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集·甘愿赴“死”
悠月雾竹2016-12-04 12:192,291

  “啪。”全神贯注在楼下聚会里的人一下子被这清脆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周围空旷一览无余,连一只出来闲晃的猫咪都没有。脚尖勾住房檐,项宇烈悬在半空晃了两下便稳住了身躯。等了许久,房顶依旧没有什么动静,项宇烈懊恼地撇过脸,裂开嘴呼出一口热气。

  估计是因为刚刚的动静,伏在屋顶的人两指夹起偏离位置的瓦片,盖到原先的位置上。做完这一切,来人还不放心,用衣袖将自己趴过的地方仔仔细细,反反复复的擦拭了几遍,甚至还退到屋檐边向下打量了一番。悬挂在屋檐下的项宇烈屏气凝神,从她的角度,甚至可以看到黑色的半个脑袋。

  来人站在屋檐边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这才离去。来人的气息一离开,项宇烈两脚一用力,就这样生生上了屋顶。可惜的是,来人刚刚的位置上,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项宇烈失望的捏碎了手中的瓦片。

  “将军,没事吧。”一走下楼,一干将领立刻围了上来,急不可耐的想要得到些什么消息。

  “没有什么收获,都散了吧。皇城里是不能再待下去了。项严。”项宇烈从怀里掏出属于自己的银色令牌,“项严听令,马上带着所有残部进入山林之中!”

  “将军!”项严缩回自己的双手,拒不接受项宇烈递来的银色令牌。

  “皇城里我自有安排,这么多人呆在这儿,只会加速暴露。你拿着令牌,今晚就走!”不容许任何人质疑自己的命令,项家副帅的威严霸道在所有的将领面前一展无遗,“所有的禁军,要是想留下殉国,你们就留;想要活着等待反攻,就给我跟着项严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项国,只能是我们的天下!”

  送走了项严一行人,偌大的医馆内一下子显得格外空旷、冷清。“月荨,查到戴舒的下落没有?”

  “将军,查到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久前又转移了。”月荨握着佩刀的手骨骼分明,条条经脉暴起,各个关节都已经因为用力过度而发白。“月荨。”伸出手覆在月荨的佩刀上,“放心吧,你的父亲我会想办法救出来的。”

  没有火炉,没有御寒的衣物,略懂医术的月荨只能点起三四根蜡烛,就着烛光给项宇烈换药。“将军,你要是不那么闹腾,不那么乱用内力,你的伤会好的更快一点。”月荨的话,项宇烈也并非不知,只是在这样情况下,伤口不崩裂已经算是万幸了。

  天还没亮,项国的各个街道就已经在敲锣打鼓,吵吵闹闹的了。还没清醒的项国百姓揉着双眼,迷迷糊糊地打开窗户。

  羽国的士兵不知道抽了哪门子疯,一队队的人有的提着浆糊到处乱贴东西,有的提着锣鼓当当当,毫无规律的敲,更有人直接闯进别人的院子里,直接在大门上贴了起来,或者是扯开嗓子一通乱吼。

  “将军,今天羽国的人都疯了似的。”月荨关上窗户,在项宇烈面前来来回回的踱步。

  “咱们让羽国吃了那么大的亏,你说他们再不来点大动作,也说不过去啊。没事,咱们该吃吃该喝喝,不用管。”项宇烈给自己沏了壶茶,随手拿起本昨晚翻到的史书看了起来,“你要是闲的慌,待会儿咱们也去凑凑热闹。”

  “王爷,消息已经都传出去了。”来不及擦去头上的汗水,飞鹰直接跳到城池中心的行刑场上。

  凌景健今天特意换了一身长衫,站在冰冷冷的铠甲群里,倒是给自己添上几分儒雅。台下的项国百姓越来越多,一半是被士兵们驱赶来的,一半是来看热闹的。

  “都给我注意了!今天,是对负隅顽抗的项国士兵和对暗地里帮助项家的人的行刑!谁要是敢做出过分的事情来!弓箭手!”一声召唤,刑场周围立即出现了一队队的弓箭手。前来看热闹的百姓被眼前的仗势唬住了,你推我赶的想要离开。“刀斧手!”又是一声令下,刑场周围又出现了多达数百人的刀斧手。

  “都给我听好了!今天这儿,只许进不许出!”进出刑场的两个出入口全都被飞羽骑把守,铁甲蒙面,长刀短剑,没有一个人可以离开这里。

  吃完早饭,闲的发慌的月荨拉着项宇烈想去街上看看。从后院翻出去,满眼的白纸黑字印入眼前。月荨站在墙角,挡在项宇烈面前。“将军,我们还是回去吧。今天的羽国士兵看起来格外的多。”

  格外的多······项宇烈秀眉轻挑,医馆后巷离主干道隔了足足两条街,这四周除了这些墙壁和白纸之外哪里有一个人?项宇烈没有点破月荨,只是往身侧走了两步。月荨这才发现,真是哪里都有。

  “如果你不希望我看,我也可以不看。不过,月荨,能让你这么紧张的事,你觉得都有几件?”项宇烈突然提高了音量。这个时候,她要是还能那么那么淡定,她就是孙子!项宇烈一步步走向月荨,炽热的目光不给月荨一丝躲闪的机会。

  “将军,月荨自知拦不住将军,但是请将军带上月荨一起!”撕下墙上的白纸递给项宇烈,月荨深知,重情如项宇烈,她一定会选择自投罗网。一声不响地看完纸上的内容,项宇烈笑了,扬起的脸颊任由泪珠滚落,流进大张的嘴巴里,不苦,不咸。

  时辰不早了,月荨静静地站在医馆的屋檐下,望着渐渐被乌云遮掩的天空——要下雨了。项宇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件件的套上擦拭了无数次的战甲。铠甲虽然锃亮,却掩不住两道深深地划痕;尽管擦拭了无数次,项宇烈却依旧能感受到战甲上浓浓的血腥味。

  咔咔咔,裹在银色战甲里的项宇烈走出房间。“时辰不早了。月荨,你留在这里接应,如果我回不来了,你就带着他们去找项严。”紧紧地搂住月荨,项宇烈的声音里充满了无限眷念,“月荨,这些年多谢你。为你自己活一次吧。”

  揽在月荨腰间的手搭上肩头,悄悄拭去企图逃离眼眶的泪珠,项宇烈松开了手臂。“月荨,无论发生什么,不要出现!为你自己活一次。”

  孤寂的背影被夺眶的泪水模糊,银色的身影一点点远离自己的视线。月荨选择了留下,但她不知道,为自己活,又该怎么活?她只希望,项宇烈可以活着回来。

  【悠竹:把女主送到男主身边的设定,你们喜不喜欢?】

继续阅读:第十六集·自投罗网(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