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互诉衷肠
陶罐2017-03-02 17:233,838

  溟麓坐会电脑前,一眼便扫到桌面右下角不停闪动的小企鹅,她点开对话框,看见编辑黑皮皮发了一连串消息,此时正在不停的发送,打字速度飞快,怎么也有分速九十一百。

  黑皮皮问:麓麓,你干啥去了?很忙吗?

  溟麓说:没有,准备做晚饭吃。

  黑皮皮却发了一个石化的表情,表情变成灰黑色,稀里哗啦的碎一地。从语气也能够听出诧异:你现在吃晚饭了?是不是我对的关心你终于放在心上了?你终于开始有一点爱我了?天地可鉴……

  黑皮皮总是叮嘱溟麓要多多吃饭,就怕她的身体熬不住。

  但是,她念叨了大半年都没起到丁点儿效果,溟麓忽然开窍了,她反倒是不习惯。

  “刷拉”一声,溟麓的身后传来芹菜下锅的声音,接着蒜香在房梁上缠缠绕绕,最后窜到溟麓的鼻翼间。

  忽然,她心中涌出前所未有的感动,那感觉相当舒适,像是温泉喷在手掌心,软软的,暖暖的。

  溟麓扭过身子朝厨房里张望一下。因为是老房子,房间的布局也不是特别合理,厨房和客厅不隔油烟,长时间没有用,抽油烟机也坏了。

  陶紫菀连忙把陈旧的玻璃窗推开,好让炒菜的油烟散出去。

  此时,天色已晚,从玻璃窗上能看到墨蓝色的天空,零星有几颗星宿,在空中一闪一闪的。

  “咳咳”,陶紫菀皱着眉呛了两声,丢了几个干辣椒末进去,烟气辣得有些呛人。然后一抬手,扇了扇烟气。

  黑皮皮见溟麓许久没有回复,有发了一个:?

  接着问:怎么了?麓麓?

  溟麓连忙说:没什么,觉得挺好的。

  黑皮皮似乎感觉到溟麓有些遮遮掩掩,但是因为两人在网络上认识许多年,也不那么忌讳,直言问:你咋啦?怪怪的,跟我说说?

  溟麓没有犹豫,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打字:没什么啦,就是家里来了一个新室友。

  “新室友?”

  黑皮皮再次发了一个震惊的裂掉的表情。

  “嗯嗯,新室友。”

  随后,溟麓丢了一个傻白甜傻笑的表情。

  “我的天,今天是怎么了,我看见外星人都没有这震惊啊!”

  黑皮皮虽然这么说,心里终究还是替溟麓高兴的。

  和她相识许多年,几乎是一起成长起来的。

  最开始,黑皮皮也只是一个大学刚刚毕业的妹纸,签约的第一本书就是溟麓的,开心的不得了。从合同里看到她也是帝都的,离得也不算远,兴奋地想要和溟麓约饭,在生活中把合同签了的。

  但是,溟麓冷漠的拒绝了。

  没错,你没有看错,她居然冷漠的拒绝了!

  没有丝毫余地,拒绝了!

  黑皮皮刚刚大学毕业,性格还比较跳脱,她觉得编辑和作者在个城市,出来约饭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怎么可能会被拒绝呢?

  在年轻的黑皮皮眼中,这些事情犹如五雷轰顶,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黑皮皮对溟麓再也不敢像最初认识时候那样欢脱,各种逗比的表情完全不敢发,毕恭毕敬的样子恨不能就给溟麓提携,一口一个“老师,您怎么怎么样;老师,您看这样行吗?”

  这种客气的疏远,态度的转变,完完全全是九十度大转折,溟麓想不发现都难。

  黑皮皮以为溟麓是小有名气的作者,比较傲娇,自己一不小心触犯了底线。

  但是,她不知道溟麓只是因为自己残疾,不愿意出门罢了。

  溟麓感觉到黑皮皮态度的转变,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犹豫来犹豫去,最后欲言又止,什么都没有再说了,顺气自然吧。

  人与人的缘分,强求不来。

  渐渐地认识久了,黑皮皮又才活泼起来,而不是一口一个您,渐渐地也知道溟麓的情况,心中的芥蒂和疑惑顿时就化解了!

  黑皮皮忽然说:麓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哟。

  什么好消息?

  黑皮皮又说:我听主编说,《毕业就断奶》好像有影视公司看上了。

  黑皮皮本来以为溟麓会开心的不得了,毕竟现在小说改编版权比较火热,卖出影视搬上荧屏,时间十分自豪的事情。

  但是溟麓只是很淡定的发了一个:哦。

  黑皮皮丢出一个二次元妹纸疯狂打脸的动态图,说:溟麓,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在侮辱我的智商吗!还是你在侮辱自己的理解能力!你为什么如此淡定?你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淡定姐?

  溟麓:==。这都被你发现了,我就是传说中的淡定姐。

  正在这时,陶紫菀炒好最后一道小菜,电饭煲里的米饭也因为闷上十来分钟,收了水,香气扑鼻。

  陶紫菀端着菜到桌上,扯着嗓子喊:“溟麓,你写好了吗?过来吃饭了!”

  溟麓回头一望,陶紫菀带着围裙,一只手端着一个盘子,头发随意的扎起来,有几缕头发从耳旁落下来,在橘黄色的暖灯下,显得格外好看。

  溟麓咧嘴笑起来,随意调侃一句:“哎哟,紫菀,你怎么浑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完全是家庭妇女的样子啊!”

  “是吗?”陶紫菀放下盘子,转过身去厨房里把电饭煲端过来。

  溟麓略带着炫耀的跟黑皮皮发了一条语音:“皮皮,室友喊我吃饭了!好香哟,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黑皮皮刚刚下班,还在地铁上,听见溟麓洋洋得意的语气,气得牙齿都在打颤:“嘤嘤嘤,你奇虎我,我还在路上!”

  心里却替溟麓高兴,看来这个室友很不错。

  顿时想到自己的室友,斤斤计较,一分钱都要算清楚,比小时候桌上的三八线还让人烦,心中的苦水就开始喷涌上来。

  溟麓和黑皮皮打好招呼后,转动轮椅往八仙桌上去。

  八仙桌是买房子时候带的家具,看起来有些年生了,朱红色的油漆褪掉一些,在桌角等地方尤其严重。

  不过,溟麓通常是叫外卖,所以八仙桌很少用,上面布满一层灰。

  此时过去,已经被陶紫菀擦干净,隐隐很有些反光,在桌面上反射出一条一条的光亮。

  溟麓又不由自主的感慨一句:“紫菀,你真的很有家庭主妇的潜质啊,做家务简直一流!”

  已经站在桌边上盛饭的陶紫菀表情一僵,一丝不可察觉的悲伤一闪而过。接着,才装出兴高采烈的语气:“没有啦,我妈做家务就很厉害,从小耳濡目染吧!”

  “说得也是,我妈做家务就不咋滴,你看我房间这么乱。”溟麓接过陶紫菀递过来的饭碗,“以后就靠你了!”

  “房债肉偿,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陶紫菀爽快的说,心里却不由得冷笑起来。

  自己之所以这么像家庭主妇,还得多亏和闫瑾同居的那些时间,那时候,他还真是白白摊了一个保姆,洗衣做饭收拾衣服不在话下。

  现在自己在溟麓这里,做这做那都是因为心里过意去,这些付出是应该的。

  可是对闫瑾的感情付出,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陶紫菀坐下来,两人相识虽然不久,但是残疾对于溟麓来说,已经是最最深沉的秘密了。

  所以,陶紫菀连这些都知道,两人算是彻底敞开心扉。

  聊起天来也没有什么可以忌讳的:“紫菀,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呀?”

  “什么事儿?”陶紫菀反问回去,不是很清楚溟麓具体在说什么。

  “随便什么事儿呀,就是看你最近的遭遇,有种哀鸿遍野的感觉,挺惨的样子。”凭着女人神奇的直觉,溟麓说。

  “哦,其实……”陶紫菀抬起头望着溟麓,将眉梢往上一挑,想做出女魔头似的英气逼人的冷酷表情,奈何她生了一张白白嫩嫩的小女孩的脸,顿时就显得不伦不类,眉宇间又透出装不出来的难过,愈发显得强颜欢笑了。

  她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姐不过是被逃婚了!”

  溟麓顿时面色一变,连连道歉:“不好意思啊紫菀,我不知道……”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三次元和人接触,道歉的话说到一半,又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没事儿,这有啥,我现在除了混得……嗯,落魄一点,其他的没什么啦。”陶紫菀摆摆手,大度的没有计较。

  她想,如果想要伤口快点结痂,快点愈合,肯定要直面痛苦。鲁迅先生都说过,真正的勇士要敢于直面淋漓的鲜血。

  想到这里,她几乎是自虐似的坏笑起来,宛若一个恶作剧的孩子:“溟麓,你知道他和谁跑了吗?”

  溟麓直觉情况不对,就只是看着陶紫菀,摇摇头没有出声。

  陶紫菀却好似为自己难住溟麓而自豪,语气唏嘘:“跟我最好的女朋友呢!最好的,超级好,认识五六年了。”

  溟麓看着陶紫菀自说自话,欲哭无泪的模样,心疼到几点。

  灯光下,那个女孩儿垂着头,不停地巴拉碗里的米饭,也不知道夹菜,只是不停地将米往嘴里塞。

  眸子里明明已经氤氲一层雾气,涌出泪水来,可是她的嘴角还是挂着笑容。笑容里带着嘲笑,也不知道是在嘲笑着狗血的剧情落在她身上,还是嘲笑自己悲惨的现状,或者是嘲笑许黎黎的虚伪……总之,她明明悲伤的极致的脸上,挂着笑。

  溟麓盯着陶紫菀看了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屋里一片安静,隐隐能够听到紫菀粗重的呼吸声。

  “吃块肉。”溟麓往她碗里夹了一大块肥肉。

  陶紫菀为了不让眼泪流下来,一直复制言情小说里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姿势,见溟麓给自己夹菜,含糊的说:“啊,谢谢!”

  语气中透出沙哑,下一秒,她就将一大块肥肉塞到嘴里,狠狠地咬了几口才发现口感不对。

  但是第一次和溟麓一起吃饭,吐出来又不好,咽又咽不下去,只能皱着脸痛苦的咀嚼着。

  “啊,我逗你玩的,你不喜欢就吐出来,快吐出来!”溟麓不喜欢吃肥肉,但是这时又不知道怎么安慰陶紫菀,只好捉弄她缓解一下气氛。

  如果换成自己,肯定毫不犹豫就吐出来,但是陶紫菀却皱着眉头僵坐着。

  听见溟麓的喊声,一惊,喉咙一哽,几乎是整块咽下去了。

  “你……”溟麓不可思议的望着她。

  “我……”陶紫菀像是被哽住一样,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两人面面相觑,最后溟麓说:“算了,你就讲一段坏掉的感情是一块肥肉,肯定不好吃啊,吐了最方便,咽下去也没关系,明天就拉出来了。”

  “我想,长成膘的可能性更大!”陶紫菀摸了摸自己肚子上的肥肉,更加肯定的点头,“真的!”

继续阅读:18 来者朱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