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生不如死而已
枇杷花开2016-12-07 09:482,934

  整个人都定住了,被施了咒语般。

  茶香四溢不假,细闻,却有丝丝腥气。

  药草不是她强项,闻不出是什么,可,这茶绝对喝不得。

  皇后不会明目张胆的把她毒死,不过,弄个不能生,倒是非常可能。

  毕竟,她是冥王的正妃。

  鸿门宴开始了,孤立无援,怎么办?

  顷刻,热的有些灼的茶杯都解不了她指尖的凉意。

  喝不得,可,不喝?

  怎么才能不喝?

  实话实话,过几天就被休了?…。。

  电光火石之间,墨竹已经到了跟前,一抓,那杯子就到了她手里。

  手里空了,纪纤云猛抬头,一脸愕然。

  怎么又拿回去了?良心发现了?

  可,眨眼她就发现,她大错特错。

  啪啪两下,她就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叫喊也不能。

  嘴巴被粗鲁的强行掰开,那杯茶,顷刻,就入了她的肚子。

  茶水有些热,从口腔直烫到胃里,难受的很。

  “哼!防备也白防备!”,墨竹轻蔑的哼了哼,茶杯砰的拍在小桌子上。

  什么也做不了,纪纤云木偶般的坐在那里,杏眼里续满滔天怒火。

  娘的,真恶毒!

  而且直接撕破脸皮,想象中的宫斗,不是这鸟样啊。

  皇后依旧慵懒的很,眼皮都懒得抬。

  又品了几口茶,染着鲜红豆蔻的手指捻了帕子,优雅的擦了擦嘴,这才把目光投过去。

  美丽的脸孔上,笑容更加生动,妖精一般。

  纪纤云深深觉得,那就是一副漂亮画皮,随时,皇后就会退去皮囊。

  化身一白骨妖精,或是,吐着信子的恶毒蛇精。

  把她吞进去,渣都不给留。

  抚摸着小指上长长的护甲,皇后笑的邪气,起身,拖着华美的裙摆,一步步缓慢靠近,“都快忘了,你有个医女的母亲。你母亲去世那年,你也就七八岁的样子吧,倒是还学了一点。防备本宫的茶下毒,呵呵,戒心蛮强的嘛。嗯,有心眼的丫头,本宫喜欢。”

  “呜呜……”,说不出话,纪纤云急切的很,小兽般的呜咽。

  这妖婆悠哉哉的搞什么鬼?

  到底什么毒?到底要怎样?

  不知道更恐惧,她急于想知道喝进去那些,到底是什么。

  皇后闲适的笑笑,逗弄圆滚滚奇丑的黑猫去了,根本懒得理那眼里要冒火的人。

  足足一盏茶功夫,才擦了手,雍容华贵的移步过去,居高临下的邪气一笑,“不要急,静心,有惊喜的哦。好好感受一下,心口,有没有隐隐作痛?喝了个干净,这时候,也该发作了。”

  言语不乏娇俏,可,纪纤云看见听见的,只有可怖。

  变态杀人狂,活生生的疯子。

  这妖婆不说,她还真没发现。

  特地去感受,的确,心口就在隐隐作痛。

  似针尖一次次划过,隐隐刺痛。

  应该不是什么凉药,那……

  难道没有想象中的惨?毕竟,只要死不了,还有什么比一辈子生不了孩子,对个姑娘更残忍呢。

  看样子,发作无疑了,不用再担心抠喉咙吐出去,皇后就努了努嘴。

  墨竹上前,飞快的两点。

  纪纤云石化的躯体得以恢复,嗓子也可以发声了。

  抚了抚心口,她惨白着一张脸开门见山,“母后,您给媳妇喝了什么?”

  皇后重新靠在美人榻上,慵懒的捻起一颗樱桃,轻咬慢尝。好半天,才漫不经心挑眉,“说了就不好玩儿了,本宫就喜欢看人惊慌失措的模样。不过呢,你不用急,很快,很快,你自己就知道答案了。”

  飘飘渺渺的腔调,十足的变态杀人狂做派。

  刺痛感一浪高过一浪,纪纤云额头沁出汗来,捂着心口,不由颤声,“您…。。您要毒死我吗?”

  整个大殿弥漫的气氛,就是恐怖狠绝。

  那个疯婆子,她觉得什么都做的出来。

  灌毒药都敢,直接弄死?也不是没可能。

  疯子,变态狂,常理根本不适合他们。

  “噬心散,死不了人的。”,皇后一瞬不瞬把目光投过去,红唇如血,轻启,潋滟的桃花眸中有种戏谑的变态疯狂,“就是让人生不如死而已。”

  “差不多了,你现在可以看看胸口,有没有一抹红?不用很久,那里会形成一个细细的红圈。”

  “然后,心口越来越疼,越来越疼,直到如万虫啃噬人心,痛彻骨髓。”

  “一个时辰后,红圈消去,你也就不疼了。之后每隔三日,红圈还会慢慢出来,你还得受一遍这份疼。”

  “没有本宫的解药,你这辈子就得这么疼下去了。不过,本宫估计,这种疼法,你也熬不了多少时日的。”

  皇后说的极慢,每说一句就要停顿一会儿,明显的,很是享受这种操作人生死的快。感。

  慢刀子喇人才最痛,她深谙此道。

  妖媚的脸孔带着恣意的笑,让人不寒而栗。那貌似温柔的声音更是如同地狱催命符,阴森森,鬼魅勾人魂魄。

  “啊…啊…。。”

  纪纤云已然坐不住了,蜷缩痉挛着,趴跪在地。

  脸色惨白如纸,额头全是冷汗,痛苦呻吟,牙齿都开始打颤,“皇后娘娘,臣女从没有……从没有得罪您,您。。饶命……。饶命啊……。”

  真的是越来越疼,锋利的小刀刮骨似的疼。

  在称呼上和冥王撇清,是她现下唯一想到自救的法子了。

  “不叫母后了吗?呵呵,挺会见风使舵。不过,那也改不了你是冥王妃的事实。怪就怪,你命不好,摊上那样的姻缘。”

  皇后嘲讽一笑,语气极其不屑,之后竟然一脸惋惜起来,“啧啧,瞧你挺机灵的人,在冥王府受气干苦活,可惜了,可惜了。你这颗朱玉,恐怕在冥王那里,要一直蒙尘下去喽…。。”

  纪纤云泪奔,原来她那点小伎俩,在狠毒的妖婆那里都不够看。

  疼痛一拨拨山呼海啸强烈袭来,她翻滚着,就差将头拱到地里去。

  真的如妖婆所说,越来越疼,仿佛有人在心尖上一刀刀割,仿佛有人在骨头上不断钉钉子。

  肌肉痛苦抽搐痉挛,汗水跟不要钱似的涌出来衣服,瞬间整个人,水里捞出一般。

  “皇后娘娘,解…解药。以后……。我一定听娘娘…听娘娘的…话……。”

  残存的一点理智,让她抓住了妖婆伸出的救命稻草。

  毫不犹豫抓住,使出全身力气似的,呼号着,表忠心。

  这凶猛的疼痛滋味真是不一样的酸爽,估计要不了一个时辰她就要挂了。

  不幸中万幸,不是要她的命。

  那就好,那就好。

  反正,对她来讲,任何条件跟生命比起来,都不值一提。

  看着在地上疼的咬牙翻滚的娇小紫衣女子,看着那惨白如鬼的稚嫩脸庞,皇后依旧笑的如沐春风。

  爱怜的摸着黑猫油量的毛,红唇轻启,悠悠开口,“再疼一会儿吧,要不,哪有记性?人啊,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疼到骨头里去,就容易当耳旁风。本宫这是善心,为你好,省的,哪天,你自不量力,白白疼死去。”

  “稍后,本宫会给你一颗解药。不过,这药只能暂时压制毒性,隔三天毒就复发,没得本宫的药,你还得享受上这个疼。”

  “毒是加了本宫的血淬成,要想彻底解了,还得以本宫的血为药引。”

  “你要知道,本宫的血,除非本宫给你,任何人都拿不到的。你父亲不行,就是那冥王,也没这本事。奥,本宫忘了,他们根本就不会为你费那个心。”

  “本宫知道,你是个聪明丫头。只要你按本宫说的做,到时候本宫肯定会把你的毒解了的。”

  皇后倚靠着软枕,时不时慵懒的欣赏下,那边地上紫衣小人,令人不忍看的翻滚嘶嚎。

  精美护甲有一搭没一搭在黑猫的厚毛里划过,潋滟的桃花眼里有着看戏的满足,威胁加利诱齐齐上阵。

  噬心散,再铁骨铮铮的汉子都熬不住,这种阴损的毒用在弱小的女子身上的确狠了点,可,省心啊。

  不在地狱游走一遭,人怎么可能立竿见影的听话?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杀了冥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