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晏婉来访
余生如昼2017-07-01 22:102,328

  一晃就到了年关,罢了朝之后就没什么事情要做,到了除夕,敬帝宴请群臣,皇宫上下又热闹了起来。上次因为宋云染要出去开章建府的事宋云霁和她闹别扭了很久,后来好不容易勉强接受了,结果因为除夕夜太医郎还是不允许他到外面走动,又生气闹起来,还是宋云染陪他守的夜,他才安静下来。

  到了初一宋云染和晏子卿,何信初,赵晋一起去纪府拜了年接下来就开始筹备起了新居的事,新的公主府比流云宫要大得多,即便把流云宫里所有的的东西都搬过去,也还是十分的空荡,因此要置办的还有很多。

  等到这个年彻底过去了,事情愈加繁重起来,刚开了朝,积攒下了国事也多,敬帝交给宋云染几件大事处理,让她忙得团团转,等到事情都忙完了,她的生辰也快到了。

  “殿下,明天是何婉言小姐的忌日了,晏大人怕您忘了,特意派人来提醒您。”悔儿一边端来洗脸水一边小心翼翼的说。自从郑辽死后,她一直闷闷不乐好不容易缓了过来也不似往日开朗了。

  宋云染一听何婉言的名字,一时间失了神,终究是躲不过了,这个名字就是她心头的一根刺,碰一碰就痛的无法呼吸。

  何婉言是何信初的妹妹,曾经是倾动京城的病美人,可真正让她出了名的却是晏子卿。当年晏子卿到了适婚的年纪,敬帝本来是打算为他指一门婚事选一名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膝下有女的名门纷纷想把自己的女儿送进这个会成为晏家下一代家主的男人怀里,可他偏偏向陛下禀报,说自己对何婉言一见倾心,此生非她不娶。

  敬帝一开始觉得何婉言身体实在孱弱,不赞成他娶她,可晏子卿态度坚决,最终还是为他们订下了婚约。晏家在京城的名声和地位斐然,晏子卿作为晏家长子,相貌英俊又才华横溢,所以备受外界关注,能让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倾心的女人自然有很多人都想一睹芳容,甚至竞相模仿,一时在京城的女性中掀起了一股病弱慵懒风。

  关于晏子卿和何婉言的事,宋云染却是听敬帝提起,每日一同在纪府受教,却从未听闻他说过这件事。,那么冰冷淡漠的人,从来都是对谁都不屑一顾,宋云染从么想到,他竟然会有心爱的女人。

  后来,何婉言病重,没等到婚期就去世了,因为还没过门,所以入不了晏家祖坟,武阳侯又瘫病在床,因此每年只有他们四个前去祭拜亡者。

  “殿下,晏小姐……”

  “啊!”宋云染昨天又写公文报告写到了后半夜,敬帝准了她办完这件事就可以休息一阵子,因此今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悔儿来的时候宋云染并不避讳,迷迷糊糊爬起来衣服还没穿齐全,就因为听见她说何婉言,呆坐在了床上,结果郁无伤就这样急匆匆的闯了进来。

  “郁无伤,你你你,你说你刚才看见了什么?”宋云染手忙脚乱的把被子裹在身上,郁无伤倒是镇定些,一贯的木头脸,只是微微有些发红,转身就退出去关上门候着。

  “……”郁无伤不答。

  “哼,那你说悔儿今天给我拿来的那件白色的衣服我穿好不好看。”宋云染手忙脚乱穿好衣服隔着门套话道。。

  “好看。”

  “禽兽!你果然看到了!”宋云染穿戴整齐踹开房门对着郁无伤大吼,一打开门却看到了在外面偷笑的晏婉,“婉婉?你怎么跑来了。”

  “在家里太闷就出来了呗。”晏婉看到宋云染一头乱糟糟的青丝随意散落,一脸狼狈的样子笑得更加开心了。

  “悔儿,你不用管我了,先出去吧,郁无伤你也给我走远点,去去去,门口站岗去。”宋云染一边把晏婉拉进屋里,一边把人往出赶,好在她向来不喜欢有很多人服侍,搬到公主府上后更是只带了贴身侍女悔儿和护卫郁无伤,这才没有被很多人看到自己这副样子。

  “闷什么啊,晏子卿和晏丞相忙,你不是还有你那个弟弟晏子靖陪着你吗!”

  “自从上次从边关回来,子靖就被父亲禁足了,这都小半年了,到现在还天天被关着教育,哪里有空陪我。”

  “我说了你别不高兴啊,晏子靖那就是活该,他那么冲动行事,害了他自己不说,更把晏子卿和他带去的那几千人害得不轻。”

  “好啦,子靖还小意气用事,再说你不也一样冲动。”

  宋云染不可否置,随手揪起一头碎发,捋了捋就盘在头顶,一根玉簪一束,连梳子都没用,晏婉看她总是这样简单的打理自己伸手把她的玉簪一抽,宋云染刚盘好的头发如瀑般洒下,晏婉拿起了梳子为她挽起了发髻。

  “算了,提他做什么,倒是你也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不能总打扮的像男人一样吧?”

  “你还有心思管我啊,你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了,指不定哪天就被晏丞相嫁给了什么人了”宋云染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晏婉的话,“你今天来找我到底什么了,不会是因为真的太无聊了吧,身边连个人都不带,偷跑出来的?”

  “真被你说对了啊,我父亲打算把我嫁出去了,他要我明天去月见楼和对方见一面,是那个沈廷尉的儿子沈瑜尽。”晏婉帮她绾好了发髻,落寞的坐在一边。

  宋云染不以为然的对着镜子照个不停,很久都没有梳过这样女人的发型,一时还不太适应,“沈瑜尽啊,听说人品不错,不过好像和罗慎那个家伙要好。到是他的父亲是个有手腕的人,不依附你们晏家也不依附罗家能混到这个地位肯定是有真才实干,晏丞相应该是想拉拢他,才想把你嫁给他的儿子。”

  “那个沈瑜尽,胆小如鼠,我才不想嫁给他。”晏婉一脸不屑。

  “他胆小还真是出了名了,却非什么良人,那你想嫁给谁?难不成像罗慎那样的,要不你看小晋怎么样,京城的这些能与你们晏家相配的名门公子,没娶过妻的,人品好,样貌好,样样都不差的还能有谁,主要还是你想要嫁个什么样的。”宋云染转过头看着她认真的说。

  晏婉低下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嘀咕到,“像大哥一样的男人吧。”

  虽然声音那么小,宋云染还是听见了她说的话,无奈的摇了摇头,答应到,“我知道你不想嫁,我会帮你的,明天你就按时过去就好,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可这世上像晏子卿一样的人又有几个呢!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失约闹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中不见雁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