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与人同居
陶罐2016-11-20 19:233,880

  假脸美女看着手上新买的bulingbuling的戒指,开心的往商场门口的咖啡厅走去,见陈典正抱着胸坐在一个女孩的对面,心生疑惑。

  歪着头打量那个女孩一番,将她三头六臂都拆分开来。头发,随意的用牛皮筋扎起来,不够精细也不够顺滑,pass;因为背对着,看不到脸,暂时不做评判;背影,瘦削单薄,倒是还有几分女人的味道;衣品,简直就是辣鸡,随便套了一件青绿色的风衣,皱巴巴的没有熨好,一点都不挺括。

  综上所述,陶紫菀对假脸美女构不成任何威胁,所以,她扭着小蛮腰,踩着小高跟走到陈典面前,没有露出丝毫疑惑或者吃醋的神情,献宝似的把手伸到陈典眼皮子底下:“Diane,好看吗?”

  “好看。”陈典扫了一眼,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瞄向陶紫菀。

  陶紫菀大概是懂他的意思了,但是犹豫自己要不要这么煞风景,被人当枪使。

  “Diane,这戒指才四万,我替你省钱吧?”美女还娇嗔的说,好似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勤俭持家的妇女。

  这句话落在陶紫菀耳朵里,她打字的速度都不由自主快了几分。简直是同人不同命啊,别人口中三四万是省钱,对自己来说简直就是天价。都是爹生娘养的,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不过也能从侧面反映,两万块钱对陈典大少爷来说,真的只是小菜一碟。

  如此想来,她能拿到钱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当时就将打字的声音越敲越响,然后愤恨的说:“陈典,你什么意思,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什么?”

  陈典饶有兴趣的反问:“我怎么就耀武扬威了?”

  陶紫菀抿着嘴唇,做出一副明明很伤心却又故作镇定当做不在意的神情:“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你了,你还来找我干嘛?带着新欢来气我?你以为我还在乎你吗?你爱跟谁过就跟谁过,我一点都不在乎!”

  陶紫菀快速说出这几句话,最后一个字加重语调,傻子都能听出他们是什么关系。

  这个假脸美眉听得明白,指着陈典,气得浑身颤抖:“你……你!难怪你刚才不和我一起去买戒指,原来你是来看这个小贱人!说,你们什么时候搅和在一起的?”

  陈典也是看热闹不不嫌事儿的主儿,抬头望着假脸美眉,佯装思忖片刻,说:“哦,我想想……那什么,好像我和她有一腿儿的时候,我俩还不认识呢!”

  见陈典帮着陶紫菀说话,假脸美眉气得不打一处出,只是指着陈典说了一句:“你!”然后瞧见他挑衅的目光,顿时就明白,自己在大少爷眼中不过是随意逗弄的小猫小狗,看似对她温柔体贴,百依百顺,其实根本就不是真心实意的,当下有些难过,自尊心受损。

  然后她扭过头,指着陶紫菀骂了一句:“贱人!”

  陶紫菀脸皮厚起来,也真不是盖的,耸耸肩反驳一句:“亲,你的词语过于匮乏哟?别总是骂贱人,换点新鲜的,什么小浪蹄子,小婊砸之类的……”

  “你!厚颜无耻!”假脸美眉没想到陶紫菀看着眉清目秀一副良家少女的模样,嘴这么毒。对着她的行李箱踹上一脚,赌气的扭身离开。不过她倒是没有被气糊涂,戴在手上的戒指没有拔下来摔倒陈典脸上,然后再骂上一句流氓人渣,而是揣着戒指宝贝得跟什么似的,总算没有亏本。

  可是好死不死的,陶紫菀放在一旁的行李箱被假脸美眉踢得滑动一下,放在箱子上装锅碗瓢盆的包摔在地上,散了一地……打碎了酱油瓶子醋瓶子,文雅的咖啡厅里顿时就充满古怪的味道。

  陈典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问:“陶紫菀是吧?你能不能不要时时刻刻给我惊奇?哦不,是惊吓!”眼前这个女孩子,真是一朵大奇葩啊,时时刻刻都在挑战他的世界观和认知。

  “不好意思。”陶紫菀真心诚意的道歉,不过不是对陈典,而是对慌慌张张走过来的服务员,然后帮着她一起打扫地面上的残留物。

  等陶紫菀帮着服务员一起收拾好了碗和瓶瓶罐罐的碎片,才回到位置上坐着,先前她不停的道歉,给对方添麻烦了。本来服务员多少有些不开心,倒是后来被她道歉得不好意思,只能说一句“没关系”。

  陈典依旧大爷似的瘫坐着,陶紫菀连忙伸手问她要钱:“我这一次总算帮你分手成功了吧?你总可以给我钱了吧?”

  “你怎么戴着锅碗瓢盆啊?还有调味料。举家迁移?”陈典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换了个话题。

  陶紫菀总不能说,因为自己缺钱被房东阿姨赶出来了吧?留宿街头这种事情,听起来就很丢人。

  “没钱交房租?”陈典一语道破,让陶紫菀脸红了一下,而后又厚脸皮不知死活的说,“关你屁事!”

  “你的两万佣金还在我手里,就不会对雇主客气点?”陈典见她横,自己比她还横。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的,陶紫菀也是知道的,顿时就卖乖,“陈大少爷,陈大爷,你行行好,就把佣金给我吧!”

  “等什么时候讨我欢心再说!”陈典站起来,不准备再搭理她。陶紫菀绝望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想着总不能任由他将自己捏扁搓圆,准备给他下点猛料。站起来准备扑过去,就和回过身的陈典撞得满怀。

  “怎么?这么就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了?”陈典戏谑问。

  “蛇精病!”陶紫菀愤恨的说。

  陈大少爷自顾自的拿过她的手机,输入自己的号码,回拨过去,酷酷的说:“想到怎么讨人欢心就来找本少爷,只要让我觉得心情舒畅了,我再给你加倍。”然后甩甩手,走了。

  陶紫菀看着他的背影,着实想不通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

  假脸美眉气冲冲的跑出商场,本来是坐陈典的车过来的,此时闹掰了,她总不能做公交或者地铁回去吧,连忙拿出手机约备胎出来。

  正在这时,Amanda和朋友来商场吃午饭,看见站在路边的假脸美眉,互相对视一眼,就走过去嘲讽两句:“哟,怎么自己站在这里啊?陈大公子呢?”

  “哼!”假脸美眉没有搭理Amanda,继续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

  Amanda是圈子里出了名的破皮烂落户,跟王熙凤似的,反正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吧。就算假脸美眉做出让步,但是Amanda瞧见她手上戴的新戒指,顿时气得不打一处出,立马发起进攻:“新戒指都戴上啦?就是档次低了点儿,如果你能多花点钱捯饬你的脸,兴许还能攀到高一点儿枝。”

  “对了,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介绍好一点的医生,友情打折呢!”

  假脸美眉当然知道Amanda在讽刺自己整容,气归气,可也没有胆子和她起正面冲突,只是说:“你自己在陈典那里受了气,撒在我身上做什么?有本事你去找让你失恋的女人啊!现在还在二楼的咖啡厅里,你去看看,陈典刚刚还缠着她呢!”

  “你说什么?他们不是闹掰了吗?”Amanda打听过,其实没有见过陈典和陶紫菀有什么来往,之后更是不见同框,所以也没当回事。这会听假脸美眉说,顿时就有危机感了。

  “我哪里知道,那女的让陈典不要去找她,说已经不在乎了……你自己去瞧吧,反正没我什么事儿。陈典你还不清楚,对几个人是真心的。”这时,假脸美眉的备胎来了,她高高兴兴的坐上车,扬长而去。

  Amanda和朋友连忙跑到商场的二楼,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陶紫菀。

  其实,他们三个人打过面照的,陶紫菀拎着拉杆箱从楼上下来,不过她低着头玩手机,穿得一踏糊涂,和那天晚上穿着白色晚礼服惊艳登场相差十万八千里。

  此时,陶紫菀联系了溟麓,约她一起用午餐。本来,溟麓因为双腿不方便,加上性格高冷,不爱与人接触的原因,她很少出门。

  但是最近和陶紫菀接触下来,两人分外投缘,也拗不过她的死缠烂打,只得答应下来,不过说好的:“你来我家附近吧,我不想走太远。”

  陶紫菀忙不迭的说:“好嘞好嘞,女神说啥就是啥。”

  溟麓无奈的挂断电话,还真是贫嘴。

  陶紫菀查了地铁路线,转了两趟线之后,总算到溟麓所在的区域,鉴于上次去过,这一次倒是不难找到。

  到溟麓住的四合院后,她找到她家,敲了敲门。过了半晌,溟麓才将门打开一条缝,看见是陶紫菀,才缓缓地拉开。

  由于长时间没照到阳光,溟麓面色发白,隐隐带着一些青紫色。阳光射进她的眸子里,瞳孔剧烈收缩。

  溟麓瞧见陶紫菀手里拖着拉杆箱,好奇的问:“你怎么大包小包的搬过来?要走了,来和我道别?”

  “溟麓,你这脑洞也太大了!”陶紫菀叹了口气,但是此时不愿意提,只是说,“我们吃饭的时候再聊吧,现在去哪里吃?”说着,她犹豫一下,“那什么,可以把行李箱放在你家里一下不?”

  “可以的,你放吧!”溟麓转动轮椅,往后提了退。

  陶紫菀放好行李箱,推着溟麓走出去,两人一边走一边聊,溟麓带着她去老胡同里吃小炒,店面虽小,但菜香浓郁。

  两人点好菜,坐定。溟麓再次问起来:“对了,你找我啥事儿啊?”

  “哎呀,溟麓你可得帮我,千万不能拒绝我!”陶紫菀趴在桌子上,一副哭天抢地的样子。

  “你先告诉我啥事儿,我才知道能不能帮你啊!”

  陶紫菀连忙把陆闲亭和采访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可怜巴巴的望着她:“溟麓,女神,观世音菩萨,我的planB就是采访你啊,你不能拒绝我啊!”

  “我是个B?哼!”溟麓噘着嘴,假装生气的说!

  “不不不,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棒的,永远是A!”陶紫菀激情澎湃的大喊一句。

  溟麓自然不会拒绝帮朋友一个小忙,虽然她从来不愿意接受采访,尤其是视频采访,所以她提了一句:“不能有照片哟。”

  “好的好的!”陶紫菀爽快的答应,然后想起什么,“溟麓,你知道你家附近有没有便宜一点的房子出租啊?”

  “你拎着行李,要搬家啊?”

  “没钱交房租了,被赶出来了呗……”陶紫菀越说声音越小,这么大个人被赶出来,真是够丢人的!

  “你如果不嫌弃,可以和我一起住!”溟麓想了想,发出邀请。

  “真的?”陶紫菀惊讶的说不出话来,“我要和女神同居了?”

  这时,阿姨把小炒端上来,听见陶紫菀的话,不由自主的笑起来,说:“姑娘,你可真逗!”

继续阅读:312前妻解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分手工作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