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遭遇背叛
陶罐2016-11-08 20:153,650

  电梯继续往上升,“叮”的一声停下,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男子进来,剑眉星目,衣冠楚楚。他看见陶紫菀时明显一愣,嘴角挂着轻笑,站在她旁边。

  “你是美人鱼吗?”男子声音清冽并且富有磁性。

  陶紫菀并不认识这个人,所以没有搭话,许久过后没有人回答才反问:“什么?”

  “美人鱼的眼泪掉下来就变成珍珠,所以你才这么爱哭。”男子说得格外认真。

  陶紫菀一愣,脑子里冒出“登徒子”几个字。顿时,皱着眉头瞪了他一眼,抬手一摸自己的脸,恍然间才惊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真是奇怪,最近总是想哭,莫名其妙眼泪就滑落下来。

  电梯门开了,她三步并作两步逃离写字楼,既然都已经做戏了,就做全套吧,十天后再回去上班。

  男子望着她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小声嘀咕:“有点意思。”

  陶紫菀看着庸庸碌碌的人群,有些迷茫,又有些庆幸,自我安慰的想,这么大的城市,想着怎么活下来都来不及,哪里有时间去伤春悲秋啊!但是这多出来的一个礼拜,她该要怎么打发才能创造出无限的价值?

  她坐上公交车,从始发站坐到末尾,再换一辆公交从末尾坐到始发站,如此反复几次,悲伤的情绪莫名其妙的就涌上来,将她劈头盖脸的淹没。

  下车时天色已晚,入目就是一家营业的酒吧,她鬼使神差的就进去。应侍热情的将她迎进去,她眯着眼睛望着灯火迷幻的酒吧,扭动缠绕的身躯,大声说:“给我来最烈的酒,一打!”

  “好嘞!”应侍连忙回身忙乎起来。

  酒上来之后,她倒满酒杯一饮而尽。顿时,空空荡荡的胃火辣辣的疼起来,胃离心脏那么近,让心也连带着疼起来。

  一杯接着一杯,没有停歇,桌上的酒瓶子空了之后,她就喊:“上酒!上酒!”不知道喝多少,她已经没办法聚光,人变成一个模糊的影子,轮廓边上还散着一个个光斑。

  应侍走过来温柔的说:“小姐,您喝醉了……”

  “我没醉……”喝醉的人都喜欢说自己没醉。

  每个人的酒品都不一眼,有些人醉酒后喜欢打架闹事,有些人喜欢自言自语,有些人喝醉了倒地就睡……反正,陶紫菀喝醉了就喜欢哭闹,她蜷缩在酒吧柔软的沙发上,哭得像个孩子。

  她张大了嘴,声嘶力竭的恨不能把心都呕出来,哭得累了就倒在沙发上抽搐。

  “小姐,小姐?”应侍怎么也喊不醒她,最后只能找出她的手机,“还好可以指纹解锁,不然就是个大麻烦……”应侍嘀咕着,看见“亲亲脑公”就拨过去。

  “紫菀。”闫瑾看见来电显示时,先是一愣,接起是声音有些沙哑。

  “先生您好,紫菀小姐现在喝醉了,并且欠下一千多的酒水钱……”应侍将陶紫菀的情况说了一下,很快,闫瑾答应过来接她。

  半个小时后,许黎黎来到酒吧,她到吧台问:“我是陶紫菀的朋友,来接她。”

  “啊?先前是一位男士啊?”应侍好奇的问。

  “哦,他有事情,没办法来。”许黎黎笑笑,付了钱后应侍帮忙将陶紫菀扶到马路边上,帮他们拦好车才回去。

  在昏暗的灯光下,许黎黎看见好友脸上泪痕斑驳,心疼得脸都皱起来。

  “闫瑾,为什么要离开我?”在醉酒的时候,陶紫菀才问出这个问题,嘴角痛苦的呻吟溢出来,“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紫菀,别哭别哭,没有了闫瑾还有其他人……”许黎黎将她抱在怀里,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后背。

  陶紫菀将脸埋进衣料之中,声音细小而轻盈:“我好痛,好难受……”她捂着胸口,喃喃自语,“这里疼,被人挖空了……”

  许黎黎更加用力的抱着她,不知为何,眼泪稀里哗啦的就落下来,含糊不清的说:“对不起,对不起紫菀……对不起……”

  两个年轻的姑娘在汽车后座抱着哭,司机时不时从后视镜好奇的望两人,老气横秋的说:“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熬熬就过去了。”

  许黎黎搀扶着陶紫菀回出租房,她一抬头,看见在阴影里的闫瑾,四目相对,都没有说话。

  等许黎黎将她扶回房间,帮她擦好脸换好睡衣,看见还在门外守着的闫瑾,摆了摆手:“回去吧。”

  闫瑾将头伸到房间里,看了一眼昏睡的陶紫菀,问脸上泪痕斑驳的许黎黎:“你怎么样?”

  许黎黎摇摇头,再次摆手让他回去。

  闫瑾犹豫一下,无力地叫她:“黎黎……”

  “你快回去吧,别看紫菀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心里可难受了。”许黎黎垂下眼帘,面色灰白。

  大概是喝了太多酒,昏睡中的陶紫菀被憋醒,她闭着眼睛摸索起来,从洗手间出来时听见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皱着眉头走过去看,却看见门外两道纠缠着拥抱在一起的人影。

  陶紫菀揉揉眼睛,不可置信的望了许久,是闫瑾和许黎黎,没有错。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也没有出声,过了一会儿,和抬起头的闫瑾四目相对。

  “紫菀……”闫瑾声音有些颤抖。

  许黎黎却像是被热油烫伤,连忙从闫瑾肩头弹开,她转过身望着倚在门上一动不动的陶紫菀,故作镇定的说:“紫菀,你醒啦?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陶紫菀再傻,也明白事情不简单。她一字一顿的问:“你们在干嘛?”

  “是这样的紫菀,你喝醉了,我一个人把你扶不会来,闫瑾帮我。”许黎黎眼睛哭得肿胀,强颜欢笑的模样格外刺眼。

  “你真当我脑残啊!”忽然,陶紫菀声嘶力竭的怒吼。她从来没有这么愤怒和悲伤过,就连知道闫瑾逃婚的时候,她都没有愤怒。本来就想着,感情的事情没有对错,不喜欢了就是不喜欢了,纠缠也不会有结果。

  可是:“许黎黎,你真能耐啊!”陶紫菀怒气冲冲,可能是酒精的原因,虽然脑子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完全不受大脑控制,她因为激动身体颤抖,倚在门框上不住晃动。

  “紫菀,你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许黎黎看着面目狰狞的陶紫菀,脸上故作镇定的笑容再也挂不住,取而代之的是惶恐悲伤的脸,她微微曲着身体,小心翼翼的向陶紫菀靠近,“紫菀,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求你了紫菀……”

  陶紫菀声嘶力竭的问:“解释什么?解释你们爱得有多深,还是解释你和闫瑾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的?你表面上装着很讨厌闫瑾的样子,天天说他坏话,你是怎么和他抱在一起的,就不觉得恶心吗?”

  “紫菀,对不起,对不起,你听我说……”许黎黎和陶紫菀是最要好的朋友,大学四年互相鼓励,形影不离。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么要好的两个人有一天会歇斯底里的对峙,她只想告诉她,“紫菀,你不要激动,听我说好不好?”

  “好,你说,你他妈给我说清楚,最好能用你的三寸不烂之舌,说的我无地自容,说的我拱手将闫瑾让给你……”此时的陶紫菀,已经是被点燃的爆竹,如果有可能,她希望能和许黎黎同归于尽,炸的她粉身碎骨。

  “紫菀,我真的很珍惜我们之间的友情,所以我……”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陶紫菀打断,“你平时不是舌灿莲花吗?这个时候怎么不把本事拿出来?你家珍惜友情是这样珍惜的?勾引我未婚夫……睡闺蜜的男人,难道比睡其他人爽?你怎么这么下贱……”她将世界上最难听,最狠毒的词语都用在许黎黎身上,能刺伤她一分一毫都是好的。

  许黎黎被陶紫菀骂得狗血淋头,却丝毫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放低了姿态,打心眼里也觉得自己是千古罪人,一味地哀求:“我错了,紫菀,是我的错……”

  毕竟曾经是关系最好的两个人,陶紫菀看着许黎黎那样卑微的姿态,觉得解气爽快的同时,心也跟着绞痛,就像用左手狠狠地掐自己的右手,谁都讨不了好处。尽管如此,她嘴里恶毒的言辞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她冲过去揪着许黎黎乌黑的长发,用尽全身力气去扯:“许黎黎,我恨你!我恨不得杀了你!”

  本来,闫瑾在她身上痛了第一刀,现在,许黎黎又在她身上捅了第二刀。

  夺走了她的爱人,现在又要夺走她最好的朋友。

  “紫菀,你住手!”一个是前女友,一个是情人;一个是愧对的人,一个是心爱的人,闫瑾本来不想搅和其中,想着陶紫菀这么淡定的姑娘,应该能淡定的处理好,指不定还会说,“我不要的男人,你喜欢啊?赏你了!”他何曾想到她会这般失态,会这般声嘶力竭。

  陶紫菀看着闫瑾过来帮许黎黎,她把有生以来最泼妇的姿态都拿出来了,揪着许黎黎的头发往旁边甩,另一只手狠狠地论起来,“啪”的一声呼在闫瑾白皙的脸上,顿时,一个血红的五指印就在闫瑾脸上,她开始骂街:“你还有脸来劝架?你怎么不从窗户上跳下去?啊?!”

  因为许黎黎心中有愧,对于陶紫菀的谩骂,拳打脚踢都不回手,甚至被她揪着甩到地上时,她就顺势跪着,垂着头一个劲儿的哭,嘴里说着:“紫菀,对不起,对不起……”

  可是她越是虔诚的姿态,越让陶紫菀恼恨,如果许黎黎只是欺骗她,她也可以一笑置之,就当被狗咬了,被狗咬了,难道还要咬回去不成?所以她恨她是真心拿自己当朋友,这样连自欺欺人的借口都找不出来,只能让她把最利的刀刃插进心脏。

  “陶紫菀,你冷静。”闫瑾看着蓬头垢面的陶紫菀,震惊之余又心疼许黎黎,不由自主的提高分贝。

  “我没办法冷静!你如果是我,你能冷静吗?!你他妈跟我换一下试试?”她狰狞的样子,完全不复平时活泼开朗,没心没肺的模样。

  那一瞬间,闫瑾忽然明白许黎黎为什么会这么害怕她知道,为什么会因为他们的事情这么愧疚,这么痛苦……

  因为,这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子,内心是那么柔软,那么脆弱。

继续阅读:05 职业分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