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师门情谊
余生如昼2016-12-06 15:152,082

  夜深人静,灯火渐息,两道黑影一闪而过,消失在别院的墙根下,与这黑暗融为一体,无声无息的潜行在这别院之中,轻而易举的躲过了一队又一队巡逻的侍卫。

  突然之间两道寒光划破了寂静的夜空,直指那两道黑影,双方都是武功高强之人,当即缠斗在一起,打的难分难舍。

  “诶呦,师兄,别打了,我是赵晋啊。”晏子卿一出手就把赵晋打的是抱头鼠窜。

  “我知道”晏子卿的语气如常,没有一丝一毫惊讶。赵晋本打算给他一个惊喜,却碰了一鼻子灰。

  如今是特殊时期,郁无伤时时警惕一刻也不敢放松,声音很容易掩盖,可气息却不能。之如他和晏子卿这样的高手只要聚精会神就能感知到一定范围内习武之人身上自带的杀气。

  郁无伤感受到陌生的气息出现的时候就知道有人闯进来了,赶过去的时候恰巧发现晏子卿也被惊动了,虽然他觉得这两个来人十分熟悉,但见晏子卿出手了也就跟上。天黑看不清对方的脸,但一交上手他就发现与他对打的人是何信初。他的身份还不能算是纪常的弟子,一身武艺却是在纪府所学,对这四个师兄妹的套路都算熟悉,既知是何信初也就立刻收手,好再刚才心存疑虑没有下杀手,不然保不齐会真的伤到他。

  晏子卿自幼就在纪府习武,天赋和勤奋同时具备,再加上少年时就被丢到战场上历练过,武功早已深不可测,等到那三人进师门时,纪常已经年纪大,体力不比年轻时,因此他们一身的武艺几乎都是他这个做大师兄的一手教出来的。何信初的身体一直不太好,并不精通武学,而赵晋虽说天赋异禀甚至远远超越了晏子卿的天赋,假以时日完全有可能可能超过晏子卿,但至少现在还是会被晏子卿牢牢压制,仰仗他手下留情才不会落下一身伤。

  “何信初,都赖你,要不是你连累,我才不会被发现呢。”赵晋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不高兴的耍赖,把矛头指向何信初。

  何信初不可否置的苦笑,心里不停地后悔,想着就不该把宋云染受伤的事告诉他。赵晋向来最喜欢和宋云染没大没小的玩闹,对晏子卿更是敬重,唯独经常与他不和、拌嘴。

  “师姐呢,我要去看她。”说着赵晋就往院子里闯去。郁无伤赶忙上前拦下,“殿下还在睡。”

  赵晋又不高兴的撅起嘴来,自己千里迢迢的赶过来,心里好是担忧,现在竟还要他再等。

  “好了小晋,她这几天都没休息好,现在已经睡下了,就不要去吵她了,你们两个先跟我去西厢吧。无伤,等公主醒了,过来知会一声。”

  “是!”郁无伤领了命就下去了,赵晋也乖乖闭上了嘴跟在了晏子卿后面向西厢走去。

  关上房门,还不等何信初和赵晋坐下,晏子卿就问道,“燃犀阁那边也找不到是谁做的吗?”

  “是,我动用了所有线人,还是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查到。但能做出这种事的,除了罗家还会有谁呢。”说起这件事,何信初心里也是纳了闷,究竟是谁如何做到让无孔不入的燃犀阁束手无策。

  燃犀阁是南宣中一个特别的的组织,虽说也是朝廷授印,专为历代帝王搜集情报的机构,但独立性较高,历代阁主的继承人都是由当任阁主亲自挑选的。这一界的阁主周实膝下无子,又曾欠了何信初的父亲武阳侯一个大人情,因此就收了何信初为义子,让他做了这燃犀阁的少阁主。

  宋云染要到临江城,要做这个钦差时,何信初就觉得不妥,但是圣旨难违,也是没办法的事,等到宋云染查贪污的事传回阁中时,何信初这边还有许多晏子卿交代下来的事没查清楚,一时也抽不开身去到临江城阻止,而且多次写信劝阻也无果,宋云染的脾气上来了,又怎么是他能挡的住的。

  晏子卿隐隐觉得事有蹊跷,他派回京询问父亲的人已经回来,给宋云染下套的确实不是晏家,这南宣中事竟有能让燃犀阁一点头脑摸不到的,究竟只是罗家做的这么简单么?既然没想明白晏子卿也就把这件事先放下,转而问起了另一件事,“北桓那边的事可查清楚了?”

  “这……毕竟久远了,北桓的线人也少,所以……”

  “我只想听结果,”晏子卿不打算听他解释,干脆的出言打断,“阿初,你最近的效率下降了不少,出什么问题了吗?”

  何信初深知晏子卿不咸不淡看似询问的语气其实是在表达对他的不满,站在那惭愧的不敢再多说。赵晋不善权谋,更是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师兄的强势专制他早就领教过,早就能做到不问不说,老老实实的在旁边装什么也没听见。

  “师兄,我亲自去一趟北桓查查看吧,也许能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呢!”见晏子卿一直看着他,似是想要他回答,于是何信初提出亲自出手。

  “暂时不必了,你留在京中,我另有安排。”晏子卿衣袖一挥,俯身坐下。

  “最近正是京中最空闲的时候,并无什么要紧的事啊,我离开一阵也……“晏子卿突然抬手示意何信初不要再说下去,门外响起了窸窸窣窣隐约的脚步声,晏子卿瞬间就警惕了起来。

  转瞬之间,晏子卿已经飞身破门而出,单手掐住外面那人的脖子提了起来,用阴冷犀利的目光扫视着他。

  郑辽的脸涨得发紫呼吸不上来,他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谁,为何要如此对他,可晏子卿却已经知晓了他是谁,手上的力道渐松,能保证他站在地上不被憋死,却还是没有完全放下戒心,毕竟出现的蹊跷,这世界上哪会有那么多巧合,大多都是有人刻意为之。

  晏子卿知道,这个叫郑辽的孩子绝不可能这么简单。

继续阅读:第五章:神秘少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