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深宫困兽
余生如昼2017-07-01 21:422,078

  “不喝,拿走。”

  “殿下,您不喝,皇后娘娘又要骂我们了。”

  “我说了我不喝,给我拿走,咳咳……”靠在榻上看书的少年又咳嗽起来。

  已经入了秋,虽然南宣的气候还算温和,但是到底是有些寒意了,然而走进青云轩,一股热气冲的宋云染头晕目眩,夏天最热的时候也不过如此了。

  一进来看见一屋子的宫女太监跪了一地,宋云染就知道宋云霁又发脾气了,她皱着眉头一把夺过了宫女手中托着的药碗,大步走到榻边。

  “喝了。”宋云染沿着榻边坐下,把药递到宋云霁嘴边。

  宋云霁一见是自己的皇姐来了很是惊讶,又怪她离京那么久,不能来来看自己,赌气的别过头去,“我不想喝。”

  “你确定你不喝?”

  “我不喝,就不喝。”

  宋云染知道犟不过,索性伸手掰过宋云霁的头,捏着他的下巴,把药强灌下去。宋云霁自小体弱多病,怎能躲过他皇姐的钳制,只是药虽是灌了进去,挣扎之下也洒出来不少,还引得自己又咳得不停。

  “咳,咳……皇姐为什么这么久不来看我。”宋云霁一脸委屈得边咳边说。因为一直病着的缘故,他连走出这个屋子都是很少被允许,底下的人对他只不过是唯唯诺诺,父皇向来严肃到也常来看他但很少让他感到温暖,母后虽然对他关怀备至,却也完全不给他自由的空间,自己活不过成年的传言天下皆知,甚至自己都已经自暴自弃,可是只有皇姐对待他像对待正常孩子一样,肯陪他玩,甚至偷偷带他跑出宫去,结果被父皇大骂一顿,。

  床上的少年病怏怏的样子,脸色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宋云染有些心疼的掏出手帕给他擦干净下巴和脖颈上洒落的药渍。他突然想起晏子卿,想起了十六岁时的晏子卿,彼时的少年的已经身姿挺拔,能挥出一套套凌厉的剑法,可是眼前的少年明明也已经十六岁,却只能终日躺在床上,连去外面晒晒太阳都变成一种奢侈。

  “小霁,你知道父皇派我外出,走的时候就已经跟你说过的了,别跟我闹别扭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有很多事要做,可是你明明答应了我两个月就回来的。”他的声音越来越小,看着眼前这个男孩脸上落寞的表情,宋云染突然感到愧疚,他这样的依赖自己,自己却一忙起来就忘记了答应他的话。

  “小霁,我……”

  “如果,我的病好了,皇姐会替我高兴嘛。”宋云霁忽然打断了她,不再追究她不来看自己的事,撑着身体想坐起来。

  宋云染眼明手快,一把把他按回去拉好被子,“没有如果,你一定会好起来,这次回来了,就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处理了,我会经常来看你,父皇已经允许我开章建府了,等过了年开了春,我就请父皇准我把你带去住一阵。”

  “皇姐要搬出流云宫了么,那再以后呢,是不是就不能经常来陪我了。”宋云霁又不高兴起来。

  “你都多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你啊,不要总发脾气,多用心你的功课,不然皇后娘娘又要生气了。”宋云染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

  宋云霁从被子里伸出他纤细冰凉的手,抓住宋云染的手腕,“皇姐,你难道不觉得一个连屋子都出不了的将死之人,还要去念什么圣贤之书很荒谬么。”

  “都说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什么将死之人。”宋云染狠狠的瞪着宋云霁佯装生气,恰巧宫人来报,流云宫那边来人说晏婉姑娘来了,她索性就起身准备回去,“喝了药会困,睡会吧,我该回去了,听话,明天再来看你”

  宋云霁虽然不舍,但还是点了点头,似是倦了轻轻轻的合上了双眼,宋云染轻轻的帮他掖好被角,才缓缓的走了出去。

  只是她不知道,少年蝉翼般的眼皮颤动着又睁了开来,悲伤的目光从他的眸畔倾泻下来,很久很久之后,宋云染回首往事,才发现她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病弱的少年。

  流云宫离青云轩不远,宋云染没走几步就到了,一进门正瞧见晏婉站在那银杏树下等着她,淡绿色的罗裙给这金黄的天地衬出一丝生机,背影煞是好看。京城的第一美女果然不负盛名,宋云染想自己若是男子恐怕也早被她折服了。

  “小妞,可是在这等着小爷我呢!”宋云染悄悄从晏婉身后靠近,伸出手勾住她的下巴,把她转过来面对自己,语气故作轻佻。

  晏婉一见她来了,也顾不得理会她的玩笑紧张的拉着她,眼里尽是泪水:“伤好些了么?”

  “早就好了,看,现在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么。”晏婉是晏子卿异母的妹妹,与她也是自幼相识,京城中这些大家闺秀,她与她最是要好,这些日子以来,先是她的弟弟边关失踪,再是兄长被困,又是好友受伤,想是担心坏了。

  “真的?”晏婉可怜巴巴的看着宋云染,吸了吸鼻子。

  “当然是真的,你怎么不快回去看看晏子卿,有空到我这来了。”宋云染边说边拉着晏婉进了里屋。

  晏婉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弱弱的说,“我……就是太担心你和兄长所以就在宫门外等着了,刚才已经见到兄长了。”

  “哼,我看你就是担心晏子卿哪里有担心我了,只是顺路来看看的吧。”宋云染自顾自的往床上一坐,头一偏,作势就要不理晏婉。

  “殿下?生气了?我是真的很担心你,真的。”晏婉此时也早收起了眼泪,走过去坐到宋云染身边坐下,扯扯她的衣襟,见宋云染还是没反应,便直接伸手到她腰间搔起了她的痒痒肉,宋云染瞬间破功大笑起来,转而开始回击,两个人闹作一团,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一样。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纪府论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