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集·自投罗网(上)
悠月雾竹2017-03-02 10:592,255

  呜,呜。羽国特有的号角一遍遍回荡在项国皇城里,偌大的刑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不为别的,只因一批批的羽国士兵突然拉开了弓弦。

  得到凌景健的眼神暗示,飞鹰走上刑台。“行刑时间到!带人犯!”行刑场角落里一个不起眼的黑色铁门被拉开,一队队身着战甲的兵士成群走出走道。在这队士兵队伍的中间,夹着一批约莫十来人的白色队伍。白色的囚服,深黄的麻绳,黑色的枷锁,哗啦啦的荡过这一段不远的路程。

  凌景健站起身,履平自己稍有褶皱的长袍,走下刑场。“诸位,本王知道,这些将死之人里没准会有你们的亲人,没准会有初为人父的青年,本王也不希望你们家破人亡!今天在这儿,本王给你们一次拯救自己亲人的机会,只要你们告诉我,项家的人躲在哪里,或者说你们在哪里见到过项家的人。这些人,本王统统可以放了!”随手一指身后的俘虏,掌握他人生死的感觉让凌景健小小的爽了一把。

  台下的人群,因为凌景健的话,一下子炸开了锅。没有一个人项国人乐意看到项家军被抓,但是他们又希望台上的人,包括他们自己可以活下去。“你们都给我听着,一刻钟的时间,要是得不到我们想到的答案,你们统统别想活!”

  “不,你们不能这样!让我们出去!”血气方刚的男子刚刚说完两句,一把飞旋着的长箭避开了蜂拥的人群,射入男人的脖颈里,飞溅的鲜血洒在围观的人身上,立马掀起了一阵波澜。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吵杂的人群里,立刻响起了不一样的声音。

  凌景健招来临时任命的太守:“这些人,你带出去,好好问问。若有半句谎言,直接解决掉。”“是。”

  飞鹰立起刑场前的沙漏,一刻钟之后,这里将是第二个项羽战场!

  路过集市,路过酒楼,路过茶社。走过一个个曾经熟悉的地方,项宇烈的内心五味杂陈,此次一去,不知能否再回。看着这些熟悉的建筑,项宇烈却只能加快脚步。若我还有命归,我定当回来!离刑场不足百米,项宇烈一把扯下披在战甲外的黑色斗篷,朝身后一挥,任由它在风中飞舞。

  “站住!什么人!”一排排的弓箭手唰的调转箭头,直指项宇烈。

  几乎是同一时间,刑场内突然传来阵阵锣鼓声,“一刻钟时间到,准备!”时间恰到好处,除了一队弓箭手,其余的通通又将箭头转了回去。

  糟了!顾不得多想,项宇烈脚尖轻点,一个飞身上楼,单手提起最前面的一个弓箭手朝前丢去。蓄势待发的弓箭手们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来人的样子,已经齐刷刷的向后倒去。没有给这些士兵任何的反应时间,项宇烈一脚踢起地上的弓箭。弓到半腰,项宇烈一手稳住箭身,一手抽出数只长箭。

  弓满弦, 箭已发。只听得搜的一声,长箭已朝着刑场飞去。正当高举斩刀的刀斧手蓄力在臂时,只感到手心一震,厚重的斩刀瞬间落地。在场的除了凌景健没有一个人能够反应过来。一弓三箭,三秒两发,六只箭已经离弦。

  台上的凌景健一把抓起高悬的佩剑,也不去阻截项宇烈,就这么站在台边,负手而立,长剑横卧于胸。一袭应景的长袍随风而动,少了一分戾气,多了一分儒雅,想来也是个被千万少女入梦的对象。

  刑场上拥挤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整齐划一的向两边走去,让出中间一条窄窄的路来。一身银色战甲的项宇烈丢掉随身携带的武器,缓缓走向刑台。就像是商量好的,项宇烈每走一步,两侧的百姓便跪倒一片。一步又一步,待走到凌景健面前的时候,整个刑场的百姓,甚至是守在场外零零散散的人,无一人站立!

  这就是项家军的威力吗?凌景健不由得在心里问自己,如若现在被占领的是羽国,被逼出来的不是项宇烈而是自己,会不会拥有这样的待遇?凌景健突然很想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有哪些不寻常的地方,可以让百姓如此爱戴。

  面对近在咫尺的凌景健,项宇烈的心里忽然的有了一丝的解脱。“我是项家军副帅:项宇烈。羽国六王爷,请兑现你的承若吧。”似笑非笑地欣赏着着眼前五官还算精致的女人,凌景健朝手下招了招手。“交锋这么多次,项宇烈,你最终还是落到我的手里。”

  没有理睬凌景健的话,项宇烈凝视着台下久久不愿离去的百姓,撩起自己的战甲,扑通一声跪倒在众人面前。“诸位百姓,这些时日里征战不休,苦了大家了!我,项家军副帅,项国三品武将——项宇烈,今日自愿来此,只求你们不再被战争束缚!在下无功无德,受不起诸位如此大礼。如若你们不回去,我便在此长跪不起!”

  不出项宇烈所料,黑压压跪倒的人群纷纷对她磕了三个响头,起身离去。不过多时,刑场上便只剩她和羽国士兵了。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自动忽视掉朝自己围来的羽国士兵,项宇烈起身看着凌景健,深沉的目光宛如一滩死水,早已看破红尘。简直就像冰与火的对视,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仿佛可以用目光杀死对方一般。

  “项宇烈,你害我无数羽国将士客死他乡,害得这座皇城血流成河。是你置你项国百姓的生死于不顾。就凭这三点,你就该自刎谢罪,还敢出现在这里,也算你勇气可嘉。”恶人先告状似乎是这帮羽国人一贯的作风。

  项宇烈仰面朝天,悠悠的声音夹杂着叹息,似从天边传来。“你侵我国土毁我山河,滥杀无辜鱼肉百姓。身为项家将领,我杀你们于情于理。凌景健,我告诉你,就算我今天死在这儿,也会有人为我立碑,日后也会有人记得我的存在。而你呢?不被千人唾万人泣已是万幸。你有什么资格站在我的面前!”

  抱着必死的心前来,项宇烈就没想过能够活着回去,既是如此,今日就把该说的话都说尽了吧!

  “凌景健,这次是我项国败了。但你最好不要高兴得太早,你们羽国,终有一天会成为我们版图的一部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此刻的项宇烈就是一个疯子,一个疯的让人害怕的女人。

  【未完待续······】

继续阅读:第十七集·自投罗网(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