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整个人都不好了
枇杷花开2016-12-04 17:312,878

  话一出口,她又觉得是脑抽了,“啊,您是想让我跟您结伴闯荡江湖吗?”

  扒灰,也不可能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嘛。

  肯定是她想多了,内心默默好羞耻。

  “是啊是啊。”,逍遥散人狂点头,“你跟我聊天解闷,我保你平安,以后,咱们就结伴四处溜达。没事,我还能教你功夫,等你有了身手,自己出去闯,也不用怕坏人了。”

  否极泰来,霉运终于走了,对于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纪纤云差点泪奔,“太好了!师傅,您简直就是我的神啊。啊,要不您收我当徒弟好不好?”

  带个小丫头在身边,对外当然得有点说道,逍遥散人乐不得收个古灵精怪的徒弟,“前两个徒弟都不孝,以后,我老人家只能指望你了。”

  就这么把徒弟媳妇拐走了?清风和六子看的目瞪口呆。

  这也太……。。

  不约而同的看向自家主子,依旧四平八稳目不斜视的看密报。

  对视一眼,一致选择不掺和。

  反正主子的媳妇,主子已经不乐意要了,至于去哪?

  和他们一点关系没有。

  只有亓凌霄知道,他内心油然的一股烦躁。

  突然很想把师傅扔出去,虽然,以前,他也被烦的有过很多次这个想法。

  不过,这次最最强烈。

  徒弟还没写下休书,师傅就乐颠颠的张罗着带着徒弟媳妇跑出去玩儿了?还要把休掉的徒弟媳妇拉去当徒弟,以后再见面,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

  摊上这么个不靠谱的师傅,他也是三生不幸了。

  那就是成了,终于抱上一棵大树,纪纤云立马把手里的樱桃扔了,“师傅,是不是得有个拜师仪式?敬茶啊磕头的,要不要?”

  “我没那些啰嗦事,不用,统统不用。”,逍遥散人爽快的摆摆手,“话说,我已经在这呆腻歪了,你什么时候能跟我走?”

  徒弟病也治好了,天天这么窝着,他很烦好不好?

  简直知音啊,纪纤云突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拿了休书立马就走,嗯,就是休书不知道哪天能拿到。”

  说着话,她就冲着床那边努努嘴。

  呆腻歪了,她更腻歪了好吗?

  这鬼地方,她多呆一分钟都是煎熬。

  逍遥散人离开的心切,脑袋一热就窜到床边去,目光灼灼的看着徒弟,“你到底什么时候写好休书?到底过几天,给个准话行不行?唉,要不,反正你现在有功夫,就手写了吧?你放心,拿了休书,我们还是会等到你松口再走的。”

  这老头,也太和她心,纪纤云也激动了,搓着手,站起来看过去。

  休书到手,心里就安了,哪天走,主动权也大一点,嗯,这师傅真是认对了。

  亓凌霄已经忍无可忍,抬起头来一脸嫌弃,“不劳您费心。我很忙,不要在这里遭扰。”

  毫不留情的赶人。

  不知为何,明明没看她,纪纤云还是无所遁形的,脊背寒了寒。

  顿时,兴奋劲荡然无存。

  “喂,你个不孝徒弟,有你这么跟师傅说话的嘛。”,逍遥散人没脸的很,插着腰怒气叫嚣,“丫头是我徒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事我怎么管不得?我就问!就问!反正你打不过我……”

  亓凌霄不耐烦的给清风一个眼神。

  清风只能硬着脑瓜皮上前,把逍遥散人往外拽,“散人,散人,您别难为我,主子忙,您找地方消停喝酒去,喝酒去…。。”

  总不能在屋里大打出手,逍遥散人也没词了,噘嘴招呼小徒弟,“走了,咱不受他的气。端午节了,晚上咱们一起喝雄黄酒,厨房的菜淡出鸟,幸亏,我老人家带了酱牛肉回来。”

  此处不宜人呼吸,纪纤云麻利跟上,“要不徒弟露一手,孝敬孝敬您?那些菜少油没盐的,我也吃不下了…。。”

  气了他还一笑而过,这两个……

  亓凌霄扶额,呼吸都没了平顺。

  走!

  过不去三五天,一个不留,赶紧给他有多远走多远。

  主子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今个可是少有了,六子见状,忙凑过去相劝,“主子,身子要紧,您别动气。散人做事一贯就没个章法,不是一回两回了,您真犯不着这般。”

  他很想知道,主子从小是怎么在散人手下长大的,重要的是,一点都没染让疯癫。

  不容易,忒不容易。

  “嗯。”,亓凌霄很快恢复如初,应声之后,又看向了那册密报。

  只是,他才发现,这么半天,依旧是那页。

  而且,上头写的什么,一点印象没有。

  唉,真误事。

  更加坚定了他,让那两个快走的心。

  又忙碌了一刻钟,就听外头一阵喧嚣。

  尖利的公鸭嗓,一听就是每天必到的李公公。

  桂嬷嬷引领着人进来,李公公满脸堆笑的上前行礼,“冥王爷,奴才又来叨扰了。奴才回去报喜,太后娘娘喜的不行,挑了上好的补品,让奴家给您送来。”

  “还请李公公带话回去,劳烦皇祖母惦记了,待本文再修养几日,就进宫看她老人家。”,亓凌霄忍着微微的刀口痛,一脸平静的下床站到地上。

  李公公依旧半垂着眼皮,看见冥王好端端立在那里,浮尘一甩,拜年话出来了,“瞧瞧,玉树临风依旧啊。不知哪块云彩下雨,太医院那边束手无策,终归让个江湖郎中药到病除了。冥王爷,太后娘娘说啊,您大难过去福气在后头呢。对了,冥王妃呢?太后娘娘有懿旨给她。”

  亓凌霄一招手,六子就领命出去,闲聊几句的功夫,纪纤云就被领进来了。

  她是小脸紧绷,严肃端正的外表下,一颗心波涛汹涌。

  六子说的太后下旨给她,太后啊,皇帝的娘,一句话就能决定一人命运的存在。

  她就是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生出枝节,千万不要影响到她全毛全须的离开。

  能入得了太后的眼,这冥王妃也是苦尽甘来了,李公公殷勤行礼,“见过冥王妃。”

  真正的卑躬屈膝奴才相在眼前,纪纤云默默咽了咽口水,强做镇定的装腔作势,“不必多礼。”

  对着穿丫鬟服的她还这么客气,估计,应该,不是坏事吧?

  紧张中,她就有了点小期待。

  外头院子里一堆宫女太监搬着箱子捧着托盘的,肯定是送礼来的,呵呵,难道有她的份?

  想到这里,她整个人愉悦的松懈不少,眼角眉梢也浮上笑意。

  “太后娘娘懿旨,宣冥王妃明日入宫。”

  那公鸭嗓一开,心里有点有小雀跃小兴奋的纪纤云,顷刻,呆了。

  如遭雷击。

  进宫?见太后?

  娘的,怎么会摊上这么苦逼的事!

  就她这德行的,到那么高大上的地方……。

  懿旨也是旨,李公公脊背挺直在那端着架子呢,听不见回复,他又提醒一下,“王妃,接旨吧?”

  接旨?

  抗旨肯定死定了。

  纪纤云赶紧把那些胡思乱想抛到一边,恭敬的低头,“接旨,臣接旨,不,臣女接旨。”

  亓凌霄嘴角微微抽了抽,这是说的什么鬼话?

  他还算好的,屋里其他人脸上都挺精彩,就连传过无数次旨意的李公公都差点憋不住,“…。。诶,太后娘娘的懿旨,老奴也传到了。老奴这就告辞了,再耽搁,宫门就关了。”

  听闻这冥王妃在相府是放养没人管教的,规矩一概不懂,看来假不了了。

  明天太后见识了,估计这福气冲天的冥王妃得吃的苦头了。

  纪纤云不傻,也看见了众人的表情变化,然后,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李公公带着人呼啦啦离开,她眼珠转了转,就看向了那张让她厌恶的臭脸,“师兄,你现在休了我,我不是冥王妃了,是不是就不用进宫去了?”

  师兄?

  能不能再恶心一点。

  毫无防备的,亓凌霄被击中了,他太庆幸了,晌午饭消化完了,晚上还没吃。

  否则,真得吐出来。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就是趁火打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