不能回收也让她肉痛啊,纪纤云却想到了更重要的,三两步就冲到床边,杏眼里泛着惊恐,“那个、那两个人,他们看见我打她,要是说出去,我就死定了。”

  “放心,他们不会说出去的,善后的事我会安排好,绝对不会牵连到你头上。”,亓凌霄语调尽量柔和,真诚满满,“时候不早了,休息去吧。”

  纪纤云依旧六神无主,水葱似的手在膝盖上搅啊搅,“嘴长在他们身上,万一他们不听你的怎么办?就算他们听你的,哪天喝多了呢?哪天说梦话呢?”

  “肯定不会,你把心放到肚子里。我还有事安排,你回屋睡觉去。”

  波澜不惊的样子,十足的事不干己,纪纤云看了就来气,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睡觉?都什么时候了,睡个大头鬼的觉!”

  “这时候,你不觉得缩在一边装惊吓过度,比和我们凑在一起要好吗?”,亓凌霄挑眉,镇定淡漠,“我说不会有事就不会,别在这参合了,回房去。”

  无论如何是救了这货,竟然敢摆冷脸!

  纪纤云咬咬牙,深呼吸几口气,最终没有发作,留下个白眼,起身离开。

  不可否认,这货说的对。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她还是不要同流合污为好。

  没走两步,鼓鼓的膀胱迫使她改了方向,哎,人一缓和下来,被吓回去的尿意更肆虐了。

  “先不要出去!”

  身后传来的急促制止,吓的纪纤云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去,扭头探着脖子贼兮兮发问,“难道外头还有刺客?”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不如死掉算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