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集·族谱暴露
悠月雾竹2016-12-05 11:142,447

  在这酒肉飘香的城池之中,也不是没有一处安静之地。毗邻御花园,有一座邻水而建的红瓦宫殿。纵观水榭长廊,亭台楼阁飞檐相扣,曲折回旋;细观各大殿走位,无不面朝东南架以横桥,似向东南方勤政殿俯首;各殿倚湖而建,所用的木材都是从万里的源城送来的上等黄花梨,经过上万次的打磨制成,一年四季如春。

  而在皇城最偏僻的材料坊里,这座宫殿的牌匾正在被劈成一根根的木材。烫金的字体清楚地印刻出这座宫殿原先的主人——东宫殿,可如今,这座项国最豪华的宫殿入住的却是羽国的侵略者!

  “王爷,项国皇族除了三个战死的,已全部被我军捕获,现关在天牢里。”兴奋地项国士兵掩盖不住自己地笑意,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号称天下第二大国的项国便成了我羽国的领地,要不是项家军的阻扰,怕是一个月就可以亡了项国。

  听到自己下属的禀报,凌景健并不高兴。在他的手心里,有一块已经被鲜血染成红黑色的令牌,这就是令他愁眉不展的原因。得不到王爷的指令,尽职的近卫们凑到他的身边。“王爷,您不必太过担心,项家军已经被我军全歼。这项国也不会再有第二支项家军了!”

  凌景健心里自然是知道项家军被全歼的事,但这不足以使他安心。他的指尖不住地摩擦着令牌中间突出的部门,任由自己的汗液湿润干涸的血痕。黑红色的令牌中间在凌景健的摩擦下渐渐清晰了起来:青铜色的的令牌上,一个银色的“项”字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凌景健注视着那龙飞凤舞的“项”字,手指再次停留在令牌上。

  “项家军是被歼灭了,可是项家的人呢?整个项国,就算是号称铜墙铁壁的禁军我羽国将士都没有这么大的损失,区区一支总计13万人的‘项家军’竟使我军损失如此惨重。项国现在虽然是我们的了,但是项国的反抗势力是不会罢休的,只要有一个项家人站出来,项国很快就会有一支不可小觑的反抗队伍。”

  “王爷不必挂心,我们这就布置下去,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项家人!”

  “不急。”看着手上的令牌,凌景健突然就有了一个主意,“你们立即去一趟项家,找到项家的族谱。记住,项家的任何东西都不允许拿取、损坏。”摩擦着银色的“项”字,凌景健脑海里下意识地出现了一个清秀的小男孩昂着脖子,撅着小嘴稚嫩却又坚定地说着:“我们项家军是最厉害的。”凌景健一直不知道,那个孩子到底是谁,但他知道,这个孩子一定还活着,与自己为敌!

  得令的飞羽骑立即动身前往项家。想当初门庭若市的项(烈)家现在也落得门前冷落鞍马稀的境地,曾经象征着项国坚不可破的帅府现今已是任由羽国的铁骑踩踏!项(烈)家的忠魂飘零在项国的各个角落里,在每个无人的夜晚低低哀鸣,歌唱着铿锵的战歌。

  “老马,快醒醒!”

  “二娃,二娃,你听得见吗?”

  项严举着火把一个个的翻着项家士兵的遗体,只期望有一个和自己一样活着的人。只是这希望在一次次的呼唤,一次次的失望中渐渐减弱,渐渐就要演变成了绝望。

  “啊!”项严失落地跪倒在浸染鲜血的土地上,微弱的火把斜插在土地上,渐渐被“水”浸湿。项严的双手无助地攥着一把眼前的土地,在这寒冷湿润的夜晚,他一点都没有发现:自己手间的湿润根本不是露水、雾气,而是从千万万的尸体上留下的鲜血。血和土已经融成了一个整体,再也分离不开。

  “父帅。”微弱如蚊蝇的声音在项严的耳里,声效堪比那晴天旱雷。他急急忙忙地抓起身边的火把,抹了一把湿润的双眼,他不会听错的,这个声音肯定是项宇烈的声音!这个声音已经在他心里响了无数次。

  “副帅,副帅,你在哪儿!”顾不得是否会被别人听见,项严高声地呼唤着项宇烈。

  “爹,不要丢下我,爹。”又是一声的呼唤,只是这个声音······

  “副帅!是你吗?”隐约在死人堆里看到了一个颤抖的身影,项严毫不犹豫的跑了过去。“项昊?你没事吧。”虽然失望不是项宇烈,但项严还是为找到一个同伴而高兴。

  “哥,是你吗?”项昊的气息越来越弱,连说一句话都要费上老大的劲。“昊,是我!你等着,我这就带你走!”项严疯狂的想要抱起这个奄奄一息的大男孩,可是现在的他连站起来都费劲。一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就这样哭得稀里哗啦的。。

  “昊,别怕,我们会没事的。”项严努力想使自己的泪水回流,尽管在这黑夜中,重伤的项昊根本不会发现。

  “哥,我不行了。你赶紧,赶紧找到副帅。有,有叛徒,要······”冷风从伤口和气管里灌入项昊的身体,重伤的身体毫无预兆的就垮掉了。

  “不!项昊!”项严疯狂的摇晃着项昊的遗体,只是得不到一点的回应。

  项昊,已经死了。

  “不!”项昊的死更加刺激了项严,他变本加厉的像疯了一样寻找着项宇烈,他甚至都不敢想,项宇烈要是死了自己会怎么样,整个项家会怎么样,他们又该怎样。

  “大哥。”项宇烈捂着自己的胸口摇摇晃晃的从死人堆上站了起来。借着火光的光芒,她确定,那就是项严。

  “宇烈,宇烈!”兴奋地项严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地腿伤,径直朝宇烈扑过去。“大哥。”宇烈忍着伤痛和项严抱在一起,在她的后背上,还插着一支险些要了她性命的断箭。

  “宇烈,你还好吧。”兴奋完的项严这才想起来宇烈的伤,借着火把的亮光,项严一下子愣住了。羽国的士兵是疯了吗!再怎么说项宇烈也是个女人啊,可是她的身上,光是断箭就有七八处,除此之外,她的胸口还有一道约莫三寸的刀伤。

  “副帅,你!”项严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妹妹,一个十五岁的小女人可以忍受这样的痛苦,这一刻,他用力攥住项宇烈的手,无言。

  “别管我了,我还受的住,除了你我们还有人活着吗?”强忍住全身各处传来的痛苦,宇烈期待着看着项严。既然自己和项严还活着,就一定还有人活着!“将军,只要是穿我们项家军的衣服的人我几乎都看过了。除了我们,都死了。还有的人我根本就认不出来是谁了。”

  项严的话简直是一道晴空霹雳,直接催化了宇烈的伤势。原本还能勉强站立的宇烈一瞬之间就像一片落叶,飘落大地。

  【悠竹:谢谢大家的支持,男主会出来的哦。你们看看喜不喜欢,有啥意见书评可以直接提,悠竹会努力的!加油码字喽!】

继续阅读:第三集·暗流汹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