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分手大戏
陶罐2017-03-02 17:233,571

  陶紫菀无奈的苦笑一下,准备拍拍屁股回家。忽然一抹身影闯入她的实现,两个人穿着民国校园风的大褂,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

  她摩拳擦掌的感叹:“哥们儿,让你久等了,能撑到现在真是不容易啊!”这样的戏码和第一次差不多,换汤不换药的东西还是十分好上手的。

  陶紫菀踩着猫步,扭着屁股过去,一把抓住那男的的胳膊,娇滴滴的问:“咦,你怎么在这里?”

  那男的看她一眼,似乎也明白过来,面上抽搐一下,反问:“你是谁?”

  陶紫菀一愣,这和设定的剧情不一样啊,考验她临场反应?顿时就一副眼泪汪汪的模样,说:“你个负心人,居然这么快就把我忘了……”她还待继续浮夸的表演,能挤出几滴眼泪最好,却见那男的抽了抽嘴角,偏着头朝她使眼色,大概意思就是快走?

  快走?陶紫菀在脑海里过滤信息,真的是快走?

  这时,男的的女朋友就拉着他追问:“她是谁?”

  “我不认识。”那男的居然一本正经的问,“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陶紫菀反射弧再长,也明白事情有变,顾客就是上帝,她要尊重上帝的选择。然后连忙擦擦已经快要溢出来的眼泪,笑着说:“不好意思,现在天色暗,我眼花,看错了……”说着,她圆润的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内心有一片草原,可以容下千千万万的草泥马奔腾而过……

  一边走,她一边回望。游乐场这一块正好是复古的设计风格,配他们民国风的衣服正好合适。两人十指相扣,俨然一副热恋中的情侣模样。

  难道就她迟到这一会儿,两人就和好如初了?

  正在这时,晚上十点有音乐喷泉,四周霓虹灯闪烁,美得令人沉醉。可是这样美的景象,却没有人陪着陶紫菀一起欣赏。

  周围终究是一片荒芜。

  她神色暗淡的离开游乐场,这里越发热闹,显得她越发落寞。她拿出手机跟溟麓聊天,张口就喊:“女神,事情黄了。”

  “因为迟到?”

  “差不多吧。”

  “没事儿,主要还是因为我的事情耽误你了,钱我照样给你。”溟麓知道她经济困难,所以这样说。

  虽然陶紫菀这么说不是为了贪图钱财,但是也能明白溟麓的好意,她是一个看起来端着,说话也是居高临下,实际上特别能体会别人的苦,并且愿意伸出援助之手的人。

  陶紫菀继续说:“没事儿啦,就当日行一善吧,今天算是功德圆满了。”

  “怎么说?”

  “那两人因为我迟到,神奇般的复合了!”陶紫菀特意加了着重句,“复合了!”

  “好吧。”

  两人一路闲聊,居然发现十分投机。不管溟麓怎么想,反正陶紫菀已经把她当作朋友,在偌大的帝都有一个朋友,对她来说是多么暖心的事情。

  ***

  第二天上班,晴姐立马就来找陶紫菀,笑眯眯的说:“紫菀啊,一回生二回熟,昨天你能和陆律师搭上话,今天就能成功约到他。”

  陶紫菀满脸黑线,放下手里的活郑重其事的问:“晴姐,你是认真的吗?”

  “比真金白银还真!少女,快去创造奇迹吧!”晴姐拍拍她的肩膀,没有给她一丝反驳的余地。

  陶紫菀想起自己给了陆闲亭一记眼刀,并且律师要背那么多条例,记忆力应该很好,如果记得她,那就是自取其辱啊。忽然,她灵机一动,拽着晴姐谄媚的笑:“晴姐,我有一个完美得planB!”

  “错,我们这一次人物访谈,没有planB,你别想给我退而求其次!”晴姐果断拒绝,如果这一次不来狠的,下个月她可要卷铺盖走人了。

  “你先听我说完嘛,这一次我推荐的人绝对不比陆闲亭影响力差!”陶紫菀对天发誓。

  “你说。”

  “溟麓。”她脆生生的吐出两个字。

  “写《毕业就断奶》的溟麓?”晴姐诧异的反问,“Are you sure?”

  “必须sure!”陶紫菀斩钉截铁的说。

  “嗯,这个planB听起来不错,如果你真的能约到溟麓,这一次就放你一马,下个月继续约陆闲亭。”晴姐皮笑肉不笑的说完,利落转身,留给陶紫菀一个潇洒的背影。

  陶紫菀回过神,委屈的望着肖筱,问:“你觉得是我得罪了晴姐,还是陆闲亭得罪了晴姐?她为什么就揪着不放呢?”

  “这就是所谓的执念,更年期的女人都会冒出一些怪癖,你要忍耐。”

  “……”陶紫菀,“我……”

  “好吧,我忍。”

  陶紫菀修好片发给晴姐,准备收拾收拾继续踏上征途,攻克陆闲亭这座珠穆朗玛峰。临走前,她一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和晴姐打招呼:“晴姐,我要出发了。”

  “去吧,祝你幸福。”晴姐抬起头,对她温柔一笑。

  笑得陶紫菀毛骨悚然,更年期的女人果然惹不得……可问题是,她还没惹她呀!

  这一次,陶紫菀扑了个空。人是铁饭是钢,他总要吃饭的,本来谋划着中午吃饭时追着他讲几句,这下失败了。她泱泱的回公司,在路上时收到溟麓的消息:“紫菀,今晚有时间吗?”

  “女神一句话,上天下地随你挑。”陶紫菀俏皮的回过去。

  “别贫。”溟麓躺在病床上,手腕上打着吊水,“今晚有个大单子,我也不在家,要不你直接和客户联系,所有收益都归你。”

  “哈哈,我要靠着你发家致富奔小康!”

  “……”溟麓无奈的摇摇头,从她见陶紫菀的第一眼起,她就知道她不是表面上那么明媚的人,“我把客户的联系方式发给你,不要逞能,接不了就算了。”

  陶紫菀歪着头一耸肩,腹诽,这不就是差不多的么,哪里有接不了之说。

  等她练习客户后,她终于明白溟麓的意思了。对方一口纯正却油滑的美式英语:“hello,beauty……”

  陶紫菀一愣,如果她英语能过六级她就不窝在破杂志社了,要是客户继续秀英语,她可怎么办?当下就说:“先生您好,我是分手工作室的紫菀,请问您有什么要求?”

  之后,客户又飙了一段英语,反正陶紫菀没有听懂,所以只是:“额…额…额…”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客户语不惊人死不休,“原来你的中文也是幼儿园的水平。”

  陶紫菀怒火中烧,会英语了不起呀,不过她没胆子说,想着这事儿差不多黄了,准备礼貌退场:“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别挂呀,我又没说不用你。”客户继续说要求,衣服必须高级定制晚礼服,首饰必须是全球限量款……

  陶紫菀想了想,自己除非上天,不然绝对达不到他的要求。刚想开口婉拒,对方说出一次的酬劳:“如果事成了,给你一万,如果办得漂亮,再加!”

  噗嗤,陶紫菀咬到自己的舌头。她含糊不清的说:“好,好好……”这一晚的收益,就顶她一个多月工资了。

  “壕壕壕,这是什么诗?”

  “赞美诗!”

  ***

  陶紫菀回到杂志社,一路都在想怎么委婉的表达自己扑了个空,陆闲亭没有在事务所,并且不会被同事们大卸八块。

  当她忐忑不安的推开杂志社的门,头顶响起“噼里啪啦”的声响,她连忙捂住头大喊:“不要打脸啊!”

  “紫菀,你在说什么呢?”肖筱用手肘怼了一下,“能不能别怂。”

  陶紫菀一抬起头,同事们手里拿着炮筒,大家头上都铺满五颜六色的小彩条。晴姐笑眯眯的说:“这可是元旦剩下的,现在庆祝你约到陆闲亭!”

  “约……约到?我?”陶紫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我根本就没有遇到陆律师啊……”

  “你出门后不久,他们就打电话过来说愿意接受采访,只要提前和他们约好时间就OK啦!紫菀,你真是太厉害了!”晴姐十分宠爱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同事们也都七嘴八舌的恭维,说她厉害之类。

  陶紫菀毕业不久,在工作上一直都是马马虎虎,还从来没有收到这么高的待遇。此时有种众星捧月的感觉,顿时觉得破烂杂志社也十分温暖。

  众人又热闹一会儿,然后稀稀拉拉的散去。陶紫菀兴高采烈的回到格子间,肖筱望着她,勾了勾手指让她靠过去,问:“说,你到底是用了什么计谋才让陆闲亭从了的?”

  “你想知道?”陶紫菀吊她胃口。

  “废话。”肖筱翻了一个俏生生的白眼。

  “答应我一件事,我就告诉你。”陶紫菀邪魅一笑。

  “什么事?”肖筱一哆嗦,也奸诈的望向她。

  别看肖筱窝在这个破杂志社里,她可有一个有钱的老爹,不过社里没几个人知道。别人来这里工作是因为能力不强,她来这里工作是因为压力小……人和人的差别啊!

  陶紫菀如意算盘打得利索:“你不是有一套限量款的晚礼服吗?借我穿一下?”

  “那件白的?那都是几年前的款了,你喜欢就拿去,不用谢。”肖筱还以为是什么事情,摆摆手随意的说。

  陶紫菀的自尊心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说吧,你是怎么约到陆闲亭的,色诱?”肖筱八卦时两眼放光,贼兮兮的盯着陶紫菀。她点点头,“嗯,肖半仙料事如神。”

  “没了?”

  “没了。”

  “细节呢?”

  陶紫菀望着肖筱,肖筱也望着她。不知道为啥,陶紫菀鬼使神差的就像逗逗她:“呶,这不约我出去我没衣服,问你借嘛?”

  “真的?”

  “骗你有意思吗?”

  肖筱望着她,等震惊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陶紫菀却不知道自己一语成谶,如果她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一定会想把自己的舌头割掉。

继续阅读:10出现隔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