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神秘少年
余生如昼2016-12-06 15:161,626

  宋云染准备到临江城之时,早已提前吩咐下去过了,不许一众大小官员弄的声势浩大,也并没有知会他们具体到达的时间,因此她最初在临江城的行踪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初到临江城的几日,她并没有回知府为她准备的府邸,而是只带了郁无伤,悔儿,绿茹去郊区旧坝暗探情况。头些日子一切都是正常,只没想到会突然撞上郑辽那个孩子。

  那日宋云染一行人像往常一样骑着马走在去旧坝的路上,郑辽突然就从路边窜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他穿着破旧到难以蔽体的衣服,又瘦又小,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还没等开口就昏了过去。

  宋云染遇见这样的事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当即带那孩子回了驿站。等到他醒了她才知原来自己多日以来看到的,不过都是假象。

  监管大坝修建的钦差向来是个肥职,各家势力争得紧,敬帝也是头疼的紧,今年就索性就交给宋云染。这赈灾修坝的钱款往年多多少少是有流进这些官吏们的腰包,宋云染是知晓的,只是她未曾想到这些银两竟几乎没有一分到了灾民手中。

  临江城隶属泯州,是泯州最大的城池,而泯江最易泛滥的地方正是在这临江城附近,这城内富家喧闹繁华,而城外的贫困百姓却苦不堪言,不仅流离失所家园被毁,还被迫做苦力。

  如今钦差成了不买账的公主,这些官员竟还不收手,威逼利诱让那些百姓不敢说出实情,若有反抗者就驱逐隔离,甚至直接抓进监狱关起来,真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而郑辽就是那些不愿意屈服的人之一,不过十三四岁的孩子却比谁都坚定,父母都死在了洪水之中无依无靠的一个人,明明有着那么倔强的眼神,却不得已在大路上拦人求助,宋云染不敢想象他都经历了多少折磨。

  惹怒宋云染的正是这件事,郑辽所说成为贪污案之始,这一切的原委晏子卿也都清楚,但他并不相信这个眼前的少年会那么巧的,在路上随便拦一个人,就拦到了宋云染,虽说这世间无巧不成书,但谨慎些总是好的。

  “晏子卿你在干吗?快放手。”宋云染今天睡的浅,半夜醒了就听说赵晋和何信初已经到了府里,急匆匆的在悔儿和绿茹的搀扶下赶了过来,没想到就看见了晏子卿掐着郑辽脖子的这一幕。

  晏子卿见宋云染来了就把手放了下来,现在没有证据一切都只能是猜测,宋云染是不会相信这个郑辽有问题的,此时可暂息事宁人,这两天有的是时间再查他的底细。

  “喂,你干什么,他只是个孩子,你看看你都对他做了什么。”宋云染看郑辽蹲在地上干咳的样子心里更加担忧,她向来有弟弟缘,对这个可怜的孩子更是一直宝贝着,当自己亲弟弟对待,现在看见晏子卿如此当然直接就发起火来了,要不是腿还是使不上力早就冲上去了。

  晏子卿并不解释,倒是又皱起了眉,走过去又把宋云染横抱起来,“所多少遍不要下床了,怎么又跑出来。”

  郁无伤下午被晏子卿那么瞥了一眼,哪还敢再抱宋玉染,虽然已经去定做了轮椅,但这种东西在这里到底还是稀罕的,要明天才能赶出来。可是宋云染一刻都不想等,离京两个月有余,这么久没见到何信初和赵晋了,要她怎么可能老实坐在房里不出来。

  此刻被晏子卿这一说,宋云染气焰也灭了下来,想想许是晏子卿还未曾见过郑辽,把他当成了潜入府的敌人,也是情有可原的。而且今天这么好的日子四个人得以再聚在一起,没必要这么不愉快,也就不跟他计较了。

  “小辽,这么晚了怎么出来了?”宋云染被晏子卿抱着,也没有办法走过去,只能向绿茹使了个眼色,绿茹领会,走过去询问。

  郑辽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知道自己今天误闯了不该进的地方,因此即使难受,也还是忍着,强挤出一个笑,露出一口皓白的牙齿,“绿茹姐,我……饿了,想出来找吃的,结果就……”

  “那绿茹姐和悔儿姐一起带你去吃东西好不好。”看着郑辽这样尴尬,无所适从的样子。绿茹知道她要尽快把他带走。

  郑辽重重的点点头,跟着绿茹悔儿走出了西厢的院子。晏子卿抱着宋云染进了屋里,在外面看热闹的何信初和赵晋也进了去,只剩下郁无伤自己守在外面。

  夜,又恢复了往日的静谧,没有人知道,这看似安稳的岁月背后,又隐藏着多少暗潮汹涌。

继续阅读:第六章:一夜长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