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集·自投罗网(下)
悠月雾竹2016-12-06 12:342,300

  “一派胡言!”飞鹰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木棍,对着项宇烈的脑袋就挥了过去。“哼!”雕虫小技安敢出来献丑?项宇烈一把抓住木棍的一端,任由飞鹰如何发力,都抽不出木棍分毫!

  斜视着飞鹰,项宇烈紧绷的嘴唇也是勾起浅浅的一抹弧度。“真把我当成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了?你们未免也太小看我项家军了!”闪动双眸,单臂运力,项宇烈生生从飞鹰手里夺下了木棍。武功不弱的飞鹰都没有反应过来,木棍已不在手中。

  “你的身手果然不差。不过,项宇烈,我劝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否则!”项宇烈下意识地追随着凌景健手指的方向看去。那个,不是戴舒吗?

  “凌景健,你言而无信!”咬牙切齿的项宇烈攥紧了双拳,恨不得一拳朝着那张笑眯眯的脸砸过去。刚刚只顾着让百姓们先走,竟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实在失策。

  早就料到项宇烈会这么说,凌景健抽出佩剑,绕着戴舒来回踱步,不老实的长剑不时在戴舒的脖颈上划过。“本王只答应放了百姓,何时答应放了这暗中相助于你的人?再说,本王怎么知道他不是你的人呐?”

  慢条斯理的声音在项宇烈的耳朵里显得是那么讨厌。这个凌景健一定是瞅准了自己不会见死不救,又或许是他知道戴舒的身份,不然怎的偏偏用戴舒来要挟自己?项宇烈闭上双眼,千百种方法出现,又被很快否决。

  很快,如凌景健所愿的。“够了。”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还犹豫什么?项宇烈睁开双眼,直视四周围满的羽国的兵士,“一切随你,只要你放了他们。牵扯进百姓,本就非我所愿!”

  “好,本王答应你便是!”为了展现自己的诚意,凌景健收起长剑,亲自放了解开了戴舒的锁链,“来人,带他出城!”

  见到项宇烈服软,凌景健环起双臂,再次走到项宇烈的面前。项宇烈,你嘴上服软又有何用,看你的眼神本王就知道,你个家伙倔得很。既是这样,本王便折断你的羽翼,让你一辈子都臣服在我羽国的神辉之下。

  “本王听说项国的战甲都是尊严与荣誉的象征。项宇烈,卸下你的战甲!”凌景健的话句句如铁锤一般敲打在项宇烈心里。不错,项家战甲正是尊严和荣誉的象征,士无甲不战,帅无甲不威。亲手向敌人卸甲,是一个将士此生永生的耻辱!

  亲手解下陪伴自己多年的战甲,项宇烈的心婉如刀割斧削,血液在这一刻,都是凉的;整颗心,宛如悬在寒风凛凛的北极之地。撕心裂肺的痛苦,怕也不过如此。将战甲整齐的叠放在面前,项宇烈不由的抚上战甲,条条刀割,片片划痕,曾经的一切在眼前在现了。

  并不打算给项宇烈多余的时间,凌景健摊开手掌,将一颗黑色的药丸放在项宇烈嘴边。“吃了。”对上凌景健充满笑意的眼神,项宇烈大概已经猜到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苦涩的味道萦绕唇齿间,一股热流在各条经脉间游走,流向四肢。凌景健还真是小心,只怕现在的自己真的是手无缚鸡之力了吧。

  “不愧是项家军副帅,好胆识。只是,还是要再委屈一下了。”嘴上说的永远比做的漂亮。项宇烈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飞鹰从刑场边的水池里摸出一卷麻绳。一种难言的屈辱感油然而生。出身高贵显赫,有勇有谋,除了项羽之战从无败绩的堂堂项家军副帅,今日却要被这帮无耻小人捆绑。项宇烈忍不住冲着凌景健吼道:“凌景健,此番你若不杀了我,他日你落到我的手里,我定百般羞辱于你!”

  “是吗?这就受不了了?”圈住项宇烈的下巴,使劲拿捏,迫使项宇烈疼得张开了嘴巴,“项副帅,这才只是开始。”随手拿起一个布团塞进项宇烈的嘴巴里,凌景健拉着项宇烈身上的绳索,将其拖到身前。“项宇烈,现在你的命,是我的。自求多福吧。”

  “呜,呜呜呜。”说不出话来的项宇烈不住地挣扎,她现在除了想杀了凌景健之外,别无他求。

  “没了武功还敢这样,给我带下去!”凌景健将五花大绑的项宇烈丢给冲上前来的士兵,“从小门走。”看到项宇烈还是不住的挣扎,凌景健拾起落在脚边的棍子,一棍砸在项宇烈的头上。

  没有料到凌景健会来这么一手,项宇烈一下子被打蒙了。整个人晕乎乎的,连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都分不清了。

  “带走!”看着衣衫单薄的项宇烈被手下强行拖走,不知为何,明明应该在品尝胜利喜悦的凌景健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超越喜悦的,是一种不知为何的情感,也许,只是欣赏吧。凌景健这样想着,毕竟这么硬气的女人,还真是不多见。

  项家军副帅被抓的消息像是插上了翅膀,不消片刻便是传的整个皇城沸沸扬扬。原本一心抗羽的项国人瞬间就分成了两个阵营。一个阵营主张继续反抗羽国,把项家军副帅救出来,另一个阵营主账降羽,反正现在项家军死伤殆尽,再负隅顽抗下去,不一定有好果子吃。两方势力争执不休,恰恰合了凌景健分裂项国的心愿。

  不过,就算羽国可以禁止百姓出城,他也无法阻拦飞禽走兽的离开。一只灰色的鸽子,在心满意足地啄食了几粒屋檐下的稻谷之后,就飞向了皇城的北面。在濒临北方之地的地方,有着数座险峰相互连结,听说从项国开国皇帝开始,就没有人可以完好无损的从山里出来。

  通灵性的小鸽子在天空盘旋了几圈,竟然在灌木丛生,终年阴湿的崇山峻岭间找到了一处落脚之地。

  “咕咕,咕咕。”循声而来的男人摘下绑在鸽子腿上的纸条,帮长途跋涉的鸽子理顺它的羽毛。“小东西,是不是又去玩水了?看你这羽毛,湿漉漉的。让我看看,这次宇烈让你带给我的又是什么消息?”

  亲手将鸽子送进笼子,男子打开手里的字条。

  “来人!召集军队,立刻前去接应!”拔出背在身后的钢刀,冰山脸的男人看着闪烁微光的刀口,嘴角咧开一抹弧度,黑色的瞳孔反射在刀刃上,就像一条巨蟒,慢慢地,缠绕着对手,使其窒息。

  【悠竹:第一卷到这里就结束了,希望大家继续关注悠竹的这本《虐倾城之凤涅槃》。虽然不敢保证什么,但是下一卷定然会比这一卷精彩。】

继续阅读:第一集·洗澡的作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