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职业分手
陶罐2017-03-02 17:233,646

  闫瑾放软语气,哀求她说:“紫菀,我求你了,先放开黎黎好不好?你有什么冲我来,一切都是我的错!”

  陶紫菀冷笑,醉醺醺的眼睛里射出嘲讽却犀利的光芒:“我一个一个收拾你们,你有什么好着急的?”她果真松开许黎黎的头发,歪歪扭扭的回到房间,目光扫视一圈,四处搜索有利的工具。

  忽然,她瞧见一个玻璃花瓶,还记得为了提升生活质量,她特意买了一捧富贵竹陶冶情操呢。此时看来,辛辛苦苦经营生活,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不对,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她一把将富贵竹揪出来,顺手抄起花瓶,回身就朝着闫瑾的脑袋砸去。

  许黎黎看见她的动作,张大了嘴巴还没有发出声响,就听见闷哼哼的“啪啦”一声,玻璃瓶子碎裂,瓶子里的水从闫瑾头上流下来,夹杂着殷红的血渍,一点一点渗透他的白衬衫。

  大概是他们打斗的太激烈,隔壁邻居生气的拉开门,骂骂咧咧的说:“大晚上的,吵什么吵,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探出头时见陶紫菀手里捏着半片玻璃,许黎黎跪坐在地上,闫瑾头上滴着水,流着血。这阵仗有些吓人,顿时就蔫儿了,缩缩脖子退回房间,狠狠地将门碰上。

  陶紫菀看着闫瑾,又微微扭动脖子,看看许黎黎,冷冷一笑:“还记得你说要拿花瓶把闫瑾开瓢了,我觉得还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比较好。你说呢?”

  陶紫菀活泼开朗没心机的形象深入人心,此时她阴阳怪气儿的讲话,着实让许黎黎有些吃不消,她后背一凉,汗毛倒立。然后手脚并用的扑到闫瑾身边,用手掌捂住他额头上的伤疤,可是鲜血从她的指缝间挤出来。

  许黎黎声音颤抖:“闫瑾,你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

  闫瑾临走前回头瞄了陶紫菀一眼,许黎黎至始至终不敢正视陶紫菀的眼睛,缩着脖子一味地躲着。她是个泼辣的人,可是对于朋友,也真是掏心掏肺。

  所以背叛了,也是真的愧疚的恨不能以死谢罪。

  陶紫菀望着两人搀扶着走远的背影,好似被迅猛的海浪击中,心痛,悲伤,绝望,凄苦,各种各样的情绪扑面而来,将她层层包裹,最后坠入无边无尽的苦海之中。

  这个世界上,最怕的就是懂得。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她是懂许黎黎的,对她的性子了如指掌,所以她的愧疚有多沉,她对她的伤害就有多深。同样,那些伤害原封不动的烙在她心上,甚至更多,要多上千倍万倍。

  两人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陶紫菀目光空洞的望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像是武侠小说里的绝顶高手,最后修为散尽,无力的倒在地上。

  她觉得自己打了一场注定失败的战役,现在站在失败的悬崖边上,闭着眼睛跳下去。

  她躺在地上,寒气入骨,浑身酸痛,最后昏昏沉沉的睡过去。在进入沉睡的某个瞬间,她甚至会想,是不是在做梦啊?明天醒来,什么都没发生。

  ***

  陶紫菀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她躺在地上一夜,虽然是夏天,可还是觉得嗓子发干发热,应该是受寒了。再加上宿醉的缘故,她脑子疼痛欲裂,简直想割下来当作皮球踢得远远的。

  “手牵手我们一起走,创造幸福的生活……”忽然,陶紫菀的手机响起来,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四处找手机。

  “别唱了!”她低声咒骂,听着这首歌就胃疼,一会儿就换掉,换成往事随风吧。

  “就让往事随风,都随风,都随风,心随你动……”她在心里想着,总算在角落里找到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还是接起来,“你好。”

  “你好,我是‘分手工作室’的溟麓,昨天看到你投的简历,觉得挺不错的,你要试试吗?”听筒里传来一个略带冷漠的女声。

  陶紫菀喃喃的反问:“分手工作室?”

  大概是听出她疑惑的语气,溟麓说:“就是专门帮别人分手的网络工作室。”

  “哦!”陶紫菀拍了拍脑门儿,顿时就想起来,昨天找兼职的时候看到这个岗位,随手就投过去,没想到其他的工作都石沉大海,这个最不抱希望也觉得最不靠谱的工作居然打电话来了。

  她有些担忧的问:“不会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吧?”

  “不会。”溟麓淡淡的说。

  “好吧,那挺好。”陶紫菀语气松懈下来。

  “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工作?”溟麓继续问。

  “工作?是做什么的?我最近一个礼拜都很空,随时上岗。”陶紫菀揉揉太阳穴,头疼的厉害。

  “那好,我这里正好有一个单子,你加一下我的微信吧,我们在那里聊。”说完,溟麓就挂断电话。

  陶紫菀有些懵逼,立马就过来一条短信,她加了好友,一条资料就被传过来。

  溟麓说:这是客户的资料,他要女朋友的形象,清纯可爱,落落大方,我看你一寸照都挺好看的。

  陶紫菀忍不住笑起来,想着,我是不是该说句谢谢?

  溟麓继续打字:他们就是今天下午在步行街的商场分手,下面是我写的分手方案,你看一下,照着做就好。事成之后收益是AA。

  溟麓虽然讲话冷冰冰的,人倒是不错,也直接坦率,和这样的人相处不用费脑子。当下就回:好的。

  这个听起来不靠谱的工作,就这么鬼使神差的做了。

  溟麓又发:还有什么问题吗?

  她回:暂时没有,有的时候我再找你。

  溟麓:好的。

  ***

  陶紫菀仔细看了一下分手方案,倒还真是有模有样的,完全不像传销。

  最为编辑,她都觉得溟麓文采不错。

  大概的流程就是,先给客户打电话,两人交流一下,然后按照方案上的,她假装在商场买奢侈品,看见客户和正牌女友在一起,冲上去对客户哭天抢地的说他是“负心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居然背后有人。

  这样一来,正牌女友当然就知道自己男朋友劈腿了,到时候一记耳光,把什么感情都扇没了。

  陶紫菀盯着手机屏幕,竟然不由自主的笑起来。

  有趣。

  约好在下去四点,国贸大厦。要求穿得低调又不失高雅,妆容清淡又精致。

  “低调,高雅……”陶紫菀念叨着这几个词,在空落落的衣橱里翻找衣物,还不容易找到一件改良旗袍,原本是准备在婚礼上敬酒穿的,“就这件吧,就当开开光,避避邪。”

  她先洗了个澡,换上衣服,坐在梳妆台上化妆,捣鼓一个小时后,终于掩盖住乌黑的眼圈,颇为满意的看着镜中的自己。

  看着时间差不多,她坐地铁去国贸大厦,然后给客户发消息:我到了,你在哪里?

  客户很快就回复:我在三楼看首饰,你上来。

  陶紫菀先补了个妆,然后扭着水蛇腰就上去。

  对了,你穿什么衣服?她又问客户。

  白T,牛仔裤。她是藕粉色连衣裙。

  陶紫菀仔细研究了一下客户的表达方式,“她是……”这样表达,没有说什么“臭婆娘”“小婊砸”来形容另一半,到底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亦或是恨入骨髓?

  陶紫菀研究不透,只是想,真有趣。

  等她到了三楼,下电梯就看见首饰店,一眼就瞧见客户。她扯了扯衣服,毕竟是第一次,还是有些紧张的。她平复一下心情,走进店是正好客户也抬头看她,两人四目相对立马明白过来,微微一低头算是打暗号。

  “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导购小姐走过来,声音温柔如水,妆容精致大方。

  “我和男朋友交往一百天了,我想送他个礼物,你推荐一下?”陶紫菀温柔的说。

  “好的,您这边请……”

  她先装模作样的挑礼物,时不时观察一下这对情侣。都很年轻,郎才女貌,男的也对女朋友挺好的样子。

  女孩撒娇的问他:“这个怎么样?好不好看?”

  “会不会有点俗?”男的怼她。

  “不俗啊,我觉得挺好看的。”女孩噘着嘴,十分孩子气。

  “你喜欢就买……”

  陶紫菀望着他俩,相处的十分融洽,怎么一下子就要分手呢?虽然心中疑惑,她还是又职业素养的,立马冲过去,揪着男的就喊:“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说没空陪我吗?”然后佯装震惊的望着那个女孩,委屈中夹杂着尖利,“这个狐狸精是谁?”

  “啊……我……”客户演技也十分到家,装出一副惊慌失措,事情败露的表情。

  “她是谁啊?”女孩委屈的快要哭出来,指着陶紫菀就喊,“你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他是我男朋友,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我还想问你呢,你做了小三还有理了?”陶紫菀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怒气,瞪着女孩就开始骂,“你一个女孩子抢别人男朋友,知不知道自重怎么写?你这样的人,放在古代是要去浸猪笼坐木马的,你……”

  不知不觉,陶紫菀有把想骂许黎黎的话用在女孩身上,女孩骂不过她,见自己男朋友在一旁冷眼旁观也不帮自己,眼泪就稀里哗啦的落下来,最后指着他们俩说:“你们太过分了!”然后擦着眼泪哭哭啼啼的走了。

  陶紫菀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忽然有些心软,扭头问客户:“我是不是骂得太狠了?”

  客户有一瞬间的晃神,眼睛里有一丝不舍涌动,最终还是摇摇头:“痛才好,省得纠缠不休。”

  “哦!”陶紫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客户看着她,十分温和的笑了笑:“谢谢你今天帮忙,我会汇款到你老板账上的。”

  “哦!”陶紫菀继续点头。

  客户看她一眼,示意一下就离开了。陶紫菀看着他的背影,心情有些复杂,有些爽快,又有些兔死狐悲的感慨。最后想,算了,拆散一对是一对吧。

  其实,她很想问一下客户,为什么一定要和女孩子分手,还要用这种杀伤力十足的方式。

  劈腿这把利剑淬了毒,伤口只会流血不止,永远都不会愈合的。

  她,深受其害。

继续阅读:06 悲观主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