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帮人离婚
陶罐2016-11-22 21:114,028

  听见别人夸自己逗,陶紫菀也就笑笑不说话。人其实都是善变的动物,别看平时嬉皮笑脸的好像没什么烦恼似的,但是长这么大,怎么可能没有烦恼呢。当下只是说:“女神,你房租多少钱?我得看我住不住得起……”现在她囊中羞涩,给少了心里过意不去,给多了,拿不出来,也是够尴尬的。

  “没事儿,你是因为没钱交房租被赶出来的,我还问你要什么房费啊!将就凑活一下吧。”溟麓一向心眼好,自己也不缺那么点儿房租,就没必要和她讨要。

  “这多不好,我都过意不去了……”陶紫菀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有没有底气给高价钱,好像说这话跟假的似的。

  “好了好了,快吃饭吧,一会儿菜凉了。”溟麓看着她的模样,笑了笑。

  两人吃好饭回到家中,陶紫菀屁颠屁颠的收拾自己的房间。因为是老旧的四合院,房间四壁都已经枯黄,有些地方已经掉皮,上面贴着文雅的墙纸,年生久远,也撬开了。

  陶紫菀一点儿都不嫌弃,这很像自己在老家的屋子,简单但是温馨。

  “溟麓,这房子你租成多少钱一个月啊?”她只是随口一问。

  “我买下来了。”溟麓淡定的说。

  陶紫菀扭过头,看了她一眼狠狠地瘪瘪嘴,然后默默地回到自己屋子里,默默地收拾起东西来。这个世界真是人比人,比死人。自己奋斗十年也不一定在寸土寸金的帝都买得起一间厕所,溟麓虽然比自己年长几岁,但是,居然是个有房子的人。

  陶紫菀收拾好房间后,手里拿着扫帚和畚箕放到门口。虽然溟麓把房间的灯用了高倍数的白炽灯,房间里像是有太阳一样明亮,但终究不是阳光,总让人觉得冷冷的。

  “溟麓,你介意把窗帘拉开吗?”陶紫菀指了指她客厅里,用厚厚的棉被当窗帘堵住的窗户,隔绝了所有光线。

  “……”溟麓神情有异,说不出是生气还是怎么的。

  陶紫菀以为自己不小心触到她的逆鳞,当下就说:“不好意思。”然后就弯下腰继续扫地。

  过了一会儿,溟麓才说:“没事儿,你把窗户拉开吧,门也打开好了。”

  恍然间,陶紫菀脑海里浮现出第一次见溟麓的神情,她面色苍白,微微拉开一个门缝,警惕的望着她,像是对待敌人一样。

  她不敢想象,她到底遭受了什么,经历了什么才会成为现在这样的溟麓。

  “没事儿。”陶紫菀知道溟麓看似高冷,其实心地善良,以为她是迁就她才这么说的,也不愿意做她不喜欢的事情。

  “不是,你把窗帘拉开吧,我没事儿。”溟麓解释道。

  听她这么一说,陶紫菀就没有芥蒂了,连忙把窗帘拉开。

  溟麓坐在轮椅上,抬起头,张开手掌,阳光从她指缝间洒下来,照亮她的脸。她微微闭上眼睛,小声的说:“其实,我多希望这里能有阳光洒下来。”语气是淡淡的,“以前我还没有什么名气,也没有资历,总是趴在这个桌子上写东西,内心是黑暗的,房间里也是黑暗的……”

  出于职业素养,陶紫菀在心里记住溟麓说的每一句话,毕竟准备采访她,两人能住在一起,写出的稿子肯定比较震撼,文字能打动人才有力量。

  “紫菀,谢谢你。”溟麓转过头望着拿着扫帚和畚箕愣在原地的陶紫菀,真心实意的说。

  陶紫菀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杵在原地一动不动。

  忽然,溟麓笑起来:“你这模样真傻,像祥林嫂。”

  “你才像祥林嫂!”她不开心的啐了一口,可是眉宇间的笑意却渐渐荡漾开来。

  女孩之间建立友谊和男生比起来,真的要难上很多,但是她和溟麓熟识起来,真的很快,很简单。

  ***

  第二天,陶紫菀从溟麓的住处,转了两趟地铁才到写字楼,其实,和她原来的住所花的时间差不多。

  从前挑房子的时候,陶紫菀满心想的都是闫瑾,想着哪里离他上班近,就把房子选在哪里。什么都替他着想,最后也只是落了一个被劈腿的下场。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苦笑一下。

  在到公司的电梯里遇到同事,她们看见陶紫菀,立马问:“紫菀,听说陆闲亭不愿意接受你的采访了?”

  陶紫菀脸立马就垮下来,尴尬的说:“是啊!不愿意了。”

  “为什么啊?”语气中几分好奇,几分幸灾乐祸。

  她心里知道同事相看热闹,她不想成为别人眼中的笑话,但她确实不知道:“我也不清楚。”

  “哦。”

  换来一个泱泱的“哦”,其实,陶紫菀心里恨不得把“哦”塞到她们嘴里,哦个鬼啊!

  还好,立马就到公司了,她们一同迈出电梯,空间大些,好像就没那么尴尬压抑了。

  陶紫菀刚刚走进办公室,同事就望着她笑:“紫菀,晴姐请你喝茶哟。”语气轻佻,好像要将一只柔弱的小绵羊送进狼人的口中。

  “好吧……”她郁闷的说,但是心里松了口气,还好已经准备好采访稿,也已经把溟麓搞定了。

  晴姐看见陶紫菀进来,手里转动笔,严肃的问:“紫菀,采访稿写的怎么样了?”

  “写好了,晴姐,你是要看电子版还是打印出来送一份过来?”陶紫菀毕恭毕敬的说。

  “写好了?”晴姐有些诧异,看来没办法为难她了,但是她也不是一个喜欢为难人的领导,不然杂志销量怎么会这么差,摆摆手说,“传给我就好,回去工作吧!”

  “好嘞,小的告退。”陶紫菀弯下腰,颠儿颠儿的走出去,一脸春风得意。

  同时见她完好无损并且相当快速的从办公室里出来,十分诧异:“紫菀,我们都已经在凑钱帮你收尸了,你居然毫发无伤的出来了,这不科学!”

  “亲,对付晴姐,不需要科学,她又不是什么灵异幽冥,需要什么科学呀!”陶紫菀挑挑眉,学着新疆姑娘那样左右晃动脖子,挪动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同事们都笑起来,果然是逗比同事欢乐多,不像隔壁的娱乐组,整天勾心斗角的,谁手里资源好,谁傍上大款了……简直就是一场宫斗大戏。

  “不可思议!”肖筱看见陶紫菀回来,也说了一句,“陆闲亭不愿意接受采访,这对晴姐来说就是天塌下来,你这么容易就解决了。”

  “嗯嗯,采访溟麓。”陶紫菀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交代了。

  “到时候谁去采访啊?”肖筱好奇的说。

  陶紫菀摇摇头:“还没有定呢,得看晴姐那边怎么说,我到时候还得再问问溟麓。”

  肖筱点点头,也没有再说什么。

  只要没有采访的事情压在头顶,陶紫菀一天过得简直不要太滋润。到了傍晚,欢欢喜喜的和同事道别,准备回家。

  她刚刚走出办公室,想起什么,拿起电话拨给溟麓:“女神,今天晚上想吃什么?”

  “很开心呀?发什么好事儿?”溟麓正在码字呢,盯着电脑屏幕开了扩音。

  “没事儿啦,不就是你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吗?要不然,这会儿我应该在收拾东西准备滚蛋!”那时候可就真的好看,被人从出租房里赶出来不说,还被炒鱿鱼,够呛。

  “采访的事?”溟麓还以为是什么呢,当下就说,“你自己看着买吧,回来我们AA。”

  “好嘞,你有啥不吃的不?”

  “我不挑食,你随意吧!”溟麓挂断电话,继续码字。

  陶紫菀开心的将手机塞回包里,公司里超市不远,她走过去就好。

  还没有走到超市,她的手机就响起来,一看,真是陈典的电话,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超级大土豪。

  “喂!有话就说有……”下一句不文明,陶紫菀忍住没有说出来。

  “嗯,然后呢。”陈典不怀好意的问。

  “找我啥事儿?”

  “你不是五点下班吗?你同事都差不多下来了,你怎么还没有下来?”陈典不耐烦的问。

  “咋?”他怎么阴魂不散,一直缠着她啊,“你以后只要不是想把佣金还给我,就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陶紫菀说的义愤填膺。

  “那我不把佣金给你,你怎么不来想我讨要啊?那些要钱的民工都像牛皮糖似的。”陈典听她电话那头吵吵闹闹的,不像是在办公室,他四处看看,果然看见不远处的陶紫菀。说着,迈开长腿就追过去。

  陶紫菀还在手机里跟他贫嘴,说着说着却发现陈典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好像不是从听筒里传来的似的。

  下一秒,她扭过头,看见陈典站在身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啊呸,你怎么在这里……”她吃了一惊,笑起来。

  “我在楼下等你,想请你吃饭来着,没见你下来。”陈典收回手机,见她没往地铁站的方向,问,“这是去哪儿啊?”

  “不好意思哦陈先生,今天我已经和别人约好了,不能陪你吃饭,不好意思。”说完,她像是脚底抹油一样往前跑。

  “诶,你跑这么快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真是的!”陈典无奈的说,拉住陶紫菀不让她走。

  “我去买菜,大少爷如果不觉得无聊,就跟着我去吧。”

  陈典本来就是来找陶紫菀吃饭的,听她真的有约了,自己跟过去也没什么意思。但是不知怎么的,他点了点头,说:“好呀!”

  陶紫菀以为他这种公子哥十指不沾阳春水,不会愿意去超市买菜呢,耸耸肩:“真的假的?”

  其实,陈典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有些后悔,他不过是想撩妹罢了,今天明显是不能有什么进展的,那他怎么能把大好的时间浪费在买菜这种事情上呢?还不如找其他人玩。

  “当然是……”陈典有些不好意思,如果此时否定会觉得没面子,“真的!”所以他说,看见陶紫菀连忙摆手,要制止他的模样,他又加了一句,“假的!”

  “那你先忙吧,我下一次在约你!到时候还请陶小姐要赏脸才好!”这一次,陈典脚底抹油,一溜烟就没影了。

  陶紫菀早已看穿男人的套路,瘪了瘪嘴,自己走去超市。

  买了几个简单的小菜,然后回到溟麓家里。

  走进四合院,她敲了敲门,很快溟麓就将门打开,然后递给她一把钥匙:“备用的,我翻了老半天才找到。”

  “谢谢!”陶紫菀真心实意的,“今天的稿债还清了?”她随口一问。

  “快了吧……”溟麓想了想,“有点卡文,慢慢写。”

  陶紫菀习惯性的将菜放到桌上,脱下外套,然后坐下就开始择菜,溟麓一过来帮忙。

  “不用不用,我来吧,你去码字吧,我看好多人都在评论底下催更。”陶紫菀催促她,怎么也不让她择菜。最主要是没给房租,她只能肉偿了!

  溟麓拗不过她,只好回到电脑前,忽然看见分手工作室的淘宝账号在闪动,瞄了一眼,说:“紫菀,我们又有生意了。不过……有点怪怪的!”

  陶紫菀想,只要不遇上陈典那种流氓,怎样都好。

  溟麓抬起头,说:“让我们帮忙离婚!”

  “什么?帮忙离婚?”抬起头,一副无语问苍天的绝望脸。

继续阅读:17互诉衷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