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只当错觉
余生如昼2016-11-04 21:513,334

  当晏子卿抵达临江城外时,黑云压城,电闪雷鸣,滚滚的波涛奔涌而出,怒吼着席卷过来。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泯江大坝的缺口终于在宋云染的带领下被堵住了。所有官吏和百姓都齐齐下跪,一遍又一遍的高喊“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宋云染艰难的转身,无力的望向身后黑压压的人群,只觉得天旋地转起来。为了阻止洪水,她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得罪了大批的大小官员不说,还硬要劳心劳力,事事亲躬。这次到了最后一搏,她更是身先士卒,亲自下到河边与众人一同搬石头沙袋,不断涌上来的河水将她的双腿泡的失去了知觉,堆积几日的疲惫感随时都可能让她倒下去。

  这一切太过煎熬,宋云染只想尽快结束,正欲示意众人平身,却见晏子卿已经到了她前面不远的地方。他没有下跪,甚至没有下马,反而是挺得笔直。那战袍在狂风中猎猎作响,他一脸平静的看着她,却又目光灼灼。对于宋云染来说,有那么一瞬,天地都寂静了下来,气氛不知是怎了,像是恋人久别重逢,散发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见到晏子卿来,宋云染突然觉得放松了下来,多日以来的疲惫也消散散了许多,倒也不觉得他面目可憎了。于是她使尽了浑身力气,微微扬起了嘴角,逞强的扯出了一个笑。晏子卿竟也笑了,薄唇抿成一条线。

  众人的呼喊还没有停下来,晏子卿张嘴说了些什么,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宋云染没有听清楚,但依旧从他的嘴形判断出,他说,宋云染,你是不是想死!

  一股血气翻涌上来,宋云染眼前一黑,在昏过去的前一秒心里想着,果然一切都是错觉,禽兽就是禽兽,之如晏子卿,又怎么会对她笑呢!

  如今天下三分,难得有太平的时候,南宣唯一的皇子身体虚弱难以活过成年,再加之也曾有女帝的先例,因此许多事,许多重担都落在了宋云染这个公主身上。此次敬帝又委以重任,局势看似越来越明朗,其实更加扑朔迷离。

  每年的朝廷赈灾款都是各级官员捞油水的大项,敬帝既然派宋云染监管泯江大坝的修葺,她就绝不能对这贪污案坐视不理。可此事牵扯甚广,根本不是能彻查的,她却就因着这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得罪了个大势力,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让他们几欲除之而后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云染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临时府邸的大床上,双腿没有一丝知觉,想来是被那江水泡的。还不等她享受这阔别一个月了的温暖感觉,就发现自己的闺房里坐了一个人,穿着那一身玄色的战袍,闭着眼睛慵懒的靠在太师椅上。宋云染定睛一看,那人分明就是晏子卿。

  “晏子卿,你什么意思。”也顾不得自己的伤腿,宋云染猛的从床上弹起来。抄起身后的枕头就向他砸过去。

  晏子卿似是睡着却适时的抬手接住,然后才缓缓地睁开眼睛。宋云染见一击未中,正打算把被子也一起扔出去,却见他已经朝自己走了过来。分明只是寻常的靠近,却又气势骇人,直觉告诉她,他这是来者不善。

  看见宋云染下意识的向后挪,晏子卿脸上突然绽放出一丝笑意,那妖异的如同罂粟一般,纵使迷人却隐藏了危险的气息。

  晏子卿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的把枕头放回原处,然后缓缓的起身,再次四目相接时,突然间就把宋云染按倒在了床上了,双手撑在她左右,俯下身用迷离的目光来凝视着她的眼睛,滚热的鼻息时而喷下来,引得她阵阵战栗。

  “师妹,此次浔州之战艰险,我收到京中传回来你的消息时就想,如果我能活着回来……”

  他的话到这里一顿,那低沉的嗓音似是自言自语的呢喃又似是深情地诉说,宋云染心脏跳的飞快仿佛要破膛而出。

  在南宣敢直呼她名讳的人少之又少,就连敬帝也是把他捧在手心上,很少训斥。而晏子卿和宋云染同拜师名家纪常,他仗着自己是大师兄,经常毫不收敛的教训宋云染,毫不顾忌她什么公主身份,一点面子都不给她,私下里几乎从来都是直呼其名,哪有几次像今日这般叫过她师妹!

  无数的念头飞快的在宋云染的脑海之中一闪而过,莫不是晏子卿被北桓的那些蛮子打傻了,或是被人掉了包,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说,“宋云染,你是不是活腻了!”这样的话,可这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许是看见宋云染走神了,晏子卿更加生气了,一把掐住她的下巴,面色一变,恶狠狠的说,“如果我活着回来,就打断你的腿。”

  “你你你……”宋云染被晏子卿气的说不出话来,心想果然是自己想的太多,什么温柔深情都是错觉罢了。

  “我我我,我怎么的,我一走你就给我作出这种幺蛾子,你自己说钦差大臣被赶走了多少波。参你的本子都快把明德殿淹了,想杀你的人在外面埋伏了一片,你还敢把郁无伤调来迎接我,你以为你有几条命?”

  晏子卿班师回朝,临江城正是必经之路,敬帝就命他与宋云染一同回来。宋云染查起贪污的事情始末细节在他刚刚突出重围之后不久就收到了消息,那时他就料到她会有危险,没想到她竟还敢在这种时候把自己的贴身侍卫郁无伤派离自己身边,到临江城接他。

  “我我我……”

  “你你你,你什么你,查案上瘾是吗?贪污之事连陛下都不敢轻易深究,你还给我查个没完没了了,别人给你施个苦肉计,挖个坑你就上杆子往里跳。我说这泯江洪水怎么没淹上来,原来是都流进你的脑子里了吧!到底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不这么冲动行事?”

  “晏子卿,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宋云染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还不是为了救晏子靖差点连命都没有了。”

  “那不一样,他是我弟弟,我必须救他。”

  “那都一样,他们都是我南宣的子民,我也必须救他们。”

  屋子里突然没了声,晏子卿没再说话,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好像是真的被宋云染的话噎住了。宋云染赌气的偏过头去不再看他,心里依旧觉得理直气壮,她明明就没有做错什么。

  片刻,晏子卿终于直起身子,把宋云染塞回被子里去,一边掖着被角一边说:“看在你腿伤到了这个份上就先不跟你计较了,只是宋云染,这个案子你不能再查下去了,主犯已经押解回京等待处决,赈灾修坝的钱款也已经到位,在查下去牵扯太多,已经到了不是你可以插手的地步了。现在你已经中了圈套,别人想要借刀杀人简直易如反掌。”

  连日以来的疲劳和担心让宋云染的脑子变的迟钝了起来,圈套这一回事根本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但被晏子卿这样一说,她还是很快明白了过来,“圈套?谁的圈套?罗代卓的?还是你爹的?”

  南宣朝堂主要分为两派,以晏子卿的父亲晏江为首的晏氏一族,是从南宣建国以来就开始辅佐历代君王的,而以罗慎父亲罗代卓为首的的罗党,是由敬帝一手提拔起来的。新旧势利的对抗自然是火花四射。自古帝王都是希望看到两虎相斗,这样自己的皇位才坐的安稳,若是一家独大,未免会起了不臣之心。

  罗家有罗皇后和皇子在,自然不希望宋云染能成为皇位的继承人,但是向来与罗代卓针锋相对的晏江竟在这件事上和罗家出奇的一致,总是明里暗里的给她使绊子。

  “总之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是谁做了我一定会查明,如果是我们晏家做的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晏子卿背过了身去,他也不能确定在他出征的的这段时间自己的父亲有没有做这件事。

  宋云染最是不能忍受晏子卿总是用这种命令的语气对她,不服气的又把被掀开,“我的事不用你管,我从不后悔查了贪污这件事,那么多百姓的生命消失在泯江的江水里,你能给我交待,你能给他们交代吗?”

  “宋云染,你别在这天真了,不是所有事都可以这样像你这样凭着一腔热血,不动脑子的解决。”晏子卿回头给了宋云染一记严厉的眼刀,吓得宋云染又乖乖的缩回被子里。她何尝不知道自己这样确实冲动,贪污的事该查,却不该冒进,但自己明明都知道,却还是一头扎进去怎么也不肯放弃。

  南宣和北桓积怨已久,连年战争不断。前几个月晏子卿的弟弟晏子靖和罗御史的儿子罗慎在浔州战线历练,误入常年迷雾环绕的山林,又赶上北桓的人突袭过来,一时间失去了联系。消息传回京中,晏子卿当即请命带兵支援,之后的一段日子也毫无音讯。那段时间,宋云染莫名的不安,他在的时候,总是嫌他管的多,嫌他烦,恨不得再也看不见他,知道他失踪的时候却又担心的坐立不安,赌气的做了这些冲动的事。

  “你好好休息吧……还有……”晏子卿走到门边,脚步一顿。

  “什么?”

  “没事。”晏子卿欲言又止,走出去唤了宋云染的侍女进来。恍惚间宋云染好像听见他说对不起,听见他的语气不再似曾经那样刻薄,却也只当是错觉,闭上眼睛,不敢再去回味。

继续阅读:第二章:怎不忧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