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如救条狗
枇杷花开2016-12-03 17:192,512

  一双杏眼里,怒火续起。

  可,终归,在明月嘲讽的视线里,咬紧牙关,扭头出去。

  人家就偏向了,她能怎么样?顶多发几句火,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

  弄不好,还得被明月揍一顿,不会武功,就是人家的人肉沙包。

  光棍不吃眼前亏,就当被狗咬了呗。

  一对狗男女,倒是般配了。

  外间门口,桂嬷嬷正守在外头,见人脸色很不好的出来,就送上个关切眼神。

  里间的人说什么,她影影焯焯也听到一点,王妃啊,肯定受委屈了。

  纪纤云知晓桂嬷嬷不方便明面上说什么,关心倒是体会到了,勉强扯出个笑脸回过去。

  之后,默默坐到树下去,蹂躏盆子里的牀单。

  死冥王烂冥王,她搓她揉她扯,忘恩负义的王八蛋,见色忘义的大混蛋,早晚有遭报应的那一天。

  本来她还猜着冥王不会喜欢那明月,这回是看明白了,人家两个是两情相悦。

  物以类聚,哼,一对人渣,可不互相吸引嘛。

  抬手抹抹溅到脸上的水,余光中,她就扫到周身散发颓败气息的清风。

  就坐在三四丈外的石凳子上。

  跑过去安慰一下是不行了,只能默默帮他庆幸一下。

  没被明月那种垃圾看上,绝对是可喜可贺的事啊。

  大约一个时辰后,换六子守门,桂嬷嬷千恩万谢的送一白胡子老者往外走。

  纪纤云正拿着扫帚扫一根草叶都没有的青砖路,就停下瞄了两眼。

  什么治好了冥王的病?什么中毒的?

  说那么大声那么夸张的,好诡异的感觉。

  明月背着药箱跟在后头,是机会就不放过,装着不小心的,一下子撞在纪纤云身上。

  当然,是个有眼睛的都不会信那是不小心。

  不运功,怎么可能把个大活人撞出去一丈多远。

  纪纤云根本没防备,有防备其实也没用,实实在在就飞了出去,啪叽落在梅树下。

  泥土地,摔的她龇牙咧嘴,不过就是肉疼,没什么大碍。

  只是,雪上加霜的,成了泥人。

  那树下被她泼了洗衣裳的水,湿乎乎的,恰巧落在那滚了滚。

  一身的湿泥,脸上都是,简直不能再狼狈。

  忍着痛,咬牙爬起来,她却连发泄的对象都没有。

  罪魁祸首那明月,已经走到了院子口。

  肩膀一抖一抖,从背影就能看出,憋笑憋得多难捱。

  现代从小是孤儿,五六岁就被搜罗到隐蔽的地方训练,吃的苦没数,可这种无端的气从没受过。

  一时,怒火盖过了理智。

  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在院子里一干丫鬟小厮的注目礼里,一瘸一点一路暴走回屋。

  咬着牙瞪着眼,暴怒的狮子般,少了狼狈,周身环绕的,杀气腾腾。

  “喂喂,你……”

  六子目睹了整个过程,那厉鬼一样的泥人到他面前时,不禁他想劝劝,可,人鸟都不鸟他。

  瘸着腿,大步流星,奔里间去了。

  “喂……”,一眨眼,清风又在他面前飘过,又是鸟都不鸟他。

  六子闭闭眼又睁开,真想仰天长啸。

  老天啊,赶紧派人把明月收拾了吧!瞧瞧,一个个都被逼的疯子一样了。

  纪纤云已经进了内间,愤怒的鸵鸟般冲到床边,怒目圆睁,“休书!马上给我休书!”

  齐凌霄也惊了一下,若不是这丫头话比步子快,他可能还得端详一下这是谁。

  好端端的出去,怎么成了这副模样?

  打闪认针的功夫,他就明了,是明月。

  莫名的,突然心里有了一丝酸。

  被欺负成这样,竟然没哭,小小的人,内心倒是很强大。

  这强大,怕是折磨白眼换来的。

  不说话,就这么看着,纪纤云咬牙切齿,“拜你的明月所赐,是不是看着很过瘾啊?你是不是想说,你家明月欺负的好啊?”

  顾西风坐在桌边写字,惊诧过后快速过去,“……啊,怎么、这是怎么了?哦,是明月,明月这也太过分了。”

  没办法,他实在想不出劝人的话了。

  明月刁蛮劲,简直令人发指。

  早知道,他就该跟出去的,有他在旁边,明月绝对不会得手。

  的确过分,这也是他始料未及的,齐凌霄也很为难,尽量柔声安抚,“我也不知道她会这样,你冷静冷静,先去梳洗一下。”

  “冷静你个大头鬼!休书!”,纪纤云有些魔杖的伸着手,倔强的眼珠似乎都不会转了。

  亓凌霄不是废话的人,干脆利落的一盆凉水泼过去,“康复了才能让你走,闹也没用。出去,洗干净。”

  嫌她一身泥脏的碍眼吗?

  纪纤云偏不走,衣裳上搓了一把湿泥就甩到床上去,“娘的,没有我,你早找阎王报道去了,这会,你这副皮囊臭的都得爬满蛆!救你还不如救条狗,狗还得冲我摇摇尾巴,比你个恩将仇报的强百倍!挨了欺负还不让坑声?我不是你家奴才,我偏要闹!打我吗?你也想打我吗?来啊!不怕天打雷劈你就让人打!…。。”

  亓凌霄用胳膊挡了一下,那团泥却散开了,更是弄得满床都是泥渣子。

  历时,他的气也上来了,胳膊肘撑着咬牙坐起来。

  又不是他让明月欺负她的,这丫头冲他发什么疯!

  看来,是他这些天太纵容了。

  骂的的确是太难听了,师弟可不是好惹的,顾西风心知劝人是来不及了,情急之下,伸手一点。

  在泥人摇摇欲坠的当口,清风飞快的抓了一把椅子接过去,幸好来的及,人稳稳的窝在椅子里。

  一个两个的都帮着这死丫头,亓凌霄更气了,“把她扔她屋子去!”

  桂嬷嬷脚步匆匆而来,正看见这一幕,慈爱的脸上泛着焦急,“这是怎么了?哎呦,王妃闹脾气了吧?受了那么大委屈,小小年纪的,哭一哭闹一闹不应该啊?明月姑娘下手可真狠,王爷,您不能纵着明月姑娘这么欺负王妃啊,人心都是肉长的……”

  又来一个护着那丫头的,亓凌霄头疼的很,慢吞吞下床,“我出去走走。”

  他腾地方,总可以了吧?

  这才几天的,一个个都被收服到那边去了,他倒成了孤家寡人。

  “主子,要不缓两天?”

  “是啊,你这么出去了,往后,恐怕没个消停。不如多养几天,免得伤口出什么纰漏。”

  桂嬷嬷也停了鸣不平,脸上爬满担忧,“王爷,身子要紧,还是等等吧。”

  亓凌霄已经等得心焦,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我心里有数的,消息放出去,还是会在府里养些日子。清风,师兄,你们跟我出去。奶娘,您去找管家,告诉他可以动手了。”

  听及此,三人也就不再多言。

  各自行动起来。

  只是,顾西风走在最后,临走把纪纤云睡穴解开,怕她再闯祸,哑穴又给封了。

  待到纪纤云悠悠转醒,四下撒摸,视线里鬼影都没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他要休了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