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将离芍药之神仙眷侣!
韶华可倾君不负2018-08-24 17:193,555

  只见婴儿口中再次唤着“奶奶……奶奶……”,与此同时,居然咬住了自己那里。

  娇羞欲绝的红祸不仅脸蛋儿通红,就连美丽的脖颈都浮出诱人的绯红。

  不知道为什么,红祸心中还有丝丝委屈,自己修道一来,一直洁身自好,冰清玉洁,别说肌肤之亲了,就是和男人说话的次数都没有几次,如今……而且就连自己的母亲也被……

  娇哼一声,压住心中复杂和羞愧的情愫,想起幸好没有旁人,就当是被小狗咬了,不然就是钻进地缝都不顶用,心中怒道:“色胚,今后让你在合欢宗一个美女都找不到,让你惹我!”

  “奶奶奶奶……”然而又被婴儿阵阵呢喃声打断,心中一紧,又怕婴儿胡来,横着抱起闻沐风以后,去了宗门御膳房。

  ……

  岁月蹉跎,光阴荏苒。

  闻沐风从一开始整天抱着奶瓶,赖在红祸怀中的小奶娃,一天天的长大,很快,就长成了一个强健英俊,风度翩翩的美少年。

  而他也从合欢宗无数美女口中的“奶娃”,变成了万花丛中一点绿的“绿草……”。

  “看呐,绿草又在练功了,虽然没有一点神力波动,但是好厉害啊,我感觉到了恐怖的压迫。”

  “是啊,你看他此刻居然单手扛鼎犹如闲庭散步,那尊铜鼎可是重达五千斤啊!”

  “这就是说,他最少可以举起万斤重物,这实力,就是凌天境界恐怕都不能做到吧,天呐,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绝对不会相信这是沐风师弟能够做到的。”

  “那你的意思是沐风师弟就会泡妞咯?”

  “是你们喊他青绿草师弟的,说要泡人家,又不是我!”

  ……

  一众莺莺燕燕你一言我一语,都在百米之外的楼阁之上,看着那青石铺就的演武场中的欣长美少年,一袭紧身长袍,白衣胜雪,鼻梁高耸,漆黑的头发肆意垂在耳后,剑眉斜飞,面如刀削,棱角分明而微带霸气;眸若星辰,深邃乌亮颇显睿智;薄薄的嘴唇微微扬起划过迷人的弧度,俊逸潇洒之间带有缕缕邪性。

  不过这个绿草可是其它宗门修者梦寐以求的啊,合欢宗全宗上下,全是女人,美女如云,就一个风度翩翩的美少年,这不是引狼入室吗?

  这时,有一对佳人,联袂踏天而来。

  “沐风他好看吗?”红颜杀美眸含煞,问道。

  “好看……”所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然而说完,立马大气都不敢出,因为她们感觉到了一股凛然之威严气。

  那股阴寒威压让她们很是惧怕熟悉,那人正是宗主。

  所有人连忙跪伏在地,恭敬说道:“宗主。”

  红颜杀不为所动,沉声道:“修者,最重要的是修道,坦荡仙途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延误时机,最终必将是枯骨一堆,抱憾终身!”

  所有人惊惧的点了点头,离去了,她们总觉得宗主后来变了,以前虽然严厉,但是却是慈爱的,如今她们见到宗主却噤若寒蝉,尤其是犯了错更是心惊胆颤。

  “娘,她们只是疼爱沐风而已,不用这么凶的。”红祸皱着眉头,说道。

  红颜杀眼中则是光华流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祸儿,你记得告诉沐风后日清晨来囚龙狱,“九”为数之至极,暗含天地至理,后天他将十八岁,所以后日,就和他九岁那年一样,再为他做最后一次肉身洗礼,这也是他年幼之时,所能享受的最后一次洗礼了。”说完,直接消失不见。

  红祸看着那演武场中的俊美少年,脑海之中光影流转。想起才来合欢宗时的小奶娃,两人之间的种种过往,如今这般丰神如玉,潇洒风流。看着看着,瞳孔失去了焦虑,就连闻沐风来到了身边,也没有发现。

  看着一袭绣花粉裙,三千青丝轻挽,发髻之上斜插碧玉流苏珠,楚楚动人、清新绝美却在走神之中带有一丝让人呵护病态美的玉人,闻沐风嘴角扬起,轻轻绕到了红祸身后蒙住了她的眼睛。

  失神的红祸顿时一惊,但感觉到那种熟悉的气息,紧绷的娇躯随之放松,一抹莫名的幸福浮上心头。

  “猜猜我是谁?”闻沐风压低声音,提高音调,模仿师门师姐们的声音问道。

  红祸脸上笑意更浓,轻启贝齿,笑道:“我猜你是猪。”

  闻沐风闻言,遂知道红祸和自己朝夕相处,心意想通,松开了手,二人相视一笑。

  看着面前的佳人,纵然天天在一起且宗门貌美如花的女子甚多,但是不知道为何,却独爱红祸的笑容,永远觉得不够,佳人一笑,犹如春风拂面,柔进了心头,那那可万众倾倒的美更是让自己心猿意马,竟有些痴了。

  注意到闻沐风的失态,红祸嘴角再次露出迷人的弧度,而后瞬间消失不见。

  咳嗽了一声,问道:“你武修进展如何?”

  闻言,闻沐风一叹,说道:“师傅说我的根基已经超越他平生所见,肉身之力举世无双,但是她说由于武修功法太过稀少,主要武修圣地还是中州佛国那里,由于没有绝等的肉身圣典让我学习,而宗门之中只有上品,所以我一直都只是在炼体筑基。”

  闻言,红祸美眸一黯,说道:“那娘说什么时候为你讨得功法吗?”

  闻沐风看向了揽仙阁方向,说道:“说待我第二次炼体筑基以后。”

  红祸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觉得很怪,哪里不对。

  “师姐,你怎么了?”闻沐风注意到红祸表情不对,便问道。

  “哦,没事,娘让我告诉你,后天将为你进行第二次炼体筑基,后天清晨让你去囚笼狱。还有……你明天陪我看日出。”红祸清澈如水的美眸看着闻沐风,柔声说道。

  “好,我记住了师姐。”闻沐风心中一暖,暗想不仅仅是自己对师姐有眷恋,对方也是,笑着点点头。

  “给你说过多少次,没有人的时候,你叫我祸儿。这样我觉得舒服些。”红祸娇嗔了一句,白了一眼闻沐风。

  “是,师姐。”

  “白痴……”狠狠地白了一眼闻沐风,在闻沐风还在因红祸娇嗔而痴迷时,红祸凌空飞行,去往了炼丹门方向。

  “呵……我不白痴,你怎会嗔我。”摇了摇头,露出神秘且满足的微笑。

  ……

  合欢宗常年云雾缭绕,宫阙憧憧,然而在峰顶的东方,却是一块世外桃源。

  因为这里,山水遍地,草长莺飞,有奇石嶙峋,秀木参天,而此刻,却正是空山新雨,烟雨蒙蒙。

  闻沐风坐在了临涯青石长椅之上,因为提前出发,清晨未到,便看向了四周的瑰丽山水,奇花异草。

  “好美……也只有你们能比得上祸儿师姐了。”闻沐风看着身后一片花海草坪,有芍药摇曳,木槿芬芳,栀子催花开,空谷有幽兰,感叹不已,而后动身走向了那一片花圃。

  不一会儿,红祸也来了,不过今日红祸却是一身浅蓝,犹如一株盛开的兰花,明净清丽,落落大方,华美之中带着优雅温柔。

  “沐风,怎么这么早?”看着已经坐在长椅之上等待自己,任由山风拂动衣裳的闻沐风,飘逸出尘,恍若谪仙,红祸觉得很幸福,因为他在等自己,便柔声问道。

  “因为被你逼迫的。”闻沐风转身故意说道。

  不过在看到红祸美眸明显划过一丝失落后,连忙说道“因为我觉得你会怕我等,早早的来,而我早早的来,就可以提前看到你。”说完,走到红祸面前,低着头咬了咬嘴唇,而后下定决心一般,抬头将自己方才采的芍药花送给了红祸。

  这突然的转变让红祸有些措手不及,但是她清楚,她心中某种枷锁已经被打开。

  芍药,这是情花,这是爱情之花,这等于表白。

  一直以来,两人之间一直都有一种奇异的感情,可是彼此却都不敢去打破。

  这一刻,红祸再也忍不住,钻进了闻沐风的怀中,而闻沐风也紧紧的搂着红祸,繁华盛世,才子佳人。

  许久,红祸眼睛红润,轻轻推开闻沐风。

  “祸儿,你怎么了?”闻沐风不解,但是隐约之间,又仿佛明白什么,问道。

  “我不知道,或许是幸福,或许是怕,或许是激动。”说完看向了手中的芍药。

  而后想起了什么一般,说道:“我不要芍药,她被称作将离,离草,那样太过残忍凄美。”说完,就要还给闻沐风。

  闻言,闻沐风笑了笑,牵着红祸,坐在了临涯青石长椅之上,任由山风阵阵,拂动两人发丝,花香氤氲,撩动心头旖旎,真是好一对神仙眷侣!

  “今日阶前红芍药,几花欲老几花新。时不待人,有花堪折只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不知何时,我已经习惯有你的日子,半天不见你,我会觉得很怕。”轻轻搂着佳人,两人依偎在一起,任由天边泛起鱼肚白。

  “沐风,我很怕……”红祸呢喃道。

  “你怕什么?”闻沐风不自觉生出一种恐惧感,因为他总觉得有什么要发生一般。

  “我不知道,或许是爱情让人患得患失吧。”摇了摇头,没有多说,激起了发髻之上斜插的碧玉珠花的清响。

  寻声望去,闻沐风心中一暖:“祸儿,这朵珠花还是前年我们有事下山,赶集之时为你挑选的,这么久了,你还戴着?”

  红祸坚定的点了点头,美眸之中温柔无尽,依偎在闻沐风怀中的螓首不自觉的蹭了蹭犹如小猫一般,说道:“我会一直戴着它,直到你不喜欢了,那时候我会珍藏它,一辈子。”

  ……

  “沐风,你还记得以前说的话吗?你说要永远陪着我,看遍世间繁华,你要陪着我,在合欢宗看云卷云舒,看日出日落。”红祸眼神迷离,以前两人在一起时,听到闻沐风这样的话,很幸福,可是如今不知怎地,突然就患得患失起来,扬起俏脸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