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首席律师
陶罐2016-11-11 20:003,140

  回到房间,陶紫菀将紧闭的窗帘掀开一个小角,在昏黄的灯光下,许黎黎抱成一团蹲在地上,像是一只受伤的动物。

  陶紫菀歪着头一动不动的看了许久,严重干涩,完全没有泪意。其实,她是那么悲伤,悲伤到麻木的地步。

  遇到这种事情,换做其他人也许就原谅好闺蜜了。毕竟,许黎黎认错的姿态够诚恳,痛苦也不是演出来的。两人相识多年,经历许多风风雨雨,互帮互助,感情相当深厚,稍不注意一心软,也就妥协了。

  可是陶紫菀不,她知道人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动物,尤其是在感情方面更加捉摸不定,此时一个认错,一个心软,觉得好像也没什么,可是谁能保证之后再吵架有矛盾的时候,还能像现在这样和睦相处呢?

  人都是爱翻旧账的,有些仇恨在不知不觉间就深入骨髓。陶紫菀不是喜欢翻旧账的人,所以一段感情一旦出现裂痕,她就会条件反射的选择放手。

  她虽然不喜欢和过去多做纠缠,却也还没有修炼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潇洒。因此她处在不上不下的阶段,永远都在承受痛苦。

  ***

  晨曦的光刺破窗户,从窗帘的缝隙里挤出来。不一会儿,手机闹钟响起来,陶紫菀翻个筋斗下床,用风速洗漱完毕,然后冲下楼赶地铁。

  渐渐地,她开始习惯只有自己的生活。

  偶尔,她也会有点恐惧这样的生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改变。

  到杂志社之后,陶紫菀和晴姐打好招呼,然后就说:“我先去律师事务所,约陆闲亭了哈!”

  晴姐和一众同事,都用敬佩的目光望着她,并且渴望她能凯旋归来。

  陶紫菀扯出一个干拉拉的笑说:“我尽力,尽力。”

  为了给社里节约经费,她先坐地铁,然后转公交,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到恩德律师事务所。

  她在上去之前补了个妆,深吸了就口气,平复一下汹涌澎湃的心情。

  走到门口,就有漂亮的前台小姐过来迎接:“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您好,我是《七微》杂志的编辑,想和陆闲亭陆律师约一期采访。”陶紫菀连忙礼貌谦和的说。

  “请问您有预约吗?陆律师今天的时间已经排满了,帮您代为转告一声?”前台小姐礼貌的询问。

  陶紫菀连连摆手:“没事没事,我只需要陆律师十分钟的时间。”

  “那好,您先等等, 现在陆律师在忙,等他闲暇了我通知您。”不知道为什么,陶紫菀觉得前台小姐的笑容有些古怪,不过还是感谢的说,“麻烦你了。”

  然后她在大厅的沙发上坐着,随手找了一本杂志翻着,等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她终于开始有些躁动。但是为了表达诚意,她一定要亲口向陆闲亭发出邀请,最好能死皮赖脸,软磨硬泡,厚颜无耻的约采访成功,正所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可是等了太久,她开始百无聊赖的东张西望,忽然瞧见律师旁边都有一个小漏斗,一次充其量三五分钟,听说咨询律师的时候,都是按照这个算钱的。难怪先前她说只要十分钟,前台小姐笑得那么古怪。

  像陆闲亭这种级别的律师,十分钟相当于她一个月的开支!

  要不,她让社里出点咨询费?

  正在此时,陆闲亭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一个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的都市精英出来,陶紫菀顿时眼冒桃心,像是小粉丝看见爱豆一般扑过去:“陆律师,我是……”她话还没说完,帅气的静音就说,“你好意思,我是陆律师的实习徒弟。”

  尴尬在陶紫菀脸上呈现,她只好干干的陪着笑:“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然后瞄向身后,一个依旧是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瞳若秋水,鼻若悬梁的男子走出来,陶紫菀先是一愣,莫名有些眼熟,随后走过去谄媚的笑着:“陆律师,我是时尚杂志《七微》的编辑,您……”

  陆闲亭只是清清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然后目不转睛的越过去,朝着门外的电梯口走去。

  陶紫菀像是口香糖一样忙不迭的贴上去,实习律师一把拦住他,歉意的笑着:“不好意思,陆律师现在有事要出去,您的邀请我记下了,我们会慎重考虑的。”

  就在陶紫菀万念俱灰的时候,站着等电梯的陆闲亭发话了:“给你下楼的时间。”

  陶紫菀一听,连忙越过实习律师,心花怒放的冲过去,连珠炮似的说起来:“我知道一定有很多比《七微》杂志更好更优秀的杂志社邀请您,但是,那些杂志邀请的都很您是一个级别的人,有同样高的社会地位,换句话说,您对他们来说稀松平常,但是您在我们这边,简直就是天神一样的存在,我们会把你供起来,伺候好,拿出百分之两百的努力将这一次转刚做好……”

  陶紫菀还要再说,电梯“叮”的一声就开了,陆闲亭落下脆生生的几个字:“时间到。”

  “……”陶紫菀张大嘴,硬生生将已经涌到唇边的话咽回去,眼巴巴的望着陆闲亭,等他回复。

  “您怎么称呼?”他反问。

  “我?”陶紫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陶紫菀。”

  “陶小姐,您的邀请我收到了,等考虑好,会给你回应的。”陆闲亭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这是我们杂志,您看看。”陶紫菀连忙从包里掏出往期销量最好的一本递给他。

  不一会儿,一辆专车停在事务所地下,陆闲亭躬身进去。

  陶紫菀望着他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潇洒姿态离开,自己却只有望着轿车的尾气叹气,不由的感慨:“唉,同样是人,差别怎么就这么大。”

  不过,她始终觉得陆闲亭有些眼熟,应该不止在什么杂志或者电视采访上这么简单。在回杂志社的路上,她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到底在什么时候看到的呢?

  就在走进写字楼电梯的那一瞬间,脑子电光火石一闪,一张英俊的脸浮现在她脑海。

  她一拍脑门,懊恼的直跺脚:“天哪,这不就是一个礼拜前的登徒子吗?”她将手指放到唇边啃起来,想起自己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此时恨不能时光倒流,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

  “这可怎么办?”陶紫菀喃喃自语,飞速转动脑袋瓜子想对策,“不过,看他今天的态度,好像也不是记得起我的样子。”

  她有一琢磨,自己是一张大众脸,充其量算比较清纯,不至于让人过目不忘。这么一想,她稍微放心一点了。

  回到写字楼,一众编辑都围过来,一副嗷嗷待哺的样子。

  “紫菀,成效如何?”就连晴姐也相当重视。

  她只能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容:“结果未知。”

  “陆闲亭的反应如何?”晴姐继续问,想探出点情况来。

  “至始至终工作状态,礼貌有礼,没有个人情绪。”她继续强笑。

  “……”众人都怏怏不乐的散去,只有晴姐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膀说,“好歹你还进到本人和他说上一句话,不错,继续努力。”

  “?”她一脸懵逼的神情。

  “这种高山,不是一次两次就能攻陷的,继续努力!”晴姐在她肩上捏一下,然后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徒留陶紫菀一个人站在原地,终于知道生无可恋是怎么写的。

  ***

  实习律师从后视镜中看见陆闲亭居然认认真真在翻看《七微》杂志,问:“好看吗?”

  “说实话,不怎么样。”可是陆闲亭偏偏是看得津津有味的神情。

  “额。”实习律师有些尴尬,只好继续问,“《easy》杂志的主编已经发来邀请函,我当时的意思是,多半会答应。”

  “我知道。”陆闲亭清清淡淡的说。

  “额,那您现在是什么意思?”实习律师小心翼翼的反问。

  陆闲亭将杂志合上放在膝头,勾起嘴角笑起来,像是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这还用说?”

  实习律师整张脸就是一个大大的囧字,没有再说话。

  等陆闲亭去和客户谈事情时,他拿出手机开始挖《七微》的坟,什么销量啊口碑啊差得一清二楚,看见陆闲亭出来,连忙过去说:“师傅师傅,你看,《七微》杂志本来销量就只有一万多,最近几个月越来越差,有时候一万都不到,你真的要放弃月销量二十万的《easy》?”

  陆闲亭看着他,皮笑肉不笑的说:“他们销量好不好,得看到底采访了谁。”说完,迈开步子往前走,西装挺阔,背影高挑。

  实习徒弟杵在原地望着他渐渐走远的背影,一时间难以回过神来。等陆闲亭招呼他,他才感慨语句:“师傅就是霸气侧露!”然后匆匆跑过去。

继续阅读:08 作家溟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