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宴会出糗
陶罐2016-11-15 18:593,756

  陶紫菀被晴姐调侃一句,囧囧的摸了摸鼻子,乖巧的说:“晴姐,那我先走了。”

  “好,去吧。”晴姐潇洒的一挥手。

  陶紫菀走出写字楼,往四周瞅了瞅,没瞧见宝蓝色的奥迪,正在狐疑之际,身后有按喇叭的声音,“迪迪迪”!

  她转过头,车子开过来,右边的车窗落下:“陶紫菀?”车子里传来悦耳好听的声音,很年轻,也很有磁性。

  陶紫菀穿着白色晚礼服,露出瘦小的肩膀,脖子上空空荡荡。她弯下腰,从窗户上看过去:“先生,您好。”

  “哦,叫我陈典就好,上车吧。”陈典倒是难得的随性,打开车门让陶紫菀上去,然后有意无意的看着她。

  陶紫菀被他瞅得心底发毛,强颜欢笑:“您好,我是分手工作室的陶紫菀。”

  “倒还不是照骗。”陈典再次上下打量她,小声嘀咕。

  “什么?”紫菀听得清清楚楚,但是也不能得罪自己的上帝。

  很快就到了宴会现场,陈典才交代她:“嗯……怎么说,今天要甩掉的女孩子呢,有些泼辣,不过你放心,如果造成什么人身伤害,我一定会付医药费的。”

  这句话听得陶紫菀目瞪口呆,只能呆呆的重复:“人身伤害?”

  “当然,如果你有什么心理阴影,我也不会赖账的,你……”陈典笑眯眯的说,然后想拍陶紫菀的肩膀,但看见她穿得是抹胸短裙,肩膀裸露在外,也就讪讪的收回手,“你要加油哟!”

  只是单单一个收回手的动作,陶紫菀对陈典的印象就上升一个档次,好像不是那种臭流氓。当然,她也没长成让臭流氓非礼的倾城绝色。

  “进去后我们就分开,一会儿你看我给你使眼色,然后自己上来知道不?随机应变知道不?”陈典将车停到地下停车场,两人一同走向会场,有穿得板板正正的应侍站在门口,礼貌的说,“您好,请出示邀请函。”

  陈典对陶紫菀使了个眼色,陶紫菀连忙领悟,伸出手挎着他的臂弯。

  陈典似乎相当满意,点点头:“不错,还有那么几分默契,做得好,干净利落就多加钱。”

  “谢谢。”虽然在内心翻白眼,但是面上笑得格外开心。这人张口闭口都不离钱,估计是觉得钱是万能的吧,确实,在她这里是没有钱万万不能。

  刚刚进入会场,陶紫菀就识相的将手抽回来,说:“陈先生,你先进去吧。”

  “好,一会儿你不要叫我陈先生,怎么亲热怎么肉麻怎么来,知道不?”丢下这一句,陈典像是一只花蝴蝶似的,开始在宴会的花丛中招摇过市。

  在宴会上,紫菀谁都不认识,当然,别人也不认识她。她随便站在哪里,哪里都会有“这是角落”的既视感。周遭寂寥一片,她看见应侍端着香槟过来,连忙招招手要一杯,一边小口抿酒,一边观察宴会上形形色色的人。

  大概过了一刻钟,她觉得好像已经过去一小时,如果她长得好看那还能充当一个花瓶,可是,她觉得自己傻愣愣的站在这里,充其量算一根木头。还要时不时盯着陈典看,以防他使眼色被自己疏忽了,搞得她有些猥琐。

  忽然,她听见身后有人说:“您好。”

  陶紫菀手里的酒杯一抖,连忙转过身,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诧异的说:“啊,陆律师,你怎么也在这里啊?”

  来人正是陆闲亭,他头发往后梳起来,露出饱满的额头和英俊的眉眼,西装挺括,整个人十分修长,就连端着高脚杯的手指都好看得不行。他的神情和工作时不苟言笑的样子不同,微微带着笑意,面部线条柔和:“啊,真的是你呀,我还以为看错了呢。”

  放眼整个宴会,陆闲亭是陶紫菀最熟悉的人,她不由自主觉得亲切,立马和他攀谈起来,以此来减缓自己的窘境:“陆律师,你也在呢。”

  “对,来凑热闹。”陆闲亭随口说,“陶小姐今天真漂亮。”

  陶紫菀没想到,陆闲亭还会说恭维的话,又想起自己这身衣服是借的,被他知道了还不知怎么看不起呢,顿时就腼腆又尴尬的笑起来:“哪里,不和平时差不多嘛?”

  不能再继续上面的话题,陶紫菀连忙转移开来:“陆律师,为了出一个优秀的采访方案,我们这几天集体加班呢。”

  “是吗?”

  之后,两人就着采访的话题聊起来,聊着聊着,聊到大学:“你也是A大的啊?我也是,我是09届的,你呢?”

  “我是12届,原来你是学长啊。”

  “小学妹!”

  正在这时,角落里有一道凶狠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朝紫菀射过来。陶紫菀似有感应,连忙转过去,忽然瞧见陈典和一个长得极其美丽的姑娘在一起,两个人说着什么。

  陶紫菀这才想起自己来宴会的目的,是来帮人分手的,不是来和人叙旧的!不过看陈典好像还能应付的过来,她才松了口气,不然就怠慢上帝,还是个土豪上帝。

  “怎么,你认识他们?”陆闲亭见陶紫菀不停地瞅着陈典那一块,不由得问。

  “额,不熟。”陶紫菀犹豫一下,含糊的说。

  “原来如此,那个Amanda姑娘可是有名的泼辣,但是因为长得极其美丽,身材火辣,所以不计其数的公子哥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陆闲亭的一席话,再次让紫菀目瞪口呆。

  呆的是:“陆律师,原来你也这么八卦?”

  陆闲亭却摇摇头:“这可不是八卦,要打赢一场官司,微乎其微的细节都不能放过,这些都是找到证据的突破口,丝毫都马虎不得。”

  陶紫菀似有若无的点点头,果然是著名律师,普通人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至于先前那道火辣辣的目光,陶紫菀理所当然以为是Amanda盯着她看呢,却没有想到是其他人。

  一直站在角落的肖筱皱起眉头,心想:“紫菀,我本来还对你十分愧疚呢,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耍心机了!”

  肖筱打听到今天陆闲亭要来参加宴会,所以打扮的花枝招展,想要来一场别出心裁的偶遇,却没想到撞破陶紫菀的谎言,她咬牙切齿的说:“你是说不和陆闲亭约会吗?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正在这时,不远处发生意外,Amanda忽然发飙,将手里的高脚杯甩出去,冲着陈典英俊的脸就是一耳光,顿时,周遭的人都停下来,静静的等待好戏上演。

  大家都安静后,Amanda的声音就显得格外尖锐,她声嘶力竭的质问:“陈典,你在和我说分手?”

  “你是女人,我不和女人动手,所以这一巴掌我忍了。”陈典抚了抚脸颊,继续说,“我对你已经厌倦了,喜欢上其他的女人。”陈典说这句话时,朝着陶紫菀的方向使眼色。

  可是现在情景尴尬,陶紫菀一站出去就会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可是不站出去又不行。

  她只好强作镇定,抬头挺胸,迈着电视里T台上走得猫步到陈典面前,挽着他的手臂,将头靠在他肩膀上,娇羞的说:“小典典,你不是说解决好了再找我吗?现在怎么要人家出面呢?”

  陈典是让紫菀怎么肉麻怎么来,但是这个小典典好像还是让他一阵恶寒,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他瞅向陶紫菀,只能在心里给她的演技打满分,皮笑肉不笑的说:“亲爱的,不好意思嘛。”

  Amanda上下打量陶紫菀,目光犀利的跟被烤过,火辣辣的在她身上刮了一遍又一遍,直看得紫菀头皮发麻。

  Amanda冷哼一声:“呵,就你?浑身上下冒牌货?”她毫不客气的指着陶紫菀的鞋子说,“这双鞋,是购物中心几十块钱的货吧?”然后看着陈典,嗤笑着问,“陈少爷,你现在卡又被冻住了吗?怎么忍心让你女人穿这种东西?”话音落下后,周围响起一阵窃窃私语,无数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陶紫菀的后背,像是箭一样将她扎成马蜂窝。

  陈典剜了紫菀一眼,像是在责怪她,他记得提醒过,一定要穿全国限量款,但是这东西,陶紫菀怎么可能买得起?卖肾都买不起啊!

  “还有这套裙子,如果我没记错是三年前的款式了吧?”Amanda话音落下,周围响起一阵哄笑,陶紫菀用余光瞥见陈典,他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估计没有哪个女人给他丢这么大的脸。

  Amanda却还没说完,继续到:“款式过时就算了,重点是还是假货,是不是在某宝上买的?一百块就够了?”

  陶紫菀脸色一变,嘴唇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不会啊,这件衣服是向肖筱借的,不可能是假的啊!

  此时和众人同样在看好戏的肖筱冷冷一笑,看她在陆闲亭面前出丑真是大快人心。

  肖筱和同行的朋友真好走到陆闲亭身边,肖筱故意装作窃窃私语,但音量真好在陆闲亭可以听到的分贝:“又是一个跑到宴会上来掐尖的。”

  “是啊,这种女人我见的多了,就像傍上个大款,然后不用工作就可以在帝都谋口饭吃……”

  陆闲亭听后,皱着眉头看向陶紫菀,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些失落。确实,这样的女孩在帝都,比比皆是。

  此时,陶紫菀骑虎难下,不知所措的面对气势汹汹的Amanda。陈典也要为自己找颜面,搂着紫菀的腰说:“不识货,高级定制你懂什么?”然后假装气定神闲的往外走。

  可紫菀真是不争气,她稳稳当当的走出去多好。Amanda怎么会轻易让他们离开,连忙伸出腿绊向紫菀,毕竟是宅女,大学里刷剧无数,紫菀早有防备,说时迟那时快,赶紧换了一个落脚地,可偏偏又踩到洒在地上的酒水。她一个没站稳,一屁股摔下去,又好死不死的坐在Amanda摔碎的杯子上。顿时,她就觉得自己屁股开花,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仰天大叫:“啊!——”

  陈典觉得丢脸丢到西班牙了,看着陶紫菀皱得像包子的脸,连忙过去捂住她长大的嘴,恶狠狠地说:“你给我闭嘴,还嫌不够丢脸吗?”

  上帝的命令必须执行,所以她拼命闭上嘴,但是屁股上扎进玻璃,实在是疼得厉害,她只能狠狠地咬住陈典的手掌心。

  下一秒,陈典也发出痛苦的,鬼哭狼嚎的声音:“啊!你属狗啊!放开我!”

  紫菀却在心里想:“你想多了,屁股疼,一放开你就会叫,死也不放!”

继续阅读:12惨遭误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