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集·暗流汹涌
悠月雾竹2016-12-05 17:012,417

  “你们几个迅速清理外围,其他人跟我走!”整座项国皇城,只有这一处的府邸被人们“占领”,无数的穷人不顾天气的寒冷,纷纷蜷缩在项府的屋檐下。一见到羽国的士兵,人们反而把项府围得更紧了。拥挤的人群,使得飞羽骑不得不留下一部分的人驱赶这些人。

  出乎飞羽骑以往的认知,这些人就算面对飞羽骑的铁蹄都没有后退、避让一步。“将军,不如我们杀进去?”再一次感受到项国人的可怕,飞羽骑的队伍里也开始出现了骚动。

  “胡闹,项国刚刚归顺,这个时候杀了这些游民,你是希望他们都暴动吗?”身为飞羽骑的将领、凌景健的左右手,飞鹰的眼光永远比一般人要稍微长远一点,“这样,你们都留在外面防止这些人暴动,我一个人进去。”

  依仗着自己的轻功和凌景健给自己的地图,飞鹰很快找到了项家祠堂的位置,只是这族谱,可不会这么轻易就被找到。而且说实话,项氏族谱的位置,就连身为项家嫡系子女的项宇烈都不知道在哪里。

  “副帅,撑住,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在项家,任何人之间,都以军阶为大,就像项严虽然是项宇烈的哥哥,一般情况下都会称呼宇烈为将军或者是副帅。项家的规矩,在人们心里的地位仅次于圣旨;项家的人,在平头百姓心中甚至比皇帝还要高。项严知道,现在自己必须想办法进城找家医馆来救宇烈。可是,现在的皇城只怕没有那么欢迎自己。

  “哥。”迷迷糊糊醒来的宇烈一眼就看到了项严的脸——为了避免触碰宇烈胸前的伤口,项严不得不抱着宇烈跑回皇城。

  “宇烈,感觉怎么样?”看到怀里的人醒来,项严急忙停下脚步,将宇烈扶坐在自己的腿上。昨晚,因为羽国巡逻队突然过来,项严不得已带着宇烈躲到了附近的树林里。时间紧迫,只来得及找了些止血的草药暂时缓解宇烈和自己的伤情。

  “我们在哪儿?”宇烈很清楚,羽国士兵的箭矢大多集中在自己上半身,而项严的伤直接贯穿了腿部。所以她摆脱了项严的搀扶,倚着身边的树木站了起来。

  “我们还在城外。羽国军队占领了皇城,戒备森严,没有办法进城。再不想办法进去,都不用等羽国士兵找到我们,我们就死了。”项严掏出层层衣衫裹住的草药,只够下一次换药的了,而且,只够一个人。

  “进城?我有办法。天就快亮了,我们抓紧时间,赶在巡防的卫兵之前回去。”项宇烈很清楚,光靠项严找到的草药,根本就没有办法让伤口快点儿恢复,当务之急必须进城,找一家医馆。宇烈搀扶起腿脚不利索的项严:“以后在外面别叫我副帅了,万一有人听见不好;还有,羽国的人不知道知不知道项家的人,我们名字也不能再用了。”

  “是,一切都听你的。”项严没有纠结于自己的称呼,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们必须小心,稍有不慎付出的就是生命的代价。只有活着,才有办法复兴项家。

  宇烈猜测的的确没有错。凌景健为了拿到项家的族谱不惜冒着危险亲自到项府,足足花了两个多时辰的时间才找到了一卷族谱。不幸的是,这一卷族谱里就有项严等人的名字。只要天一亮,羽国就将开展行动!

  “王爷,您已经盯着这卷族谱好久了。这天马上就亮了,您要不要歇息一会。”飞鹰担心的站在凌景健身边,虽然他不是很明白王爷为什么还在忌惮这个已经几乎被灭族的项家,但王爷的话,他永远相信。

  “飞鹰,你跟着我有八年了吧。数年前,我和周老将军到这项国的皇城,见到了项家的人。一个五岁的小孩子,在和我说道他们项家时的那个眼神,我至今都忘不了。你不知道项国的百姓对项家简直就是像对神灵一样恭敬。只要有一个项家人站出来,这小小的皇城里至少有超过五万的人拥护他们。要是项家夺去了皇城,我们所有的心血将付诸东流。”听完凌景健的话,飞鹰才明白:凌景健对项家远远不只是忌惮这么简单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怕就是这个意思吧。

  “所以王爷才千方百计的找到项家的族谱,就是为了搜捕有可能漏网的项家人,不让项国有一点翻身的机会。”飞鹰接过凌景健手中的名单,“王爷,这是?”

  凌景健搁下手中的笔,继续打量着族谱上的名字和简介。“这些人都是这一任项家的中坚力量,你马上让飞羽骑负责,务必核实这些人是生是死。同时在城里张贴悬赏,有线索的只要真实,赏黄金五十两。”

  “王爷高明。属下这就安排。”看到飞鹰离开的背影,凌景健的眉头再次锁了起来。他没有告诉飞鹰,他手上的这块令牌并不是从战场上捡的,而是在这皇宫里。没准已经有项家的人混进了这皇城,他们下一步的行动到底是什么自己一无所知。对付项家的人,最好的方式不是杀,而是逼。

  天就快亮了,最危险的时候就要来到。“哥,你的腿还行吧?”宇烈看着不远处的城门,撕下自己的内衫给项严重新包扎了伤口,“待会儿万一有羽国的士兵盘查,你不要开口,我来就行。”

  “宇烈,这次我最后一次在叫你副帅。无论我们将来要以什么样的身份示人,请你一定要记住自己项家的身份,一定要努力活下去。现在的项家只有你能够振兴了。”项严无法得知宇烈的所有计划,但凭他对宇烈的了解,她的计划一定充满了危险,而且一定是把她自己放在了最危险的地方。

  “知道了。我会让项家重新崛起的。”宇烈用项家避开了项严对自己的盘问。一夜之间见证了一个帝国,数万个家族的覆灭,项宇烈的内心,已经被一种叫复仇的火焰笼罩。没有什么,比得上报仇。这个计划,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实施······

  天色渐渐明朗了起来,刚刚修缮完毕的城门“轰轰”的开启。一队队飞羽骑全副武装的向郊外奔袭。

  “怎么回事?”

  项宇烈压下项严乱晃地脑袋:“别乱动,看他们的方向,应该是到我们昨天逃出来的弃尸地去。说不定就是针对我们项家军的行动。我想,凌景健不可能对除了我们以外的军队有这么大的耐心。”

  “他们应该没有我们的画像吧,而且弃尸地那么多尸体,难不成他们还一具具检查?”项严似乎想到了什么,双手紧紧地攥住自己的衣裳。

  看着项严的动作,宇烈意识到,或许凌景健已经有办法找出尚存的项家军了。“我们抓紧时间进城吧,必须赶在飞羽骑回来之前!”

  【悠竹:猜猜下一章节,男主会干啥?】

继续阅读:第四集·步步紧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