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集·步步紧逼
悠月雾竹2016-12-05 17:072,535

  在这座城池还属于项国的时候,项宇烈这熊孩子天天在城里和一帮贵族、军中子弟撒野。误打误撞之间竟是发现了不少的秘密,比如他们现在在走的这条淹没在杂草丛中的小路。这条路曾经是负责将宫中死去的宫人抛弃的路,随着一代帝王整治宫中的事务而被废弃。

  “这条小路藏得这么隐秘,是不是可以一直走到宫里?”项严的眼中爆发出一阵异样的光芒,明显的意图让项宇烈直呼不妙。

  “项严!你要是记得项家的规矩,就给我老老实实的隐藏好自己。这条路有比刺杀更重要的作用!”顾不得自己的伤势,项宇烈动用了内力拦住现在就想往皇宫里冲的项严,“你给我记住了,刺杀永远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说完了这番话,项宇烈没有忍住喉咙里异样的感觉,剧烈地咳了起来,待她收回手中,掌中妖艳的红色刺激了她的双眼。又一口鲜血,喷射而出!

  “宇烈!”看到宇烈似乎随时就会倒下的身影,项严只好将自己反驳的话咽了回去。已经快进入皇城了,项严搀扶起宇烈加紧赶路。只要天一亮,羽国的士兵就会到处乱晃,到时候想跑也跑不了了!

  “从这儿走!”宇烈挣脱开项严的手臂,“那儿通向皇宫,我们去了就是自投罗网。从这儿走,不远处就有一家医馆。”伤势远远重于项严的宇烈不知哪来的力气,拉住项严飞奔在小路上。

  眼前朦朦胧胧的景色已经在告诫项宇烈,清醒的时间就快要结束了。如果不是项严之前的草药,她可能早就倒下了。在她并不清楚的意识里,薄薄的内衫被鲜血黏在胸口,怎么扭动都摆脱不了。

  公鸡报晓,天已经亮了,医馆就在眼前。

  一向早早起来收集露水的戴大夫习惯性的打开大门伸了个懒腰。两个还挂着铠甲的人直接冲进了屋子,其中一个人在冲进来的一刹那便晕了过去。戴大夫还没有从惊悚的状态中解脱,还醒着的人已经关上了医馆的大门。

  “你,你们······”戴大夫年近半百,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着实不清。

  项严扑通一声跪在了他的面前:“大夫,拜托你了,你一定要救救她!”为了宇烈,项严不得不逼着自己醒着。自己的血流干了不要紧,可宇烈一定得活着!

  戴大夫从医多年,一眼便看穿了两人的伤势。“起来吧,看你们的样子,应该是项家的士兵,你扶着她,随我来。老婆子!赶紧下来,把楼下打扫一下!”戴大夫能在靠着皇城的地段开一家这样的医馆,没一点眼力见识是不可能的。趁着天还没全亮,必须赶紧安置好这两个人。

  “她的伤势很严重,伤口有感染的危险。这样,我先给你外用的止血药,你先去休息一下,我先给她治疗。”戴大夫用剪刀剪开宇烈被鲜血黏住的内衫,衣服已经和伤口粘合在一起,除去衣物无异于撕去一层皮。

  “等等,她是女的!”项严抓住戴大夫的剪刀,“你这样不就······”

  “女的?”戴大夫看了眼昏睡的人,时间紧急,女孩又穿着铠甲,一时间真没注意,“我会让我的女儿来,我只负责指导,这总可以了吧。你要是再等下去,她可就活不了了!”戴舒喊来自己的女儿,他已经猜到了这个女孩的身份,这样的人,别说是自己,整个项国的人都心甘情愿的帮助她。

  “这,有劳大夫了。”项严抓起桌上的药瓶,朝隔壁的房间走去,没有一点的犹豫。既然宇烈带他来这儿,就表示宇烈一定信得过他们。

  徘徊在生死线上的项宇烈没有想到,就在他们抵达这家医馆的时候,雷厉风行的凌景健就传达了封城的消息,只有到羽国军营拿到出行证才可以出城。不光如此,在她和项严疗伤的这半天里,飞羽骑已经回来了!而他们带回的失踪人员名单上就有他们两个的名字!

  “王爷,按照您的要求,我们检查了每一个着项家盔甲的人,在王爷名单上的找不到遗体的人有二十六人。每一具尸体我们都脱去其的铠甲进行了检查。项家军的人在手臂、后背或者是胸口都有一个短剑的烙印。”

  凌景健铺开宣纸,写下了二十六个人名。“这段时间飞羽骑轮流巡逻,任何可疑的事情都要来向本王汇报。本王有一种感觉,已经有人潜回了这座城池。”

  “王爷,城池已经全部封锁。他们要是敢回来,我们就可以一网打尽!”

  凌景健巨大的翡翠扳指在深红色的桌几上划过,算计的眼神在他那张还算俊俏的脸上显得尤其阴险。“你们马上搜查全城的医馆,驿站。我就不相信他们没有人受伤。告诉下面的人,项家人的烙印都在哪里。还有,就算是女人,也要检查!带上几个侍女去。项家的这二十六个人里,有八个得力女将!”

  “是!”敞开的窗户吹进习习微风,掀开了茶几上的那卷项家家谱。

  “她还好吧!”偷瞄着给自己抹药包扎的戴大夫的女儿,项严小小的纠结了一下该如何向这样的女孩子提问。不过,显然纠结了很久的项严对舞刀弄棒的经验要比对女孩子丰富得多。

  “噗嗤。”戴月忍不住在心里念叨了一遍项严的话,怎么听怎么搞笑。这一笑把项严笑得不知所措起来。自己和项家的女孩说话都是直来直去的,面对这么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孩,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放心吧,她已经没事了。只是还在昏睡,我爹说,最迟明天,她一定会醒来的。”听到戴月银铃般清脆的声音,项严连连点头,“要不,你也休息一下吧。你放心,我爹娘已经处理了你们的铠甲,这儿暂时不会有危险的。”

  “是不是羽国已经有所行动了?”项严一下子就听出了戴月话里的问题,看来宇烈所预料的有可能已经成了现实。

  戴月一时说漏了嘴,变得有些胆怯起来,圆溜溜的眼睛四处乱晃,左右食指紧紧地搅在一起。糟了糟了,刚刚才答应过爹爹不告诉他们外面的事情,自己一个不小心就全暴露了。

  “我不会告诉你爹爹的,好吗?”项严用没有受伤的左手握住戴月搅在一起的指头,“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爹的。告诉我,可以吗?”戴月看着项严一副老实人的样子,还是松了口。

  听到戴月讲述了外面现在的事情,项严一下子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没有想到羽国会这么快的整理出一份项家的名单来。全城范围的检查,岂不就是项家军的记号被他们察觉了?项严摸上自己的胸口,那里,也有一个烙印,一个属于项家军的记号。

  这个时候,负责医馆检查的士兵们离他们只有几条街的距离了,而项宇烈,还没有醒!

  【悠竹:明天就是感恩节,一向不怎么过洋节的悠竹觉得这个节日还是棒棒的,所以,明天悠竹打算用两更来感恩父母亲人和诸位亲亲的读者。将书保存在书架里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就看了哦。宇烈不会昏迷太久的,因为男主就快了哦。】

继续阅读:第五集·戴氏医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