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闹剧不断
余生如昼2017-07-01 21:593,301

  从纪府出来,宋云染牵着马走在最前面,除了晏子卿还悠然的坐在马上,其余人也都牵马跟在后面,毕竟使唤身份尊贵的公主的勇气不是人人都有的。南宣对辈分上的事要求还是严格的,即便宋云染的身份比晏子卿的高,师兄妹的辈分摆在那,晏子卿的做法也是无可厚非的。

  大雪初停,阳光洒了下来,四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宋云染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尽管马上的人早已不再是少年,但他高耸的的眉骨,坚挺的鼻梁,明亮的双眼,刀削的面庞却一如往昔,只是眉宇间的深沉愈加浓烈,原来这世间所有光芒终不及他耀眼

  就这样一路走到了宫门口,赵晋跟何信初向宋云染和晏子卿道了别, 正打算离去,却听见不远处传来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呦,瞧瞧这不是我们南宣高高在上的公主么,怎么就沦为人家的牵马夫了。”

  “喂,罗慎,别在那阴阳怪气的,你又是什么时候去当太监了。”不等宋云染说话,赵晋先冲到了前面,作势一挥手,宫门前站岗的羽林卫相互看看这才齐齐立正握刀,因为谁也得罪不起,所以大家都很为难,但毕竟赵晋是羽林军的左统领,最后还是乖乖照做。

  罗慎和这四人向来不对付,明明都是名门之后,他却没能得到纪老先生的青睐,再加之儿时和宋云染就有过过节,晏家和罗家在朝堂上又事事对立,因此每次见面定是要相互嘲讽。

  “殿下真是好福气,赵晋这么维护你,不如你嫁给他算了,我南宣国这个年纪的女人都是为人母了,殿下年纪也不小了,别成了老姑娘没人要。”罗慎一边说一边走到宋云染面前,然后低下头盯着她挑衅道:“哎呀,你看我这心直口快,一下忍不住就说了这样的话,真是不好意思啊。”

  眼前的罗慎笑的得意,宋云染却快要忍不住打人的冲动,绣拳紧捏,却碍于在父皇有诏,若是此时动了手,一会进宫,众臣都在,免不了要让父皇难堪,更因为确实戳中了她的心病,不得不打算先忍下来。

  “啊……”还不等众人回过神来,就见晏子卿腾空而起,飞起一掌打在罗慎胸口,罗慎大叫着弹了出去,重重的倒在了雪里,晏子卿噙着若无其事的浅笑,轻轻的踏在了地上,一步一步向罗慎逼近。

  他在罗慎面前蹲了下来,拎住罗慎的的胳膊一把拽起了他,缓缓的开口,“真是不好意思,一下忍不住就打了你,你可不要介意啊”

  晏子卿向来性格冷淡,他出人意料的出手伤人,让在场所有人都呆住了,虽然他平时压榨惯了宋云染,但他却绝不允许别人任意欺负自己的师妹,就像一头野兽不允许别人侵犯自己的领地一样。

  直到众人都已经离开了,罗慎才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浑身酸痛,被拉扯过的胳膊更是连提起都困难。

  宫门前的雪,渐渐在人们的踩踏下融化消失,连同着宋云染的心事,晏子卿的心事,一同渗进青石板间的缝隙里,一同埋藏在这个时空里最隐秘的角落。从此天不知,地不知,他知的他不知,她知的他不知。

  就这样进了宫,一路无话,直至明德殿。敬帝还没有到,只有一干大臣在殿中议论纷纷,晏子卿轻松融入其中,敛去一身冰冷的气息,换上一副谦谦君子的样子,面对前来攀谈的人都是应对自如,而宋云染就是看不惯他这种虚伪的样子,自己更是直来直去,对那些她厌恶的大臣爱答不理,气氛一时尴尬,好在敬帝来了。

  如此紧急的把这些重臣召集起来,无非为的就是北桓和西凉的战况,虽说看似与南宣无关,但这么多年以来,谁对谁不是虎视眈眈。

  看着一帮大臣唇枪舌战,说来说去也没讨论出重点,甚至没有晏子卿在纪府分析的透彻,宋云染不屑的缩在一边一声不知,不过她明白,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活了好几十年的人精只讲对自己有利的部分,而他们这些后辈之中除了晏子卿有这样的头脑,深谙此道,恐怕没有人会再有这样的能耐。

  宋云染对他们的讨论毫无兴趣,在一旁无聊的打起了哈欠,同样处在状况外的还有罗慎,虽然敬帝有意提携,但也只能当个旁听。

  “喂,”趁着议事堂里一片嘈杂,宋云染悄悄挪到了罗慎边上“一会皇后娘娘要是叫你过去,提起那事,你知道该怎么说吧。”

  “怎么,真不怕变成老女人啊,大不了我委屈点娶了你。”不过一会,罗慎又忘了被打的疼,晏子卿的气场实在强大,在他面前罗慎毫无招架之力,但一面对宋云染,他那一身疙气一下子就上来了。

  当朝的皇后也是罗家人,罗代卓的亲妹妹,罗慎的姑姑。前些日子敬帝突然提起了宋云染也早到了待嫁的年纪,罗皇后一向看重自己的这侄子,虽然明知宋云染和罗慎他们两个向来不和,但还是时不时的把把他们两个人叫去想撮合一对姻缘。

  “我跟你说现在我不跟你计较,但这件事咱俩是站在同一战线上的,一会皇后娘娘要是又叫你过去,你的态度一定要坚定,不然我就……”说完宋云染恶狠狠地向罗慎比了个打他的手势。

  “你威胁我,行啊,那一会我就去和姑母说我改变主意了,诶,疼疼疼。”宋云染一下忍不住,狠狠地掐了一把罗慎,也许是叫的太大声了,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

  “罗慎,有什么问题吗。”端坐在龙椅上的敬帝也听见了他的叫声。

  “我,我,我,没……”罗慎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最后还是敬帝摆了摆手说:“罢了,今日我也累了,都退下吧,染儿,你跟我到御书房来。”

  “遵旨”众臣垂首齐道。

  宋云染不安的站在御书房里,她不知道父皇又是为什么事把她叫了过来,是刚刚和罗慎打闹被发现了,还是前两天把惠妃的猫剃了个毛被告了一状。

  “你啊你,怎么就不能老老实实的,今日在宫门,在大殿上,你又和罗慎闹什么,让朕怎么和罗太尉交代。”敬帝恨铁不成钢的一拍起桌子。

  “分明是罗慎先挑的事,而且,出手的也不是我啊。”宋云染越说声越小,一提起晏子卿为她出头的事内心还有些羞涩。

  “那刚刚呢,别以为朕什么都没看见,明德殿上众臣议事何等严肃,再看看你们俩,在下面打打闹闹,真是越来越不把朕放在眼里了。”敬帝的脸色依旧不算好看,罗家是敬帝为了牵制晏家才提拔起来的,可罗慎不争气,完全无法和晏子卿相提并论,他给罗家的给罗慎的特殊待遇已经够多了,这会儿也不好深究晏子卿的放肆,遂转而问起了今日大殿上的事。

  宋云染知道敬帝这话说得狠,但并没有特别生气,想着倒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撒个娇,于是立刻换上一脸委屈的表情,“父皇,儿臣,唉……”

  “这是怎么了,怎么就突然就委屈起来了。”这一招百试不爽,敬帝的语气果然软了下来。

  “儿臣不喜欢罗慎,不想嫁给他。”宋云染说着就哽咽起来。

  敬帝听了笑道:“谁让你嫁给罗慎了。”

  “皇后娘娘不是一直想要……”

  “哼,不必理会,没有朕的意思她不敢擅自做主。”

  “谢父皇。”

  罗皇后心里打得那点小算盘,敬帝和宋云染都清楚着呢,若是宋云染嫁给罗慎,甚至是将罗慎招赘,这天下今后就都和罗家脱不开关系了。宋云染不愿被这样摆布,敬帝更不想看罗家一家独大,因此宋云染也清楚若是向敬帝抱怨几句,这件事也就是再无可能了。

  宋云染这边殷勤的跑过去给敬帝奉茶,敬帝此时已不生气,却也没急着喝,“染儿,你年纪也不小了,就没有自己喜欢的人吗?”

  宋云染一怔,那个人的面容在她脑海中浮起,随即又被她强抹了去,“儿臣哪有什么喜欢的人,父皇就这么急着把儿臣嫁出去吗!”

  看着宋云染嘟着嘴一脸不快的样子,敬帝拉过她的手轻轻拍拍,“好好好,没有喜欢的就不嫁,朕就你一个女儿,怎么也要给你招一个心仪的驸马,天下之大,你想要谁,还能不都依你。”

  话虽如此,可宋云染清楚,这世间可以做她的驸马的人少之又少,很多时候她都没有选择的余地,敬帝是疼她,可她若是一不小心触及到了他权利利益的底线,他也是不会纵着她的。她毕竟不再是当年的孩子了,可以无所顾忌,口无遮拦的说出心中真正的想法,在这朝堂上待得越久就越是清楚,自己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皇家的残忍无情还是早看清的好,她早已在不知不觉之间失去了当初天真的样子。

  “还有,不要在宫里闹事,天天都有妃嫔告你的状,怎么还像小孩子一样顽劣。过了年就是你生辰,朕到时会行封赏,公主府也已经建好了,这几日你就着手往那边搬一搬,不许整日胡闹了。”

  “儿臣遵旨。”

  在宫里这些年,宋云染过的并不自在,能早些离开倒也没什么不好,就是放心不下自己的那个弟弟宋云霁,他若是知道她要离开皇宫肯定又要大闹一番了。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晏婉来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