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如死掉算了
枇杷花开2016-12-02 10:003,142

  齐凌霄尽量说的云淡风轻,“外头有你不该看的,等他们清理干净再出去。”

  “……你是说,尸体?”

  “……”,这丫头,他躲着不说,她倒是不忌讳,齐凌霄无奈应声,“嗯。”

  纪纤云瞬间放松下来,大步往外就去,“活人比死人可怕多了。”

  战场哪有不死人的,学医哪有不解剖的。尸体?对她来说,再平常不过。

  潇洒离去的背影,惊得屋里几个七荤八素。

  能说出这样的话,这丫头,到底经历过什么啊?

  齐凌霄走神间,却被清风不可置信的询问拉回了,“主子,她救的您?”

  “嗯。”

  就算肯定答复,清风还是无法想象,“她不会功夫,怎么会…。。她一弱女子,怎么办到的?”

  “她会打暗器,不过,还是很惊险。”

  “暗器?她手里拿那个金针?”,清风眉头皱着,深思,“不对啊,咱们的人查的很细致,报回来的没有这一条。”

  顾西风拍怕头,如梦初醒,“忘了忘了,薛太医的夫人是沈家人。沈家人惯有这项绝技,据说传女不传男,她是薛夫人的外孙女,会这个不稀奇。”

  “沈家人才凋零,在江湖上销声匿迹,没想到啊。”,亓凌霄不禁感慨,“怕是她母亲去世的早,学艺不精,金针在她手里,远不如传闻的那么厉害。”

  清风略一沉吟,倒抽口气,“主子,她学艺不精,那么凶险,怎么会跑出来救您?”

  “有什么奇怪的?女人嘛,出嫁从夫,她给您治病、给您挡杀手,可不就是因为您是她丈夫。因祸得福,您娶这个王妃可是天大的福气。”桂嬷嬷接过话头,笑盈盈,说的理所应当。

  这个逻辑,清风自然是不赞成的,“那她要休书做什么?”

  “这……”,桂嬷嬷一时没词了,瞧着正主回来就迎了上去,“王妃啊,当时那么危险,您怎么就跑出来了?您胆子可真大啊。”

  “好不容易把他治好了,要是被人给砍死,我不是白忙活了?对待病人,我可是个有崇高医德的人。”,纪纤云甩着手上的水,大义凛然的回答过,昂首挺胸开走。

  不行了,多待一会儿,这么不要脸的谎话会让她脸红的。

  要不是红袖动手之前自报家门,她会冲出去吗?

  绝对不会。

  就算为了保命,她也的确是救了那王爷,冒了那么大险,不让人家承她的情?

  傻子才那么实诚。

  桂嬷嬷脸上的皱纹笑的都深了不少,笑逐颜开就奔到床边去,“王爷您听听,王妃为了救您可是命都豁出去了,您啊,以后对她可得好一点。”

  人心隔肚皮,齐凌霄可不是别人说什么就信的人,鸡同鸭讲的话锋一转,“奶娘,您也回屋歇着吧,我和他们还有事商量。”

  救了他不假,可他绝对不信一个认识没两天的人可以为旁人舍命。

  而且还是那么怕死怕事的,怎么可能轻易引火上身?

  至于到底为什么?

  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暂时没工夫纠结。

  “主子,除了红袖,守夜的……”

  “等等。”,齐凌霄沉声打断了清风的汇报,“你先去把她睡穴点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清风点头领命,端了个烛台到隔间帘子外头招呼,“王妃,方便小的进去吗?”

  肯定不是找她聊天的,纪纤云也没多想,脱到一半的衣裳又迅速穿好,“……进来吧。”

  挑帘子进去,清风也不兜圈子,单刀直入,“王妃,劳烦您往后退退……再往后退退……还得往后…。。”

  很严肃,还拿着剑,这是要做什么?

  连着退了几次,纪纤云不得不站定了,“没得退了,你到底要做什么?”

  “王妃,得罪了。”,清风出口的同时,剑鞘飞速推出。

  打闪认针的功夫,纪纤云觉出身前被击中,历时,诧异惊恐的瞳孔陡然睁大。

  可嘴只来得及张到一半,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还是逃不过被灭口吗?

  *********

  细雨蒙蒙,院子里几株梅树被刷洗的翠色欲滴,空气中都带着泥土的芬芳。

  一点血腥气全无,好似昨夜的血染青砖,从来没有发生过。

  “……不会是我侄子,从你肚里蹦出来,救的你吧?哎呦,妖怪原来也重情重义的,知道投在你肚子里,得护着你这个爹!”

  “人禽兽起来,不如妖怪。”

  “老九,你…。。!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怎么就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一笔写不出两个亓字,我是畜生,你们是什么?”

  “你……!…。。”

  ……。。

  纪纤云被隔壁的叫嚣吵醒了,睁眼扫了眼四周,确定没去阴曹地府,她就安心的继续挺尸。

  听声音,又是色胚七王爷和走狗五王爷。

  两个讨厌鬼,没在冥王嘴上讨到便宜,听着还挺解气的。

  外间,亓凌昊懒得争嘴上将军,眼神制止亓凌烨之后,摇着扇子故作疑惑,“九弟,弟妹呢?相府大小姐嫌弃你悔婚,你有本事爬起来找她报仇去啊,弟妹是无辜的,你天天关起门来难为她,传出去,可是惹人笑话。窝囊没本事的男人,才会做欺负妻儿的勾当。”

  “我的王妃,与你何干?”,亓凌霄挑眉,目光阴冷。

  亓凌昊悠哉哉挪步过去,凑到床边弯腰,潋滟的桃花眼满是笑意嘲讽,“你的王妃?入了洞房才是呢,就你这般,啧啧,怕是弟妹到死都得姑娘身了。哎,可怜啊可怜,弟妹可真是可怜。”

  “凌昊,弟妹也不可怜。你想啊,女人生孩子都是鬼门关走一遭,弄不好就死了,这回好,咱九弟生孩子的活都包了。弟妹这福气,全天下,没第二份了。就是不知道,小侄子生下来,咱九弟拿什么喂饱他。”

  老五这个白痴又跑来插话,亓凌昊就白过去一眼。

  随即退离床边,冲着隔间的帘子就去,“哎呦,弟妹这么不受待见,不会借着院子里进刺客给弄死了吧?人命关天的,我得进去瞧瞧。”

  亓凌霄一个眼神,清风嗖的闪身过去挡在帘子外,门神似的立在那里,“王爷,请留步。”

  “……是。本王太关心弟妹了,的确唐突。”,一看拦路的武功就不俗,亓凌昊就放弃了硬闯,对着桂嬷嬷挥挥手,“去把人请出来。这不声不响的,不见着人,本王不放心呢。”

  桂嬷嬷就把目光投向了床上的人。

  “既然秦王想知道人是死是活,奶娘,你就进去让她出个声。被刺客吓个半死不是没死嘛,告诉她,再不起来做事,就拉到外头打板子。”

  就隔着一堵墙一道门帘子,纪纤云竖着耳朵,听的还是挺真的。

  顿时会意。

  待到桂嬷嬷进来好歹的劝了半天,她才细声细气的慢吞吞接话,“我……我起来…。。起来……不要、不要打、不要打。”

  “弟妹,你还好吧?出来给七哥瞧瞧。惊吓住了可不能马虎,你出来,七哥让人给你找太医好好看看。”

  迫不及待,做作的关心,帘子外飘来色胚的话,恶心的纪纤云无声做呕吐状,之后才硬着头皮往帘子那边凑了凑,压着嗓子怯懦道,“多谢七王爷关心,我…。。我…。。我没事,不用大夫。”

  “耳闻不如眼见,弟妹你出来啊。”,美人虽好,亓凌昊却全然没有了旁的心思,只想着把人想法弄到院子里去,打听几句。

  出去就是是非,装出来的惊吓被看破了可就不好了,纪纤云心思是灵透的,“我被吓破了胆,实在……实在不修边幅…。。不能见客。”

  “无碍,都是一家人。病容就病容,哪用计较。”,不肯出来,亓凌昊就有了些许急切。

  “不…。。王爷…。。王爷好意我、我心领了。”,纪纤云拒绝的决绝,“若是这副丑样子…。这副丑样子……。被看见……我还不如死掉算了。”

  这是怕他嫌弃她丑,那就是想投入他怀抱的,亓凌昊得意的同时,心里把这麻烦的女人骂个狗血淋头。

  误事!

  实在误事!

  当他再想开口,却听见冷冷的声音,“清风,送客!”

  清风就在帘子边站着,心里早就不爽了,收到命令历时伸出手,“秦王殿下,冥王需要静养,您请吧。”

  越是这般,亓凌昊越是觉得这些人要掩盖什么,对屋里人倾注的希望越大。

  他充耳不闻逐客,还是对着帘子里轻声细语,“弟妹,你吓成这样,都看见什么了?”

  “秦王殿下,您请出去。”

  终于轮到亓凌烨了,他过去就缠住清风,“狗奴才,谁给你的胆子敢跟堂堂秦王如此说话!……”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浸猪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