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他要休了你?
枇杷花开2016-12-04 09:263,164

  拖着酸疼的腿站起来,寻声往外追,到了外间门口,人家几个已经慢悠悠到了院子里。

  众目睽睽的,她的气根本不敢发了。

  而且,她惊觉,想发也发不得,哑巴了已经。

  恨的她跺脚,一定是冥王那个败类,让她有口难言!

  昏睡缓冲了这么一会儿,她的理智也回来了,乱来是不可能的,也不管那些人去做什么,她忙她的。

  换衣裳,之后到灶房烧水,提了一桶温水回屋洗脸洗头。

  等她把湿乎乎的头发擦的半干,那几个回来了,她只当没看见,自顾自提着泥水出去倒。

  人家几个是平等的,只有她是个二等人,有委屈说的权利都没有,她往人家跟前凑合什么呢?

  冥王明着高人一等,剩下的好言好语,最后还不是劝着她屈服,劝着她陪着笑脸当好奴才。

  顾西风审视了一下,觉得小丫头暴力气息没了,歉意的移步过去把穴道解开,目光柔和,温文儒雅,“气大伤身,晌午多吃一碗饭补一补。”

  “谢谢。”,能说话了,纪纤云客气的咧咧嘴,提着水桶继续往外走。

  “……”,顾西风闪了闪神。

  不知为何,他看到了疏离。

  即便是笑脸相迎,那笑却是毫无温度的。

  亓凌霄余光也瞥到了那一幕,抿抿唇,坐到桌边歇息。

  对他破口大骂,还冲他丢东西,他不是忍了吗?

  这丫头,还有什么不痛快的!

  ***********

  庆贺三天、裁制新衣,再加上立竿见影几箱子钱搬出来打赏,管家眼睛都不眨,豪气分配出去一万两雪花银。

  冥王府上下,顿时沸腾了。

  大家伙看见的不光是钱,更重要的是,希望。

  冥王竟然被医好了。

  眼看着就要树倒猢狲散了,这树又活了,猢狲哪有不欢实的。

  一时间,奔走相告,喜气洋洋。

  当然,那些欢喜的面孔里,总有几张是假意逢迎的。

  不免,各寻各路,传送消息。

  冥王府又故意宣扬,消息带了腿一般,短短两个时辰,该知道的全知道了。

  就连大街小巷摇着蒲扇嗑瓜子的大爷大娘们,一个个都精神抖擞的伸长了脖子,打听着冥王病愈的事。

  没办法,前一阵子,冥王怀了妖怪的事,实在是太家喻户晓。

  全京城的人,都在等着下文呢。

  一时间,懒洋洋过端午的人们,全都忙碌起来。

  比起,外头的人仰马翻,思梅园里倒是难得的一片净土。

  除了午后亓凌昊带着太医来了一趟,也就宫里李公公带着太医过来看了看,无疑,都是来验证的。

  结果就是一家欢喜一家愁,前后都不过一刻钟,风风火火的来,健步如飞的去。

  纪纤云更是清闲,除了晌午吃饭和桂嬷嬷在灶房敷衍几句,剩下的时候,她就长在了梅树下。

  洗洗衣裳,发发呆,赶赶蚂蚁拔几颗草。

  没人打扰,倒是难得的岁月静好。

  直到日头西斜,她的消停到头了,逍遥散人拎着大包小包来到她跟前,板着脸大声吩咐,“打盆水,我要洗脸!”

  丢下一句话,腾腾腾走了,徒留纪纤云揉着被震得不轻的耳朵。

  那老头好像对她眨了下眼,也可能是她眼花吧。

  没办法,受气王妃的戏还没杀青,她只得站起来找盆子打水。

  对这个老头,她倒是没什么怨念,老顽童一个,总被冥王那个家伙出言不逊。

  致使,这老头成天跑出去,有时候晚上都不知道游荡到哪里去了。

  端着水盆进去,就见老头对她眉开眼笑的招手,“来,过来,看我老人家给你带了好东西哦。”

  即便懒得看冥王那张死脸,纪纤云还是不忍辜负老头的热情,径直走了过去,顺着老头的手指,她的眼睛一下子有了神采。

  “啊,给我的吗?”

  逍遥散人背着手装学究,“当然给你的了,咱们家就你一个小娃娃用吃这些啊。”

  “我哪小……”,反驳到一半,纪纤云又改了口,“谢谢,您对我太好了。”

  小娃娃,她现在可是十四岁呢,古代再早熟,女孩子也是十五岁算成年,她可不就是个娃娃嘛。

  “看看,一个大钱都没了,我为了你,可是倾家荡产了啊。”,逍遥散人拿出钱袋口朝下倒了倒,笑眯眯邀功。

  老顽童,胡子蓬蓬的还真有点憨态可掬,纪纤云突然心情就好起来,禁不住戏谑,“这样啊,那我可不敢收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一点吃的,糊弄不了我的。”

  逍遥散人手指点着摇头晃脑,“嘿嘿,露馅了。我不是想讨好讨好你嘛,都说娶了媳妇忘了娘,娶了媳妇肯定更得忘了师傅,不把你答对好,以后我怎么登你们的门啊。你说,是不是?”

  因着两个人比赛耍宝,屋里沉闷的气氛陡然欢快起来。

  六子欢乐的凑过来,清风没动,瞧热闹的目光也不禁投过去。

  亓凌霄倚靠着,半躺半坐看密报,没抬头,耳朵却不受控制的被勾走了。

  不知是不是习惯了那丫头不时出出进进在眼前晃悠,突然半天都没个影子,莫名的,竟然有些别扭。

  “师傅,那您的钱可是白花了。”,纪纤云笑靥如花的耸耸肩,“过几天我就拿了休书该哪去哪去了,您还是等下个王妃进门再讨好吧。”

  她心里还补充一句,冥王那死人脸会怕媳妇,鬼才信呢。

  谁嫁给他,谁就是倒了八辈子霉。

  不光看冥王的死脸,还得受那个明月的气,明明是小三,还能打上门来,这世道。

  渣男贱女。

  群魔乱舞。

  逍遥散人蒙蒙的瞪着大眼睛,一头雾水的傻掉了,“休书?什么休书?小二子,他、他要休了你?”

  看样子,这老头真的不知道,纪纤云就点点头,“是啊。其实也不是,是我们说好了的,等他病好了,就休掉我。”

  逍遥散人眼睛眨巴眨巴,还是不信,蹭蹭蹭就到了床边去,“是真的吗?你真要休了她啊?”

  “……嗯。”,亓凌霄目光还在那份密报上,满不在乎的应了一声。

  好似他很忙,这事根本无关紧要。

  徒弟从来不会开玩笑,逍遥散人不得不信了。

  挠挠脑袋往回走,他想不通啊,这么好的丫头,干嘛休掉呢?

  而且这丫头被休掉还蛮开心,还挺期待。

  唉,一个个都好怪异啊。

  这边,纪纤云已经不客气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桌边开吃了。

  满嘴的糖果,腮帮子鼓鼓,“师傅,反正都买了又不能退,我就勉强吃吃吧,哈哈……”

  晌午没胃口吃的少,她已经饥肠辘辘了。

  有个王爷徒弟,她坚信,这老头穿的破,可钱绝对不缺。

  逍遥散人蔫头耷拉脑袋的坐到旁边,没精打采,“唉,丫头,你真好意思吃啊?这可是我老人家的棺材本,没了,全没了。”

  “呵呵,别装了!”,纪纤云欢快的吃,一点不好意思没有,“几包糖果,怕是还买不来一坛子好酒。少喝一顿酒就有了,还棺材本?骗小孩子,您也好意思!”

  没得玩了,逍遥散人就抽抽鼻子,“唉,好不容易碰上个投脾气的,你怎么能走呢?对了,你以后要去哪啊?回丞相府吗?哪天闲了,我还能找你去玩玩。”

  纪纤云嚼樱桃的动作就慢了下来,心头多了一丝惆怅,脸上还是强撑的没心没肺,“不回相府,天大地大,总有个好地方等着我呢。”

  本来想攀上那个顾神医,人家一直模棱两可的不点头,一点谱没有。

  没有娘家,没有婆家,就算有钱,在古代,一个独女出去闯,心里不慌是假的。

  这是要跑出去流浪的节奏啊,逍遥散人惊了一下,继而,精神为之一振,“那个,丫头啊,你想,你一个姑娘家,外头那么多坏人,怎么能独来独往呢?碰见打劫的怎么办?碰见拐子怎么办?很危险的,人心险恶,你一个大家闺秀,没见过……”

  “师傅,我都想过了,无论如何,我都是要走的。”,纪纤云决绝打断。

  说出花来,她都不可能在这当什么王妃。

  当然,就算她赖着不走,那明月也能把她挤兑走。

  看人脸色,受人欺负,当着二等人,随时还有成为皇位争夺战中的炮灰,随便想想,这日子都没分过。

  低调不露富,离开京城远远的,会擒拿又能撒金针,她活不好的几率并不大。

  逍遥散人吧嗒吧嗒嘴,“我没想劝你留下啊。说那么多,我就是想说,你一个人到处跑太危险了,不如跟我做个伴。”

  作伴?

  “……。您再说清楚点?”,纪纤云有些凌乱了,弱弱开口。

  爷孙恋,她可没兴趣。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整个人都不好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