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抵达京城
余生如昼2017-07-01 21:372,777

  几日光景转眼而过,马车在颠颠簸簸中放慢了脚步,青砖黛瓦堆砌的城墙,沉重庄严地的玄色大门缓缓映入了众人的眼帘,对于宋云染来说,这京城与她阔别也不过两个月,却恍如隔世。

  关于郑辽的死,宋云染后来才渐渐了解到了其中详细。那天夜里,不知是谁派来的杀手潜进了驻地,杀死了郑辽。已经踏上了回京的路,防守相对松懈,她和晏子卿他们三人都不在,下面的将士放松下来也是情有可原,宋云染不打算怨谁,但是这些兵几乎都是晏家的亲兵,晏子卿自然没放过都惩治了一遍。

  他们几人从月心亭回来的时候,正撞上了杀手们离开,晏子卿,赵晋,郁无伤都是何等高手,一感知道到什么风吹草动当即就追了出去。那杀手也确实专业,在这样强大的追缴下还是跑出了好几里,最后被抓回来审了几个时辰也没松口。晏家的手段宋云染素有耳闻,想是没抗住,折磨致死了。

  宋云染也是冷静了好一阵时间才听进去晏子卿给她的解释,才接受郑辽其实是一枚弃子的事实。这就解释了他每次为什么那么拘谨,为什么要想那么久才肯跟自己回京。可既是弃子,又为何那些人还不肯放过他,又是谁策划了这样残忍的事,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

  小窗子的帘被掀起了一条细缝,宋云染一见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便知道,是晏子卿。

  “你可准备好了。”晏子卿低沉的声音从窗外飘进来。

  宋云染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长呼一口气,“准备好了。”

  她这一回京她就不再是一个无作为的挂名公主,而是朝中众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往后的路只会更加艰险,往后的生活只会更加残忍。

  “晏子卿,你会查清楚害死郑辽的人是谁对吗”宋云染对这件事依旧难以释怀,这么多天以来,她几乎日日难眠。

  “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替你查明。”晏子卿说完就把撩起的帘放下,伴随着一阵越来越急促的马蹄声,渐行渐远。宋云染不是不相信晏子卿的能力,而是太相信。说到会陷害她的无非就是罗家,可是能让晏子卿查了那么久都没查到半点踪迹的,真的单单就是罗家人吗?

  进了京城,来迎接的不过是一些品级不高的大臣,往年若是得胜还朝不是敬帝亲自来,也是一品大臣来迎接。这次一战损失不算大,但是惊险万分,主将都被北桓困住,多少丢了南宣的面子,也就只沦落的这般规格了,而晏子卿也不过是个救场的。

  “殿下,晏将军还要入宫还印谢恩,圣上允您先回去梳洗更衣,在去请安。”宋云染下了车,为首的大臣立刻走到跟前笑的一脸谄媚。

  “知道了,下去吧。”宋云染看了厌恶,转身回到马车里,恍恍惚惚的一路进了自己的宫里,任绿茹为她打理了一番。郑辽的事不只打击到了宋云染,更打击到了悔儿,当日就一病不起,这么多天过去了,平日里没心没肺的悔儿这次却怎么也恢复不过来了。

  金銮殿外,宋云染目送着从里面出来了的晏子卿离去,这才重振精神,理了理衣襟,揉了揉憔悴到没有血色的脸蛋,直到感觉自己看起来已经神色如常,这才提起一口气迈步进去。

  “陛下,公主过来了。”宋云染进来的时候敬帝正专心的看着案上堆积如山的折子,没注意到她来了,倒是身边的老太监元庆见敬帝迟迟没有反应,赶忙出言提醒了一句。

  “参见父皇!”宋云染当即单膝跪地,等待敬帝的斥责,毕竟这次自己一意孤行,抗旨不回,给父皇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若不是这些年来敬帝一直对她疼爱有加处处护着,这时候怕是早就身首异处了。

  宋云染银牙暗咬,准备好了接受敬帝的怒火,出乎意料的是,敬帝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激动的从龙椅上起来,过去扶她,“染儿快起来,让父皇好好看看!”

  宋云染诧异的顺势起身,看着自己的父皇一脸疼惜的样子,瞬间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父皇不怪我?”

  “昭你回来是怕你受伤,那些个唯利是图的人,朕也是一直想要惩治,你做的没错只是太冒失了。”被敬帝这样一说,宋云染就放下了心,待到敬帝坐回去,自己也坐到了旁边去。

  “贪腐之事朕早就知道一二,但他们在下面的那些小动作只要不过分,不拿到台面上,朕还不打算在现在拿他们开刀。”敬帝轻描淡写的边说边呷了一口手边的茶,许是茶已经凉了,他不悦的皱了皱眉,旁边的老太监庆元立刻反应过来,默默从敬帝手中接过茶杯拿去换,偌大的御书房只剩下敬帝与宋云染这对父女。

  宋云染见识过了岷江大坝附近百姓的艰辛,如今听了敬帝这样丝毫不把他们的苦难放在眼中自然是火上心头,“父皇,怎能这样不把那些百姓的生死放在眼里?是,那些人贪污的不过是些金银,可这会让多少百姓死于饥寒交迫。天灾不可怕,人祸才可怕。”

  “染儿!”敬帝微怒,自己为帝为君几时被人如此冲撞过,可转念一想,普天之下也就自己这个女儿敢如百无禁忌的对他说这样的话了吧,倒是又生不起气来,语气柔和了:“此事牵扯众多,为官者,有几个是清清白白的,朕岂能将他们都杀了不成,你此举已是杀鸡儆猴,那些押送回京的官员朕会交予沈廷尉他们处置,然后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不得不承认,敬帝说的是对的,查下去又能怎样,不过是弄的政局动荡,如今外患未平,实在不是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好时候,这样的道理宋云染又何尝不懂,晏子卿也与她强调了不知道多少遍,可她还是无法接受这样放任那些人为所欲为,现在也只有保持缄默了。

  “染儿 ,今年过了年你就二十岁了吧。”贪腐案的事非同小可,在京中也掀起了一波巨浪,敬帝似乎不想多谈此事,草草的就转变了话题。

  “是”宋云染点了点头。

  “即便是男子,也该到了加冠的年纪了,这些年是朕亏欠了你。”敬帝感慨了起来。

  “父皇,染儿明白事理,并不觉地委屈。”见敬帝说这样的话,宋云染到有些慌张,连忙又跪下。

  这时一个婢女走了进来,说:“陛下,皇后娘娘求见。”

  敬帝点点头,“让她过来,染儿你也起来吧。”

  门外的婢女把门敞开,一个形态高贵的女人款款的走了进来,她穿着淡金的宫装,长摆曳地,头上配着九凤步摇,一双媚眼带着笑意,看着就叫人觉得亲近而又贵气。虽然已经是年近四十,但贵为一国之母,享尽了这天下的荣华富贵,保养得自然是精致,再加之生的就是好皮囊,此刻看来竟觉得大不了“饱经风霜”的宋云染多少。

  “皇后娘娘”宋云染站起来见了礼。

  “瞧这孩子,越长大越是和本宫生分了,陛下,您是打算把那件事告诉染儿了么。”罗皇后仪态万千的笑着走过来,向着敬帝微微欠了欠身子。

  宋云染一头雾水的看向敬帝。

  “染儿,你也长大了,朕去年就已经和宗正商量过了,为你建了公主府,这些天你就好好筹备一下,等过些时日就搬过去,不用在被这宫里的规矩束缚了。”

  “父皇……”宋云染激动的一下扑了过去抱住了敬帝,她早就厌倦了宫里的生活,无穷无尽的规矩,也知道敬帝为她建府的事,但是今日听到敬帝亲口允许自己建府,还是是兴奋得不行。

  “染儿,又没规矩。”罗皇后笑着制止了她,“霁儿这么多日子不见你,天天发脾气了,一会过去看看他吧。”

  “是,皇后娘娘。”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深宫困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