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逃亡青楼
悠月雾竹2016-12-05 17:502,556

  在床上躺了足足一个星期,戴舒才放心的让项宇烈四处走动。这些日子里,项严每天都心事重重地守在医馆门口,数着蹲守在医馆附近的暗桩人数。最近两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门口的暗桩人数足足是前几天的两倍多,就连负责巡逻的巡防营都是每天三趟的在医馆门口跑。

  “怎么了,天天坐在门口发呆。”连续躺了一个礼拜,项宇烈闷得都快长毛了,天天不是吃就是睡,无聊的要死。项严这个家伙不知道哪来的本事,竟然让戴舒一家对自己不言一字。看到项宇烈,项严下意识的起身挡住宇烈的视线:“宇烈,外面风大,你快回去吧。”

  项宇烈一手抓住项严的肩膀,一手帮他扣紧松开的衣衫。“项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注视着项严躲闪的眼神,项宇烈知道,一定是出事了。来不及多想,一把推开阻挡的项严,看着久违的街道,项宇烈的嘴角不由自主地抽了两下。消瘦的身影在秋日淡黄的街道下显得格外悲凉。“项严,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暗桩吗?”事情已经无法挽回,项宇烈清冷的眼神里,折射出一道属于秋天的荒凉。

  “对不起。宇烈。实际上······”将那天密信上的内容全盘托出,看着宇烈越来越难看的脸色,项严恍然:自己是闯了大祸吧!“项严,我是不是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我!为什么没有及时告诉我?”项宇烈很生气,她已经很久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项宇烈本来是打算利用皇宫里的人传送情报里应外合,这倒好,死的死,逃的逃。现在唯一能做的恐怕只有减轻对戴舒一家的拖累了。

  “报!王爷,探子传来消息,那个女孩已经醒了。”匆匆跑进正殿,飞鹰跪倒在凌景健案前,“请王爷批准属下率飞羽骑前去抓捕!”凌景健继续翻看着手中的折子,不为所动。“你知道本王为什么要你监视住医馆吗?”

  “还望王爷明示。”身为飞羽骑副将,他只知道主帅说哪打哪,哪里会考虑什么原因。

  “本王只对项家的人感兴趣。她若是项家的人,我们就拿她当鱼饵;她若不是项家的人,就证明她是禁军的人,那就没有利用价值了。”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凌景健丢给飞鹰一把令牌,“如果发现她没有价值,把这个令牌放到她身上,再散布出去。”令牌上银色的“项”字在昏暗的大殿里,像一颗陨落的流星,熠熠生辉。

  蠢蠢欲动的飞鹰已在路上,而项宇烈此刻却连一个应急的方式都想不出来。“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项严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只是项家的一员虎将,将才和帅才的区别可不只是区区一字之差。项宇烈蜷缩在角落的藤椅上,看着棋盘上的白字一点点将黑子包围,内心五味杂粮,不知如何落子。

  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的戴舒急匆匆地赶到二楼,就看到窝在角落里的宇烈。“将军可是有什么烦恼?飞羽骑已经朝这边来了。”戴舒资历颇深,这种绝处逢生的境地,他早就经历过了,“将军,虽然黑子已经没有退路了,但不代表白子会不动啊。”项宇烈不解地看着戴舒,黑子已经没有落步的余地,又哪里来的机会让白子动弹?戴舒笑着从棋盘上拿起一枚白子,一直被白子压制的动弹不得的黑子瞬间出现一丝生机!项宇烈恍然地看那枚白子。“多谢戴舒指点。他日项家崛起时,定不忘戴家!”

  想要减轻羽国对戴家的报复,自己一行人是万万不可留在这里了。项宇烈两人刚刚从街后的地道爬出来,一支全副武装的羽国飞骑就借着夜色悄悄包围了医馆,美其名曰:保护。只是他们忘了,一些个暗桩怎么看得住宇烈她们呢?凌景健忽视了对手是项宇烈的可能性,也就注定了他计划的失败。

  项严自知闯了祸,一路上一言不发地跟在宇烈身后。随着街道两旁的景物渐渐熟络起来,项严惊讶的发现,宇烈明明是在往皇宫的方向走,这不是自投罗网吗?项宇烈似乎是为了给项严解惑,把他拉进一家衣服店里。“赶紧换上!”项严接过锦绣罗衫一套,活脱脱从一个血性方刚的汉子变成了一个纨绔子弟。衣服店的后院,项宇烈正在乔装打扮。“将军,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手拿胭脂盒的女人迟疑着递上一身暴露的纱裙,“将军,那个地方。”

  “赶紧的,时间不多了。只有那里最不会引人怀疑,而且那里正是各地情报汇集之地,没有比那里更合适的地方。我想凌景健应该不会猜到这里。”宇烈这下倒是猜对了,一向风度翩翩的凌景健可是从来不出席风月场所,所有这些地方的消息都是汇总后交到他手里的。都说女人打扮起来最是麻烦,项严算是领教了,项宇烈足足在里面呆了一个时辰才出来。红唇柳眉略施粉黛,只叫人心花意乱。明明是一身青楼小姐的薄纱,套在项宇烈的身上倒是别有一番风味。这哪里是风尘之地的女子,明明就是天宫下凡的仙女,若影若现的肌肤只看得项严口干舌燥。

  “走吧,前面就是皇城最有名的‘花月楼’。”衣着单薄的受伤之躯直打寒颤,下意识地赖在项严的身上,嘴里还振振有词道,“这儿靠着皇宫,我们还是装得像一点吧。”整个魂都已经被项宇烈勾走的项严哪里能说不呢?兄妹两个就这样漫步在萧瑟的街头,给彼此取暖。

  “站住!”清冷的有点危险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抬起头来!”直打哆嗦的项宇烈从项严怀里探出半个脑袋来向外张望。凌景健!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项宇烈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自己的脸,这才抬头看着凌景健。

  “呦,王爷。你看你,最近操劳的都有黑眼圈了。来我们‘花月楼’玩玩嘛。”项宇烈深吸一口气,转眼挂上谄媚的笑容贴了上去,一只手还不老实的抚上凌景健的胸膛,“王爷,来嘛!”肉麻的声音嗲的连项宇烈自己都觉得浑身不自在。果然,凌景健一把推开了满身胭脂水粉味道的女人,嫌弃的用手绢不停擦拭着自己的衣服。“王爷!”扭着腰身的项宇烈不死心的又黏了上去。

  “走走走!给本王有多远滚多远!”凌景健不耐烦地推开项宇烈,“再过来小心本王杀了你!”“哼。”满意而回的项宇烈再次挽住项严的胳膊,拉着他往前走。“爷,我们快走吧,今天奴家可给你留了间上房,咱们今天就玩个通宵,怎么样?”瞧着凌景健还在打量着自己,项宇烈立即提高音量,窝在项严怀里。

  “好。”宠溺地拍了拍宇烈的肩膀,项严也险些被宇烈身上的味道熏到。

  “真是倒霉。这项国的女人真是恶心!”凌景健举起自己的袖子闻了又闻,“到底是谁第一个开了这样的地方。真是恶心!”一想到刚才女人的那个样子,凌景健就浑身哆嗦,要不是心系着自己的飞羽骑,定是不会轻饶了那个女人!

  看到这一幕,躲在衣服店里观察的两个人才收回了自己出鞘的飞刀。

继续阅读:第十一集·错误的熏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