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谁家的狗
陶罐2017-03-02 17:233,878

  朱婧一觉睡过去,半夜醒来,她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一两点了,扭头瞅瞅床上的另一半,空荡荡的。

  “还没回来。”朱婧皱着眉头嘟哝一句,然后播出何律京的电话。

  此时已经喝得稀里糊涂的何律京,早就沉沉进入梦乡,猛地被独属于朱婧的铃声吵醒,条件反射似的循声摸手机。

  他还没有摸到,就被先前黏在他身上的女孩拉走,一看,上面备注着——老婆大人。

  女孩儿想了想,接了起来,挑衅似的,用慢而悠长的语速说:“喂?”

  此时,手机铃声没有了,何律京再次坠入梦乡。

  朱婧听见不是熟悉的声音,心脏“嘎嘣”一跳。

  但是,她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什么意外事故没有经历过,就算是现在,在她知道何律京已经出轨的情况下,知道此时在和自己说话的就是小三的情况下,依旧处变不惊,冷冷的问:“何律京呢?让他接电话。”

  “……”出乎女孩儿的意料,朱婧竟然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一惊一乍的问,“你说谁?”之类的。

  这么问一看就是不自信,恐惧;要么就是过于迟钝,反射弧绕了太阳系一周,所以才什么都不没察觉出来。

  女孩在猜朱婧是两种里的哪种。但是听说朱婧是个厉害的女人,应该不是第二种。

  女孩转念一想,自己拿着手机和敌人对话,还是操之过急,一不小心就要让何律京逃掉了。

  这样一来,她立马声音轻柔,客客气气的说:“您好,这里是金满楼,何先生已经醉了,在休息室里躺着呢。”

  “那你们让车送他回来吧。”朱婧冷冷的说。

  女孩儿轻柔标志的客服声音传来:“好的,请问送到哪里呢?”

  “你不是知道地址么?”朱婧轻哼一声,反问。

  她心里是不屑的,小女孩就是小女孩,就算受到金满楼这种娱乐场所的浸淫,会的终究是端不上台面的小手段。

  在朱婧面前,还是嫩了点。

  女孩儿顿时吓得面无人色,说不出心上是什么滋味。她猜到朱婧定然不是善茬,肯定是极其聪敏的人物,但是没想到她聪明到这个地步,也直接到这个地步。

  朱婧完全没有感觉到自己施加的压力,随意将手机丢到床头柜上,翻过身,继续睡觉。

  ***

  次日,陶紫菀起床去上班,她轻手轻脚的洗漱,生怕吵到隔壁房间的溟麓。

  老房子,隔音效果欠佳,从陶紫菀起床铃声响起的时候,溟麓就醒了。

  现在,她的作息有些像老头老太太,每天早上五六点就醒来,但是也不起床,就躺在床上挨时间。

  “去上班啦?”

  溟麓猛地冒出一声,把陶紫菀吓得不轻:“啊,我把你吵醒了吗?”

  “没有,我比你的闹铃醒的还要早。”溟麓淡淡的说,“长时间在家里,睡眠都变少了!”

  “多舒服啊,我还想赖床呢,恨不能睡到天荒地老。”说完最后一句话,陶紫菀才关上门,“我先去上班啦,你中午别忘了吃饭哟。”

  “嗯嗯。”

  到公司,陶紫菀正巧遇上肖筱,猛然间她立马就打招呼:“紫菀,紫菀,等等我!”

  陶紫菀回过身,看见大小姐拎着包包大惊小怪的冲过来。

  四下望望,没有看见肖筱家的私家车。她家里确实挺有钱,但是平日里很低调,不爱显山露水。

  “咦,紫菀,今天那个男的没有送你上班?”肖筱和往常一样,伸出手挎着陶紫菀的胳膊,像是好朋友一样。

  陶紫菀吓了一跳,浑身一震。

  想起前几天肖筱神情怪异,她相当敏锐的就感觉到了。此时这样亲昵的姿态,她还有些不习惯。

  “你这是怎么了?”肖筱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陶紫菀诡异的态度一般,没心没肺的笑着。

  陶紫菀只想,可能自己最近遭受太多伤害,应激反应过猛,大惊小怪了。

  她笑起来,又将肖筱当做好姐妹起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八卦啊,那个人我和他就没有见过几面,怎么可能有什么关系。还送我上班?这不是开玩笑嘛!”

  想想闫瑾,在一起那么多年都没有送她上班呢,陈典又怎么可能对她真的花心思。

  肖筱在心里冷笑,陶紫菀现在在她们圈子里可是出名了。

  Amanda可不是善茬,她成天四处说。有知道肖筱和陶紫菀是同事的,还颠颠地凑过去问她,陶紫菀这个人怎么样,巴拉巴拉的。

  抛开陆闲亭,肖筱还是挺喜欢陶紫菀的,偶尔,她也还真是一个护短的主儿,不但没有落井下石和她们一起数落陶紫菀怎么怎么样,而是说:“你们在我背后怎么说我同事,没有关系。当着我的面说,我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果你们妄想我和和你们一起说陶紫菀怎么怎么不识好歹,怎么怎么攀高枝,那真是抱歉了,别怪我翻脸无情!”

  肖筱都说到这份上,那些原本想看笑话的人自然不好多说,但是名媛圈就这么小,总不会因为这么点儿八卦撕破脸。

  又和和气气的凑到一起:“哎呀,为了不相干的人何必在意,大家就是闲发慌,随便聊聊八卦。”

  “可不就是闲得发慌嘛,要不跟肖筱学学,找个工作打发时间?”

  就这样,这件事情才算是翻篇了。

  肖筱找人暗地里调查,陶紫菀和陆闲亭确实没什么关系,又见陆闲亭拒绝接受采访,心中的大石头总算放下。

  她也不知道是那天在宴会上,自己故意说出诽谤陶紫菀的话,让陆闲亭听见了,让他误会了陶紫菀,还是陆闲亭根本就没有把这个人放在心上。

  总之,现在陆闲亭好陶紫菀屁关系都没有。

  只要没关系,就是和肖筱没关系,她和陶紫菀依旧能做好基友,好同事,至少还有朋友圈点赞的情谊。

  肖筱走后,许多人又凑到一起阴阳怪气儿的说:“那天陶紫菀被Amanda欺负的时候,她不是落井下石的挺开心的吗?今天怎么又出来装正义?”

  “不可能吧?肖筱一向都很客观呢。”一个漂亮的女孩评价。

  “那是你对她不了解。”一个女孩儿俏生生的翻着白眼,用鼻子出气,“肖筱这个人呀,心高善妒,有时候又装出圣母玛利亚的样子,用以区分和我们的不同,好似正义的不行。不过心里想的就是一句话——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她不过是觉得自己没了面子。”

  “骨子里不也和我们一样吗?”

  ……

  陶紫菀和肖筱挽着手到办公室,分开坐到格子间的里。

  肖筱从包里拿出一盒饼干递过去:“紫菀,给你,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你尝尝。”

  从前,肖筱也喜欢给陶紫菀带点小东西,是一盒巧克力,反正不是德芙,是英语,包装挺好看的,陶紫菀也没有在意,就傻乎乎的就接过来,乐呵呵的吃起来。

  结果,许黎黎到她家看见巧克力的盒子,尖声恨不能把房顶都掀了,问她:“闫瑾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怎么了?”陶紫菀嘴里还是巧克力的余香,跟只舔嘴的小狗似的,望着许黎黎。

  “这可是贵族品牌,一盒得一千多呢!”

  陶紫菀不相信,去官网查了一下,顿时吓得双腿直哆嗦。

  许黎黎见她面色难看,问:“这是咋地了,不就是吃了一盒巧克力吗?又不是你偷的抢的,是你同事自愿送给你的……”

  陶紫菀面如土色,颤抖着嘴唇说:“不是这茬,而是……今儿早我为了回礼,给她带了一个煎饼果子……”

  “妈呀,一筐煎饼果子,也比补上这盒巧克力啊!”黎黎听后,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嘴里直喘气儿,“哎哟哎哟,腹肌都要出来了!我的肚子哟!”

  从那之后,陶紫菀要么不拿肖筱的东西,要么拿了记在心里,再也不回礼了。

  怎么回都还不清啊,自己那点工资根本就不够耗,干脆破罐子破摔,白拿得了。

  其实,肖筱并不在乎东西的价值,就算陶紫菀给她带煎饼果子,她也乐得接过。

  穷人才更在意钱,更在意一斤一两有没有拎清楚。有钱人,在面对小钱的时候,就喜欢讲情义。

  当然,在面对大钱的时候,大家都是半斤八两,差不多的了。

  此时,陶紫菀望着许黎黎递过来的饼干,犹豫一下,还是接过来:“谢谢啊!”

  “谢什么,我家里还多着呢,现在减肥,不能吃太多。”肖筱摆摆手,开始看桌上放着的瑞丽时尚,嘟嘟哝哝的感慨,“最近出来的新品感觉还可以,什么时候陪我去逛街可以不?紫菀?”

  陶紫菀仰起头,连忙点点头,正所谓吃然嘴软,拿人手短:“哦哦,好的。”

  忽然,一个同事走过来拍拍陶紫菀的肩,说:“紫菀,晴姐叫你去她办公室呢!快去吧!”

  “好勒!”陶紫菀刚刚把饼干拆开,往嘴里塞上一块。

  同事瞧见,也顺手拿一块叼在嘴里。

  然后,陶紫菀吸气,呼气,吸气,呼气,卯足了劲儿才往晴姐的办公室走去。

  轻轻敲了敲门,就听见晴姐说:“进来吧。”

  陶紫菀连忙推开门:“遵命。”

  “紫菀,我已经跟溟麓电话沟通了,确实同意你去采访。”晴姐如释重负的说,眼睛里去却闪烁着光。估计是陆闲亭放鸽子的事情对晴姐造成了一定的心理阴影,所以电话中反复确认好几遍,“溟麓老师,你确定要接受我们的采访,对吧?”

  “溟麓老师,我们就这么说好了啊!”

  “溟麓老师……”

  求溟麓的心理阴影面积啊!

  “咦,你怎么知道溟麓的联系方式?”陶紫菀记得,采访案里没有写啊。

  晴姐却皱着眉头望向她,一记眼刀丢过去:“好歹我也是编辑部主编,联系作者可是基本能力!”

  “是是是,主编大人英明!”陶紫菀连忙卖萌。好在晴姐此时心情好,也没有怪罪陶紫菀质疑自己的工作能力,囫囵的翻篇了。

  “对了,还有一件事,得你去做!”晴姐突然来了一句。

  直觉告诉陶紫菀,大事不妙。顿时,警惕的望着晴姐,语气虚弱:“什么事儿?”

  “陆闲亭的采访,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他回的是最近没时间,那你就不停的约。”晴姐笑眯眯的说。

  “可是……”陶紫菀真是一个头两个大,“那只是别人委婉的拒绝方式,我总不能蹬鼻子上脸吧!”

  “什么叫蹬鼻子上脸?我们这叫坚持不懈,有志者事竟成,滴水穿石,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此时,晴姐彰显自己的词汇量丰富,一口气说了出来。

  见抗议无效,陶紫菀只能苦哈哈的点头同意:“我尽力吧!”

继续阅读:20 离吧离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