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错误的熏香
悠月雾竹2016-12-07 10:052,363

  天色渐渐明朗起来,守在医馆门口的飞羽骑们也感到事情好像不太对劲。以往这个时间点,戴舒都会出来晒药材,可是今天什么动静都没有。“飞鹰,进去。”早早坐在对面茶馆吃起早茶的凌景健已经没有耐心等下去了。

  “走!”飞羽骑撞开房门冲进医馆,一楼没有人,二楼没有人!飞鹰铁青着脸一刀劈开唯一上锁的储物间,一股浓厚的血腥味立刻从门缝里传了出来。戴氏夫妻双双倒在血泊中,鲜血一直延伸到储物间门口。飞鹰顾不得脚下的鲜血,摸上两人的脉搏。“马上请王爷和军医过来!”

  戴氏早已没有了生命迹象,戴舒的脉搏倒是若有若无。紧急之下,飞鹰只得先掏出一粒药丸给戴舒喂下。“你们别傻站着,立即寻找戴氏的女儿,调查整栋屋子,询问周边人证!”飞鹰试图解下两人的绳索,可是那错综复杂的锁扣让他一阵纠结。

  “怎么了?”闻讯赶来的凌景健瞧着飞鹰一脸为难的样子。

  “王爷。你看,这种锁扣方式,很明显是项家的手法。”飞鹰赶紧请凌景健进到屋里,“另外,戴家的女儿并不在医馆里,之前我们盘问的那两个人也不在!”

  “这还用说嘛?那三个人当中,最起码有两个是项家的人。本王纠结的是:她们没有什么理由杀了这两个人,很明显,从上次来看,他们应该是一伙的,杀了他们,对项家并没有什么好处。”

  “王爷,要不要张贴通缉?”

  “不必。凭项家的本事,他们想躲我们根本就找不到他们。害我吃了这么大一个亏,项家,早晚是要还回来的!”凌景健徒手扳断斜倚在储藏室角落的木棍,望着一地的鲜血说道。

  说实话,藏在青楼并不是项宇烈喜欢的。对于她这个从小舞刀弄枪的丫头来说,这些胭脂水粉的味道实在是太浓了。好在,有些客人就喜欢风雅一点,楼里的熏香也不少。每天一到晚上,项宇烈的房间里就是一股足以遮掩住外界的熏香的味道。

  “将军,出事了!戴舒夫妇两生死不明!”咣当一声,项宇烈手中的茶杯滚落到地上。最近,总是有些事情超出自己的计划,这种感觉,很不好。

  “怎么回事!我的命令是让他们撤出皇城,你们到底有没有把我的命令传到!”项宇烈最近的心情很糟糕,就连一直以来颇为信任的左右手们都是被训的狗血喷头。大家也是很能理解:堂堂天启从三品武将,沦落青楼的愤懑;加上最近灭国之痛,大家工作的状态大不如从前。“我告诉你们!只要我项宇烈活着一天,天启就永远不会亡!现在你们所做的一切,他日天启重建时,你们都是我的功臣!”

  项宇烈何尝不知道大家的心思,只是现在她比她们还要急。派出去跟踪凌景健的手下迟迟没有传回有价值的情报,本来应该逃走的戴舒却生死不明。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项宇烈坐不住了,她需要自己去找寻答案。月荨,跟我走!”从房间不起眼的角落里,现身出一个紫衣女子,用面纱蒙着自己的脸,手间还攥着一把黑色的双股皮鞭。

  现在正值医馆附近戒备最为森严的时候,项宇烈不敢轻举妄动。思忖再三,项宇烈还是决定先到对面的茶馆里喝喝茶。“嗯?有意思。”凌景健的位置在二楼中间,靠着楼梯口的位置,从包间的小窗正好可以看到楼下的场景,“我就知道,这儿是最佳的观察点。”

  “月荨,你去医馆打探打探。”项宇烈清楚地感受到这间茶楼的有三个高手:一个是坐在左手边的文弱书生,从自己刚进茶馆开始就在写字,每一个字的力道几乎是一致的,说明来人极有可能是暗器的行家;第二个是一直在摆弄自己茶具的老人,举杯的手看起来纤细脆弱,可是杯子却是相当稳健,外部还有龟裂的迹象,极有可能是个铁砂掌高手;最后一个藏在二楼,要不是自己刚刚无意掀起面纱,恐怕就忽略了二楼微弱的气息,这种气息,只有可能是内息高手压制自己的内力所为。项宇烈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

  “王爷,有人走了。”

  凌景健仔细打量着易容后的项宇烈,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的内心极为复杂。“这样,你下去看看,把楼下那个女人的样子给我画出来。”

  话说,这个时候,月荨已经进入了医馆。凭借不凡的轻功,一般的士兵根本奈何不了她。“怎么回事?为什么医馆像是被打劫了似的?”月荨脚踏房梁,惊讶于医馆内的一片狼藉。“快!医生来了,赶紧的!”听到门外传来的响动,月荨一个飞身已经窜上了房顶。相比于医馆内残留的情报,她对戴舒的生死更为在意。

  “还有气,赶紧搬到屋子里去,别让人来打扰。”很显然胡太医对飞羽骑的态度依旧没有好转,只是为了救人而已。飞鹰也没有进去的打算,他的任务,是找到线索。

  潜伏在屋顶的月荨趁着飞鹰不备,迷晕了守在小屋里的士兵。现场的鲜血还没有完全干涸,残留的绳索还没有解开,月荨小心翼翼地关上储藏室的门。啪,一个用布包的严严实实的盒子掉了下来。

  “人呢,人都哪儿去了?”听到飞鹰的声音,月荨由不得多想,将盒子藏在怀里,对着戴氏的尸体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

  “什么人?出来!”站在屋外的飞鹰抽出佩剑,迅速让人包围了小屋,“本将军再说最后一次,马上出来,否则格杀勿论!”

  月荨飞身上墙,凭借自己锁骨的本事从通风口逃了出去。“追!不能让她跑了!”飞鹰一个箭步冲上屋顶,对着月荨穷追不舍。尖锐的口哨声透过羽国严密的防线,坐在茶楼里的项宇烈立即起身准备离开。

  “王爷!”

  “你们跟着她,不要打草惊蛇;还有,去给我查查和她身上一样的熏香哪里有得卖。”凌景健放下茶盏,一个转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项宇烈清晰地感受到身后参差不齐的脚步声,来不及和月荨汇合便躲进了不远处的小巷里。跟在宇烈身后的三个高手一看大事不好,当机立断飞身上房,凭借高处的优势很快弄清了项宇烈逃亡的方向。

  “走,回去吧。”文文弱弱的书生挥开手中的折扇,片片刀刃夹藏在扇片里,折射出道道银光,“她已经发现我们了,之后的,就交给王爷吧。我们去找找,这股‘神奇的熏香’。”

  顺着书生的视线看去,频繁移动的除了项宇烈的身影之外,还有一道黑色的人影,紧紧地跟随着她。

继续阅读:第十二集·鹰飞羽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