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宗门弃徒!
韶华可倾君不负2019-12-26 14:283,089

  闻沐风感受着佳人的温热,点了点头说道:“我都记得,我还记得那年我因为贪酒喝醉,错过了师傅传道,后来师傅大发雷霆,罚我来这里悟道思过,那时候也一直是你来陪我,给我带酒带饭。”

  “那你还记得我们这里那颗杜仲下埋下的许愿盒吗?”红祸仿佛要验证这一切一般,一一问道。

  “当然,在我九岁的时候,我们埋下了第一个愿望盒子,而去年生日的时候,我们埋下了第二个愿望盒。”看着天边渐渐从云海升起,壮观绮丽的太阳,闻沐风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很美妙,虽然别人都说自己是个孤儿,师傅更是说自己是捡回来的,但是此刻,闻沐风觉得,欢乐宗就是自己的家。

  那种有寄托,有渴望的感觉,让人心安且幸福。

  云海之上,太阳缓缓挂起,只不过初升之时,微微泛白,到完全跳脱云海之时,却是一轮绝美的红日,鲜红却不刺目,一轮红日从云海之上缓缓升起,这种场景太过壮观,尤其是在欢乐宗这样接天巨峰之上。

  两人就这样依偎一起,任由朝阳升起,洒下暖暖的光华,淡淡的花香因为沐浴阳光而升腾,阵阵鸟语也因明艳空灵传唱,微风拂面,佳人在侧,任由山风卷起发丝衣裳,太阳将两人的影子拉的很长……

  不知何时,红颜杀呆呆的注视着两人,眼中复杂痛苦的神色流转闪烁,呢喃道:“自古多少痴儿女,身陷其中不自知!”

  ……

  清晨未到,闻沐风已经早早的来到了欢乐宗囚笼狱。

  传言囚龙狱之中关押着魑魅魍魉灵怪,猛兽飞禽,自己年幼之时喝的奶,就是从这里拿出去的,九岁那年筑基所用的兽血更是被告知是一条真龙宝血!

  “轰……”厚重的玄铁大门缓缓打开,露出漆黑恐怖的入口,犹如猛兽张开了血盆大口一般。

  看着那漆黑的洞口,闻沐风不自觉的心惊肉跳,那只混沌圣眼突然猛地动了起来。这只竖眼从来没有动过,这一刻居然动了。

  圣眼之中,金色的神辉流转,而后猛地扫射出一道金芒。

  金芒所过之处,一切都现出了原型,那寒铁大门是被隐匿其中的阵纹控制,而阵纹的控制枢纽则是在大门之上刻画蛟龙的龙眼!

  而后可以看见各个隐藏在暗处的修者,那些修者气息诡异,仿佛是嗜血的禽兽一般,而更深处就是一个个刻满符文的囚笼,其中居然有很多魔气滚滚的禽兽,最重要的,在囚笼狱的最深处,居然有一个紫金打造的巨大囚笼,粗壮的紫金牢笼之上有道道紫色电芒,噼啪作响,而囚笼之中,真的有一条黑色的真龙!龙威浩荡,在闻沐风看到那魔龙的瞬间,那魔龙居然有所感应,仿佛能看到闻沐风,眼中带着深深的嘲讽和莫名的波动,同样看向了自己。

  “嗡……”的一下,闻沐风大脑一阵轰鸣,连忙收回了目光,其次则是盘坐在囚龙之侧的红颜杀,红颜杀此刻也看向了自己。

  “什么?”闻沐风身躯一阵,因为在混沌圣眼之下,他从红颜杀的眼眸之中,居然感觉到了一丝极其隐匿,但是却被扑捉到的嗜血杀意。

  “师傅要杀我?为什么?”闻沐风大脑狂震,突然心里很痛,仿佛失去了很多,一直是自己温馨家园的欢乐宗,一直疼爱自己,为自己筑基炼体的师傅难道只是假仁假义?自己难道一直都是别人圈养的猎物?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今天?

  “来吧……”红颜杀突然唤道,闻沐风清晰的看到,在师傅唤自己的时候,美眸之中,居然有一半已经漆黑。

  全身不自觉的要走进那漆黑的囚龙狱,但是直觉和狂跳的混沌圣眼告诉自己,不能去。

  “来……”红颜杀仿佛被激怒,又是一声大呵。

  只见还在抗拒的闻沐风突然呆滞木讷,行动迟缓,行尸走肉般的走向了红颜杀。

  “嗡……”混沌圣眼猛地一跳,一股清凉的圣力将闻沐风唤醒,大叫一声,立马掉头。

  “想跑?摄!”红颜杀美眸之中涌动着疯狂的杀意,还有强烈的渴望,仿佛看到了到嘴的猎物一般。

  正在极速奔跑,一跳近千米的闻沐风突然觉得虚空凝滞双腿灌铅一般沉重,抬头看去,一只盖天巨手笼罩而下,在红颜杀这样圣地开创者手下,绝无逃走可能。

  “为什么?为什么?”被困在冰冷铁台之上的闻沐风只觉得眼皮很沉,神志不清,渐渐的陷入了沉眠。

  红颜杀看向了四周,冷冷的说道:“挖他混沌圣眼,要小心,这颗圣眼,我可是有大用!”此刻,红颜杀的美眸已经彻底成了黑色,浓如墨汁。

  “是……”虚空猛地出现了一个人,或者说是近乎透明的人,手持一柄泛着宝光,刀身之上有风雷缭绕的匕首。

  看着那虚影刺向了闻沐风的混沌圣眼,红颜杀娇躯猛地一颤,表情痛苦复杂。

  过往的种种浮上心头,想起自己搂着他喂奶,哄他睡觉,到后来教他做人练武,以及自己女儿和他的感情,红颜杀娇躯不住的颤抖……

  “不……”红颜杀狰狞的咆哮着,美眸时而清明,时而漆黑如墨,而虚影则是犹如死尸一般,只等红颜杀的命令。

  “你难道忘记了羽化神朝的覆灭?你难道忘记了人皇尸骨打造的人形兵器?血仇还需血来偿,动手吧。”紫金牢笼之中的囚龙此刻再次睁开了同样漆黑如墨的双眼,黑色的瞳孔泛出一圈圈涟漪,袭向了红颜杀,就这样,红颜杀清澈的双眸再次漆黑如墨,杀意凛然。

  “你是誰?为什么可以操控我师傅?说!”闻沐风大怒,问道。

  “蝼蚁岂配知晓天下之事,你没了混沌圣眼,你还算什么?红颜杀她没有私心,又怎会被我蛊惑?你们人族,就是这样自私且愚蠢!”说完又喷出一口黑雾,笼罩住了红颜杀。

  红颜杀眼中杀意暴涨,说道:“取眼!”

  “嗡……”那奇异的匕首轻轻一动,直接割裂虚空,而后刺向了闻沐风。

  “嗯?”钻心的痛让闻沐风意识昏迷,他只知道刀身进入身体的那一刻,自己仿佛被抽干了精华。

  囚笼狱门外,红祸神色焦急,正和守卫说着什么。因为最近她一直察觉到母亲不对劲,深夜之中常常听到巨龙龙吟还有母亲疯狂的大笑,有时自己都感觉如坠冰窟,而且母亲不是说“九”为数之至极吗?十八早已经越过了九!

  “圣女,我们真的不能放你进去,不然宗主会杀了我们。”两排守卫跪伏在地说道。

  “你们不让我进去,我现在就杀了你们。”红祸大怒,因为方才她感觉到了一阵阵极其阴寒的魔气,最近在揽仙阁,她也感觉到了那股魔气,并且自己母亲性情大变,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问题。

  “圣女杀了我们,我们也不能放你进去。”守卫不卑不亢的说道。

  “沧……”的一声,红祸拔出了佩剑,只不过这一次是把佩剑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我乃宗主之女,你们难道连我都信不过?如果你们不让我进去,我就死在这里。”此刻,红祸那娇嫩的脖颈已经出现了一条刺目的血痕!

  “圣女……”所有人大惊失色,这该如何是好?

  最后她们还是咬牙放行了,因为她们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是如果让圣女死了,自己一行人绝对活不下去,而且死的毫无价值!

  然而当红祸赶到的时候,这一切已经快结束。

  “不……”红祸扑向了铁台之上垂死的闻沐风,只见闻沐风眉心一个刺目的血洞,此刻正流淌鲜血,并且手腕被割裂,鲜血淋漓,几近流干,查探之下,娘亲居然为了收集血液,将筋脉都全部震断来让精血流通,她感觉到闻沐风的生机正在快速消失,即将散尽。

  眼泪不自觉的流淌,这一刻红祸好慌,仿佛一直稳稳在自己手心里的宝贝突然消失了,再也找不到了,她握着闻沐风的手,想阻止他生机的流逝,想保存他的体温,可是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娘,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红祸拧头,凄厉的问道。

  红颜杀仿佛没有听见,眸中黑芒喷涌。

  “为什么?”红祸哭喊着凄厉问道。

  “找死!”然而回答红祸的却是红颜杀致命的一掌。

  “不……你不是我娘,你不是她!”看着那荡起无尽狂风,恐怖的劲气直接将虚空挤压的扭曲的一掌,红颜杀明悟的双眸之中露出了悲凉和无助。

  红祸心中一动,想起了什么,玉手一翻,一股阴寒的神力对向了红颜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