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出尔反尔
陶罐2017-03-02 17:233,786

  陶紫菀是个敏感的人,尤其将人与人的关系看得格外通透。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肖筱这几天有异常,对自己的态度十分古怪,但是具体哪里不对,她实在是想不出。

  有那么一瞬间,陶紫菀从肖筱眼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嫉妒。

  但是她想不明白,自己哪里让大小姐嫉妒了。不论是相貌还是家世背景,都比不上大小姐的一根毫毛。难道是约到了陆闲亭?

  不至于。大小姐要钱有钱,有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哪怕是想要在这个小小的文化公司里飞黄腾达,不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不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情嫉妒。

  但是除此之外,陶紫菀实在是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她看了看肖筱,然后垂下头,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她听见肖筱抱怨:“也真是够了,这些人交稿的时候能不能看看错别字?”

  “怎么了?”陶紫菀问。

  “估计是什么政府机关又想评奖评优吧,所以投了篇像讣文一样的稿子,又长又臭,好没意思。”肖筱皱着眉头,抱怨起来。

  陶紫菀只能附和她,宽慰一句:“你就将就一下吧……”

  她话音刚刚落下,就有人喊:“紫菀,晴姐叫你去她办公室一下。”

  陶紫菀连忙站起来,屁颠屁颠的跑到晴姐的办公室,恭恭敬敬的敲门:“晴姐,你找我?”

  “对呀,我找你呢,过来过来!”晴姐最近,看陶紫菀怎么看怎么顺眼,所以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

  “嗯。”紫菀乖巧的点点头,走过去。

  晴姐递给她一叠资料:“紫菀,你看看,这是我们最近的做出来的采访方案,觉得怎么样?”

  陶紫菀是知道的,这个时候领导问你怎么样,一定要开心的说:“当然是好!”但是,她这个人比较实在,所以认认真真的看了一点,才回答,“挺好的,就是一些比较八卦的问题,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不大合适吧?”

  “合适!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晴姐激动的站起来,绕过书桌走到陶紫菀身边,拍拍她的肩膀,苦口婆心的说,“你想想啊,陆闲亭之所以这么有名,除了他是知名律师之外,更重要的是长了一副好皮相,懂么?很多年轻姑娘都会很好奇他的择偶标准,这是非问不可的!”

  陶紫菀知道晴姐说的有道理,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做出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但是,她还在高中的课本里学过孔老夫子的一句话——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她是为了正义!

  所以,偏偏要在老虎的屁股上拔毛:“可是晴姐,我们不是八卦杂志,虽然也不算是严肃文学类,但是我们人物栏目还是需要有深度的!”

  “好了好了,其他的问题你都可以动一动,唯一后面那些八卦,一笔一划都不要动,知不知道?”晴姐不耐烦的挥挥手,算是将她扫地出门了!

  陶紫菀转过身时瘪瘪嘴,学了一个晴姐不耐烦的表情,然后走出办公室,到格子间的时候就忍不住向肖筱抱怨:“真不知道我们做的是八卦杂志还是什么,居然要问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大概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天哪,这种狗屎的问题,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肖筱就是想知道这些问题答案千千万万娘子军中的一员啊!笑眯眯的说:“哎呀,你忍一忍嘛。现在晴姐最先考虑的一定是杂志的销量,下个月要是再不上去,她估计就因公殉职了,体谅一下更年期的妇女啦。”

  陶紫菀点点头,也没有再追究这个话题。她拿起手机,给陆闲亭打电话,要确定一个时间采访。当然要配合陆大律师的时间的,她这种小编辑怎么都行。

  电话铃声响了几秒,然后接通电话,是一个温柔礼貌的女声:“你好,这里是恒大律师事务所。”

  “您好,这里是《七薇》杂志编辑部,我是人物栏目的编辑陶紫菀。可以请您帮我接通一下陆闲亭陆律师办公室的电话吗?”

  “陆律师现在法庭上,没办法接电话,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我帮您转告。”

  陶紫菀一听,礼貌的说:“因为之前已经和陆律师说好采访了,现在想要约一下具体的时间。”

  “好的!我会帮您转告,等有回复时给您回电话。”

  挂了电话后,肖筱眼睛里闪烁着星星,望着陶紫菀问:“怎么样,约在什么时候?”

  “人在打官司呢,没接到电话。”陶紫菀沮丧的说。

  到了下午,侓师事务所的前台才给陶紫菀回电话:“陶小姐你好,我得到陆律师的回复,他说近期都比较忙,可能没办法接受您的采访,希望将来能有机会合作!”

  “什么?”陶紫菀惊讶的大叫一声,周遭的同事听见她的声音,都关心的扭过头看着她,她只能厚着脸皮问,“请问能让我和陆律师通电话吗?我们之前不是已经约好的吗?他接受我的采访的,怎么出尔反尔呢?”

  陶紫菀此时说话很不客气,听着有些刺耳,但也是因为她太着急了!

  “不好意思陶小姐……”但是,前台小姐好像已经接到陆闲亭的授意,所以根本就没有给她其他的机会,然后挂断电话。

  耳边是嘟嘟嘟的声音,她的内心无比崩溃,一千万头曹尼玛奔腾而过,毫无问题。

  忽然,她想到上午的时候还和晴姐抬杠。像晴姐这种职场上的老女人,先前因为她为社里争光所以把她当菩萨一样供着,现在自己又把事情搞砸了,不知道会怎么折磨她呢!

  陶紫菀在自己的椅子上墨迹了几个小时,在快要下班的时候,才去晴姐办公室,嗫嚅着嘴唇,不敢说。

  “紫菀,怎么了这是?别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陶紫菀垂着眼帘,缩着脖子,完全不敢直视晴姐的眼睛。

  “晴姐,那什么……”她感受到晴姐像是饿狼看见小白兔的目光,不由得打了个寒颤,“那个,陆大律师最近工作排得很慢,所以抽不出时间接受采访……”

  陶紫菀话还没有说完,耳边响起“啪”的一声巨响,震得地球都抖三抖!

  “你说什么?没时间?怎么可能没时间?”晴姐画着精致的妆容,但是在生气的时候表情狰狞,张开血盆大口朝着陶紫菀扑过去,捏着她的肩膀不停晃动,“你说什么!”

  陶紫菀死死地闭着眼睛,一副向死而生的模样:“陆大律师出尔反尔,不愿意接受采访了!”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陶紫菀当然不会知道,就连陆闲亭接受采访都是那么莫名其妙,拒绝也拒绝的莫名其妙。

  可能是大人物闲的没事儿干,想要这个小人物捏扁搓圆玩玩吧。

  就在晴姐要大发雷霆的时候,陶紫菀及时拿出自己的planB,谄媚的说:“晴姐,我们不是还可以采访溟麓吗?《毕业就断奶》这本可是畅销书,好多大龄女青年都看呢,可不比陆闲亭只有年轻小姑娘喜欢更好?这个囊括的群众更广啊!”

  晴姐看着她,眼中冒起的火焰总算消退下去,面无表情并却语速缓慢的说:“嗯,很有道理。但是策划案得赶出来,今天晚上你留下来加班吧,明天我要看到至少两份策划案可以供我挑选!”

  果然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现在还她加班了!

  “渣!”陶紫菀恭恭敬敬的退出办公室,但是她几乎要像QQ上的表情一样,裂了。

  肖筱看见她过去,关心的问:“怎么样?晴姐有没有为难你?”

  陶紫菀摇摇头:“倒是没有为难我,但是……”她哭丧着说,“我今天晚上要加班赶策划,嘤嘤嘤。”早知道这样子,她刚刚就不应该磨磨唧唧,等到快要下班的时候才去晴姐办公室。

  早死早超生啊!这还真是百年不变的真理。

  陶紫菀坐在格子间里,看着同事们一个一个的对自己挥手:“紫菀,我先走了啊,你加油!”

  “嗯,好的,你们慢点!”她有气无力的挥挥手。

  肖筱从抽屉里拿出一袋速溶咖啡,说:“呶,给你,最近刚买的,美国货。”然后也拎着LV抱抱,扭着小翘臀消失在陶紫菀的视线。

  陶紫菀也只能听天由命,独自一个人在偌大的办公室加班。

  写字楼是个恐怖的地方,人多的时候不觉得,但是人少的时候就显得特别恐怖,尤其是大而宽敞的办公室里,阴森森的尤其可怖。

  她连忙合上笔记本,在心里嘀咕:“反正晴姐说明天要给她两份策划案,到时候……”

  忽然,陶紫菀想到一个bug,明天是休息日,根本就不用上班的!可能是晴姐被她气糊涂了,所以才这么说。

  想到这里,陶紫菀开开心心的准备回家。

  路过小区的公告栏,她无意间扫到一张租房启示,她鬼使神差的就停下脚步看了看……

  她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出租的房间不就是她的房子吗?她这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陶紫菀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有流落街头的那一天。她连忙抱着电脑跑回家,砰砰砰的敲响房东阿姨的门。

  阿姨一瞅,是她,顿时就说:“啊,陶小姐,是你啊?我正要去找你呢!”

  “阿姨,您怎么把我住的房子出租啦?”陶紫菀气喘吁吁地问。

  “你已经超过一个礼拜没有交房租了,我当然要换住户了!”阿姨脸上露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我看过了,本来和你一起住的男人不回来了,我想啊,你一个人也负担不起这个房租……”

  陶紫菀万万没想到,她居然直接提到闫瑾。已经多久没有想起他了,已经多久没有人提起他了?

  阿姨没有注意到陶紫菀脸色不对,继续说:“我这房子紧俏着嘞,刚刚贴出去一天,立马就有人来租了。对了,周日住户就要搬进来,你明天一定要把东西打包收拾走,知道吧?”

  “阿姨,您这也太突然了……”陶紫菀着实有些为难,自己在北京最亲近的几个人,现在都已经闹掰了。难道要去肖筱那里住?如果换做半个月前,她一定会不假思索的找肖筱帮忙,但是现在……

  阿姨根本就没有考虑陶紫菀,只是说:“你耽误我一天,我就要少好百把来块钱嘞,这可耽误不起。还有,你明天得把这个礼拜超出的房租给我,知道不?”

  陶紫菀已经不想争执了,但是也没有给房东阿姨好脸色看,扭过身就走,用力关上门后,靠在门背上,顺着滑下去。

继续阅读:14商场偶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