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替你臊得慌
枇杷花开2016-12-03 09:123,423

  院子里,小厮一声唤,桂嬷嬷话说到一半,只能起身走了。

  纪纤云往外瞟了一眼,继而低头,继续和包子做斗争。

  那太监天天下午来问病情,今天上午顶着雨到了,应该是宫里得到冥王府进刺客的消息了。

  不过,跟她也没关系。

  能不掺和的事,绝对离得远远的,全毛全须的离开,才是王道。

  *******

  端午节,阳光普照的一天。

  算算日子,已经术后第八天,纪纤云头天已经检查过伤口愈合情况,出奇的好。

  吃过早饭,她就让顾西风准备了剪刀、镊子,准备拆线。

  “会有一点疼,你做好心理准备。”

  烈酒净了手,戴了口罩、帽子,纪纤云迅速进入状态,程序化的交待。

  不知怎的,即便她是站着的,还是觉得比躺着的矮一截,无奈,气场比不了。

  莫名的,有了第一次给人做手术的那种紧张感。

  病猫日渐有恢复猛虎之势,初见的勉强势均力敌,是越来越达不到了。

  缓解落差,她故意挺了挺脊背。

  目光放的远一点,不去对视。

  亓凌霄只从嗓子里“嗯”了一下,绷住的嘴角透漏着他的一丝兴奋。

  过了这一关,他就重生了。

  例行告知过,纪纤云轻轻舒出一口气,稳定心神,专注的开始拆线。

  小剪刀剪断,镊子把线头从肉里拽出,没听到预期的那种疼的抽气声,她也就没了顾忌。

  反正人家忍得住疼,她就加快了速度。

  可,莫名的,总感觉有双眼睛极其挑剔的盯着她,让她浑身不自在。

  余光扫过去,惊觉,不是她疑神疑鬼。

  正对上冥王一瞬不瞬的目光,蛰伏的老虎窥探猎物般,专注、热切、霸道。

  历时,她的指尖颤了颤,差点把剪子扔出去。

  诶,这人盯着的,应该是她的手。

  可,这没有区别。

  “喂,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为了能集中精神工作,纪纤云直起腰来严肃命令。

  亓凌霄一脸理所当然,“那是我的肚子。”

  上次昏睡就没法了,有人拿着剪子对着他肚皮,他哪有不看的道理?

  麻木的任人宰割?那就不是他了。

  纪纤云敏感的听出话外音,眉毛立着就没了好语气,“怕我弄死你吗?信不过我,那就别让我做事。”

  “你不做,可以。休书我也没工夫写。”,亓凌霄眼皮都没挑,淡漠的抛出一句。

  竟敢威胁她!

  纪纤云气的咬牙。

  心口起伏几下,理智好不容易把怒气压下去,弯腰下去,继续工作。

  忍!

  为了尽早摆脱这货,她可以忍。

  一盏茶功夫,最后一根线头落在托盘里,纪纤云从心底松了口气,摘下口罩嘱咐,“线拆干净了。记住,之后半个月不能剧烈活动,刀口会裂开的。刀口不能碰水,沐浴绝对不行的。还有,吃半流食,胀气的东西要少吃。”

  完成任务似的说完,收拾东西,走人。

  “……”,亓凌霄刚要张嘴发问,人已经扭头走了,登时,他眉头就皱了一下,“站住!”

  一刻都不舍得耽误,好不耐烦!

  不用确定,纪纤云也听出那是在叫她,历时,皮笑肉不笑的扭头,“有事?”

  站住?呵呵,凶巴巴的呼来喝去,当她是奴才吗?

  可惜,她不认为,她是奴才。

  不可一世的模样,更是激怒了亓凌霄,眼睛微眯,目光危险,“不要以为你救了我,就可以无法无天。”

  “那你的意思是,我救了你,还得对你卑躬屈膝吗?”,纪纤云昂了昂下巴,嘴角噙着一抹嘲讽,“如果是这样,请直说。反正日子也不长,走之前,我可以配合。”

  说的都是什么?难道这丫头吃错药了?

  他根本不是这个意思好不好。

  亓凌霄鹰隼似的眸审视的看过去,如火如烛,直达人心。

  “你误会了,冥王肯定不是这个意思。怕是他有事要问你,见你走的急,才叫住你的。”,眼见着师弟要发火了,顾西风上前两步当起了和事老,劝了纪纤云又凑到床边去,“她岁数小,不懂事,有话好好说……”

  趁此机会,清风默默挪到纪纤云身边,飞快的压低声音道,“开膛破肚都放心交给你,主子怎么会怀疑你下毒手呢。快去说个软话,闹僵了吃亏的是你。”

  他不是多事的人,莫名的,就当这回,是鬼使神差吧。

  一席话,瞬间把纪纤云点醒了。

  是啊,人家的确没理由怀疑她下毒手,估计,就是好奇看看吧。

  这么说来,是她先对人家说难听话甩脸子的。

  抿唇眼珠转了几转,纪纤云就换了一张脸,笑如春风的跑到床边窝在椅子里,“冥王殿下,是不是我没交代清楚?本来想出去找桂嬷嬷过来给你擦一擦来着,刚才又想了想,传话的事可以让顾兄去,我还是留在这里,再说细致一点比较重要。”

  没事人一般,笑的一本正经天真无邪。

  可亓凌霄不是好糊弄的,他看到的除了虚伪无耻,就是见风使舵没脸皮。

  的确,跟个小丫头计较,有失身份,他只从鼻子里哼了哼。

  没骂她,即便那张脸阴的冷气四溢,纪纤云还是默认这人已经不气了。

  端着笑脸努力找话头,漂亮的杏眼眨都不眨的察言观色,“我到底哪里说得不清楚呢?刀口不能沾水,这个好理解。不能剧烈运动,这个,啊,看来我这个说得不够明白。再给你说一下,接下去十来天呢,你只能慢慢走,不要用力弯腰,咳嗽都不能用力……。半流食,就是煮的软软的面条啊,皮薄的馄饨啊……”

  对着那么张冷脸,还能说的热情洋溢,还得敏感的捕捉那张冷脸上微弱的表情变化调整说什么,等收了声,她紧绷的神经一松。

  内心,点上一把零八排的赞,给她自己。

  突然发现,她察言观色的本领,如此强悍。

  背后,顾西风和清风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皆看见了不可思议。

  一个小丫头能把冥王情绪左右到,即便事出有因,还是难得一见了。

  看这么场戏,不容易。

  “哎呦,瞧你那谄媚的样子,我都替你臊得慌!”

  就当纪纤云静候床上那块冰彻底融化给她出个声的时候,耳朵却被一道声音不大却恶意满满的嘲讽填满了。

  扭头,三个人刚踏入内室。

  打头,大步奔过来的,也算熟人了。

  怒气冲冲英气勃勃一美男,不,美女。

  女扮男装那货,又来了。

  来者不善。

  从那杀气腾腾的目光里,纪纤云深刻领悟到一个词,祸不单行。

  娘的,这边麻烦还没利索,又来个更大的。

  冥王再怎么也就摆个冷脸,这女的可是会动手的,而且思维清奇刁蛮不讲理。

  眨眼功夫,明月已经气势汹汹到了跟前,白皙的脸泛着怒气的红晕,如一团肆虐的烈火,“你这个诡计多端的,口口声声看不上我锦年哥哥,现在怎么样?怎么讨好怎么来。要不是我锦年哥哥有教养,早把你个没脸没皮的贱货扔出去了……”

  “明月,你不要说了。”,清风急急的就去拉人,明月蝎子蛰到一般甩开,“别拉拉扯扯!我不会嫁给你的,你离我远点!”

  清风尴尬的脸上一红一白,低头快步离去。

  “……”,六子张张嘴又闭上,目送着清风出去,默默往旁边退了退。

  明月是太过分了,实在欠收拾,他就等着,等着看王妃怎么挫挫她锐气。

  不得不说,她对纪纤云的战斗力还是很看好的。

  那边,纪纤云看的一愣一愣,诶,她闻到了狗血三角恋的气息。

  鉴于清风刚提点了她,她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有恩必报?提醒提醒他,好看的姑娘多的是,不要非盯着个脾气又差又没素质的货。

  “哎,你个狐狸精看什么看!一边去,不要碍我锦年哥哥的眼!”,明月一个眼刀飞过去,紧随其后的是她的手,仗着练过功夫,不费力气就把纪纤云从椅子上扯下去。

  要不是顾西风眼疾手快搭了把手,纪纤云就坐到地上了。

  明月大刺刺的占了椅子,瞟一眼那边狼狈的人,嗤之以鼻的哼了哼,“哼,你就是天生的不要脸。我锦年哥哥不理你,瞧瞧,扭头就和别的男人卿卿我我。狐媚子,狐狸精,呸!…。。”

  稳住身形站稳了,不堪入耳的话,即刻惹恼了纪纤云,“老天爷给你一张人皮,就是让你到处喷粪的吗!你不要……。”

  吵吵嚷嚷成何体统,齐凌霄冷厉的眸光直投过去,“住嘴!都住嘴!”

  明月如得到神谕,狠狠瞪了瞪面前的狐狸精,之后闭口不言,只含情脉脉的凝视床上的人。

  纪纤云也把喝骂咽了回去,只是不屑的扯了扯一侧嘴角。

  要说不要脸,谁都比不了这明月啊,这么多人呢,这货那么露骨的看着冥王真的好吗?

  冥王这家伙是不怎么好,可此时,她还是拿出来一点点同情心。

  被那么盯着看,肯定也不怎么好受吧?

  那是什么眼神?幸灾乐祸?

  胆子不小,敢笑话他了。

  目光对视过去,亓凌霄一脸淡漠无波,“你出去,半个时辰内不要进来。”

  什么?这是赶人?

  她被那么欺负那么骂,报仇的机会都不给她,直接要把她赶出去。

  纪纤云如遭雷击,小小的拳头就攥到了一起。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 不如救条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