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出现隔阂
陶罐2017-03-02 17:233,765

  下班后,陶紫菀在地底下等着地铁到来,周围站着许多下班族,大家都化着精致的妆容,有的用着沱牌的包包,有的是LV,陶紫菀想不出,他们一个需要挤地铁的人,哪里来的这些钱消费。

  透过地铁外的保护玻璃,她看见自己疲惫的面庞。和闫瑾闹掰这段时间,她过得有些颓废。女为悦己者容,如果没有一个人欣赏自己,大概也会不由自主的颓废下去吧。

  “列车马上就要进站……”喇叭里想起温柔的女声,站在周围的人开始蠢蠢欲动,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往地铁门口挤。

  陶紫菀随着人潮往前走,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脸。

  列车门开了,有人下来,但是稍微多出的一点空地,马上就被人填满了,她只能被动的和人挤在一起。她个子不高,旁边正好是个高大的男人,身上散发出很强烈的男性气息,也可以说是体味。

  那个男子将手撑在陶紫菀旁边,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正好帮她挡去大部分人潮,让她免受伤害。见陶紫菀看向他,他也垂下眼帘望过去,浅棕色的眼睛像是琥珀一样干净好看,他对她抿起嘴角,一笑。

  陶紫菀盯着他,皮笑肉不笑的冷呵一声,但是这声音很轻很轻,在嘈杂的地铁里根本就听不见,不然会显得不礼貌。然后缓缓地转过身,将冰冷的后背冲着男子。紫菀拒绝的姿态已经再明显不过,那位男子却完全没有沮丧的感觉,还是和先前一样神情自然。

  陶紫菀透过地铁的玻璃,小心的打量男子一番,挺高,身材也很好,长相帅气。她继续将视线落在他衣物的细节上,衣领干净,牛仔裤也很干净,头发随意的耷拉在额头上,不过能看得出是早上才洗过的,因为能闻得到淡淡的香味……她又看了看他撑在自己身旁的手掌,指甲修剪整齐,和闫瑾很像,是个爱干净的男人……

  这位男子大概注意到陶紫菀在打量他,顿时又来了兴致,十分礼貌的打招呼:“你好。”

  他微微的朝着陶紫菀靠过去,声音轻柔,对她极其尊重。

  但是在他靠过来的那一瞬间,陶紫菀心跳加速,心脏就跟患上失心疯一般疯狂的跳动着,肾上腺素直冲脑门儿,让她不由自主的一抖。

  “额!”陶紫菀不自在的往前靠了靠,正在这时,地铁提醒到站,门开的那一瞬间,她像被人追赶跳火车一样,迈开步子就窜下去。

  跳下车之后,她拍拍胸口,这才安抚好过于快速的心跳,小声嘀咕:“我不会有心脏病吧?”

  此时,手机在她包里震动起来,她连忙拿起来,一看是陌生号码,接起来礼貌的说:“您好。”

  “你好,请问是分手工作室的陶小姐吗?”对方语气雀跃,让陶紫菀知道,至少不是坏事儿,也就松了口气,大大方方的承认,“是的,请问有什么事情?”

  难道是金主找上门了?为什么溟麓没有告诉她?陶紫菀脑子里全是问号。

  “我是昨天聘请你分手的客户,真的感谢你没有到。”

  陶紫菀不好意思的说:“没什么没什么!”

  “如果不是你晚一点去,我不会知道女朋友原来这么喜欢我,我也没想过,不过是她短暂的告白,就勾起从前那么多幸福的回忆。”男子略微有些感慨,及时收住自己的情绪,“虽然你没有帮忙分手,但是你让我和女朋友和好如初,佣金我会给你的,谢谢你哟!”

  陶紫菀被男子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停地说一些喜庆的话:“祝福你,这是我应该做的,祝你幸福。”

  祝别人幸福,谁又来祝我幸福呢?

  陶紫菀提前下了地铁,连忙又上了下一班。

  刚刚那位客人说的不错,短短的几句话,就能勾起许多幸福甜蜜的回忆。在一起这么多年,回忆就像是一本连环画,随便翻到哪里就能勾起很多事情。

  这时,溟麓打来电话:“紫菀。”

  “嗯嗯,溟麓,怎么啦?”陶紫菀收拾好心情。

  “昨天那个客人聘用你了,应该是个挺有钱的人,我看这次分手不简单,你能不能hold住?”溟麓问。

  陶紫菀当然知道那位壕气冲天的客人,随便分个手就有她一个月的工资,还要穿限量版的衣服:“为啥会hold不住?”

  “他让我转告你明天去你公司楼下接你。”溟麓说。

  陶紫菀听出她说话的语气有些怪,挑着眉问:“溟麓,他为什么要来我公司底下接我?我自己去不就好了?”

  溟麓犹豫一下,还是说:“那什么,有一件事我不得不告诉你,他来找我,要求我发一张你的照片过去,说要看看对方能不能帮自己分手……”

  “所以……”陶紫菀哼哼的问。

  “额,所以,我就把你应聘时候的一寸照发过去了。”溟麓有些担忧的说,“那什么,我觉得这个男的对你……可能,有那么一丢丢不简单,当然,也可能不是真心,我没见过,我不清楚。不过你一定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所有男人都是先看皮相的,你那张一寸照还挺漂亮……”

  陶紫菀在想溟麓到底想表达什么:“所以,你是想告诉我,不要被迷惑?”

  “你明白就好。”溟麓刚刚挂断电话,陶紫菀忽然问,“对了溟麓,你为什么开分手工作室啊?”

  “不为什么,应运而生。”溟麓说的含蓄。

  陶紫菀却在心里恶毒的想,应运而生?开玩笑,应该是不相信爱情,所以想帮别人分手,然后来找到一些心理上的快感吧?

  半小时前,陶紫菀感受到那个男人的靠近时,心跳那么快,好似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一样。她仔细对照过,自己第一次和闫瑾牵手,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光临学校周边的小破旅馆,她所有的心跳加速都和这种不一样。

  那时候的心跳加速,肾上腺会往脸上冲,然后幻化成一个个的坨红,这一次心跳加速,而是打心眼里儿的恐惧和抵触,好似靠近自己的,不是一个英俊的男人,而是瘟疫。

  没错,就是瘟疫。

  陶紫菀捂住胸口,自己是不是患上被伤害后遗症?还是恐惧感情了?

  ***

  第二天到写字楼里,肖筱不再像从前没心没肺的样子。陶紫菀歪着头,不解的瞅着她,心里想:这个大小姐今天是怎么了?不会是老爹破产了吧?

  然后走过去,关心的问:“肖筱,你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大好的样子啊?”

  肖筱一把将拎在手里的带子塞到她怀里,有气无力的瘫坐在格子间里:“拿去你的衣服吧,好多年前了,我也没准备再穿,没护理好,白色有些发黄了。”

  “没关系,有的穿就可以。”陶紫菀笑眯眯的说,“我先去洗手间换一下,看看合不合身。”

  “合不合身能怎么样?你难道还能去哪里再搞一件不成?”肖筱不冷不热的说。

  肖筱向来委婉,很少说这种一针见血并且带着讽刺的话语。陶紫菀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过于敏感,但还是捕捉到,肖筱今天好像有点看自己不爽,什么时候得罪这个大小姐了?她只能尴尬的笑:“你说的也是。”

  说完,她想将衣服放到橱柜里,但是里面塞满东西,只好放在脚边。

  上班一整天,肖筱的神情都不太好,好像失去什么心爱的东西备受打击,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然而陶紫菀一天都神清气爽,忙里忙外的,这次侥幸约到陆闲亭大律师,她风头正盛,也让晴姐对她刮目相看,还额外让她参与一本最新图书的制作,这无疑让一个工作不足一年的小姑娘开心老半天了!

  傍晚的时候,陶紫菀收到金主的短信,说:“五点半在写字楼底下等你,奥迪,尾号479。”

  陶紫菀收到短信的时候,着实愣了几愣,脸色有些不自然。谁知,肖筱却捕捉到这些消息,酸溜溜的说:“怎么,陆大律师约你出去了?”

  “啊?”紫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肖筱冷冰冰地说:“什么啊,你不是说色诱的陆大律师,今天他约你出去吗?”

  陶紫菀又是一愣,顿时笑得前胸贴后背,说:“肖大小姐,你怎么这么纯情?我就是随口一说,你还真相信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这是我今年听到最好笑的笑话,没有之一。”

  肖筱听她这么说,顿时面色好不少,眼睛里立马就扑闪扑闪的,比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还管用。

  陶紫菀注意到她神色的变化,好似看到什么令人震惊的事情,问:“你是吧,不是吧?!你一整天都不给我好脸色,我还在想是不是我哪里得罪你了,竟然就因为这件事?”然后她又感慨,“果然,女孩之间的感情脆弱无比,稍微出现一个男的就支离破碎。”

  本来,紫菀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将自己的伤口撕裂,她和闫瑾的分离,难道不是因为许黎黎的介入吗?自己最好的朋友,最好的闺蜜。

  她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连忙站起来,说:“啊,肖筱,我先去换一下晚礼服,看看适不适合哈。”

  肖筱叫住她:“你不是说不和陆闲亭约会吗?这是去哪里?”

  她总不能告诉她,自己去帮别人分手吧?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借口,就说:“秘密啦,不告诉你!”

  “不是……紫菀!”肖筱又叫住她,一脸为难的表情。

  “怎么了?”陶紫菀瞪大眼睛,狐疑的看着她,“有……什么问题吗?”

  “啊,没什么……你去吧。”肖筱欲言又止,紫菀转过身时,她沮丧的垂下头,一副悔恨的神情。

  陶紫菀跑到洗手间,拿出白色的晚礼服,看着挺干净挺新的,怎么就成肖筱口中的不能穿了呢?

  “果然不能和大家小姐比,人比人,比死人。”她换上,自己比肖筱更加胖一点,不过也合身,平白多了一点俏皮可爱,白色显嫩。

  这一次好不容易能采访到陆闲亭,晴姐格外重视,加班加点让同事赶策划案出来。本来应该五点下班的,此时五点多了,还有许多同事在自己电脑前奋战。

  看着时间差不多,陶紫菀就去晴姐办公室打招呼:“晴姐,我……”

  她话还没说完,晴姐就摆摆手:“去吧去吧,大功臣,放你一天假!”

  陶紫菀皮笑肉不笑,连连点头:“谢谢晴姐。”

  “不过,我不用放假,我按时下班就好……”

  “我只是说顺口了,当真你就输了。”

继续阅读:11 宴会出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