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鹰飞羽落
悠月雾竹2016-12-07 10:062,304

  “站住!”一个从天而降的身影落在项宇烈的眼前,“你觉得你跑得掉吗?”站在项宇烈的面前,凌景健抬起他的手臂。在他的右手食指上,有着一枚银色的纹龙戒指,张开的龙嘴吐出半寸不到的舌头,那,就是毒针的发针之处。

  “你要是想抓我,当我在茶馆的时候就可以,但你却没有动手,就说明你还不打算让我尝尝你羽国的牢饭。”项宇烈不留痕迹地朝身后瞥了一眼,后面都是项国的百姓,自己根本就没有退路。

  “我看,你也不是一个茶客那么简单吧。”凌景健一步步地逼近了项宇烈,而后者却无处躲藏,“你的身上有很浓的草药的味道,又不是医生,那就应该是身上有伤;而且你的手上有很多的老茧,应该也不是做女红留下的,看来你懂得不少兵器啊!”

  项宇烈拼命想要甩开凌景健的手,可惜并没有什么用。“放开我,你到底想干什么!谁告诉你我不是医生了?”

  “我想干什么?我可没见过有医生出门还要伪装自己的。”凌景健紧紧地握着项宇烈的手腕,不怀好意地看着项宇烈还算俊俏的小脸,“揭开你的伪装,否则。”

  “否则怎样?”反正也逃不掉了,项宇烈干脆硬碰硬的和凌景健杠上了。

  “不错嘛,小丫头挺倔啊,看来不给你点苦头是不行了!”凌景健扬起的手掌让项宇烈不自觉闭紧了双眼。

  “你难道就会欺负女孩子吗!”项宇烈抬起小脸,眼泪汪汪的样子让凌景健的动作慢了半拍。就趁着凌景健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项宇烈对着凌景健一挥衣袖,灰白的粉末倾倒而出,迷住了凌景健的双眼。“尊敬的羽国王爷,想见到我的真容,就来找我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凌景健身上有着和自己相同的东西,能将他玩弄鼓掌,项宇烈觉得十分开心。

  “混蛋!啊!别让我抓到你!”远远地听到凌景健的吼叫,项宇烈跑得更欢了。就凭这样就像识破她?凌景健还是蠢得厉害。

  还没到黑夜,青楼里就像是个像个小世界,除了高低起伏的呼噜,就只有喃喃地梦话充斥在这个迷乱之地。

  “将军!”还没等项宇烈走到二楼,早已等候多时的手下便递来一张染血的纸条。“怎么回事?”一看到血迹,项宇烈的好心情整个都没有了。

  “该死!这帮禁军是不是没脑子?现在查的这么严,还在城门口留记号,这不是找死吗!”不得不为这些禁军将领袖的智商捉急,项宇烈想死的心都有了,“现在还来得及让他们变更接头地点吗?”

  这,看着手下人为难的样子,项宇烈已经知道了。“算了,你们下去吧。把项严叫过来。”为了一个碰面,竟然暴露了自己苦心经营的青楼,项宇烈此刻用烈火焚心来形容都不为过。“将军。”早已在屋内等候多时的月荨掏出藏在怀里的盒子,“这是在他们倒下的地方发现的。我检查了屋内,没有异常。”

  项宇烈仔细端详着这个不大的盒子:“你觉得,这里面是什么?”手指划过盒子的四周,凹凸不平的底面有一个花纹,项宇烈知道,这个是北境驻军一贯使用的白虎纹路。“属下不知。但是这个盒子属下检查过了,没有危险。”

  没有危险?那就是戴舒的私人物品了?项宇烈摸出藏在耳后的刀片,强行撬开了盒子。“将军!”月荨第一时间挡在了项宇烈身前。“月荨,不用紧张。”拍拍月荨的肩膀,项宇烈没有一丝犹豫的拿过半开的盒子。

  “哦?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看到盒子里藏的东西,项宇烈失声笑了起来。原来自己和凌景健那么相像,真是有意思,这盘棋越来越好玩了。

  “将军。”不知何时,项严已经到了门前,“刚刚禁军的副统领找我,希望我们可以给他们提供帮助。”

  帮助?好啊,那就带着他们一起玩。“来,哥。今晚,我们就·······”

  被项宇烈迷了一眼粉末的凌景健阴沉着脸踩在帅府的门槛上。“王爷,你的眼睛!”闻讯而来的的侍从注意到自家王爷通红的眼镜,着实吓了一跳。“没事。书生他们回了吗?”凌景健一口气灌下桌上的凉茶,闷闷不乐的坐在太师椅上。

  “禀王爷,他们已经在往帅府赶了。”听到侍从的话,凌景健受伤的心终于被小小的平复了一下。

  “王爷,查到了!”带着一波尘土冲进大堂,莽汉饶有兴致地嚷嚷着刚才寻香的经历,而凌景健的目光只在莽汉身上逗留片刻,便转向了书生。

  “王爷,属下已经查实。这种熏香在城里很寻常,一般的人文墨客都爱买这种物美价廉的东西,要不然就是城里高档一点的青楼茶馆里有。可是自项国被灭,城池被封,买这种香最多的地方就是‘墨竹斋’和‘花月楼’!”

  “花月楼?”凌景健思绪一转,立刻联想到了那天晚上扑到自己怀里的女人,“我们似乎一直把项家的人想象的太过高傲。通知下去,让飞鹰做好准备,今晚我们就去花月楼见识见识。”

  “将军,宫里有消息了。”刚刚举起筷子的项宇烈满怀歉意地望着项严,“哥,不好意思,又不能陪你一起吃饭了。”

  “去吧。”起身替宇烈收拾好碗筷,项严宠溺地给宇烈披上自己的外衣,“注意身体,别忘了今晚还有行动。”“恩。”宇烈少有的顺从了项严的说法,拉拢身上的外衣,“哥,你自己吃吧,别等我了,你身上也有伤,自己小心。”

  难得看到宇烈小女人的样子,手下的人也是一愣,直到宇烈站在二楼呼喊他们的名字,才缓过神来。

  “怎么回事?”瞬间换上一副生人勿扰的样子,项宇烈端坐在躺椅上接过火漆封口的密函。“将军,鹰来信。”鹰的信?宇烈皱着眉头点点头——看来凌景健又有动作了。

  “凌景健的洞察力是在超出我们的预料,你马上去通知今晚负责联络的各个分支:今晚的联络时间提前半个时辰。还有,让负责盯梢的人都给我瞪大了眼睛,有任何情况都给我立即联络。”

  “是,我马上吩咐下去。”

  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才埋在凌景健身边的暗桩——鹰,终于开始活动了。项宇烈总算是感到一丝欣慰。凌景健,用不了多久,你们羽国的秘密,都将流进我的口袋······

继续阅读:第十三集·猜不到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