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黄鼠狼给鸡拜年
枇杷花开2016-12-06 09:433,079

  “回禀太后,冥王妃的生辰为:壬申,壬子,庚午,庚辰。日主庚金,月坐子冬,命宫壬子。两庚两壬,申子辰三合,形式整齐,格局清高。子午圣人端坐之宫,谦肃柔明,嗣续百代。简言之,少时父母缘薄,后福绵长,旺夫益子,是大富大贵之命。”

  那边话音一落,太后双掌合十就念起了阿弥陀佛,“好,好,大富大贵。刚嫁过去,霄儿的病就痊愈了,可不旺夫嘛。过来,再给相相面,看能不能看出旁的来。”

  纪纤云看笑话一般,要不是绷着,一个白眼早甩给那神棍了。

  拜年话随便说呗,这活谁不会?

  旺夫益子?后福绵长?大富大贵?

  相府二小姐早就挂了好不好?分明是短命的。

  钦天监李正罡恭敬的走上前去,行礼,“请冥王妃把手伸出来。”

  太后那眼神多殷勤啊,纪纤云心里默默探口气,照做。

  陪着神棍玩玩,就当哄老太后开心了。

  李正罡年老,眼睛却清亮的很, 细细端详了掌心纹路,之后抬眸扫视纪纤云五官。

  纪纤云可是受罪了,明知那是神棍,还得配合,唉,悲剧。

  不过她倒是挺佩服这老头,外形包装的不错,演的也很到位。

  还是挺唬人的。

  老太后心焦的很,可一点不敢打扰,足有一盏茶功夫,李正罡才退了回去,抱拳禀报,“启禀太后娘娘,冥王妃面带福相,掌心鹅黄,都是大富大贵之照。偶尔波折,也能遇难成祥。命带八胎,多子高寿,晚福甚厚。”

  瞟一眼老太后如听神谕那样子,纪纤云拼了命也把笑喷的冲动压了回去。

  神棍就神棍,娘的,拜年话怎么也不能太夸张啊。

  八胎?

  那是母猪好不好?

  娘的,要是生不到,这货不是自砸招牌吗?

  转念,她又顿悟了,这货就是不怕啊。

  反正已经七老八十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十年好活。人都死了,等到她老的不能生了,没有八胎,这货早成白骨了,谁能拿他怎么样?

  突然,她有种拜这货为师的冲动。

  忽悠人,这也是门大学问啊。能忽悠到太后,不是神人吗?

  “好!赏!玉荷,拿一柄玉如意给李天师。”

  玉如意?那得多少钱啊!

  纪纤云瞳孔睁了睁,差点给神棍竖起大拇指。

  厉害!

  “谢太后恩典,臣告退。”,李天罡行礼之后默默退出。

  直到出了内殿,悬着的心才落回去。

  凤命出禽栏,母仪天下无疑,只是掌上那道通天纹,怎么断了一处?

  怪哉怪哉!

  殿内,太后看着纪纤云,如看着一尊金光闪闪的佛,“纤云啊,听见没,你的福气在后头。霄儿也是因祸得福了,若是没这次病灾,就得那个命小福薄的进门了。哀家那时候让李天师给算过,霄儿只当耳旁风。瞧瞧,到头来,还是应验了。”

  “那个李天师,说姐姐不好吗?”,纪纤云随口搭话道。

  十有八九,是这太后对那个大小姐不满意呗。

  神棍察言观色本事大,顺杆爬而已。

  这个,她很是想的明白。

  “是啊。”,太后怨念的很,打开了话匣子,“保不齐,就是那个命小福薄的把我霄儿给方的。她趁不上我霄儿,老天爷只能这么给拆开了。装腔作势,没一点世家贵女的傲骨,跟她那妾室出身的娘一脉相承。霄儿那时候是被鬼蒙了眼,偏偏认定了……”

  “娘娘,您喝茶润润喉?”,一旁的老嬷嬷笑眯眯插话。

  老太后再一次暗自感叹老糊涂了,悬崖勒马,讪讪的接过茶杯,“啊,是有些口干了。”

  纪纤云自然看的清楚,面上依旧笑盈盈,当然,她更不会在乎。

  不过,冥王那厮,品味也真是差。

  纪欣妍那样的,除了长相漂亮,刁蛮又无脑。

  诶,似乎,明月也那样的。

  嗯,冥王看来就好那口。

  又聊了有一刻钟,太后累了,纪纤云终于解脱。

  由宫女引领着,往宫外走。

  这辈子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宫里溜达,不免,她就多看了几眼。

  宫殿巍峨,亭台楼阁,一花一景,都是精心独运。

  绝对是,对眼睛的滋养。

  皇宫很大,走的脚都要酸了,宫道不见尽头,却被站立的几个宫女太监拦住了去路。

  打头穿戴较为华丽的一个宫女福身行礼,“参见冥王妃。皇后娘娘听闻您入宫,特派奴婢过来请。”

  皇后!色胚的亲娘,肯定也是冥王的对头。

  纪纤云心头立马响起警钟,好言好语拒绝,“冥王吩咐了,让我速去速回。皇后娘娘那边,你能不能帮我禀报一下,说我过几天再去请安。”

  “墨竹,太后娘娘吩咐了,命我尽快送王妃出宫。”

  “太后娘娘也没有说,不让冥王妃去拜见皇后啊。”,墨竹并不惧太后宫里的宫女,略显刻薄的丹凤眼微挑,皮笑肉不笑的说完,扭头又恭敬伸出胳膊,“王妃,皇后娘娘等着见您呢。怕您劳累,还赏了步辇,这可是无上荣光。”

  看这架势,纪纤云也只能就范,“既然皇后娘娘发话,我自然要过去的。”

  现在是敬酒,再不上道,估计就该罚酒了。

  唉,莫名的,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上了步辇,四个太监抬的健步如飞。

  她没觉出轻松,满满的如坐针毡。

  黄鼠狼给鸡拜年,葫芦里准没好药。

  对她这么好,肯定有所图的。

  估计是想拉拢她吧,这么想着,心还平静下去一点。

  让她做什么都乖乖答应,应该就没事了。

  至于以后,反正过几天就跑路了,还有什么鬼以后。

  风一般,带着一颗忐忑的心,很快就到了皇后的凤仪宫。

  下了步辇,一路被那个高冷的墨竹引领着到了正殿。

  “启禀皇后娘娘,把冥王妃请来了。”

  墨竹复命之后站到一边去,纪纤云低眉顺眼的行礼。

  主要练习了给太后怎么行礼,给皇后见礼,那动作就生硬的不能看了。

  一身凤袍,雍容华贵,皇后慵懒的靠在美人榻上,保养得意的脸上笑的春风和煦,“免礼,赐坐。”

  “谢母后。”,宫女搬来绣墩,纪纤云谢恩过后小心坐好。

  低头敛眸,并不去瞧坐上人的脸孔。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明明那声音柔和的如四月艳阳,她就是觉得瘆得慌。

  “大婚也有十来天了吧?本宫还不知道儿媳妇长什么模样呢,来,抬起头来,给本宫瞧瞧。”

  “是。”,纪纤云抬头,勉强扯出一丝笑。

  此时,她不看那皇后也不行了。

  无论如何,她还是要赞一下,皇后是个经得起岁月摧残的美女。

  色胚都得二十几岁了,这个娘光看脸和身材,风韵天成,也就三十岁模样。

  尤其是那双桃花眼,长在色胚脸上就是花心,在这张保养得宜的脸上,就是减龄法宝。

  飘忽、灵动、魅惑,可想而知,年轻时候,如何勾魂摄魄。

  潋滟的桃花眼扫过,皇后就点点头,“没想到,纪丞相倒是藏了个标志女儿。昊儿讲,你的样貌赛过你姐姐,诚然不错。”

  “……。母后,您过奖了。”,怎么听怎么别扭,大伯哥背后议论弟妹长相什么的,这么拿出来说,真的好吗?

  很诡异。

  纪纤云敷衍着,就低下头。

  如坐针毡,度日如年,恐怕就是她这样了。

  要来就痛快的啊,这么熬着,才心慌慌。

  一个眼神,墨竹把茶送过去,皇后慵懒的腔调里添了一丝嗔,“你们成婚第二日,本宫还等着喝媳妇茶呢,唉,等了这么多天,也没等到。来,尝尝这茶,南边进贡的新茶,一共才三斤,本宫也就得半斤,你今天有福了。”

  这是怪罪了,又不像。

  纪纤云还是装着诚惶诚恐的起身,“母后恕罪,恕罪。稀里糊涂就进了冥王府,之后就一直当丫鬟干活,媳妇,媳妇,什么都做不了主的。若不是昨天太后娘娘让人传了懿旨,媳妇现在应该是在院子里扫地呢。”

  “本宫不糊涂,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别那么拘谨,坐下,尝尝这茶。”,皇后嘴角扯了扯,很是和气的压了压手。

  不怪罪,那念叨个毛!

  纪纤云心里啐一句,继续装孙子,“是。”

  抬眼瞄着皇后很是享受的喝着茶,她也断起茶杯有样学样的品起来。

  浓郁红茶,茶汤清亮,凑近嗅一嗅,却让她心里咯噔一下。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生不如死而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医妃难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