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纪府论事
余生如昼2017-07-01 21:512,881

  转眼已是冬天,南宣国都济云城下了这年的第一场雪。银白覆盖了每一个隐秘的角落,集市早闭,喧闹繁华的城池趋于寂静,街上少有人行。

  刚过了正午不多时,一阵马蹄声踏破了清平街的静谧,只见远处有五骑破风而来,停在了纪府门口,。除去一人身穿轻甲,其余四人皆披狐裘,锦衣华服,玉冠高束,一眼便知是富贵之人。

  五人翻身下马,那将军摸样的人上前扣了门,不一会,大门打开了一条细缝,一个小厮探出了头,抬眼一见来人便知同来的都是哪几位,立刻作揖道“郁将军”然后敞开了大门,唤了管家来,又招了几个下人来把马牵走,管家则引着几位贵客入了主厅。

  “公主殿下,先生尚在午睡,可要……“

  “不必,”还不等管家说完,宋云染便出言打断,“我们就在这等,一切照旧。”

  “是”管家恭敬地回答,接着几个婢女上前接过了那几人脱下的披风,又奉上了一壶热茶,便悄悄退下了。

  郁无伤也转身出去,合上了门守在了外面。剩下四人围案而坐,皆静默不言,每个人面前的茶杯都被斟满,室内袅袅的茶气缭绕变幻,好一会才把一身的寒意驱散干净。

  这纪府的主人就是纪常,说起纪常在南宣国甚至是周边三国都是赫赫有名。他本为名门之后,先帝在时,他便是先帝伴读,想当年也是文武双全,名动京城的儒雅才子,百年难遇的少年奇才,一时风头无两,如今时光转瞬,昔年雄姿英发的少年已过不惑之年,当年也曾广收天下寒门子弟,可新超建立后他却遣散弟子,只收了这四位,且无一不是身份尊贵的主,未尝让人失落叹息。

  “前月北桓与西凉一战胜负已分,我燃犀阁已先一步收到消息,各位可要赌一赌结果如何。”离北桓和南宣上一次战事结束还没过几个月,北桓就又与西凉又打了起来,何信初作为燃犀阁少主,各种消息都是最先知道的。

  听他提起这事,赵晋的火就冒了起来,“喂,你提这事做什么,北桓那些蛮子攻下那连城也守不住,若是我去定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一个月前,北桓竟然再次攻打南宣边境,圣上发怒,头一次准他带兵援助他常年在边境做主帅的父亲。谁想北桓这雷声大雨点小,不出几日便退了兵,赵晋连敌人的影子都没看到就被召回。

  见了赵晋气鼓鼓的样子何信初到来了性质调笑他:“小晋,要叫我师兄,我的小师弟武功盖世,那些蛮子怎么会是你的对手。”

  “你才不是我师兄,你又打不过我。”说完赵晋起身赌气的跑了出去。纪府的设计是纪常亲自安排的,主厅两侧有暗廊直通寝室,背面又有暗门,打开可见别有洞天,精致独特的庭院,梅兰山水相映成趣的园林,此时被冰雪覆盖,赵晋跑了进去一溜烟没了踪影。

  看着跑远的赵晋,宋云染笑着说:“阿初,我看不是你们燃犀阁受到了消息,是你收到了消息吧,你那个阁主义父不是早就不理阁中事了么!”

  “殿下还是想想这个赌吧,又输给师兄的话我可帮不了你。”何信初一脸坏笑的呡起了茶。

  他们四人常常打赌,赢的人可以让输的人中任意一人做一件事,但宋云染赢得次数屈指可数,常常被何信初和晏子卿捉弄,但这次她倒是胸有成足,道:“北桓与西凉素无恩怨,这次佯攻我南宣,声势做的那么大,西凉就更没有防备了所以才被连下两城,如今西凉派了老将林誉出战,哀兵必胜,啊……”还没等宋云染说完,就见何信初正俯身去够案上的茶壶,就这个空档间,一个雪球迎面飞了过来,猝不及防的在宋云染头上开了花。

  “赵,小,晋,你是不是不想活了,连本宫都敢打。”宋云染生气的抓了抓头上的雪,起身就追了出去。

  看见宋云染生气,赵晋吓得边跑边喊:“师姐我错了,我不是故意的,我是想砸何信初的。”

  “给我站住,你还敢跑。”

  “我错了,我错了,啊……”

  庭院中传来的声音时远时近,一直沉默的晏子卿低声问何信初:“这次的事又是北桓太子的手笔?”

  何信初点点头:“的确,现在看来那个九皇子出现还真是很蹊跷,再过几日就会有确切的消息。战事一切如你所料。”

  “哈哈哈,我们的大师兄可算是出师了啊。”侧廊里传来一声钟鸣般的大笑,只见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从暗处走出,何信初和晏子卿连忙起身,显然被师傅听见了对话,何信初回头用眼神询问着晏子卿怎么办,而晏子卿却不为所动,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见师傅也没有问他们的意思,何信初这才接过话,“师傅可是被小晋他们两个吵醒了。”

  “那倒是没有”纪常摇头笑笑,宋云染和赵晋也发现了师傅已经过来,连忙跑了回来。

  纪常走到案边,示意众人坐下,“子卿,说说你对这场战事的推测吧。”

  “北桓攻下了西凉两城,一座是西凉较为富庶的青城,一座是在它后方的易守难攻的连城,偷袭的手法确实很高明攻下青城绰绰有余,但想要在这之后以同样的方法攻下连城可就是天方夜谭了。”晏子卿这一说,到让人疑惑了,毕竟连城被攻占已是事实。

  晏子卿偏偏喜欢吊人胃口,不紧不慢的呷了一口茶才继续说:“所谓的战事其实不过是一场戏罢了,西凉的成帝行将就木,但他唯一的皇子温炎品行实在不足以担当大任,所以他有意从自己的众多侄子中挑选一位继承皇位,温炎当然不会放弃本就该是自己的皇位所以才急着联合北桓演一出戏,让一直支持自己的重臣林誉再立一个大功顺便掌握军权。”

  “那北桓凭什么大动干戈配合西凉又没有什么好处。”对于晏子卿的说法宋云染显然嗤之以鼻。

  晏子卿也不理会她,继续说:“北桓地理位置极北每年冬天粮食用度都会出现问题,虽然自从东楚灭国后,北桓得到了不少富饶的土地,但每当年成不好的时候还是要靠和我国开战掠夺才能满足国需,我想温炎一定是答应了把青城给北桓,况且北桓的严帝年纪也大了,国内皇子众多,等到他西去了,夺位之争一定会十分激烈,为了不被其他国家趁虚而入也需要提前和邻国搞好关系。”

  纪常听完捋了捋胡子,“我也觉的子卿说的很有道理,小初,没错吧。”何信初点点头表示默认,纪常哈哈大笑,道:“子卿可真是得为师真传,殿下可要多学习了,遇事多思,不可只凭一面断言,这次怕是又打赌了吧。”

  一直面无表情的晏子卿终于露出了本性,邪笑着盯着宋云染,“那么一会就麻烦殿下为臣牵马了。”

  “你,你,你……”宋云染气的说不出话,虽然经常打赌输掉,被各种千奇百怪的方法整过,但是还是每次都被气得不轻。

  还不等宋云染想起来什么反驳的话,门外突然传来了敲门声,“殿下,晏大人,陛下急诏。”

  “殿下去年才参政,小晋,小初和子卿也都在朝为官了,年下又该到了正是忙碌的时候,也不必经常来看我,虽然我年纪大了,身体倒还强健,你们都去忙自己的吧。”纪常起身,众人也都起身拜别,向外面走去。

  “子卿,你等一下。”等其他人都走了出去,纪常叫住了最后出去的晏子卿。“我知道,你有你的计划,但我看着你们长大,你们都像我的孩子,大家都是是兄弟姐妹,无论到什么时候都要相互扶持,你明白吗?”

  “是,师傅。”

  “公主的身份特殊,虽然我南宣有女子做了帝王的先例,但罗家的人不会放任她继承皇位,以后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在等着她。她毕竟还小,对别人也没有多少防备,往后的种种艰险还要你帮她度过了。”

  晏子卿沉默了片刻,终究什么都没有说,轻轻的点了点头,向纪常拜别离去了。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闹剧不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