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来者朱婧
陶罐2016-12-06 09:443,673

  气氛很快就从先前略带悲伤,转成逗比青年欢乐多的模式。<p>  陶紫菀也给溟麓夹菜,两人对视一眼,都笑起来。<p>  一个是长时间独居,自卑,蜷缩在果壳里的有志青年,一个是长期幸福,有爱她的男朋友,有真心相待的女闺蜜,许多年没有经历风吹雨打的温室花朵,忽然失去所有,浑身血粼粼的在寒冬腊月里行走的失意青年,猛地抱在一起,互相取暖。<p>  桌上的饭餐还冒着热气儿,袅袅上升,模糊了彼此的脸。<p>  忽然,远处有手机铃声响起。<p>  “啊,是我的!”溟麓惊叫一声,通常情况下,她的手机会跟死了一样,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哪怕是专门讨债的10086,或者推销的营销号。<p>  溟麓运气真好,巧妙的避开了所有 。<p>  此时她已经将手放到轮椅上,准备转到电脑桌上拿。<p>  “我去我去,你先吃饭。”陶紫菀连忙站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将手机拿过来递给溟麓。<p>  她扫了一眼手机,说:“没备注,陌生号码。”<p>  溟麓点点头,接过来:“喂,您好!”<p>  “嗯嗯……”溟麓朝陶紫菀望去,此时紫菀也正好奇的望着她,两人目光相遇,溟麓用嘴型说,“离婚的那个。”<p>  “离婚?”陶紫菀问。<p>  溟麓按下扩音。<p>  电话里传来一个冷冽的女声:“对,我不喜欢麻烦,帮我离婚就好了!”<p>  “是这样的朱小姐,我们这边是分手工作室,没有接过离婚的案子。”溟麓面带尴尬,小心的解释,“我们觉得,你找个律师比较靠谱。”<p>  陶紫菀连连点头,心想,是的。<p>  电光火石之间,脑子里浮现出陆闲亭的脸,想起他们第一次相遇,他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身正气。<p>  “如果我想找律师,来找你们干嘛?这么显而易见的事情,还需要你来提醒吗?”电话那头的女人显然十分不耐烦,语气很冲。不过她音色好听,就算是生气,也别有一番韵味。<p>  陶紫菀和溟麓再次对视一眼,这就有些尴尬了。<p>  “真是不好意思哟朱小姐,我们这里没有接过离婚的案子,所以……”溟麓说话的虽然很客气,但是语气已经比较冷漠。<p>  忽然,陶紫菀摆摆手,让她先不要拒绝。<p>  溟麓瞪大眼睛,有些诧异。<p>  却见陶紫菀眸子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像是想要报复的孩子,又像是受了伤胸腔燃烧着愤恨光芒的修罗。<p>  “额,那个……”溟麓觉得自己似乎看懂了,犹豫一下才说,“您想我们怎么帮你分手呢?”<p>  “我看你们淘宝店上面的案例,写的是假装一个人劈腿了,然后逼迫对方不得不分手对吧?”被称为朱小姐的女人冷冷一哼,“你们这文案做的漏洞百出,你们是怎么把它当做经典案例贴出来的?要是被劈腿的人实在是爱对方,不愿意分手,死缠烂打呢?你们不就把自己都搅和进去了?”<p>  然后,朱小姐像是连珠炮似的,不停的哔哩哔哩,说个不停,语气里满满都是嫌弃溟麓的分手工作室。<p>  陶紫菀实在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么嫌弃,还来找我们干什么?”<p>  谁知道,朱小姐却说:“看来看去,其他家比你们还要垃圾。被逼无奈!你们好歹文案的条例还比较清晰。”<p>  废话,一个是作家,一个是编辑,文字功底还是有的咯!<p>  陶紫菀死也没有想到,自己比苍蝇还要小声,竟然就被她听到了。<p>  但她还是傻呵呵的讽刺了一句:“还真是无奈呢,有人拿刀子抵着你让你来。”<p>  溟麓连忙打岔:“朱小姐,您能不能告诉,您和您先生是什么情况呢?”<p>  对面的朱小姐,不只是怎么了,忽然哑口无言,什么都没有再说。<p>  气氛顿时沉下去,两人在电话这头都能感觉到强大的气场和压力。<p>  “事情原委你们不用知道,只需要给我几个可以帮人分手的idear就好了。”女人专断的说。<p>  “您这样,我们是没办法为您量身定做的。”溟麓再次提醒,如果实在是沟通不了,只能拒绝了。<p>  尽管,被讽刺的一无是处。<p>  又是一阵沉默,对方像是做出什么重大的决定,说:“对方出轨。”<p>  说完这四个字,就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p>  陶紫菀和溟麓听着被挂断电话后的忙音,双双陷入沉默。<p>  “……”溟麓张了张嘴,本来想说什么,最后只能化成一句唏嘘,“唉。”<p>  出轨。<p>  这真是一个尴尬的话题。假劈腿真出轨,不论是哪一个,都十分伤人。<p>  陶紫菀清清嗓子,脑子飞速的转动起来,开始好好思考这个问题。<p>  “她挂电话太快,都没有问清楚。”但是因为她挂电话太快,想来也是内心难以接受,说出“对方出轨”这几个字,就已经很艰难了,所以完全不想再多说。<p>  陶紫菀同情她,也理解她,就开始自己设想:“朱小姐被出轨,如果他想要打击报复的方法离婚的话,自己就也出轨,给对方戴绿帽子。”<p>  “不过这个办法有一点不好,就是打官司的时候不利。”溟麓接了一句。<p>  陶紫菀继续端起饭碗吃起来,往嘴里塞了一根芹菜:“打官司的事情应该是律师考虑的。谁知道朱小姐到底是看中钱还是图一时之快。”<p>  反正陶紫菀自己就是图一时之快,心中的愤懑发泄出来就好了,之后狼狈的模样之后再说。<p>  “这样我们就要去找一个帅哥了!”<p>  “没事儿,有长期合作的帅哥。”溟麓像是古代青楼里的老鸨一样,挑着眉坏笑。<p>  “行,那就算一个吧,给对方戴绿帽子,回敬回去!”陶紫菀冷冷的说。<p>  “第二个呢?”<p>  “第二个,无非就是别人对我不仁,我却不能对你不义啊!以德报怨类型的话,就默默祝福他们白头到老死的早,直接提离婚呗!”<p>  溟麓摇摇头,说:“我看这个估计不行,朱小姐既然都打电话给我们,让我们帮忙分手了,一定也不是善茬,肯定是想把出轨的老公往死里坑!”<p>  陶紫菀点点头:“确实不是善茬!”想起那女人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应该是母老虎型。<p>  “先不管那么多,备着呗,凑个选项嘛。”<p>  两人就就着这个问题讨论起来。<p>  最后,陶紫菀想到一个好点子,她十分佩服自己的智商,说:“还有一种就是不怎么伤感情的办法。我们冒充朱小姐的闺蜜。”忽然看见溟麓,她又说,“当然,我一个人冒充也可以。然后假装无意间发现她老公出轨,带着她来捉奸,之后离婚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了嘛!”<p>  溟麓想了想,似有若无的点点头,将碗里的最后一口饭吃下,一边吃一边说,“是不错,比第一个报复好一点,也不用找私家侦探什么的,节省成本!”<p>  “哈哈,我就是机智girl!”<p>  ***<p>  此时,朱婧朱小姐正坐在高档小区的阳台上,一动不动的望着楼下。<p>  那里是回家的必经之路,自己老公车子的引擎声,她闭着眼睛光靠听都能分辨出来。<p>  朱婧揉了揉已经隆起的肚子,眼角挂着泪花。<p>  通常情况下,她是不哭的。就算小时候将她带大的奶奶去世,她都是神志清晰,有条不紊的联系殡仪馆,办丧事,开家奠礼……冷静的像是机器。<p>  了解她的人感慨她浑身上下都散发正女强人的魄力,不了解她的人只觉得她冷酷无情。<p>  可是没有人知道,朱婧是那么那么难过,已经难过的忘记眼泪,忘记悲伤。<p>  她不敢悲伤,靠着最后一股劲儿支撑自己,好似只要松懈了,自己就会像年久失修的老楼,轰然坍塌下去,残肢断臂再也组装不出从前韵味十足的老楼了。<p>  可是此时,朱婧真的很难受,她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她的痛苦,撕心裂肺的痛苦。<p>  一向对她周到体贴,百依百顺的老公,居然在她怀孕期间出轨了。<p>  是的,出轨了。<p>  朱婧擦了擦眼泪,张着嘴,任由风灌进自己的胃部,让身体从里冷到外。<p>  等到眼泪被风干,等到大脑已经冰冷的停止转动,她才冷静的拿起电话,像是没有魂魄的傀儡一般,给自己出轨的老公何律京打电话。<p>  接电话的速度还是和从前一样,一秒就接,电话那头顿时传来:“亲爱的,怎么了?”<p>  朱婧和往常一样,像是女王一样高高在上的语气:“都什么点了,怎么还不回家!”<p>  “亲爱的,现在你怀孕在家养着,我只能多努力工作,好好赚钱啊!”何律京嘴可真是甜,丝毫看不出有出轨的征兆,“以前都是你赚钱养家,现在终于换成我了,不会让你和孩子受苦的,你放心!”<p>  何律京那头很吵,不知道是在ktv还是在酒吧,反正朱婧听起来很吃力,只是说:“应酬的时候不要喝那么多酒,早点回家!”<p>  然后就自顾自的挂断电话。<p>  何律京看着手机,一回身,一个年轻娇媚的女孩子凑过来,攀附在他的肩膀上,娇滴滴的说:“哥,大家都等着你呢,怎么在这边偷懒啊!”声音千娇百媚,恨不能挤出水来。<p>  前一面还在朱婧面前装孙子的何律京,在小女生面前顿时挺直腰板,恨不能把眼睛长到头顶去,搂着水蛇腰,一摇一摆的往前走:“这不是来了嘛!一会儿自罚三杯。”<p>  在阳台上的朱婧终于觉得冷了,头有些晕,她费力的撑着腰杆走回屋里,准备收拾收拾睡觉吧。<p>  躺到床上后,朱婧眼睛里满是苍茫,好像自己不是躺在床上,而是躺在广袤无垠的草坪上,前一秒还是绿油油的,草长莺飞,转瞬之间,一片枯萎,荒漠无垠。<p>  女人总是把自己的幸运和幸福都放在男人身上,他们对自己好,就是一辈子幸福,他们对她不好,就是这辈子都毁了。<p>  可是,她朱婧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偏偏接受不了委曲求全的感情。<p>  对于出轨,零容忍,必须做个了断。<p>  这么想着,她空荡荡的内心,猛然间就被坚定和狠决充满。<p>  这个婚,离定了!

继续阅读:19 谁家的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