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怎不忧心
余生如昼2016-11-24 21:582,300

  “殿下!”晏子卿刚一出去,悔儿就冲到屋里,扑到她床边,可怜兮兮的小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悔儿担心死了,殿下怎么就不让我跟去呢。”

  宋云染无奈的笑笑,安慰她说自己没事,过了好一阵,才让她平静了下来,好在绿茹淡定,这时已经拿着新的衣服和打好了的水走进来打点,这才让宋云染不至于太过操心。

  悔儿和绿茹都是从小就在宋云染身边服侍的贴身宫女,一个天真活泼,有一些小聪明,一个循规蹈矩,严谨细致,倒也很好的中和了,宋云染在这宫里少有玩伴,因此将一直陪伴着她长大的她们视作自己的亲姐妹一般。

  跟在宋云染身边这么多年了,悔儿其实知道自家主子是不会让她和绿茹跟着她去危险的地方,绿茹向来沉稳,从不多话,但她却忍不住在一边喋喋不休起来,“这个郁无伤真是的,怎么跟着殿下的,关键时刻一点用都没有,也不知道拦着点。”

  宋云染在绿茹的搀扶下坐了起来,接过悔儿递过来的茶,润了润喉,“怪他干嘛,本宫要做的事,谁能拦住?”

  “晏将军啊!”悔儿脱口而出,然后就撞上宋云染恶狠狠的眼神,赶紧闭上了嘴。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憋住,又忍不住滔滔不绝了起来,“其实晏将军人很好的,殿下你不知道,他把您抱回来,请随行军医过来给看过了后,就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自己在这守了一天一夜,连衣服都没换一件。殿下就不要和晏将军吵了,其实他很担心您的。”

  “担心……吗?”宋云染自言自语的喃喃,其实她也很担心他啊,尽管他从不给她一点面子,尽管他对谁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唯独对她尖酸刻薄,尽管她永远只能以一个师妹的身份仰视他,无论如何都不及他,永远只能以公主的身份和他对抗,却每次都败下阵来,尽管他想要的担心不是她给的,但她就是这样不可抑制的担心着他啊。

  “绿茹,你怎么这么沉默,殿下没回来的时候你不是也不是急的不得了了吗,现在怎么一句话也不说。”悔儿把茶放回了案上,又跑到绿茹身边扯着她的袖子。

  “绿茹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见悔儿叫绿茹,她都没有反应,宋云染也觉得奇怪了,虽然平时绿茹也不会像悔儿这样唠叨,但也不会如此一言不发。

  “啊……那个,殿下平安的回来就好。”绿茹这才回过神,支支吾吾的说。

  从她这样的状态,宋云染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说,出什么事了!”

  “这……没没没出什么事。”绿茹慌了起来,不敢直视宋云染阴冷的目光。

  “行啊,现在有事都敢瞒着我了。”宋云染眉头紧蹙,挣扎着想要下床去。

  “出什么事了,殿下您现在不能下床,绿茹,你快说有什么事瞒着殿下。”悔儿也是一头雾水,但还是能感觉到大事不妙。

  绿茹紧紧咬着下唇,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殿下,晏将军交代了绿茹不能说啊。”

  “岂有此理,你是我的人还是他的人,凭什么要听他的,郁无伤呢,让他给我进来,郁无伤!”宋云染气急,大吼大叫起来,连自己的腿没有知觉的事都忘了,想也没想就要翻身下床,结果竟直直的向地上倒下去。好在郁无伤一直守在门外,听见宋云染的叫声就急忙赶了进来,眼急手快的扶住了,这才避免了她脸着地的悲剧。

  郁无伤本想扶着宋云染回到床上,却被宋云染手中加重的力道打断了动作,“告诉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虽然晏子卿昏过去前再三叮嘱郁无伤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宋云染,但郁无伤看这架势怕是瞒不住了,就只好如实说出,“晏将军旧疾复发,刚刚差点晕过去。已经叫军医过去了。”

  晏子卿常常带兵,冲锋在前也是常有的事,即便是神人也难以保证每次都毫发无损,更何况晏子卿也不过是凡夫俗子,这些年来受了不知道多少伤。

  “他回城外军营去了吗?”宋云染沉声问道。

  自家主子执拗,郁无伤清楚着,就不再藏着掖着,“晏将军没撑了多久就昏过去了,军医还在府上已经去看了,只是暂时是回不去了。”

  前年晏子卿肩上中了一箭,情况严重了些,休养了半年才勉强恢复过来,只是阴雨天气还是时时复发,为此敬帝还专门派了太医前去看诊,只是到头来还是束手无策,严重起来便有噬骨之痛。

  宋云染到底还是了解晏子卿的,当年他经受了那般疼痛,也不过是皱皱眉头,如今能昏过去,她才不信他只是旧伤未愈,而不是又添新伤。

  “无伤,带我去看看吧!”宋云染眉头紧蹙,心都揪了起来,生怕出什么事。

  这次还不等郁无伤开口,绿茹就先开口阻止了,“殿下万万不可啊,郎中特意交代了,您这几天腿上都不能施力,不然容易落下病根的。”

  宋云染当然知道绿茹绝非是在危言耸听,只是不亲眼看见晏子卿现在的情况,实在是放心不下。若是他此时出事,她又寸步难行,怕是真的要乱了阵脚。

  “无伤,抱我过去吧!”宋云染在心底权衡了一下,便抬眼做了决定。

  “这……”郁无伤向来少言寡语,宋云染吩咐下来什么就一一照做,只是此时也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一直游离在状况外的悔儿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想要上前制止,“不行不行,殿下的身份怎么能……”

  “无事,”还不等悔儿说完,宋云染就出言打断道,“这府里都是自己人。”

  宫中规矩繁多,宋云染最是做不来,好在敬帝纵容她,不至于动辄得咎。只是到底是过的不够自在。直到十六岁入了朝堂,培养了一批自己的心腹,把流云宫中的宫人侍卫都换成自己人之后才痛快起来。按宋云染的规矩,关上宫门,就不分大小,不论尊卑。只是虽然南宣民风开放,郁无伤也像木头一样不可能对于自己来说恩重如山的宋云染生出什么非分之想,但到底是男女有别,传出去,这名声就毁了。

  郁无伤明白其中利弊,站在原地没敢有所动作,但一对上宋云染充满威胁的目光就不得不妥协了,俯身伸手把她抱起来,悔儿和绿茹都觉得事有不妥,想要开口,却也都被宋云染射来的目光堵了回去。

继续阅读:第三章:君在我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