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集·这算反击?
悠月雾竹2017-03-02 11:002,241

  凌景健此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间医馆,完全忘记了不久前发现暗号的事情,其实,就在今天,在离这家医馆不到两条街的地方,一支足足有二十人的队伍正在赶往皇城。

  “我的手上有一份项家军副帅项宇烈的密信。因为这件事,我们才一直被项家追杀。而我身上的伤是在和项家的人打斗的时候留下的。这封密信里标注了你们羽国军队在城外的布防。”一把抢过项宇烈手中的信函,凌景健惊讶的发现,这封信上标注红色三角的地方都是羽国重骑兵的落脚地!

  “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凌景健一把抓住项宇烈的衣领,生生将她提了起来。

  “咳,放我下来!前天,前天的消息!”项宇烈无力地抓着凌景健的手,在空中扑腾着。就算你现在知道了又如何?这个消息早在皇城沦陷的时候自己就用各种手段将消息传送给了禁军、护城军和巡防营的心腹。这个时候,估计各个军队都已经包围了各自的目标。忍受了这么多天的憋屈、郁闷,今晚就是项国军人的大反击!

  愤怒的将项宇烈从半空摔到地上,任由她伤口崩裂。凌景健只来得及吩咐几个婢女留在确认两人的印记就急急忙忙的领着飞羽骑往各个营房赶。“宇烈,没事吧?大夫,大夫!”闻声而来的戴舒拉开项宇烈的衣衫。粘稠的鲜血已经冲破了绷带的防线,不断地涌了出来。“伤口崩裂了!戴月,赶紧去拿药。项严,你去找街头的胡大夫,和他借一点愈合伤口的药物。快!”

  迷迷糊糊地感受到自己躺在床上,项宇烈虚弱地扭过脖子。“怎么样?飞羽骑是不是撤了?”戴舒赶紧找来衣物压住项宇烈涌出的鲜血。“将军放心,飞羽骑已经撤了,那两个婢女我也已经打发走了。你别再说话了,好好休息,会没事的。”久经沙场的戴舒早早就预料到项宇烈会有一个打击羽国军营的计划,只是没有料到这个计划的核心竟然会是自己的医馆。项宇烈舍上性命也要用苦肉计拖住凌景健,就证明这个计划的范围一定会不会小。

  扎营在城外的五路羽国重骑兵正在举行为期三天的庆功会,压根没有想到刚刚被他们打败的项国军队会来反击。所以当各路的项国将领蛰伏在军营外刺探他们布防的时候发现,骄傲的羽国骑兵们只有一支不足十人的小分队在巡逻。“项副帅给的情报果然准确,这些羽国士兵实在太好对付了。”“将军,干 他们吧。这些天兄弟们不是天天东躲西藏,就是被乡亲们看不起,都快疯了!干 他们吧!”

  “等等,项副帅说过,我们五路军队一定要同时行动,这样就算敌人有所增援,我们也有时间逃走!再等等,快了!”急不可耐的将领已经拔出了长剑,只待时机。悬在生死线上的项宇烈已经昏了过去,她知道,今晚的一击,将给羽国骑兵一个致命的打击!

  “王爷,项宇烈怎么可能拿到我们的布防图?现在就算我们派人点燃烽火也来不及了!”飞鹰狠狠地甩了一鞭胯下的马匹,“王爷!刚刚属下来报,烽火的狼烟没有办法点燃,已经都被人做了手脚!”

  “该死!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厉害,难怪一个十来岁的丫头竟然可以坐上项家军副帅的位子!飞鹰,你马上带所有人直奔江北大营,其他的营房让普通士兵去做。项宇烈一定不会料到我根本就不打算兵分五路。”危急关头,这是凌景健想出的能减少损失的最好的办法。江北大营驻扎的重骑兵可是飞羽骑的肉盾,是五个重骑兵营里最精英的队伍,更是飞羽骑的后备部队!

  “将军,时间到了!”江北大营的位置突然燃起熊熊大火,一下子照亮了半天的天空,滚滚浓烟弥漫在空中,和乌黑的天积压在一起。城北的居民们最先感受到了天空的不对,空气中不再是淡淡的血腥味,而是物品燃烧、焦灼的味道。“我们的军队反击了!”插上翅膀的消息很快在整个城池里传开,所有的人家纷纷点燃了烛光,照亮了整座城池。

  远远的,各国的皇城很快传开了这样的消息,尤其是原项国的盟国,纷纷派出国内最顶尖的探子前往项国皇城。

  “王爷!是江北大营的方向!”飞鹰刚刚升起一个高塔的狼烟,就被半边天的火光吓着了。深知现在已经无法挽回的凌景健静静地站在城墙上。“飞鹰,你现在知道我要全力抓捕项家人的原因了吧。飞羽骑不用出击了,马上返回皇宫。既然重骑兵的损失无法挽回,那就把皇宫的项国人都解决了吧。”凌景健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杀气,通红的眼睛里在火把的照耀下闪现出的精光和夜晚潜袭的蟒蛇别无二样,“让步兵营和弓箭营的人马上出击,目标五路军营,不论缘由,直接放箭!”

  凌景健想的十分美好,就算五路大营损失惨重,项军一定也不会放过那些骑兵的装备。离各处军营都不算远的弓箭营只要出击,最起码可以杀死很多的项国余孽,到时候,自己也好有个交代。

  “江北大营已经拿下,该是我们表演的时候了!给我杀!”一直被压抑着的项国士兵简直像疯了似的,直冲进敌人的帐营里乱砍一气。只用了半个时辰,羽国五大重骑兵营已经沦为一片血海。项国的血,得用羽国的血来偿还。

  羽国弓箭营争分夺秒赶到埋伏点时,探子已经等候多时。从他们隐藏的地方,还隐隐可以看到穿着项国战甲的士兵拆扶着在打扫战场。“还是王爷有办法,所有人准备!射击!”没有一点点防备,箭雨如林,还留在帐营外的士兵瞬间便倒在血海里。

  五路军营,同时遇袭,留守人员,死伤大半!

  与此同时,全部回防的飞羽骑在最短的时间里集合了几乎所有项国的宫人,不分任何缘由,一律杀害了!血迹未干的项国皇城瞬间又浸在血水里。

  “项严。”又是一次从鬼门关走了一遭,项宇烈关心的第一件事依旧是自己的计划,“告诉我,他们有没有成功?”刚刚收到飞鸽传书的项严哪里敢告诉项宇烈这些?只得模模糊糊地告诉她还没有消息传来。项严哪里知道,就是他消息的延时,险些酿成了大祸!

继续阅读:第十集·逃亡青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